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64章 阴谋得逞 中


    安基范抹了一把脸,露出狰狞的神色,“那可就怪不得我了,带上来。”

    立刻有两个壮汉带着安心走了进来,安京浩看着被绑着的安心,更是愤怒,“安基范,你疯了吗,安心她可是你亲侄女。”

    安基范冷笑,“你还是我亲大哥呢,安京浩,我告诉你,你若是不肯就范的话,从安心开始,我会将和你有关的人一个个都杀掉,直到那老不死的。”

    安京浩面如死灰,“你疯了,你疯了。”

    安心嘴巴被胶布封着,只能焦急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却没有{ 3w.任何的办法。

    “安京浩,你可想好了,不要逼着我当着你的面,让你女儿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守候人,我呸,我看破了她的身,她还怎么当冰清玉洁的守候人。”安基范邪恶的说道。

    安京浩一口怒血喷出,大骂道,“安基范,你不是人。”

    可除了怒骂,他能做什么,要怪就怪他一不小心着了安基范的道,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我不是人?哼,你信不信我真做出不是人的事情来,你别逼我?”安基范畅快大笑。

    从小到大,他一直就被安京浩压着,无论做什么都得朝着安京浩看齐,现在,终于被他翻身了,这种感觉,真是痛快。

    “安京浩,我数十下,你可要考虑要了,是看着你的亲闺女被糟蹋,还是交出安家的秘密,让安家继续繁荣下去,我会替你好好的打理安家,而不让任何人染指。”安基范步步紧逼。

    安京浩牙齿都要咬碎了,怒骂了一声,“畜生。”

    “那可怪不得我了。”安基范冷笑,朝着安心走去,眼看他就动手,安京浩哀嚎一声,“住手,快住手,我答应你。”

    安基范豁然转身,面露狂喜之色,继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一刻,他可是等了一辈子了。

    ……

    ……

    当清晨的阳光从地平线升起,整座城市恢复了活力,一个个匆忙的人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血刀会的地下总部中,叶无天小心的在镜子前比照着,一点点的将自己变成了朴武庆的模样,而朴武庆这个正主,却是已经被打晕,连同那可怜的女子一起被塞进了储物柜中。

    “血樱,我装的像吗?”叶无天学着朴武庆的声音,笑问道。

    血樱嗯了一声,却没有出现,叶无天早习惯了血樱存在的方式,最后抹了一把脸,这才老神在在的坐在办公桌上,按了办公桌上的响铃。

    很快,一个青年匆匆走了进来,正是朴武庆的得力助手都克朋,恭谨的说道,“会长,有什么吩咐?”

    叶无天盯着都克朋看了一眼,问道,“昨夜可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我们这边一切都正常,就是外面已经乱翻了天了,国内的几乎所有社团都有人在这边活动,还有一些国外的势力,已经发生了好几起冲突,还有朴少爷带去的人都死了,可警方也在找那叶无天,根本就不管,老大,是否要叫兄弟们都小心点?”

    叶无天听到这话,暗自好笑,谁能想到,他会悄然摸进了血刀会的老巢,转眼就伪装成了血刀会的老大。

    “乱,乱的好,你立刻去找四郎,让他派人乘机跳起我们那几个对头的矛盾,最好将那些外来的家伙也牵涉进来,还有那安家,总之越乱越好。”叶无天装作思考了片刻,这才吩咐道。

    这也是朴武庆的习惯,昨晚,他可是折腾了朴武庆大半夜,将他所有的秘密连同平时的习惯都榨了出来。

    都克朋连忙记下,却有些担心的问道,“会长,这会不会引火烧身,不如让我们的人也演一演。”

    叶无天赞赏的看了都克朋一眼,这是个阴险且精明的家伙,坏水不少吗。

    安家老宅,安基范意气风发的坐在家主的座椅上,大堂前,安希秀、安银正、安贞贤等人齐聚一堂,都很诧异的看着安基范,唯有安贞贤露出惊喜的模样。

    家主的座椅向来只有家主可以做,哪怕是之前安京浩昏迷不醒,安基范也没有敢坐上去,莫非,安家真的要变天了?

