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12章 玩点剌激的


    叶无天扭头一看,顿时愣在那,满脸不可思议,“你怎么来了?”

    楚方朝叶无天甜甜一笑,露出个俏皮的表情:“叶哥哥,你们玩什么?我也加入好不好?”

    叶无天仍在想着,楚方怎会出现在这?还有,她现在不怕阳光了吗?

    不应该!

    楚方的病好了?

    对楚方的病,叶无天一直都留着一手,可她现在却活生生的出现在这。

    叶无天很想需要一个解释,很想有人来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俊三人都不认识楚方,不知这个长相标致的小女孩是什么人,一口一个叶哥哥的叫着。

    他们可都知叶无天只有一个妹妹,那就是叶妃乔,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听到过说叶无天还有什么妹妹。

    “你怎来了?”叶无天问,同时放下酒杯。

    楚方又是露出甜美笑容,反问叶无天:“我为什么就不能来?”

    叶无天又问:“你怎知我在这?”

    “叶哥哥,如果我说只是不经意的知你在这,你会相信吗?”

    叶无天听得连翻白眼,这话他当然不相信,鬼才会相信呢。

    “咦!你们在比喝酒吗?”楚方将目光瞄向桌上那些杯:“我也参加好不好?”

    “小妹妹,你知我们比什么吗?那可是有彩头的。”杰少一脸坏笑地打量着楚方,目光始终不愿离开。

    极少人知道,杰少那方面的爱好跟别人不太一样,跟年轻貌美的妙龄女郎相比,他更喜欢像楚方这种年纪的小女生,用他杰少的话说,这种小美女玩起来才够劲。

    “是什么彩头啊?大哥哥。”楚方笑问,由始至终,她脸上都带着甜笑。

    若不是对楚方这么个小魔头有所了解,还真会被她的外表所迷惑,以为她只是一般普通小女孩。

    “嘿嘿,小妹妹,你叫什么名?”杰少假意关心地问。

    叶无天暗想,自作虐不可活,这杰少存心想要找死。

    见杰少那样,叶无天并不提醒,如今弄不清楚楚方的来意,甚至还弄不明白楚方是站在哪一边,面对这么个变幻莫测的小魔头,叶无天都不敢大意。

    “我叫方方,大哥哥,你们是不是赌酒?快告诉我,彩头是什么?这么好玩的游戏,我也想玩。”

    “你喝酒很厉害?”杰少问。

    “不知道,没喝过呢,从小到大,家里都不让我喝酒。”楚方说。

    叶无天暗汗,这小魔女倒真会演戏。

    听到楚方没喝过酒,杰少顿时双眼大亮:“小妹妹,你要参加?输了可是要脱衣服的哦。”

    楚方吓得双手护胸,“大哥哥,你欺负人。”

    杰少见状,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这条件可不是我提的,是你那叶哥哥提的。”

    李俊一言不发,坐在那不停的打量着楚方,不知为何,他总有那么一丝不安,而这不安来自于哪里,他不清楚,可有一点他清楚,自从这小女孩出现后,他就开始不安。

    “杰少,咱们先办正事。”想到这,李俊提醒杰少,别惹事生非。

    “对,先办正事。”跟杰少相比,张少更在乎那六十亿,三个人分,每人也能分二十亿。

    “有事?”叶无天拉过楚方,小声问。

    楚方的回答却让叶无天哭笑不得:“没事,太无聊了,想玩玩。”

    叶无天搞不清楚,小魔女又是怎么知他在这。

    “来吧,叶无天,咱们开始比。”杰少强忍着想继续调戏楚方的念头,跟小美人比起来,他也在乎钱,二十亿,这么大一笔钱,可以泡好多好多的小美女。

    “慢着,我替我叶哥哥来跟你们喝,你们有意见吗?”楚方提议。

    “我不同意。”李俊当场拒绝,面对着这小女孩,他宁愿面对叶无天,那股不安感仍然存在,挥之不去。

    “没胆的家伙。”楚方不满地嘟起小嘴。

    “我也不同意。”叶无天提出反对,直到现在都还弄不清楚楚方的来意,他可不敢大意。

    “我同意。”杰少说道:“小妹妹,你可得想清楚,输了不能耍赖。”

    “没问题。”说话间的楚方已端起一杯酒,作好准备开战的打算。

    “我不同意。”李俊仍然反对,对这神秘的小女孩不敢看轻。

    “李俊,我说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你怕什么?有什么好怕?”杰少变得不耐烦。

    李俊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我说你们几个都是大男人,怕什么?还会怕我一个小女孩?”楚方质问。

