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06章 我是认真的


    不管是马锋还是马老太婆,又或者是马山,全都以为自己听错,一个个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

    叶无天竟说要当众杀人?

    要说的那个还是马家的人?

    嚣张!

    这个词已经不适用在叶无天身上,何止是嚣张?

    “小神医,是你说错还是我听错?”马老太婆问。

    与此同时,马锋与马山同样盯着叶无天,都想看他会如何回答。

    所不同的是,马山还有几分愤怒,不管叶无天刚才那番话是有心还是无意,都足于让他马山愤怒。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只怕此时的叶无天早已是死过无数遍。

    “你们没听错,我也没说错。”叶无天淡淡地说。

    这下,连马老太婆都眉头皱起,叶无天当众说说出这句话,对马山是轻视,对马家是无视。

    “老太太,这样可以吗?”叶无天笑问,全然无视对方的愤怒。

    马老太婆并没马上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叶无天,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马老太婆没先说话,马山却开始忍不住,颤抖着身体伸手指着叶无天,暴跳如雷:“叶无天,你以为你是谁?”

    面对马山的愤怒咆哮,叶无天并不在意,继续看着马老太婆:“老太太,你似乎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小神医,这么说你是认真的?”马老太婆问。

    “呵呵,直到现在你都认为我说笑?”

    得到确切的回答,马老太婆又是一阵沉默。

    “奶奶,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在玩我们,在玩弄马家,我早就说过,这个办法行不通,赶快把他轰出去。”马山说道。

    马老太婆没动,也没回答,她这样,令到马山忐忑不安,有那么点莫名的害怕。

    “奶奶,奶奶。”马山控制着呼吸,小声地喊。

    回神过来的马老太婆应了声:“嗯,什么事?”

    马山的心又是一沉,不对劲,叶无天都已经说出这么一番话,奶奶应该愤怒,生气,可她竟然没有,相反,还陷入了沉思。

    这可是不好的苗头。

    马锋说道:“叶无天,你胆子挺大。”

    “哈哈,很多人都这样说我,事实上我也不否认,胆子是很大,那又怎样?”叶无天夸张地道:“马少,你的情况要注意,我不知你找的什么人帮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毒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越是这样,你的问题就越是辣手。”

    马锋表情淡定,但内心却不安,叶无天的医术,他了解,如果说叶无天愿意出手帮他,他自然不会找那人帮忙。

    “膝盖处有针剌的感觉吧?”叶无天指着马锋的膝盖问马锋。

    马锋内心一震,并没回答,但他那表情无疑已经告诉别人,叶无天猜对了。

    “马少,这种情况再不改变,恐怕你会像老太太一样,以后的日子都只能坐在轮椅上渡过了。”

    马锋脸色更差!

    没人会不在乎自己的健康,马锋年纪还轻,绝不能接受未来的日子就坐在轮椅上渡过余生。

    “小神医,你有办法?”马老太婆问。

    别看老太婆很气定神闲,但其实内心同样暗恨,叶无天一会扯东一会扯西,思维跳跃极快,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目的,说到底,这小子就是故意的。

    马老太婆岂能不知?叶无天不时提起马锋的病,说明这小子肯定有办法。

    “办法不是没有,对我而言,他的问题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叶无天说。

    马锋闻言,马上露出几分期待,他就知道,叶无天必定会有办法。

    马老太婆也暗自紧张,不过是因为她忍功过人,没轻易表露出来。

    “老太太,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如果说,我当着你的面把马山杀了,你会怎样?”叶无天问,再一次扯开了话题。

    马山必须得死,那天在电话里,叶无天听得很清楚,就是马山的声音,因此哪怕没有证据,叶无天也要干掉马山。

    杀马山,叶无天并没开玩笑。

    很意外的,马老太婆仍旧没回答,让人弄不清楚她到底是啥意思,同意还是不同意,好歹也表个态,可她却什么话都没说。

    见对方不回答,也不说话,叶无天微微一笑,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迈步朝马山走去。

    马山见状,顿时一顿莫名的压力浮现,连连退后几步,小心警惕地盯着叶无天,由于紧张的缘故,连说话都直打结:“你……你想要做什么?”

