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696章 司徒薇的踪迹

  
      总得来说,毒影门的人在任何一个大一点的城市都有据点,都有经营,只是外人难以知晓而已,而这,还只是毒影门的冰山一角,仅仅是楚芊所知道的层面上的东西,真正核心的力量,就连楚芊都没有接触到。
  
      叶无天越是了解,心中越是吃惊,毒影门的水,比他想象中要深很多,之前从许影口中,他自以为对毒影门已经有所了解了,却不想真正核心的东西,许影根本就没有接触到,最多不过是表面上的而已。
  
      “现在你应该知道,一旦让楚方继承了毒影门,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了吧,楚方自幼就中了奇毒,她一直以为是我做的,可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没有做过,大姐也没有,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我父亲了。”楚芊说着,| [m有些发抖。
  
      “不可能吧,那可是他的女儿。”叶无天难以置信的说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毒影门向来都不讲亲情,要不然,无法解释父亲刚消失,楚方就中了毒,后来你给她解了一部分,但没断根,可我父亲重新出现的时候,楚方却好了,我怀疑他在楚方身上养毒,而你却破坏了他的计划,让他对你有了杀心。”楚芊猜测着。
  
      叶无天顿觉恶寒,如果楚雄真的是这么一个无情人,那就难怪了,连亲生女儿都能拿来养毒,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把楚刹关起来,不过是小菜。
  
      “楚芊,有这样的一个父亲,让你很恐惧,是吗?”叶无天拍着楚芊的小手,有些理解楚芊为什么在发现自己放了楚方后,来找自己了。
  
      一个狠毒的父亲,加上一个狠毒的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妹妹,换了谁都要害怕,至于楚芊之前做的事情,反正也没有弄出什么损伤,不提也罢。
  
      “叶无天,想要阻止我父亲和楚方,唯有大姐有这个能力,毕竟这十多年都是她在掌管毒影门,我和楚方虽然说各负责一个部分,但其实一直都在大姐的影响之下。”
  
      “你还没说你大姐被关在什么地方呢?”
  
      楚芊有些犹疑,但还是说道,“那地方很隐秘,是我们毒影门的一处分坛,就连我都没有去过,我只是知道大概的位置,而且,我不知道我父亲是否会停留在那里。”
  
      “楚芊,你没开玩笑吧,有你父亲坐镇,你还让我去救人,你确定不是引我去送死?”叶无天有些恼了。
  
      虽然他没有见过毒影门的门主,但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楚雄觉得不是寻常人,如果是之前,叶无天还未必就怕了他,但自从在红颜岛遇到那个神秘的高手,叶无天就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正的高手未必没有,谁知道他楚雄是不是一个。
  
      “我若是有心让你去送死,我会告诉你么,真是的,你胆子小不敢去就算了,就当我没来过。”楚芊怒道。
  
      这人真是不知好歹,明明是提醒他,却反诬赖自己了。
  
      叶无天顿时不乐意了,“什么叫不敢去,你这激将法太烂,该去的我还是会去,你先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掂量掂量。”
  
      “这才像话,一个大男人,却扭捏,丢人。”楚芊讽刺了一句,这才说去毒影门分坛的情况。
  
      叶无天听着,忽然有了个想法,连忙问道,“你手下有几个分坛?”
  
      楚芊警惕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叶无天玩味的笑道,“有没有和你不对付的人,我让人去挑了他,一来撇清你的关系,而来折腾点动静出来,来个调虎离山,到时候你老爹想不出来都难。”
  
      楚芊顿时心动,娇笑道,“这样的馊主意你都想的出来,不过可以试试,我知道我有几个手下,可是被楚方给收买了,哼,这次就当是清理门户。”
  
      叶无天咂舌,这两姐妹斗的,还真是狠啊。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一座山城,竹翠柳绿,环绕着湖边的一座古意盎然的老宅,老宅大堂中,一个相貌普通,但精神抖擞的汉子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冷冷盯着大堂中跪着的中年人。
  
      “门主,属下办事不力,还请门主恕罪,我一定尽快将那女人挖出来。”中年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低着头求饶道。
  
      “柳青,在你的地盘上,人却丢了,这就是你现在的办事能力吗,莫非我十来年不在,你们一个个都变成了饭桶了?”汉子目光阴冷,正是毒影门的门主,楚家三姐妹的父亲,楚雄。
  
      柳青听了这话,浑身更是颤抖,“门主,属下无能,求门主再给我一次机会。”
  
      楚雄挥了挥手,“也罢,念在你跟随我多年,我就饶你一次,去吧,不仅要把人找回来,还有救走她的人,也给我一并带回来。”
  