    “二哥,你叫我们大家来,是什么意思?”安希秀小心的询问道。

    她虽然也是安氏集团的副董,但向来不参与安京浩和安基范之间的争斗,就算之前安京浩突然昏迷不醒,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可现在却不得不问个清楚。

    “什么意思?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以后安家,将由我做家主,你们一个个都要听我的,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安基范得意的自怀中拿出一个玉佩,这玉佩,正是家主的传承信物,之前一直被安京浩藏着,现在终于落在他的手上。

    安希秀震惊的看了一眼安基范,又看了看同样脸色有些不好看的安银正,却是不说话了。

    “看来你们都清楚了,身为家主,我宣布,从今往后,安家将只是我们安家人的安家,而不再是什么守候人家族,我们安家,绝不做附庸。”安基范拍着座椅,大声宣布道。

    什么?

    所有人都露出了比之前安基范拿出家主信物更为惊讶的神情,一个个难以置信的看着安基范。

    安家祖训,是每一个安家人都铭刻于心,从小背诵的,是守候人的意识,已经深入了每一个人的心中,现在安基范竟然说改就改,他疯了?

    “太好了,父亲,这才是安家家主该有的样子。”和其他人的惊诧相比,安贞贤却欢呼了起来,心中不无恶意的想着,“叶无天啊叶无天,迟早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

    就在安贞贤欢喜的时候,安银正突然上前一步,逼视这安基范,指责道,“二叔,父亲昏迷不醒,由你暂代家主我无话可说,可祖训不能违背,我反对。”

    安基范兴奋的神色为之一僵,怒瞪着安银正,“你说什么?”

    安贞贤也是意外的看着安银正,他难道疯了不成,都已经选择了阵营,连自己的父亲和妹妹都背叛了,现在却站出来反对?

    安银正却面不改色,“我反对你改变我们守候家族的身份,祖训不可改。”

    安基范勃然大怒,怒斥道,“安银正,你可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安银正神色复杂,说道,“你是家主,可家主也不能违背祖训。”

    “如果我非要违背呢?你又能怎样?”安基范冷讽几句。

    面对讽刺,安银正也不退缩:“我有权反对。”

    “反对?”安基范冷笑:“你有个毛资格反对?”

    “你……”安银正被反驳得哑然无语:“总之我不同意。”抛下这句话后,安银正就甩袖离开。

    此时,距离安家不远处的一条街上,一个中年人正推着自己的板车如常的走向菜市场,他是一个菜农,每天都会准时的将家里种的菜采摘码好,送到市场自家的小铺子售卖。

    街道上一切都如常,菜农吹着口哨,臆想着今天有能赚多少钱,突然,旁边冲出一个浑身带血的人,跌跌撞撞的撞上了他的板车,将整车菜都撞翻不说,还染上了很多血渍。

    “干什么,你要死也不要弄脏我的菜啊。”菜农大急,过去推了一把那倒在板车上的人,却发现人已经死了,菜农吓了一跳,刚要惊叫,就看到那巷子又冲出一群人,对着他板车上的人猛地砍着,菜农被这凶残场景吓住了,屎尿横流。

    类似的事情,不断的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街头小巷不断的上演着,警察局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昨天本是去搜寻叶无天下落的警方不得抽调人手去接手这些突发案件,可很快,就有警务人员遭到枪击的消息传来,整个城市,彻底的乱了套。

    正隆大厦,租赁了这里的办公场地的公司职员照常上着班,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所在的大厦竟然是血刀会的总部。

    地下,叶无天召集了几个朴武庆的心腹,都克朋在一旁介绍着血刀会手下今天的进展,“会长,各个帮派的人都照着会长的意思,起了冲突,我们的人更是打死了几个警察如今无论是外来的人还是本地的帮派,都在火拼,谁也顾不上谁。”

    几个心腹听的很是震惊,显然没有想到这事,竟然是他们做的。

    “很好,叫四郎小心一些,不要露出马脚。”叶无天满意的笑着,看向几个心腹,这些都是血刀会的高层。

    “会长,有什么吩咐?”

    几人连忙整齐的问道,显然是猜到了有任务了。

    “现在城里正乱,你们都将人派出去,这是一个很好的消耗三星帮他们的实力的机会,我们可不会错过,至于那叶无天,反而已经不重要了,倒是安家那边,适当的给他们一些压力,你们明白了吗?”叶无天一副高深莫测的说道。

    几个心腹不由得心中大动,血刀会成立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在这城市中,可是有不少的对手,而最强的,就是安家。

    “会长,我们懂了,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几人再次齐声说道。

    叶无天点点头,得意的说道,“这么热闹的时候,我就不呆在这里了,你们放手去做,我只要结果,等我回来后,再论功行赏,我会看着你们。”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