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708章 解救 上


    “小姐,这是不可能的,门主行踪从来都飘忽不定,这些年他到底去了哪里,就连他的心腹都不会知道。”

    “算了,他让楚方接管商部,就算没有外人的暗算,楚方也没有那个能力能管理,这些年,楚方一直都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让她杀人没有问题,可让她来管理商部,他是打错算盘了。”楚刹讥讽的道。

    “不过我倒是挺好奇,到底是谁把我们商部摸的这么透,可惜他们不会知道,早在他回来之前,我已经将大部分资金转移了,留下的不过是个空壳子而已。”

    老嬷嬷惊讶了,这事,就连她也不知道。

    “嬷嬷,你替我联系下门中的长老,试探下他们的口风,有些事情,是要开始准备了。”楚刹平静的说道。

    老嬷嬷心中一凛,连忙应下。

    楚刹陷入沉思之中,如今她在东城布下的暗子几乎被清扫光了,就算剩下还有,她也不敢动用,第一次有投鼠忌器的感觉。

    京城,马锋气呼呼的一拳砸在桌子上,仍然难以消去心中的怒火,在他对面,朱剑同样脸色不好看。

    “马少,生气解决不了问题,现在我们要弄清楚的是,他们到底是怎么露馅的,而又是谁在背后做的手脚,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就在昨天,马家培养的隐藏在暗中的好几位官员毫无症状的落马了,看似平常的一件事情,可消息传到马锋和朱剑的耳中,却变得很不一般。

    因为马锋之前正是通过他们使的劲,将又臭又硬铁面无私的张跃调到了东城担任市长,可没想到张跃竟然转性了,不但没有找叶无天的麻烦,反而按兵不动,所作所为和他们所期望的截然相反。

    “你的意思是?”马锋警醒,面带惊色。

    “你的人隐藏的很隐秘,做的也很干净,可为何偏偏会是他们出事,你知道吗,我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朱剑脸色难看的说道。

    马锋出手,还是他提议的,而且他也知道过程,可现在,不过才多久,和那事有关联的人,竟然一个不拉的被拉下了马,这让朱剑不得不惊悚。

    “你是说,是叶无天做的?”马锋有些不信的问道。

    叶无天崛起,也不过是这两年多的事情而已,而他马家埋下的钉子,至少也已经埋下了十多年,如果叶无天真的有这样的本事,怕是早就将他们给挖出来了吧?

    “除了这个解释,你还能想到其他的吗,我甚至怀疑,他已经有了一套非常完备的情报网络,否则的话,不可能这么快,就将你的人挖出来砍掉。”朱剑慎重的说道。

    之前,他们一直以为叶无天就是医术厉害,外加一身功夫了得,运气也很好,可论其他的话,并不算什么,哪怕红颜集团已经做大做强,叶无天在他们眼中,也并没有太多的压迫力。

    但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小看了叶无天,窥一斑可见全貌,这次的事情,给朱剑敲响了警钟。

    马锋会意过来,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叶无天的势力,怕是比我们想象中要深厚的多了。”

    “所以我们现在不能再妄动了,除非能有一击必杀的把握,否则尽量不要去招惹他,更不能让他怀疑到我的身上。”朱剑神色复杂的说道。

    到目前为止,虽然他暗地里做了一些对叶无天不利的事情,可叶无天都还没有怀疑过他,这就是他的机会。

    “早知道他能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当年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应该狠心一些,早绝后患。”马锋悔不当初。

    当初叶无天初到京城的时候,正是最好对付的时候,而现在,这样的机会,却是再也没有了。

    “此一时彼一时,恐怕当时,你我都不会想到,我们会有这般合作的时候吧。”朱剑苦笑。

    那时候叶无天被宁老爷子请来给朱老爷子治病,那时候朱剑是真心当叶无天是兄弟的,可现在,叶无天却已经是他的敌人。

    马锋沉默了,当年他是京城第一少,那只是当年,不是现在。

    东城,叶无天刚走下楼梯出了门,就猛地打了个喷嚏,摸了摸鼻子,喃喃道,“奇怪,哪家的良家妇女在念叨我?”

    “叶无天,你还能更要脸一些吗?”陪同他下来的宁思绮没忍住噗嗤一声,翻着白眼。

    “媳妇,这你就不了解了,像我这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多少美女排着队惦记我呢,你若是不信的话,我直接去报纸上登个征婚启事,保证不用一天的时间,全世界的美女哭着喊着跑到我面前,你信不。”叶无天煞有介事的说道。

    宁思绮真的无语了,讽刺道,“不要脸。”

    叶无天笑着舔着脸凑近过去,“所以说,做我的媳妇,是你的幸福,媳妇,商量一下,今晚我们换几个姿势试试,我知道你能行的。”

    宁思绮恼羞成怒,抬手就打,这流氓,太过份。

    叶无天一闪,避开攻击。

    宁思绮没好气的瞪了眼,突然眼角觉察到一道黑影,立刻想也不想将叶无天扑倒在地。

    几乎是擦着她背上的衣服,一枚忍者镖划过,插在红颜大厦的玻璃门柱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叶无天一跳,“媳妇,你没事吧?”

