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63章 阴谋得逞 上


    安贞贤有些不满,却不敢多说什么。

    夜深,本该是人静的时候,可因为叶无天的出现,整座城市暗中都有无数人在行走串联着,一双双眼睛盯住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正隆大厦,是一栋很普通的九十年代建造的商业写字楼,四周都是老宅居民区,每天从四周进出的上班的人,远远没有居民来的多,谁也没有想到,h国道上威名赫赫的血刀会,总部就隐藏在这么一栋老旧的写字楼里。

    叶无天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有些不相信,该不会是被那朴三顾给骗了吧,不过当他隐藏在暗中观察了一番之后,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怕是来对了地方了。===m

    朴三顾骨头很硬,可再硬的骨头,面对血樱的特忍手段,也得变成软骨头。

    此时大厦四周静悄悄的,但叶无天眼力过人,不仅发现这大厦四周设下的监控,就连大厦上一些不起眼的地方,也都有人暗中蹲守着,叶无天甚至看到了狙击手的枪口,可以说,任何人想要突然攻入这个地方,都需要付出血的代价。

    对于这样的地方,叶无天来了兴趣,不由得招呼了一声,“血樱。”

    空气波动了下,叶无天知道血樱已经摸过去了,不由得用手托了托下巴,这才带血樱过来,实在是带对了,如果没有血樱隐藏在暗中,就凭他,怕是要麻烦的多。

    等候了片刻,叶无天看到了一道亮光乍然出现,一闪而过后消失无踪,顿时知道血樱动手了,当即脚下一点,快速的沿着光线暗的地方不断变换方位冲向那大厦。

    期间并没有任何声音响起,也没有狙击手的子弹射来,但叶无天不敢大意,仍然用真气包裹了身体,不过片刻之间,叶无天已经横穿了大厦前几乎毫无遮拦的地带,摸到了大厦门口。

    当他刚来到的时候,大厦的铁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隙,叶无天钻了进去,此时,那些守候在各个暗点的人,怕是还没发现有人潜入进来吧?

    进了铁门,叶无天就看到大厅角落里躺着几个人,睡的很沉,叶无天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眼,直奔大厦内的一个标示着楼梯间的小门,推开小门,叶无天没有沿着楼梯上去,反而来到角落,敲动了几下。

    本是墙壁的地方突然露出一个窗口,里面有人守着,叶无天早做好了准备,走上前去。

    “咦,朴少爷,你怎么回来了?”里面的人看到叶无天很是惊讶,丝毫没想到,他眼前看到的朴三顾,竟然是叶无天伪装的。

    “出了意外,那小子很难缠,去的人都死了,就我逃了回来。”叶无天学着朴三顾的嗓音说道。

    那人并没有怀疑,这大厦自从被血刀会暗中接手后,就经过了一系列的改造,别说是个活人,就是一只苍蝇想悄悄的飞进来,也不容易,实际上早已经外紧内松,里面的人都没有多少警惕,何况叶无天此时是朴三顾的模样。

    只听得咔嚓一声,本来严丝合缝的墙壁上有一扇门打了开来,这是一扇小门,只能容一人进出,没打开的时候,和墙壁上的瓷砖是一模一样,任谁也看不出来。

    叶无天若非从朴三顾嘴里知道这些,怕是也难以想到,血刀会总部在这里已经是很隐秘的事情,更想不到的是,血刀会真正的总部,却是在这大厦的下面。

    走进小门,里面是一个狭窄的旋转楼梯,是从水泥柱中掏出来的,从外面绝对难以看出这里暗含空间。

    叶无天不动声色,顺着楼梯向下,走了大概三个楼层的高度,这才又看到一道门,不过这门却是打开的,有两个手执微冲锋的汉子守着,看到叶无天下来,两人并未拦阻。

    地下很宽敞,成丼字形布置,分为几个区域,叶无天直接朝着正中走去,不时能听到旁边办公室里,传来暧昧的叫声,叶无天面带讥讽之色,这些血刀会的高层,怕是安逸太久了。

    不一会,叶无天来到中间最大的办公室门口,叶无天稍微推开门,里面传来啪啪的声音。

    “还真是一个德性。”

    血刀会的老大朴武庆已经年过六十,却老当益壮,当叶无天悄然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朴武庆按着一个妙龄女子在沙发上推车,相当投入,叶无天很是无语,不得已,咳嗽了一声。

    正沉浸在温柔乡中的朴武庆一个哆嗦,愤怒的扭过头来,待看到是朴三顾,顿时怒道,“谁让你进来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朴三顾是朴武庆的侄子,此时本该惶恐,但此时的朴三顾,却是叶无天,叶无天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走近前去,抄起桌子上的一个瓶子,啧啧的砸着嘴巴,“这老牛吃嫩草吃的,你就不怕精尽人亡?”

