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92章 铲草除根 下


    叶冬萱瞪大了眼睛,惊慌道,“大哥,莫非你要?”

    “所谓无毒不丈夫,我叶恒财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儿子死绝,家业败坏,都是因为他,小妹,我们只需要如此这般,叶无天就算再不孝,也会回来看看。txt全集下载”叶恒东状若疯狂,小声的面授机宜。

    叶冬萱倒抽了口冷气,看着疯子般的大哥,有些动摇,这还是自己的亲大哥吗?

    “怎么,你不愿意,你可要知道,一旦叶无天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小妹,别傻了,眼下他大势已成,我们想要扳倒他,拿到他的所有东西,就必须要这么做,否则,有老二在,就算我们做的再多,该得的,也绝对得不到,一切都只是一场空而已。”

    叶冬萱跌坐在椅子上,有些难以承受,但慢慢的,本性就刻薄的她坚定了起来,她讨好叶无天,不过是因为叶无天今非昔比,可并并不是真的良心发现,要重新做人,每每想起叶无天对她的羞辱,叶冬萱就恨不得杀人。

    叶恒财的计划她一直都有参与,就算她如今想要脱身都不能了,既然如此,叶冬萱咬了咬牙,“大哥,那就照你的意思来做吧,我明天再去找他。”

    叶恒财笑了,他身边的妻子李恩珠喃喃的说道,“广儿,你的仇,很快就能报了,你等着。”

    ……

    ……

    京城,一个隐秘的会所里面,马锋饶有兴趣的看着朱剑,房间中除了两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在。

    “怎么,我脸上有花?”朱剑不自然的说道。

    “花倒是没有,只是我有些看不懂你而已,你平时一般是不会找我的,现在找我来,可是感受到了压力了?”马锋笑道。

    东城发生的事情,早已经闹的沸沸扬扬,叶无天被刺杀,身边的女人及其家人不停的出事,乃至刚发生的官场地震,都难以逃过他们的法眼。

    马锋知道朱剑要紧张了,虽然谁都没有证据,但他们都能想象的出,东城的事情,绝对是叶无天秋后算账,那些人不过是倒霉而已。

    真正的博弈双方是谁,他们同样清楚。

    “那边已经来找过你了吧,风向变了,你觉得呢,马少,你的压力,未必比我小。800”朱剑并未在意马锋的话,反而讽刺道,“我最多就是弄点小动作,想要后退的话还有余地,可你不同,你马家已经没有退路了,我说的没错吧?”

    马锋脸色顿时一变,“你都知道什么?”

    他以前并未将朱剑放在眼里,哪怕朱剑后来混的风生水起,可遭受婚姻的剧变后,就换了一个人一般,让他看不透。

    不过他知道,朱剑说的没错,以他和叶无天的关系,就算他以前做过什么,叶无天也不会怪他,但他马家却不行。

    原本马家和叶无天的关系也好的蜜里调油,可早在老爷子过世的时候,马家就已经和叶无天决裂,双方再无缓和的可能,哪怕他马锋之前一再示弱并相助,叶无天也不会领情,最多算是交易而已。

    “不用紧张,该知道的我大概都知道,我和你不同,马少,你是没有退路,我却还有选择,至少我朱家只有我牵涉了进来,而你马家,以及你们背后的利益集团,都已经难以自拔。”朱剑淡定的说道。

    马锋的脸色难看之极,却不得不承认朱剑说的没错,关键还在于,马家老爷子已经过世了,但朱老爷子还在,在这方面,马家没办法和朱家相比。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马锋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暴躁的马锋,面色一转,冷笑着问道。

    “我有个想法,但我不能自己去做,需要有人帮忙,马少,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眼看他已经如日中天,在东城呼风唤雨,再拖延下去,京城这边,迟早会变成东城那样,比如苏家那边,我听说他和苏凯新已经见过面了。

    马锋一愣,这消息他倒是没有听说。

    “所以,我要说的是,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马少,有兴趣联手吗?”朱剑玩味的笑着。

    看着朱剑那邪邪的笑容,马锋突然有种错觉,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朱剑吗?

