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41章 梦陀罗之花

  
      一直以来,程可欣因为自己出身在普通的家庭,向来都谨小慎微,这次算是把她刚烈的一面给逼出来,是件好事。
  
      没等叶无天想明白这个问题,就见朱剑慢慢走来。
  
      朱剑见到叶无天,一脸的愧疚,“没事吧?”
  
      叶无天深吸了口气,“没事,半日游而已。”
  
      ……
  
      ……
  
      不远处的卓老头差点没摔倒,半日游?这小子把那地方当成半日游?
  
      东城,欧阳集团,因为欧阳幸月的昏迷和失踪,欧阳集团临时召开了董事局大会,欧阳幸月留在公司代为处理工作的秘书周海蔓一脸气愤的看着咄咄逼人的欧阳贡根父子。
  
      “周秘书,你只是一个秘书,根本无权代理董事长处理事务,现在,是时候让公司回归正常运转的时候了。”欧阳贡根一改过去的谨慎,容光焕发。
  
      如今的欧阳家,老爷子已经退居幕后,第二代三兄弟只剩下他欧阳贡根,而第三代中最出色的,也是他一直都不喜欢的女人欧阳幸月竟然成了植物人,还失踪了,欧阳集团中,谁还能和他相争。
  
      更可笑的是欧阳豪竟然被叶无天的人打成了残废,不是竞争对手的对手也倒下了,欧阳世家之中,如今可堪一用的,只剩下他和他的儿子欧阳千赐,至于另外两个侄子欧阳相宇和欧阳杰,有他在,还轮不到他们说话。
  
      “欧阳董事,你无权这么做,如今公司最大的股权掌握在董事长的手里,你虽然是她的父亲,但却也无权替她做主。”周海蔓硬气的说道。
  
      她是从欧阳幸月刚出来打理公司的时候,就一直跟随在欧阳幸月的左右,如何不知道欧阳幸月和自己的父亲之间的矛盾。
  
      “笑话,我妹妹现在失踪了,她的股权我们作为家人的无权代为管理,难道你一介外人就有这个权利,周海蔓,你只是一个秘书,别给脸不要脸。”欧阳千赐得意的说道。
  
      以前,家里有欧阳幸月压着,他甚至连欧阳豪都比不上,一直来都是可有可无的一个,可这不代表他没有野心,只是他和他的父亲一样,都懂得忍。
  
      唯有能忍之人,才能笑到最后。
  
      “诸位或许不知道,董事长早料到有这么一天,她的股权,可是有一半在叶先生的手里,你们除非能争取到叶先生的同意,否则我反对。”周海蔓还是不同意。
  
      欧阳家这些人就是一头头狼,能力不足,贪念却是十足。
  
      何况,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抢夺,周海蔓早已经有了防备。
  
      “什么?一半的股权在叶无天手里?幸月那丫头怎么能如此?这都还没嫁过去呢,就眼巴巴的将自家的股权送给别人,太过分了。”欧阳贡根愤怒的拍了桌子。
  
      “欧阳董事,诸位董事,想想董事长在的时候,给公司带来多少利益吧,你们都是既得利益者,做人不能太过无耻,更不能落井下石,尤其是某些人。”周海蔓豁出去了。
  
      欧阳幸月失踪的消息只是刚传来,这些人就坐不住了,实在是太过无耻了,还一家人呢。
  
      “哼,你是什么身份,敢教训我们,周海蔓,我现在通知你,你被集团解雇了,现在,给我滚出去。”欧阳贡根怒道。
  
      周海蔓目光扫向其他董事,发现其他董事并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不由得大为失望,这就是小姐一直为他们赚取利益的董事吗?太不值得了。
  
      周海蔓缓缓地站起身来,苦涩的笑了笑,“欧阳董事,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后悔的,等董事长回来,我看你如何向她交代。”
  
      说完,周海蔓什么也没有拿,只身出了会议室,刚出门,就听到里面欧阳贡根的声音,“诸位,现在我来做这个董事长,你们有异议吗?”
  
      周海蔓面露不屑之色,欧阳贡根是很能忍,可他却忘记了,他有今天,大多数功劳,都要归功于他生了一个好女儿。
  
      “小姐,我能做的都做了,可你在哪里。”
  
      周海蔓心中有些失落,回到办公室,整理了一些自己的东西后便离开了欧阳集团。
  
      “小姐,你是欧阳小姐的秘书,周海蔓小姐,对吗?”
  
      刚离开大厦,周海蔓正要去取车,忽然一亮黑色的轿车停在身前,车窗落下,一个中年男子很有礼貌的问道。
  
      “不错,是我,您是?”周海蔓顿时警惕的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微微一笑,“周小姐,我并没有恶意,我家小姐要见你,还有,欧阳小姐也在。”
  
      啪,周海蔓手中拿着的物品掉落在地,激动的看着中年人。
  
      “真的?”
  
