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03章 下手要狠

  
      胡须男崩溃了,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他是一名优秀且极具有天份的狙击手,这并不代表他有多硬骨,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跟硬不硬骨头没多大关系。
  
      胡须男认为,自己可以死,但不能接受这种死法,看到他同伴那种自毁形式,他就忍不住头皮发麻,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永远都不想见到叶无天这个魔鬼。
  
      叶无天暗骂胡须男没种,都还没开始动刑,他就先怕起来?这叫什么事?如此不经吓,怎么出来社会混吃?
  
      当然,不管怎样,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对方心理防线崩溃,至少对他是件好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叶无天讽刺道,一方面,他看不起甚至是痛恨这种人,另一方面,又不想对方太过于硬骨头,时间不等人,当前还是救人要紧。
  
      胡须男心有怒火,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将所有不甘与无奈都憋在肚子里。
  
      “马山,所有一切都是马山安排,他给我们一亿。“胡须男说。
  
      叶无天一怔,一亿?马山也够大手笔?出手大方,直接给这么一亿?可真有他的。
  
      “你是怎样跟他联系?”叶无天沉声问道,不可能因为对方一句话就相信。
  
      胡须男说道:“我口袋里有手机,上面有他的号码。
  
      叶无天马上上前从对方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机是处于关机状态,将手机开机后,果然第一个通话号码就在半个小时前。
  
      拿着手机的叶无天想了想,重拨那个号码,很快,电话被接通,在响了几声后,电话被接通。
  
      “喂!”电话那边的人说道。
  
      叶无天听得双眼一亮,对方虽只是简单的一句喂,对叶无天而言却也已够多,这声音他认识,胡须男说得没错,就是马山。
  
      那就是马山的声音。
  
      透过电话,叶无天能感受到马山的紧张。
  
      叶无天没说话,而电话那边的马山也仿佛像是察觉到什么,简单的喂了一句后便不再说话,沉默了起来。
  
      两人都没说话,但电话没挂,都在沉默,此举让仍被五花大绑的胡须男满是不解,嘀咕着这是唱哪一出?两个大老爷们就这样拿着电话不说,这算什么?含情脉脉?
  
      气氛怪到极点,怪得诡异,两人都在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几十秒后,马山先行将电话挂断掉,直到电话里传来嘟嘟之音,叶无天才笑着放下电话,随手将电话扔到地上。
  
      “很高兴,你没骗我。”扔掉电话的叶无天对胡须男说。
  
      胡须男挤出一丝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他才不在乎这些,只在乎接下来叶无天会怎对他,是放他走?还是继续对他用刑?
  
      叶无天则与胡须男想的不一样,他想着,既然马山是幕后凶手,那么,王柔丝现在必定是在对方手里。
  
      按说马山不敢如此对待王柔丝,可王家的地位如是今非昔比,何况王柔丝已脱离开王家。
  
      “那个,叶……叶先生,该说的我都说了,不知……”胡须男小心讨好地问。
  
      他旁边的那个同伴已经奄奄一息,左手却不停,仍在拼命的扯着自己身上的肉,看样子是不死不休。
  
      胡须男不想那样,做梦都不想,真要死,宁愿叶无天给他一枪,至少那样能痛痛快快。
  
      听到叫喊声,叶无天这才拿正眼看对方,“怎了?想走?”
  
      胡须男内心猛震,寻思着啥意思?不肯让他走?
  
      想到这,胡须男内心焦急起来:“叶先生,所有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其它的我真不知道,不知他们将王小姐带到哪。”
  
      “嗯。”叶无天点头:“我知道,相信你不敢骗我。”
  
      胡须男闻言内心一松,但不敢大意,只是满怀期待地看着叶无天,希望叶无天能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
  
      “是是,不敢,我不敢骗你。”胡须男就如同条哈巴狗,叶无天说什么,他都不敢反对。
  
      “你已无利用价值,对我而言不重要。”叶无天说。
  
      胡须男紧张得悬着颗心,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本身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心理素质是无需怀疑的,可这会他很紧张,担心叶无天会对他进行灭口。
  
      “行了,我也懒得跟你们扯,谢谢你的合作。”叶无天像是作出什么决定。
  
      叶无天的话让胡须男眼前一亮,更是从中看到希望:“你要放我走?”
  
