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07章 强词夺理

  
      马老太婆愕然。
  
      还不满意?莫非你叶无天还要提出过份的要求?
  
      想到这,马老太婆顿时收起笑脸:“你说说看。”
  
      叶无天懒理马老太婆的怒,说道:“马山是什么时候在牙缝里藏的毒?”
  
      这问题将马老太婆问住,她哪知道?如果能弄明白,她也想去弄明白。
  
      “你说,现在这样,又算怎么回事?算谁的错?”叶无天质问。
  
      马老太婆听得似懂非懂,又不完全明白。
  
      “我说过,要亲手杀掉马山,现在这样,又算怎么一回事?”
  
      听到这,马老太婆瞬间明白过来,叶无天是想赖皮,不想承认,或者说想反悔。
  
      不管是什么理由,那都只是一个借口,小小的借口。
  
      “你的意思是,现在这样不算?马山白死了?”年轻气盛的马山先行听不下去。
  
      “当然不算,为什么要算?你认为能算吗?”叶无天反问:“马山是死在我手上?”
  
      马锋语塞,想着就算不是你叶无天亲手杀手,也绝对是被你给逼死,这种事还想赖?
  
      “你要知道,他不是死在我手上,换言之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叶无天严肃地说。
  
      “有什么不同吗?说一千道一万,他也是死了,因为你而死。”
  
      “打住,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马少,你这话我可不敢认同。”叶无天说:“属于我的责任,我会勇于承担,不属于我的责任,我是不会傻乎乎的承认,他是被你们给逼死,跟我没关系。”
  
      马老太婆冷冷地说:“小神医,你若要这样说,就不太好吧?”
  
      “我认为挺好,难道不是?老太太,马山不是因为你们才死?”
  
      “这么说,你是不想跟我们合作?小神医,想拒绝,随便找哪个理由不行?非要找这种理由?”
  
      耸耸肩的叶无天说:“事实正是如此,我也只是有那句说那句。”叶无天并不认为自己有错,这样的结局,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来马家之前,他是要想到亲手将马山宰掉,现在这样,结局完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奶奶,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从一开始就在玩我们,耍我们玩的。”马锋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叶无天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欺人太甚!
  
      敢这样对待马家,敢在马家地盘上撒野的人,绝对只有他叶无天一人,仅此一人。
  
      刚才,马锋还会对叶无天忍让三分,那是因为他希望叶无天真能帮他,可现在,已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叶无天是绝对不会帮他,不会帮马家。
  
      “马少,这话你就错了,我不认同。”叶无天连连罢手,表示不认同。
  
      嘴上这么说着,但其实叶无天自己也有那么点觉得,自己现在这行为,有点想婊那啥又想立牌坊的意思。
  
      这算是贱吗?
  
      或许应该是吧,可那又怎样?又有谁能奈他何?麻痹的。
  
      “小神医,多的话咱们就不用再说,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想与我们合作吗?”
  
      叶无天深吸口气,一副无奈的表情:“说真的,我是很想很想跟你们合作,可刚才我已说过,还差那么一点点,马山没死在我手上,我始终不甘心。”
  
      “这么说你是要拒绝?”马老太婆脸色不善道。
  
      叶无天想了想,说道:“你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
  
      “年轻人,你是不是认为我们好玩耍?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
  
      “哈哈,老太太,你这话挺吓人,我可从来没这样想过,你可别吓我。”
  
      “那你是什么意思?真要将大伙弄到鱼死网破才甘心?那样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又能得到什么?你能避开子弹,你的那些红颜知己又能避开吗?她们怕是避不开吧?”
  
      “老太太,你这算是威胁吗?”
  
      马老太婆并不否认:“如果你要这样认为,也可以当这是威胁,一再找你合作,无非是想和气生财,活在这世界上,无非都是为了财,为了名与利,真大打出手,没人会怕你,年轻人,莫非你认为红颜集团搬到红颜岛就能安全?别那么天真,没人会怕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我也有,希望你别逼我。”
  
      看着马老太婆在那唾沫横飞,叶无天真有种痛心的感觉,从某种程度上说,像马老太婆这种人,从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过来的人,可以说是国家的一种财富,精神财富,可是现在倒好,马老太婆都成了什么?变成一个自私自利,一个唯利是图的老太婆,而不是什么国家财富。
  
      “老太太,你觉得你现在像什么?”叶无天一脸惋惜,疼心,“你这一辈人,尤其曾经为祖国作出那么大贡献的人,都应该是我们后辈尊敬的,可是现在,你的行为,让我无法对你尊敬,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若果马老爷子还活着,他会怎么想?”
  