    ……

    凌晨时分,平坦的江面上,一艘客轮溯流逆行,马达声在黑夜中显得刺耳,船头上,伪装了一番的司徒宁炜在江风吹拂下,显得有些颓废。

    “到哪里了?”看着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山脉黑影,司徒宁炜莫名的烦躁,对着身边不远处的一个青年问道。

    自从将司徒薇从家里带走,司徒宁炜本以为自己的好日子要来到了,谁知道只是在东城郊区躲藏了两天,那女人就要他带着司徒薇远走西蜀,那时候东城周边都已经戒严,而司徒家和叶无天的手下更是在四下搜寻。

    司徒宁炜没有办法,只能在对方的安排下,几经周转,转的他都不记不得自己走过的线路了,才终于算是斩断了所有的尾巴,给他多了一些安全感。

    “过了前面的一个弯道,还要走一段距离,怎么,你在担心什么?”那青年笑眯眯的问道。

    司徒宁炜很不喜欢这个人,总是一副笑面虎的样子,可偏偏他却不敢有所表现出来,连忙道,“转了这么久,我都要转吐了,是不是到了前面,就不用在躲躲藏藏了?”

    青年露出一丝不屑,若非小姐说这人还有用处,他早就丢下这个窝囊废了,一路上就没帮上什么忙不说,还总是嫌这嫌那的。

    但他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前面就是终点了,既然你累了,就去休息吧,有我看着,不会有事的,天亮的时候,我会叫你,那时候应该就能到了。”

    司徒宁炜点了点头,走向船舱,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司徒宁炜停了一下,靠近窗口,犹豫了下,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中,司徒薇双手双脚都被捆绑在椅子上,更有一个女子随身看着,司徒薇看到司徒宁炜走进来,冷哼一声将头扭到一边去。

    “你很恨我?”司徒宁炜并不在意,走到司徒薇身前,伸手掰过她的脑袋,问道。

    “放开你的臭手,司徒宁炜,你根本不值得我恨,你就是一个可怜虫而已,被人利用了之后,你就没有价值了。”司徒薇冷冷的盯着司徒宁炜,不屑的说道。

    司徒宁炜不以为然,笑道,“或许你说的对,我将你绑架出来,利用价值就已经贬值了,但司徒薇,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可还在我的手里,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对你没好处,识相的话,到了地头后你乖乖的合作,不然有你苦头吃。”

    司徒薇懒得理他,闭上了眼睛,这让司徒宁炜很是气愤,咆哮道,“司徒薇,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想这样,如果不是你跟了叶无天,剥夺了我们手中的权利,你以为我愿意背叛家族,哼,我实话告诉你吧,叶无天他蹦跶不了多久了,要他死的人,多的是呢。”

    司徒薇睁开眼睛,冷笑,“至少你没有这个资格,司徒宁炜,你和叶无天相比,连提鞋都不配,不信你等着吧。”

    司徒宁炜大怒,伸手想要扇司徒薇的耳光,可没等他动手,他的手已经被人抓住了,一直负责看守司徒薇的女子冷声说道,“你若是敢动手,我不介意先废了你,主人要的是她,而不是你。”

    这话把司徒宁炜气的,但他却不敢如何,只能瞪了一眼司徒薇,若是可以,他真想让司徒薇吃些苦头,可惜自从将司徒薇带走后,吃苦头的,往往是他。

    “看到了吧,人家压根就没把你当人看,不,你连狗都不如,司徒宁炜,你真是丢尽了我们司徒家的脸。”司徒薇嘲笑道。

    司徒宁炜猛地一甩手臂,气呼呼的冲了出去,太憋屈了。

    司徒薇只是嗤之以鼻,随后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女子,闭上了眼睛。

    “啊,混蛋,混蛋,都是骗子,骗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司徒宁炜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被气的要疯了。

    那天晚上,那来找他的女人明明许下了许多诺言,可到现在一样都没有兑现,反而把自己弄得像是狗一般,司徒宁炜心里早后悔死了,可此时在人家的地盘上,他连吱一声都不敢,只能独自一人的时候,发着闷气。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统统不得好死。”司徒宁炜咬着牙,对着窗外的江水暗自咒骂。

    船头上,那一直警惕的守在外面的汉子听到船上的响动,却并不在意,反正目的地就要到了,到时候司徒宁炜要怎么折腾,随他去吧。

    月色中的他,并没有发现,当客轮从一道弯曲的江道过去的时候,水面下,几个铁钩悄然的挂上了船舷边缘的栏杆,继而,几个身穿皮衣的水手悄然的爬上了船。

    船舱中,司徒薇正闭目养神,自从被司徒宁炜暗算后,她的精神一直都很差,司徒薇知道对方对自己用了药物,让自己浑身没有什么力气,以更好的控制,对此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

    可就在司徒宁炜出去没有多久,司徒宁炜听到噗的一声轻响,继而船舱的门被人推了开来,有人压低了声音问道,“你可是司徒薇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