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68章 出大事了 上

  
      安氏集团,安基范安抚了安氏的董事们,呆呆的坐在办公室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从来没有觉得,这个让他一生都想坐上去的位置,竟然是如此的难熬。
  
      “父亲,我回来了。”
  
      正在苦闷中,安贞贤推开门走了进来,和之前离开的时候的愁苦,此时安贞贤脸上带着激动。
  
      “小姐找到了吗?”安基范豁的起身,期待的问道。
  
      安贞贤苦笑着点头,“安心他们,是小姐带走的。”
  
      &nbs+ ; 安基范顿时呆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她只是利用我们,一旦对付完叶无天,恐怕我们未必会有好下场。”安贞贤说出自己的猜测,很是不甘心。
  
      安基范跌坐在座椅上,“我就知道,那个女人靠不住,可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见到那女人的脸,可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却让他无从反抗,更连生起反抗的心都不敢。
  
      “所以,我们别无选择,不是吗,父亲。”安贞贤慎重的说道。
  
      安基范顿时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安贞贤一直都很优秀,抛开她以前交际花的玩闹过往,她甚至比安心都更适合当守候人。
  
      “你想说什么?”安基范感慨了一下,问道。
  
      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脑子像是浆糊一般,远没有往日的精明。
  
      “小姐要我们必须找出叶无天,并将他困住,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小姐决定将叶无天引君入瓮,诱饵就是安心他们。”
  
      安基范听到这话,先是慎重的思索了下,继而神色复杂的说道,“怕也只能如此了,现在整个城市都还在乱,叶无天肯定躲藏在暗中,唯有安心能将他引出来,只是这样做的话,安心他们,怕是在劫难逃了。”
  
      “父亲,我们没有退路了,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安贞贤咬着牙说道。
  
      安基范颓然坐下,挥了挥手,“这事你去安排吧,我累了。”
  
      安贞贤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毅然转身。
  
      城市的混乱还在继续,下午的时候,临近的军队终于开了过来,混乱了一个白天的城市终于消停了下来,叶无天等人,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悄然的回到了城区,住进一个小区别墅中。
  
      “少主,这里是我们安家守护人一脉的产业,可以保证绝对安全。”安老太太经过叶无天的出手治疗后,虽然还不能行走,却精神很好,只是话音中,多少有些感慨。
  
      “奶奶,你放安银正回去,真的有把握他会改过吗?”叶无天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若是死不悔改,死了最好,但若是能改过,我安家还能有一个接班人,少主,安心要服侍你,也只有他还能用一用,就当是给他一个机会吧。”安老奶奶唏嘘的说道。
  
      安家这几代人丁都不旺,这一代嫡系中,更是只有安银正一根独苗,老人心中也是恨铁不成钢。
  
      叶无天摸了摸鼻子,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让血樱杀了安银正,否则这老人未必受得了打击。
  
      不过这样也好,安银正本来就是和安基范他们一伙的,现在被策反,救安心和安京浩的把握就更大一些。
  
      至于安家的乱局,有安老奶奶在,根本就乱不了。
  
      “少主,我想问一下,今天这城里的混乱,和少主是否有关系?”一直陪在身边的安希秀好奇的问道。
  
      此时的安希秀一脸的精干,丝毫没有以前的那种不起眼,显然已经进入了守护人的角色中。
  
      叶无天也不隐瞒,“确实和我有关,我让血刀会的人做的。”
  
      安老奶奶和安希秀更是好奇,血刀会,那可是不小的势力,莫非他们也是少主的人?
  
      可当叶无天变戏法般将自己变成了朴武庆的模样后,安希秀顿时明白了,更是心惊,暗自庆幸自己不是少主的敌人。
  
      “好啊,少主这一手当真是妙,我安家平稳了太久,这地方很多人都忘了我安家的威严了,经过这次内耗之后,也该是我们安家整顿一番的时候了,少主,老身佩服。”安老奶奶开怀的笑道。
  
      安家树大招风,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呢,这下好了,被叶无天这么胡胡搅蛮,今日那些出来打杀的社团和组织,非得被警方和军方修理不可。
  
      以安家的能耐,打打落水狗那是简单的很。
  
      叶无天就笑,“没您想的那么厉害,我不过是被逼急了,才想将水弄浑而已。”
  
      ……
  
      ……
  
      当天色彻底黑下来的时候,安基范神色疲惫的回到安家老宅,早上出去的时候,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可现在,更像是一个落寞的老人,无形中连背都驼了几分。
  
      “二叔。”
  
      身后传来一声叫喊,安基范警惕的回头,顿斯看到安银正站在路灯下。
  
      “你还回来干什么,你已经不是我安家的人了。”安基范一想起早上安银正对自己的顶撞,就是怒从心来,一天来的不顺,似乎就是从安银正顶撞他开始的。
  
      “二叔,我见到叶无天了。”安银正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上前,忐忑的说道。
  
      什么?
  