      ……
  
      ……
  
      东城郊区的一栋隐蔽的别墅中,楚刹在屋子中踱着步子,不时皱了邹眉头,在屋子中的床上,躺着的正是欧阳幸月。
  
      相比于在京城的时候,此时的欧阳幸月脸色红晕了许多,呼吸也恢复了正常,可仍然没有醒来。
  
      “真是奇怪了,那梦陀罗之花的毒性已经被我解开了,为何还不醒来,莫非是出了什么岔子?”楚刹喃喃自语。
  
      像是为了确定一般,楚刹再次解开欧阳幸月的上衣,原本胸前膻中穴位置的那朵鲜艳的红花已经消失不见。
  
      “难道我按照古书残缺信息推出的药方有误差?”楚刹很是奇怪。
  
      欧阳幸月所中的毒素,是一种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绝迹了的花的花毒,这种花叫做梦陀罗,传自西域雪山,这种花的毒素并不会置人于死地,却会让人像是做梦一般沉沉睡着,直到生机耗尽,直到死,都像是在做梦一般。
  
      说可怕,不可怕,不可怕,却又很可怕。
  
      毒影门有这方面的记载,是因为很久以前,毒影门的一位前辈就是中了这种花毒,一生都在睡梦中度过,再没有醒来。
  
      后来有人找到了解开这种花毒的方法,可很快,因为气候变迁,唯一有这种花的踪迹的那座雪山消失了,就再没有梦陀罗花出现过,不想这次竟然被人用来对付欧阳幸月。
  
      楚刹自认已经用了最合适的方法给欧阳幸月解开花毒,她本应该很快醒来才是,但欧阳幸月除了脉搏等都恢复了正常人的状态之后,却并没有醒来,此时的她,所有的体征都和正常人无异,却成了植物人一般,这很奇怪。
  
      “小姐,欧阳小姐的秘书已经请来了。”房间的门被敲了几下,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
  
      楚刹重新给欧阳幸月穿好衣服,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大厅之中,周海蔓有些忐忑不安的坐着,看到楚刹的瞬间,第一感觉就是惊艳。
  
      欧阳幸月本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司徒薇等人也都不相上下,可周海蔓还是觉得惊艳无比,楚刹的颜值,竟然比欧阳幸月等人都要高一些,她有些怀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女人,以至于她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忐忑,呆呆的看着楚刹。
  
      楚刹饶有兴趣的看着周海蔓,周海蔓是个很干练的秘书,容貌不算出众,但却有一种很让人放心的感觉。
  
      “不愧是欧阳幸月亲自培养,最信任的秘书。”楚刹赞扬了句。
  
      周海蔓打了的激灵,连忙站起身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姐您好,请原谅我的失礼,请问是您带走了我们小姐吗?”
  
      周海蔓这时有些紧张,她不知道眼前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子是谁,更不知道她想要对欧阳幸月做些什么。
  
      “不用担心,至少现在,我还不想要她欧阳幸月的命,你跟我来。”
  
      楚刹这话,让周海蔓更紧张的很,现在还不想,那岂不是以前或者以后会想要欧阳幸月的命,这并不是小姐的朋友?
  
      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跟在楚刹身边,当她看到欧阳幸月的时候,立刻惊呼一声,快步来到床边,可无论她如何呼喊,欧阳幸月都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就是无法醒来。
  
      “你把我们小姐怎么了?”周海蔓意识到了什么,顾不得心中的害怕,瞪向楚刹。
  
      楚刹并不在意,只是淡淡的说道,“她中毒了,我给她解了毒,奇怪的是她身上似乎发生过什么,以至于一直都醒不来,我让人找你过来,是因为你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欧阳幸月的一个人。”
  
      周海蔓暗自松了口气,原来这个女人之所以带走欧阳幸月,是为了给她解毒,之前欧阳幸月昏迷不醒,甚至连叶无天都暂时没有办法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没有任何矫揉造作的,周海蔓朝着楚刹深深的行了一个大礼,感激的道,“虽然不知道您因为什么原因要帮我们小姐,我替小姐多谢您了。”
  
      “你家小姐中的是一种早已经被确定灭绝了的花的花毒,这种毒素可以让她像是陷入梦境一般不会再醒来,现在毒素已经被我解去,可她却还是醒不来,我想知道一些她以前的经历,或许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能得到楚刹的赞赏,周海蔓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已经被楚刹所说的话给吓住了,一种能让人陷入梦境不再醒来的毒,这怎么能不让人恐惧。
  
      本文来自看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