    李俊几个都脸红耳赤,不知该如何反驳。

    “我来,你一边呆着。”叶无天从楚方手中夺下酒杯,“想喝酒,等会我陪你喝。”

    听到叶无天这话,李俊三个,有人暗松口气,也有人失望,杰少认为,他们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

    叶无天仰头一口气将酒喝完,杯子瞬间见底。

    “到你们。”叶无天将杯底朝上,示意他已经喝完。

    李俊三个脸露难色,那样一杯经过特殊加料的酒瞬间就被叶无天喝完,最重要的是,他还不会吐。

    三人期盼叶无天能吐,可转眼就一分钟过去,叶无天并没他们想象中那样吐出来。

    叶无天真喝下去了,仍一点事都没有,这是怎了?脸都不红,李俊三人甚至开始怀疑,刚才那大杯酒,是被叶无天喝下去了吗?该不会被他倒掉吧?

    越想越有可能,要不就是叶无天刚才喝那杯酒是假的,正常人喝下那样一杯酒,又怎会一点事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还愣着干什么?听不懂我的话?到你们了。”叶无天再一次提醒。

    杰少三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想第一个喝,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现在方才发现,他们刚才忘了商量,早知这样,刚才就商量好谁第一个喝。

    “你先来吧。”李俊开口,看着杰少。

    “为什么是我?”杰少反驳:“你们也可以先喝。”

    “这样,猜拳,谁输谁先喝。”张少提议,他们都不想第一个喝。

    第一个先喝,意味着极有可能第一个先被送进医院,那种事可不是开玩笑的。

    顾不上其它人的异样讽刺眼神,李俊三人开始猜拳,被讽剌,也好过丢小命,最后一个喝,存活率就会大几分,他们不相信叶无天能喝完三杯。

    这哪是酒?根本就是毒药,哪是人喝的?

    “行了,你们几个也用不着在那自相残杀,今天我就欺负你们得更彻底的一点。”说时,叶无天直接左右手开弓,分别端起两杯酒在众人注视之下喝完。

    看叶无天再次喝完两杯都还没事,李俊三人傻眼,大脑直接当机,半天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这还是人么?这样喝法都没事?

    几乎同一时间,三人都怀疑酒是假的,纷纷上前查看,只是不待他们鼻子凑到小铁桶前,浓烈的酒气就扑鼻而来,光是那阵奇怪且浓烈的酒气就足于让他们半醉。

    “三位,现在不用猜了吧?都自动自觉吧。”叶无天放下酒杯,讥笑着道。

    杰少三人如同吃了黄莲,那滋味,别提有多苦,如今是进退两难,喝不是,不喝也不是。

    “怎么着?迟迟不动手,你们该不会是不想喝吧?没喝也没关系,咱们可是有赌约在身。”

    李俊咬了咬牙,鼓起极大勇气拿起一杯,不愿意这样就输给叶无天。

    酒未喝完,李俊就已经不断咳嗽起来,像是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样,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强行将酒喝完。

    烈酒下肚,犹如吞下万把刀,在肚子里头横行无忌,肆无忌惮,每一处,每一寸肠都是那么难受。

    “一个不喝都不算哦,当然,有种的话,可以替喝。”叶无天摆出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在那提醒。

    “叶哥哥,这酒很难喝吗?为什么他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楚方不解地问。

    “不知道。”叶无天随便一句算是回答。

    “真没用,人家一口气喝三杯都没事,你只喝了一杯,就这样?”楚方指着李俊就是一顿讽剌,末了同样不放过杰少二人:“你们更没用,连喝都不敢喝,还是男人吗?我要是你们,直接一头撞死得了,没用的家伙。”

    杰少与张少两人对视一眼,分别拿起新杯子从小铁桶里装满一杯酒,看着手中那杯酒,他们知道,那不是酒,那是毒药。

    “拼了。”张少咬牙说,反正自己已无退路可走,总不能真穿着条底裤从这走出去吧?

    杰少二人酒都没喝完,那边,李俊便哇的一声吐出来,此举直让其它人皱眉。

    叶无天一脸惋惜道:“你这样,有达到一分钟吗?”

    听到这话,李俊顾不上吐,顾不上胃中在翻江倒海,立马反驳道:“怎么没有?”

    耸耸肩的叶无天十分大度:“好吧,就当你有。”

    “到你了。”强忍着将酒喝完之后,杰少二人都暗松口气,第一轮算是过了,他们不相信,叶无天第二轮还能一次性喝下三杯酒,打死他们都不信。

    楚方眨了眨眼,俏皮地问:“第二轮,咱们玩点剌激的怎样?”

    本部小说来自看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