      安基范惊恐的后退数步,四下张望,但随即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干咳一声,连忙问道,“他在哪里?”
  
      安银正对安基范的表现很是不屑,就这样的人,也想掌控安家,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用惊颤的声音说道,“就在老宅附近,我只是看到他的侧脸,二叔,他怕是已经盯上我们了。”
  
      安基范听到这话,更是害怕了,快步冲入老宅,似乎唯有在老宅中,才能让他有安全感。
  
      安银正跟了上去,“二叔,现在怎么办,他应该已经知道安家发生的事情了,就算我们躲在这里,只要他愿意的话,怕是也能闯进来。”
  
      安基范此时顾不得找安银正的麻烦,急忙道,“快叫人多找些保镖过来,先过了今晚再说,明天,定然不让他好过。”
  
      安银正心中一动,关心的问道,“二叔,小贤呢,她会不会有危险?”
  
      安基范正要开口,忽然警觉,掩饰的说道,“没事,小贤在小姐身边,银正啊,我们才是安家人,应该枪口一致对外,今天早上二叔是有些过份了,你不要放在心上,以后安家,还需要你来继承呢。”
  
      安银正装作惊喜的样子,连忙道,“二叔你放心,我知道的。”
  
      安基范拍拍安银正的肩膀,走向自己的别院,却不知道,他们的对话,一滴不漏的,被传了出去。
  
      小区别墅,安老奶奶已经去休息了,安希秀和叶无天却听着安银正身上带着的窃听器传回的声音。
  
      “少主,这个所谓的小姐,应该就是这次祸乱我安家的元凶了,我已经让人留意安贞贤的下落,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安希秀咬着牙说道。
  
      如果不是那神秘的女人胁迫了安基范三人,安家怎么会有如此的变故。
  
      “我倒想看看这女人会是谁。”叶无天隐隐觉得,他认识那女人。
  
      可惜的是,安银正并没有见到过那女人,否则叶无天就能确定是谁了,目前来说,他得罪的人不算少,可想要杀他的,而且是女人,有能力给安基范等人下毒让他们下毒乖乖就范的,怕也就楚家姐妹了,可因为楚刹的关系,楚芊和楚方应该不敢轻举妄动才是。
  
      叶无天有些挠头,想不透。
  
      幸好的是,救出了安老奶奶,事情变得简单了起来,安家的真正实力在守护人的手中,叶无天如释重负,有安希秀盯着,迟早会将安贞贤找出来。
  
      回到房中,叶无天盘膝坐在床上,运转功法恢复为安老奶奶渡气的消耗,这次为了救安老奶奶,叶无天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才重新将老人的生机激发起来,自身的真气也消耗了大半,透支的有些严重。
  
      半夜的时候,叶无天恢复过来,刚睁开眼睛,就看到血樱已经解除了忍术,正在他身边为他护法。
  
      叶无天心中一热,一把抱住血樱,笑道,“血樱,杀了这么多人,来,爷给你洗洗晦气。”
  
      说着,叶无天抱起血樱走向浴室。
  
      血樱乖巧的双手抱着叶无天的脖子,脸却是红彤彤的。
  
      第二天,当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叶无天睁开眼睛,发现血樱已经再次隐身,只是床上留下的那股清香仍旧未散。
  
      叶无天心情大好,正要跟血樱打个招呼,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心中不由得一动,莫非有消息了。
  
      安希秀一脸的怒色,见叶无天出来,立刻咬牙切齿恶沉声说道:“少主,他们太卑鄙了,我现在恨不得杀人。”
  
      叶无天顿时心里一个咯噔,莫非出事了?
  
      “什么事?慢慢说。”叶无天说。
  
      安希秀摇了摇头:“时间不允许,少主,请你随我走一趟,咱们一边走一边说。”
  
      叶无天并没犹豫,当下点了点头:“好,走。”
  
      跟着安希秀上了一辆商务车后,安希秀立马上让司机开车朝着目的快速驶去。
  
      本文来自看書蛧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