    叶无天脸上的笑容更浓,在马山看来,更加邪恶吓人。

    “你……你可别乱来,我告诉你,这可是马家,还有,杀人是犯法的。”巍巍颤颤的马山说。

    听到这话,叶无天想笑,忍不住想放声大笑,弄不好,这就是世间上最好听的笑话。

    “乱来?马山,你说,我现在对你动手,会怎样?”见马山恐惧,叶无天又再次放话去吓对方。

    马山连忙退后几步,“你别吓我,告诉你,我可是吓大的。”

    叶无天突然手握成拳,动作极快地朝马山腹部而去。

    砰!

    一声闷响,马山弯腰,双手捂着肚子,模样痛苦。

    “痛吗?”叶无天不怀好意地问。

    马山快要疯掉,他恨,恨叶无天,也恨马家,更恨马老太婆,她的沉默,往往很多时候都说明很多东西。

    沉默,往往就是默认!

    “小神医,小医的病,你真有办法?”马老太婆又问。

    叶无天回头笑:“当然有办法,他的问题并不严重。”

    得到答复的马老太婆便不再问,而是闭目不语。

    此时此刻,马山最痛恨的人不是叶无天,而是马老太婆,马山再笨再蠢,也能看出来,这死老太婆是默许了。

    说到底,他的命还是不如马锋的命值钱。

    “奶奶。”马山喊道,希望老太婆能帮帮他,如今的他近乎绝望。

    老太婆不为所动,继续选择闭目养神,像是什么都听不到。

    “看到了吗?你的命不值钱。”叶无天得意地笑。

    马山脸如死灰,又岂能看不到?自己为了马家做牛做马,到头来又得到什么?在别人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利用工具。

    “奶奶,你不能这样对我。”马山哀求。

    马老太婆不为所动,倒是马锋开口回答:“马山,既然要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

    马山怒目相向,片刻后,仰头哈哈大笑,笑自己无知,马锋说得对,他马山只是马家的一条狗,作为旁系,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马家的真正核心,人家看得上你,想利用你时,你就有利用价值,不然,你什么都不是。

    狂笑过后,马山心如死灰,对着叶无天说道:“没错,是我让人绑架王柔丝,想必那天你也在电话里听出来。”

    叶无天说道:有件事我不太明白,既然如此用心良苦的将王柔丝抓到,为何又要放走她?

    “很简单,因为我的目标不是她。”马山交待。

    “不是她?是谁?我吗?”叶无天反手指着自己问。

    马山并不回答,而他的沉默也无疑是等于回答了。

    “没错,我的目标是你。”马山并没否认。

    叶无天想了想,又问:“这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不是我,为什么又还要对付王柔丝?你这不是多此一举?”

    马山讥讽道:“我不想她死,并不表示没人不想她死。”

    叶无天一怔:“谁?”

    “为什么要告诉你?反正我今天都是要死,告诉你这些,对我没任何好处。”

    “嗯,也是,没关系,我会自己调查出来,你就不用说了。”

    马山将目光看向马老太太:“奶奶,你们这样对我,迟早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

    说完话后,马山猛地一咬牙,他这一动作却让旁边的叶无天大惊,不好。

    果然,咬牙过后的马山嘴角里溢出黑色的血。

    马山的牙缝里竟然藏有毒药,这是大伙都没想到。

    “想……想王……柔丝死的是……是欧阳……”

    下面的话,马山没说出来,生机已绝的他无力说出下面的话,整个人就往后倒下。

    叶无天分析着马山临死前那句话是啥意思,欧阳?欧阳谁?欧阳家的人想王柔丝死?

    这句话的真假,叶无天无法弄清楚,至少现在弄不清楚,人已死,这已经是死无对证。

    自己是该相信还是不该相信?让他不解的是,马山临死之前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按说他不太可能临死还要编这么一个谎言来骗人,对此,叶无天也弄不明白。

    看着倒地绝气的马山,叶无天发现,自己找不到报复的快感。

    “小神医,现在你满足了吗?”旁边,马老太婆问。

    叶无天收起复杂的思绪,转身看向马老太婆:“如果说我现在一点快感都没有,你会不会相信?”

    “装。”马锋听见,忍不住小声骂一句,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叶无天的话,谁会相信?嘴上这么说,内心怕是早就爽翻了吧?

    什么玩意?

    “小锋。”马老太婆喝令,阻止马锋再说。

    “小神医,你别往心里去。”阻止了马锋之后,马老太婆又对叶无天说,带有几分讨好。

    对方用意,叶无天自然能明白,“老太太,说真的,我总觉得好像差了点什么,这让我很不满意。”--3809+8001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