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36章 轰出去

  
      叶无天想过楚方这小魔女会有很多种反应,包括直接和他动手,却没有想到楚方直接就像个小孩子般哭了,尽管她在年龄上只是个小女孩。
  
      楚方这么一哭,叶无天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他并非真的想要对小魔女怎么样,只是想吓唬一下,抛开小魔女的年纪,她身后的毒影门也是他必须要忌惮的。
  
      “好了,别演戏了,你觉得有意思吗?”叶无天盯着哭的一塌糊涂的小魔女,越发不悦。
  
      魔女就是魔女,叶无天话音刚落,嚎啕大哭的让门外的人听了都不忍的小魔女立刻就停了下来,梨花带雨的看着叶无天。
  
      “叶哥哥,你不会是真的想杀我吧,我是好心来帮你的,人家那天才刚帮过你上演英雄救美,这么快你就忘了?”
  
      叶无天冷冷的盯着小魔女,“要么立刻告诉我,要么立刻给我滚,楚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不要逼我。”
  
      楚家姐妹之中,如果楚刹没有出手的话,那么最有可能出手的就是楚方了,叶无天从来都不敢小看这个年纪最小的小魔女,尤其是当她身上的怪病已经好了的情况下,叶无天暗恨自己手贱,当初干嘛要给她治病呢。
  
      “好,我走,我走还不行吗,你不要后悔。”楚方可怜巴巴的,带着眼泪走向门外。
  
      叶无天的面带阴沉,“楚方,希望不是你做的,否则的话,我不管你毒影门有多强大,你都必死无疑,你给我记住了。”
  
      楚方跺了跺小脚,“叶哥哥,时间会证明我的清白的,我只是想帮你。”
  
      叶无天冷哼一声,再不理会这小魔女。
  
      无论是楚芊还是楚方,都已经让他心中生起了厌恶感,不为别的,只为她们明明知道如何才能救欧阳幸月,却都不肯明着告诉他,偏偏要让他杀了对方之一才甘心。
  
      叶无天可以杀人,但不会被人胁迫着去杀人。
  
      楚方见叶无天没有反应,当即气嘟嘟的走了,刚走远,楚方本是楚楚可怜的小脸就满是森冷之色。
  
      “叶无天,你以为你是谁,若非大姐喜欢你,你以为你能这样跟我说话?”
  
      在楚方离开之后,叶无天立刻掏出电话给柯剑南打了过去,楚方和楚芊的出现,让他意识到了自己忽略了的一个点。
  
      那就是他虽然是来自未来的药圣,可对于一些年代久远的药物,知道的未必有毒影门这些传承久远的门派中人多。
  
      “老弟,你怎么想着给老哥来电话?”柯剑南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似乎有些意外:“今天太阳打西边升起吗?”
  
      叶无天暗自惭愧,自己就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但此时他没有闲工夫和柯剑南寒暄扯皮,当即问道,“老哥,你知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一个人脉象平稳的像是缓慢流动的水,比植物人都来的缓慢,导致昏迷不醒?”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柯剑南的声音才再次传来,“老弟,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欧阳幸月别人下毒了,我没有办法,所以想请教老哥。”
  
      “怎么会?”柯剑南先是惊讶的惊呼一声,随即才说道,“老弟,你确定是被人下毒?你说的这种脉象我隐约有点记忆,但却一时想不起来,这样吧,我立刻去翻阅我南派的所有典籍,一定在最短时间内给你答案,当然,你最好联系一下凤仙子他们。”
  
      “那就麻烦老哥了,我这就给师姐去电话。”
  
      柯剑南的话让叶无天泛起了希望,当即给凤仙子打了过去,可是让他郁闷的是,凤仙子的电话却没有能接通,说起来,凤仙子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难道出现了什么意外?
  
      叶无天安奈下心思,转而给谷河子打了过去,得到同样的答复,叶无天松了一口气,谷河子隐约间似乎也有记忆,不过还需要确定一下,叶无天知道,这必然是一种非常罕见,几乎很少会用到的东西,可到底是谁,竟然会用在欧阳幸月的身上,他的目的是什么?
  
