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596章 用哪只手来对付你 下

  
      手机阅读
  
      “还有,清理掉这些闲人后,你着手将总部搬到东城来。 ”
  
      这要求又是让卫群大惊,说道:“老板,这样做工程很大。”
  
      “我不在乎工程大不大,只在乎这事能否办得成。”叶无天说。
  
      卫群暗汗,看来自己这个新老板也是个任性的家伙,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做事完全是随性,压根就不考虑后果。
  
      “卫群。”此时,办公室外面,响起一道响声,带着愤怒与咆哮。
  
      听到那声音,卫群神色一变,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叶无天将卫群的变化看在眼里,却并没说什么。
  
      不一会,林其涛的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里,对方看到叶无天也在办公室时,不由脸色一滞,怕是没想到叶无天也会在这。
  
      “林总,别来无恙?”叶无天开口道:“哦,不对,现在不能称呼你为林总,你跟超群集团已没什么关系,对吧,林先生。”
  
      林其涛有种像被别人捅了刀子般的感觉,那感觉,让他憋得脸色通红,说不出话来。
  
      “叶无天,你有种。”直到现在,林其涛甚至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被弄掉。
  
      叶无天潇洒的耸耸肩:“我一直都这样有种,怎么?林先生你没种?”
  
      林其涛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浑身颤抖。
  
      无法拿叶无天怎样,林其涛将目光定格在卫群脸上:“卫群,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
  
      卫群脸露难色,吱唔半天,却不知该说什么好,“林……林总,我……”
  
      “卫群,我对你不薄吧?”林其涛又问。
  
      不知该如何回答的卫群最后干脆选择沉默。
  
      “且慢,林先生,你的话我可听不进去,什么叫对他不薄?你的意思是你对他好,他就得永远替你卖命?再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种道理你不懂?”
  
      林其涛被呛得哑口无言,明明不甘心,偏又无可奈何,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问卫群:“我再问你一次,你真要决定跟他?”
  
      卫群沉默,继续保持他的沉默。
  
      有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林其涛见状,也就不再说什么,只能伸起颤抖的手臂指着卫群。
  
      “慢着。”叶无天冷喝,喊住想要离开的林其涛。
  
      转身的林其涛冷冷地看着叶无天:“怎么?还想讽刺我?”
  
      叶无天一笑,笑得颇为神秘:“不是,老讽刺你哪有什么意思?再说,你哪值得我如此讽刺?喊住你的意思是,你身为超群集团董事长这么久,肯定从公司里捞到很多好处,如今你已不是董事长,也不属于超群集团的一员,那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以前所捞到的那些好处通通吐出来。”
  
      林其涛的脸色阴晴不定,瞧他那狰狞的表情,似乎想要将叶无天生吞活剥掉方才甘心。
  
      “你什么意思?怀疑我贪污?”林其涛气极,自己如此被侮辱,让他抓狂。
  
      叶无天微微笑:“有没有你自己清楚,还用得着我来问?”
  
      “叶无天,你别欺人太甚,怀疑我,你必须拿出证据,不然,我不会就此罢休。”
  
      “嗯,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证据,到时你就会知道。”叶无天点头。
  
      林其涛没再说,死死盯着卫群:“卫群,你要跟着他一起死,我成全你。”
  
      卫群内心被激怒,自己在林其涛面前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到头来又得到什么?
  
      就在这一刹那时间里,卫群作出一个重大决定:“老板,我手上有份东西。”
  
      在几人的注视之下,卫群打开办公室里的保险箱,从中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叶无天。
  
      接过文件的叶无天低头看了眼,瞬间眼前一亮。
  
      站在对面的林其涛不知为何,心里有那么一丝隐隐不安的感觉,目光瞄向叶无天手上那份文件,很想知那是什么。
  
      看完后,脸上挂着笑容的叶无天将文件递给程可欣,自己则走到林其涛面前,将双手举到胸前,问道:“你想我用哪只手来对付你?”
  
      林其涛一怔,不太明白叶无天的意思。
  
      只是,叶无天根本不在乎他能否懂得,直接上前就是一巴掌,左手一巴抽向林其涛。
  
      “啪!”
  
      声音清脆响亮。
  
      林其涛被直接打懵,手捂着被打的脸,弄不明白叶无天为何要打他。
  
      “啪!”
  