    宁思绮摇摇头,目光却看向那忍者镖。

    “看看上面写着什么?”宁思绮提醒。

    叶无天摘下镖尖的纸条打开,入目出却是看不懂的岛国文。

    “这上面写着什么?是不是血樱出事了?”

    这一镖来的凶狠,如果不是宁思绮发现,恐怕他在猝不及防之下,还真的可能被打伤。

    “血樱被抓,要你孤身去救人。”拿过纸条的宁思绮说道。

    叶无天一怔,果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你别冲动,总会有办法的。”宁思绮说道。

    “他们倒是会挑地方,城郊松山,种满了经济林,除了护林员之外,没有其他人会去那样的地方。”宁思绮冷笑。

    叶无天撇撇嘴,“这样的地方,任何人都没有把握能够在瞒住里面的忍者情况下潜入进去,所以,只有我能去。”

    “能够杀我叶无天的人,还没有生下来,你说的对吧。”

    叶无天说着,突然一拳轰向左侧的墙壁,那本事空无一物的墙壁中,突然有一道人影被叶无天逼了出来,赫然正是一个忍者。

    宁思绮大吃一惊,立刻抽出手枪,对准了对方。

    忍者却看也没看宁思绮一眼,冷笑道,“不愧是叶无天,竟然能发现我的存在。”

    叶无天不屑,“你不该在我身边施展忍术,更不该对我产生杀意,说吧,你们来了多少人,血樱在哪里。”

    忍者怪笑一声,“想要知道?战胜我。”

    面对忍者的挑衅,叶无天没有丝毫的犹豫,快步近身,一拳就轰了过去。

    这里是他的地盘,这忍者在门口为了传信偷袭了他一把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摸到这里来,简直就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忍者冷笑一声,刀光一闪,武士刀已经斩向叶无天的手腕,犀利异常。

    叶无天早有意料,化拳为爪,直接扣向武士刀。

    那忍者见叶无天竟然不知死活的敢徒手抓向自己的武士刀,冷哼一声,武士刀猛地上扬,想要斩断叶无天的手指,可他动作随快,叶无天却比他更快,刀势刚斩到一半,就被叶无天手指扣住,竟然是纹丝不动。

    忍者大惊,手腕猛地一绞,想要绞断叶无天手指,可就在这时,一旁的宁思绮突然开枪了。

    噗的一下,忍者大腿中枪,惊骇中弃刀连退两步,怒瞪宁思绮,咬牙切齿,“卑鄙。”

    叶无天随手抓过武士刀,一刀斩了过去,口中挤出两字,“傻叉。”

    忍者恼怒之极,却被叶无天逼的连连躲避,失去武士刀的他很快抽出一柄短刀,可大腿受伤的他如何是叶无天的对手,眼看就要被逼到角落,忍者突然扔出一样东西砸地上。

    砰的一声,地上腾起一团浓雾,遮掩了他的身形。

    叶无天冷笑一声,手中武士刀突然朝着右侧开阔处削去,本是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想起一声闷哼,叶无天武士刀再连削,数刀之后,终于是将那忍者给逼了出来。

    忍者悲愤不已,“八嘎,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方位的。”

    叶无天冷笑,“既然知道我身边有特忍,你这点小把戏也想瞒我,留下吧。”

    数刀之后,叶无天一刀挑了忍者左脚脚筋。

    忍者凶狠的瞪着叶无天,“八嘎,你胜之不武。”

    叶无天很是不屑,“你连血樱都不如,武不武的你都不是对手,说吧,你们来了多少人,血樱可是真的在你们手上。”

    忍者猛地扭过头去,一副高傲的样子。

    叶无天没功夫和他纠缠,手中武士刀猛地刺出,自他左胸洞穿而过,忍者惨叫一声,怒视叶无天,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吞了叶无天的样子。

    “听说过三刀六洞吗?听说过凌迟吗,我知道你们忍者很能忍,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否则,我会让我的人好好的招待你。”

    “八嘎,你休想从我嘴里知道任何东西,你带给我的痛苦,我们的王会加倍奉还给血樱那个叛徒。”忍者硬气怒吼。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