    “你,你不是朴三顾?”朴武庆打了个激灵,惊呼一声,正要有所动作,脖子突然一愣,一柄锋利的武士刀已经贴在他颈部大动脉上。

    那女子被吓的就要发出尖叫,却闷哼一声,昏睡了过去。

    朴武庆连二弟都没来得及从女子身上退出就被制住,老脸臊的跟红枣一般,却不敢动弹丝毫。

    “血刀会的会长朴武庆先生,我没有找错人吧?”叶无天老神在在的在办公椅上坐了下来,看着浑身赘肉老皮的朴武庆,戏谑的说道。

    朴武庆迅速冷静下来,盯着叶无天,“你是谁,为何要冒充朴三顾,他人呢?”

    叶无天打了个赞赏的眼色,“果然不愧是会长,这么快就能镇静下来,你让朴三顾去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朴武庆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嘴角都哆嗦了,喊了一句,“叶无天?”

    叶无天笑了,“听说你要找我合作,我就过来了,怎么不欢迎吗?”

    朴武庆顿时手脚发冷,叶无天对待敌人的手段,他可是听说过的,额头顿时豆大的汗滴流出,连忙叫道,“叶先生,这是误会,误会。”

    不愧是一家人啊,叶无天戏谑的看着片刻间就汗水如雨的朴武庆,“你说误会,就误会了?血刀会好大的手笔,早就准备好让我往坑来钻了吧?”

    朴武庆想要解释,却无从开口,那据点,可不正是为了叶无天一早就准备好的。

    “我是个文明人,朴会长,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打了个激灵的朴武庆很知趣的点头:“活,我要活。”

    事到如今,朴武庆知自己压根就没别的选择,唯一能做的就是是乖乖合作,这是他唯一出路。

    叶无天咧嘴一笑:“识时者为俊杰,看来朴会长不笨。”

    朴武庆也跟着一笑,只是他那笑容怎么看都不自在,强颜欢笑。

    嘲讽几句后,叶无天直接对朴武庆发出几个命令。

    ……

    ……

    安氏的一座别院中,安京浩躺在床上,浑身都动弹不得,眼珠子喷火般盯着安基范,咬牙切齿。

    自从被下毒后,他就被安置在这里,已经有十多天了,这十多天来,他是生不如死。

    “大哥,只要你交出主脉掌控的那些秘密,我可以让你安享晚年,你认真考虑下?”安基范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休想,安基范,你不会得逞的,我知道你们要对付谁,你难道忘了祖训了吗,你个畜生。”安京浩怒吼着,可因为多日来没有怎么进食,只是打着营养液,让他有气无力。

    “祖训祖训,你们就知道祖训,都死了几百年了,还守着他们的话干嘛?我们安家难道就真的只能当一个附庸吗,亏你还是一家之主,你就甘心将安家几百年的积累拱手让与人,告诉你,我不同意,我们安家根本就不欠他叶无天的。”安基范咆哮道。

    若是在之前,他不过旁支,身为副懂却根本就没有实权,他还不敢抗争,可现在,安基范有足够的底气,不说安家主脉已经被他控制,囚禁的囚禁拉拢的拉拢,就是他身后的人,也不是安家能够轻易抗衡的。

    有这么一个机会,他不抓住才是傻。

    “安基范,你疯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安家本就是为了守候而存在的,叶无天是我们安家要等的人,你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安京浩痛苦的说道,这不仅是身体被下毒的痛,更是为安家竟然出了安基范这样的人而痛苦。

    依照安家的毒誓,如果安基范真的敢对叶无天不利的话,安家也该灭亡了。

    “大哥,你太单纯了,什么祖训,早过时了,不怕告诉你,叶无天已经来了,现在就像是过街老鼠一般被人追杀,就算我不动手,以他以前招惹下的那些仇敌,以及他身上所蕴藏的秘密,你觉得那些人会放过他?别傻了。”安基范笑着说道。

    安京浩震惊无比,咬着牙怒骂,“安基范,你放肆。”

    安基范哈哈大笑,凑近安京浩床前,“我就放肆了,你能怎样,我再问你一次,你交是不交。”

    安京浩呸的一口口水吐在安基范的脸上,“休想。”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