      “刚才开枪打我,很爽吧?”叶无天答非所问。
  
      胡须男一怔,连连摇头:“不敢,真的不敢,叶先生,你也知道,我从事这行,没得选择。”
  
      “嗯,也对,你说得有道理,好吧,我原谅你。”叶无天说道。
  
      胡须男听得欣喜若狂,仿佛听到全世界最好听话,那直接就是仙音。
  
      此时此刻,胡须男有点小小的激动,头一次觉得叶无天很可爱,很深明大义。
  
      “谢谢,谢谢你。”胡须男有种劫后余生的滋味,整个人如同在鬼门关了逛了圈。
  
      活着真好!
  
      这是胡须男此刻的想法。
  
      “谢我?谢我什么?”叶无天问,满头雾水:“你谢我什么?”
  
      笑容瞬间僵在胡须男脸上,“你要杀我?”
  
      叶无天反问:“你们还有利用价值吗?”
  
      胡须男哑然,没办法回答这问题。
  
      “你瞧,连你自己都认为自己已没有利用价值,既然如此,还留你做什么?除非你能为我提借点有用的情报,那才另当别论。”
  
      胡须男哪还听不出来?他被耍了,被叶无天给狠狠的耍了一顿,其实,无论他说与不说,叶无天都不会放过他,这就是实情。
  
      在胡须男呆滞之际,叶无天又掏出刚才那个小瓶子,小心的拧开瓶盖,然后又在胡须男及他同伴的反抗之下,分别对着二人脸部倒了点药粉。
  
      “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若是现在你们能活着,我保证不会杀你们。”说着,叶无天拧上瓶盖,得意洋洋。
  
      “好自为之吧。”将瓶盖拧上后,叶无天对着胡须男二人说了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然后转身离开,同时嘴里还喃喃自语着:“你们以为,随便什么人都敢朝哥开枪?我记仇。”
  
      叶无天离开后不久,胡须男与他的那个同伙都前后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很是吓人,然而,在这荒山野岭中,无论他们怎样惨叫,都没人能听到,而被五花大绑的他们最后也只能作无力的挣扎,结局是只能在挣扎中死去,这就是他们的结局。
  
      作为凶手,叶无天丝毫不在乎他们的死活,反正他们该死,既然选择做一行,就随时都要有这方面的觉悟,你可以杀人,也要随时作好被杀的准备。
  
      回到市区后,叶无天带着几个人直接去找马山,得知马山在京城后,又立马飞到京城。
  
      与此同时,东城的警方与国安都没停下,全部都在寻找王柔丝。
  
      两大铁血机构一起行动,配合进行寻找,估计就算地下的苍蝇,都怕是会被找出来,更别说还有欧阳幸月她们的几股势力。
  
      飞到京城后,叶无天并没找到马山,去到马山的办公室后,秘书告诉他,马山今天就没来上班。
  
      马山没见着,反倒找到马锋。
  
      “你来做什么?”马锋对叶无天的恨,绝对是恨之入骨,自从认识叶无天后,在叶无天面前,他马锋就没讨到任何好处。
  
      以前,程可欣对他这个师兄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
  
      叶无天抢走了程可欣,若不是他的出现,程可欣必定会喜欢上他这个师兄。
  
      抛开程可欣,马锋现在这样,同样是他叶无天的杰作,害他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告诉我,马山在哪?”叶无天问,知马锋不喜欢马山。
  
      马锋并没有回答,只是眉头微皱:“你问这个做什么?”
  
      叶无天冷冰冰地答:“马锋,你不是想马山死么?现在你有一个机会,告诉我,他在哪?”
  
      马锋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想杀他?”
  
      “怎么?不舍得?”
  
      马锋像没听到,又问:“他惹你了?”
  
      叶无天真不想跟马锋废话:“废什么话?直接告诉我,人在哪?我帮你达成愿望,他一死,你不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从他手里拿回属于你的东西?”
  
      “我现在不想他死。”马锋回答:“再说,我告诉你,知你想要杀他,我也等于是帮凶。”
  
      叶无天暗骂了句贱,马锋的话让他想起跟卓老头那次的对话,马山只是马家的傀儡,表面上,马锋是被马山给逼得退位让贤,但实则只怕不是那么回事,所有一切都只只是表面的。
  
      马锋真恨马山,绝对会告诉他。
  
      叶无天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同时掏出手机快速拨了个号码:“师娘,不管用什么办法,用多少钱,用最快速度找到马山。”
  
      结束与庄素素的通话后,站在原地的叶无天一下子也不知该怎办才好,自己下一步该何去何从?该往哪个方向?
  
      呆在京城的当天下午,叶无天接到马老太婆的电话,对方目的明确,请他去家里吃饭,犹豫片刻后,叶无天答应了马老太婆的邀请。
  
      老妖婆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肯定不是吃饭这么简单!--3809+7873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