      又是一巴掌,不过,这巴掌不是叶无天打的,打人者是程可欣。
  
      谁也没想到程可欣会打人,向来温柔的她这会竟然打人了。
  
      程可欣愤怒了,看完文件后,她也不知怎回事,更不知是哪根筋不对,直接就动手打人。
  
      这种失态的行为,他一般不会做。
  
      “就凭这份东西,我就该打你。”打完人的程可欣冷冷说道。
  
      连续被打两巴掌,林其涛都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何会被打,这事让他很纳闷,也让他很无语。
  
      倒是一旁的卫群看得心惊肉跳,林其涛为何被打,他清楚,此时的他甚至都开始有那么点小小的后悔,早知如此,他就不该拿出那份文件。
  
      打完人的程可欣将文件朝林其涛面前一扔:“自己看看。”
  
      怀着不安地接过文件,当他看到文件的第一眼,心中就如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而过,直接问候卫群的祖宗十八代。
  
      自己完了!
  
      有这份文件在,他完蛋了,结果会如何,还得看叶无天会怎样处理。
  
      “你阴我?”如今,林其涛最恨的人不是叶无天,也不是程可欣,而是卫群。
  
      卫群硬着头皮,事到如今,他已没别的选择,唯有硬着头皮继续装下去:“林总,是你逼我的。”
  
      “这样做,你自己也会完蛋,难道你没想过吗?还是说你认为他会放过你?”林其涛咆哮。
  
      卫群脸色一变,这个问题,他真没仔细想过,不知自己这份投名状能否令到叶无天满意,若是叶无天不满意,这事还真很难说。
  
      “你放心,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叶无天是从来不会亏待自己兄弟。”叶无天说,这话无疑是给了卫群胆量与安慰。
  
      听到这话,卫群暗松口气,这样就好,还真怕叶无天会追究。
  
      “哼!卫群,你会相信吗?”林其涛憋着口气难受,怎么也没想到,卫群会拼着这种两败俱伤的做法拿出这份东西。
  
      卫群在搏,拿出这份文件,上面尽管关于林其涛贪污的证据,当然,他卫群也同样不干净,即便这样,卫群还是想放手一搏,用这份文件来做投名状,取得叶无天的信任。
  
      “你别关心他的事,林其涛,限你一天之内,把上面这些钱通通吐出来。”程可欣说,根据文件上这些内容,林其涛就是最大的蛀虫。
  
      林其涛嘴角不住抽搐,让他将所有钱都吐出来,那比杀了他还难受,可现在不这样做,叶无天肯定不会罢休。
  
      “你吓我?”以为这样我就会害怕?”
  
      叶无天冷笑:“你不单止会害怕,而且还会恐惧,这样吧,念在咱们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你按上面多加一倍就行,这事两清。”
  
      林其涛气疯,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全世界最好听的笑话,按文件上的数字交出来,他都不甘心,叶无天倒还好,还要多加一倍?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就是强人所难。
  
      “你以为我会同意?”林其涛冷笑,带着讥意,笑叶无天白痴。
  
      叶无天并不直接反驳,而是再度举起双手:“你以为,我刚才问你想我用左手还是右手,就这么简单?”
  
      见叶无天又举起双手,林其涛以为叶无天还要打他,连忙退后几步,小心警惕地看着叶无天,生恐叶无天会再次偷袭。
  
      “瞧你那熊样。”举起双手的叶无天好笑:“你拿的那些钱,都是属于公司的,不管你之前拿了多少,双倍还回,那样你可以好好活着。”
  
      脸红铁青的林其涛暗中不屑,尽管他也很担心,可真让他将所有钱都全部吐出来,他又不甘心,那样做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你还别不服。”叶无天出言警告道:“我有能力将公司弄到手,就有办法让你的余生在牢里渡过,不信你可能是试试看。
  
      “滚吧,一天时间。”叶无天说:“希望你别让我过于失望。”
  
      林其涛走了,带着不甘,带着愤怒,今天过来,原来是因为卫群,哪知竟会在这遇上叶无天这个刹星,对此,他也表示很不解。
  
      “老板。”卫群小声喊,为自己刚才的冲动而感到后悔,自己实在不该如此冲动,主动将自己的命脉交给叶无天捏着,以后只要哪天叶无天对他不爽,马上就可以动手解决掉他。
  
      笨!
  
      “卫总,你放心,我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只要你日后不做对不起我的事,我可保你平安无事,就算你要从公司辞职,我也不会拿这事为难你。”
  
      “谢谢老板。”后悔归后悔,卫群知道,自己压根就没得选择,能做的只有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又是一个第二天。
  
      叶无天看到了欧阳幸月所写的计划书,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天生就是经商高手,所写的计划书详细,完美,且极具有前瞻性。
  
      本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