      马老太婆一怔,听到叶无天提起老头子,她脸上终于浮现出几分伤感与想念,可很快,脸上的伤感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愤怒:“正是这样,正是因为我为祖国付出太多太多,所以,现在这样都属于我应该得到的报酬,有错吗?我们为祖国立下那么多汗马功劳,现在这样,又有什么错?谁又能说什么?没有我们那一代人的付出,会换来你们现在的平安与幸福吗?”
  
      “你们付出很多,我们都知道,可你也不能成一个蛀虫,你看你现在像什么,刚才你也说,年轻那会为国家付出那么多,把国家当你自己的孩子,如今看着它腐蚀,看着它变坏,难道你就一点也不痛心,钱?多或少,对你有意义吗?再多又怎样?你能花得了多少?留给你子孙后代?你死了,又还知道吗?知你这些所谓的子孙后代是怎样生活的吗?”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我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是对的,可你也不能认为我的做法就是错的。”马老太婆说道。
  
      叶无天听得真翻白眼,敢情自己说了半天算是白说了,老太婆压根本就没听进去,刚才自己那么一番苦心劝说,希望老太婆能回头是岸,麻痹的,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答案。
  
      “奶奶,还跟他说这么多做什么?有意思吗?赶快将他赶出去。”马锋一秒钟也不想见到叶无天,看着就烦,可奶奶不点头,他不敢那样做。
  
      “马少,你不应该多谢我么?马山不死,你能有机会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如今马山已死,属于你的机会来了,这一切,都多得我。”叶无天讥笑。
  
      “行了,在你们看来,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你们的利用工具,当然,你们要怎样做,我管不着,只想劝你们一句,老太太,人在做,天在看,任何时候都别依老卖老,知我为何迟迟没对你动手吗?以我的性格,像你这种人,弄不好我早就暗地里对你进行暗杀掉,想要杀一个对我而言,不是什么难事,至少,我可以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可我没有那样对你,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尊敬马老爷子,他老人家一辈子不容易。”
  
      末了,叶无天又道:“当然,你也可以认为这是威胁,事实上这是不是威胁,对我而言都无所谓,先前你们说过,无法拿我怎样,却能对我身边的人下手,其实,这话同样适用在你们身上,真走到那边,我也不会手下留情,不是我小看你们,玩阴的,恐怕你们不是我的对手。”
  
      “你们最好记住,敢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我同样也敢,而且我会更狠,惹毛了我,直接让整个马家消失,到时我倒要看看,你们钱再多又怎样,到头来,也只能成为别人的嫁衣。”
  
      威胁别人的话,叶无天向来不太愿意说,因为他认为那样过于嚣张,现在倒好,被别人威胁到头上。
  
      自己明明想做君子,却非要被逼成土匪,这是为哪般?自己无非就想做个谦谦君子,有这么难吗?
  
      马老太婆与马锋都被呛得说不出话来,真走到那一步,他们都知道,叶无天有那实力。
  
      “记住,你们对我不满,大可冲我来,但千万别玩阴人手段,那方面,我是专家,万一被我发现你们胆敢对我身边人下手,可就别怪我,我向你保证,在两败俱伤之前,我会先把你们通通干掉。”
  
      “老太太,还有什么事吗?”叶无天问:“如没什么事,我就先走。”
  
      “小神医,这么大一笔钱白送给你,莫非你真一点也不动心?”马老太婆认为,任何人都无法拒绝这么一个白捡的天大好处,面对如此一大笔钱,又有谁能拒绝得了?
  
      “该说的话我都说了,显然,你让我很失望,临走之前,我再送你们一句话,我跟你们不一样,有些钱,我想赚,有些钱,我不想赚,这就是我跟你们的区别。”
  
      说完,叶无天转身准备离开,面对马家所开出的优厚条件是毫不动心,这一刹,外人看来,他叶无天是高风亮节,可叶无天却不住的暗自感叹,可惜了,真的可惜了。
  
      “等等,小神医,我再作出让步,想知道是谁要对付王柔丝那丫头吗?我知道。”马老太婆说。--3809+8001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