      “幸月,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叶无天抚摸着欧阳幸月那精致的脸蛋缓缓说道。
  
      若是实在没办法,他不介意从楚家姐妹中挑一个人来做替死鬼,他叶无天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既然有人要逼他,那就看谁比较识相了。
  
      欧阳幸月静静的躺在床上,呼吸平缓的像是陷入了沉睡,看的叶无天很是难受。
  
      “别拦着我,让我进去。”
  
      叶无天刚平静下来,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顿时黑了脸,本就不好的心情更是恶劣无比。
  
      推开门,叶无天看到了欧阳贡根和欧阳豪,大呼小叫的,正是欧阳豪。
  
      “老板,这两人一定要进去看望欧阳小姐。”朱小三退了一步,有些懊恼的道。
  
      叶无天点了点头,冷冷的盯着欧阳贡根两人,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欧阳贡根神色一黯,迟疑小会才说道,“小天,幸月她?”
  
      “还没死,是不是很失望。”叶无天冰冷的回应了过去。
  
      按理说欧阳贡根是欧阳幸月的父亲,他本不该如此,可欧阳贡根以往所做的一些事情,却让他难以接受,甚至欧阳幸月也对这个父亲失望无比,如果说欧阳贡根不是欧阳幸月的父亲的话,或许早就不在了。
  
      “叶无天,你什么意思,我们才是幸月的家人,幸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不通知我们不说,竟然还敢如此?”欧阳豪顿时不满的叫道,可他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偏偏这样的表情,被叶无天捕捉到了,更是不爽,“你们也知道你们是幸月的家人?我还以为幸月的家人都死绝了呢。”
  
      “你。”欧阳豪气的不行,这混账说的什么话,当然,如果欧阳幸月真的死了的话,他肯定会暗地里庆祝一番。
  
      “小天,我知道以前我们有不对的地方,还请你能谅解,幸月她?”欧阳贡根连忙拉了一下欧阳豪。
  
      斗了那么久,他们早就领教过叶无天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此时不是说气话的时候。
  
      “昏迷不醒,形同植物人。”叶无天本不想说,不过随即一想,这到底是幸月的家人,也就不再隐瞒。
  
      “什么?”欧阳贡根面色骤变,连退两步,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你说真的?”相比于欧阳贡根的反应,欧阳豪虽然摆出一副悲伤的面孔,但是人都能看出他眼神中的狂喜。
  
      叶无天对他更是厌恶,挥了挥手,“幸月需要休息,你们都走吧。”
  
      “等等,叶无天,你确定幸月成了植物人?”欧阳豪犹豫了下,上前质问道。
  
      叶无天只是冷冷的盯着欧阳豪,“你想说什么?”
  
      欧阳豪不由得浑身一冷,可心中的贪念却让他硬着头皮,说道,“既然幸月身体有恙,那欧阳集团总裁一职理应由别人暂代,我们欧阳集团可是大企业,不能因为幸月不能醒来就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
  
      叶无天没有说话,转而看向欧阳贡根,问道,“你也是这么想的,还是说你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如此?”
  
      欧阳贡根面露尴尬之色,说道,“小天,我们确实是听说幸月出事了,所以才赶来看望,不过小豪说的也是事实,既然连你都无法让幸月醒来,怕是。”
  
      这就是欧阳幸月的家人,叶无天讽刺的看了两人一眼,“是老爷子让你们来的?”
  
      整个欧阳家,叶无天也就对欧阳老爷子的印象好一些。
  
      欧阳豪不知道叶无天心中已经是怒火难忍,听到叶无天这话,还以为叶无天忌惮老爷子,当即道,“爷爷知道我们来,叶无天,幸月若是清醒,我们自然会维护她,继续让她当总裁,可现在,她既然暂时无法工作,那这事应该尽早定下。”
  
      面对欧阳豪无耻的嘴脸,叶无天再也忍无可忍,猛地冷喝一声,“小三。”
  
      朱小三对这称呼很是郁闷,但立刻上前,大声道,“老板。”
  
      “把这两个人轰出去,他们不滚,就打到他们滚,还有,以后欧阳家的任何人过来,一律给我轰走。”叶无天冷冷的吩咐道。
  
      朱小三当即一挥手,叶家军的保镖顿时将欧阳豪两人围住。
  
      “小天,你不能。”欧阳贡根连忙惊呼,这人怎么能这样,他知道欧阳豪的要求有些过份,可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我最后原谅你一次,因为你是幸月的父亲,可你不该如此。”叶无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叶无天,你敢,你以为你是谁,现在可是法制社会。”欧阳豪被保镖裹带着,惊恐大叫,可叶无天已经不再理会他。
  
      很快,外面传来了欧阳豪的惨叫声,以及欧阳贡根的怒骂声。
  
      打发了让人讨厌的欧阳家的人,叶无天很是厌烦,这些家伙,一有机会就扑过来,难道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吗?
  
      就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电话响了,接通电话的叶无天又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超群集团被砸了。
  
      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