      柳青如释重负,连忙告辞离去。
  
      “许久不回来,没想到门中的人却是越发没用了,也该是要整顿一番的时候了。”楚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就在毒影门的人发现司徒薇被人反救走的时候,离那江河数十里之外的一个山谷中,司徒薇从睡梦中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舒爽,之前毫无力气的身体也已经好了很多,随即,她就闻到了诱人的香味。
  
      “司徒小姐,你醒了,我已经为你准备了药膳,你中毒多日,需要药膳排解毒素,才能完全恢复过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司徒薇看去,只见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女孩正对着自己笑。
  
      “这里是哪里,你是?”司徒薇起身,有些疑惑的打量着这房间,昨夜她被带到这里后,就疲惫的睡着了,并未太过留意。
  
      “我叫翠儿,这里是我们小姐的别居,司徒小姐的疑问,待见到我们小姐之后,就会明白。”
  
      司徒薇顿时知道这丫鬟不会跟自己说太多,当即先洗漱一番,吃完药膳后,司徒薇精神更好了,休息了一会,这才让翠儿带着自己去见那神秘的小姐。
  
      “姐,我错了,放过我吧,我真的错了。”刚走出房门不远,司徒薇突然听到了司徒宁炜沙哑的声音,惊讶中抬头看去,看到司徒宁炜被绑在石墩上,已经晒的奄奄一息,顿时冷笑。
  
      “司徒宁炜,别叫我姐,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能留你一条小命,已经是看在司徒家的情分上,至于你以后是好死还是赖活,就看你的命了。”
  
      “不要,我错了,姐,我真的错了,你放过我吧。”司徒宁炜惊恐的叫着,他哪里想到,被人打晕后醒来,竟然就变成了这样。
  
      司徒薇没有理会他,跟着那翠儿来到一座清雅的别院,别院中,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美若天仙的女子盘坐于老梅树下,司徒薇一时之间,竟然看呆了。
  
      ……
  
      ……
  
      东城机场,乔装打扮了一番的楚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一身驴友打扮叶无天,“你确定,你要大摇大摆的过去,你是嫌不够刺激,还是觉得要你小命的人少?”
  
      叶无天一脸笑意,“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只是要让想知道的人知道,我叶无天随时欢迎那些要找麻烦的人来找麻烦而已,不然怎么能引出你老爹。”
  
      楚芊对此很是无语,“你知不知道道你这是在玩火?别说是我父亲了,就是门中的高手派出来,你也未必能对付的了,你真当你是神人吗?”
  
      “放心,我自有打算,倒是你,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叶无天打量了眼楚芊,“至少路上不寂寞不是?”
  
      楚芊脸色一红,这混蛋都什么时候了,想什么呢。
  
      “逗你的呢,楚芊,你要做的事情也很危险,记住,不行就撤,一切有我。”叶无天抱了抱楚芊,叮嘱道。
  
      要救楚刹,可不是那么容易,楚芊也必须要有所动作才行,而她在暗中,未必就被叶无天来的轻松。
  
      楚芊有些感动,“你这是关心我?”
  
      叶无天笑了笑,说道,“等我把楚刹救出来,到时候你可得好好谢我,嗯,我想想什么姿势更适合你。”
  
      楚芊受不了了,推了叶无天一把,“滚。”
  
      叶无天哈哈大笑,转身就走,楚芊眼红红的,喊了句,“混蛋,你等着。”
  
      就在叶无天登机后,机场大楼中,一个身穿便衣的男子摘下眼镜,默默的发了个信息出去,却没有料到,他的作为,已经被人看在眼中。
  
      一个多小时后,叶无天下了飞机,出现在龚爱甘城,来到陌生的地方,叶无天并没有不适应,随便找了个酒店住下,悠然自得。
  
      “什么,叶无天突然离开东城,去当驴友了?”京城,朱剑和马锋得到消息,一脸的惊呆状。
  
      “朱少,你觉得他是什么意思,在东城呆腻了,想出去玩玩?还是觉察到了什么?”马锋猜不透叶无天的心思,谁能想到,他们这边刚有动作,暗中操作给东城弄了个谁的面子都不买的黑脸包公过去当市长,叶无天竟然不务正业的出去游玩了。
  
      这还能好好的玩一把吗?他们可是等着看叶无天的笑话呢。
  
      “不可能,张跃那人不是任何一方的人,是个有自己原则的官员,只以准则行事,而且我听说,他到任后,一直都很低调,不可能被叶无天嗅到什么才对?”朱剑摇摇头。
  
      他也有些看不透了,叶无天好好的东城不待,也不见他来京城晃荡,却突然跑去了甘城,莫非那地方有什么他们所不了的东西吸引着他?
  
      “我让人查查,看甘城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马锋匆匆的打了个电话出去。
  
      本书源自看书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