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721章 圈套 一

  
      “你自己看着办吧,最重要的是,不要被人抓住什么把柄,这个时候,当事事小心。”宋老提醒道。
  
      宋河应下,想了想,问道,“父亲,那边的人又和我接触了,你看?”
  
      宋老皱了下眉头,很是慎重的思索了片刻,才说道,“先保持联系吧,若非情不得已,我们不能和任何掌控之外的人有所关联。”
  
      宋河有些不甘,说道,“可是父亲,您并不占据优势,若是他们选择了苏家,我们怕是?”
  
      “不,你不了解苏老,他不会这样做的。”宋老肯定的*说道。
  
      宋河当即不敢再说什么,说的多了,反而会让老人反感,那就得不偿失了。
  
      看着自己最出色的儿子离开,宋老叹了口气,有些浑浊的眸光中闪烁着一丝厉色,“事在人为,老苏,没想到最终,却是你我争锋,那就看谁的造化更强吧。”
  
      会所,马锋离开后,叶无天和朱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时说起一些趣事,两人很是乐呵了一番,但比之之前的融洽,似乎少了些什么。
  
      “你是不是有事?”朱剑看叶无天有点百无聊赖的意思,不由得问道。
  
      叶无天伸伸懒腰,没有隐瞒,“嗯,还需要去国安一趟,卓老头说有事跟我商量,我本来是不想理会的,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自然要去做做样子。”
  
      朱剑很是羡慕的道,“你就得瑟吧,谁不知道你在国安地位特殊,这是我们这些人都羡慕不来的,既然你还有事情,那就先去办吧,明儿我再来找你。”
  
      叶无天耸耸肩,“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我看你也是闲得慌,你要是想去国安,我把我的位子让给你,说不定卓老头一高兴,直接将你当做接班人来培养了。”
  
      朱剑连忙摆手,苦笑着说道,“想害我你就直说,好不容易让老爷子死了心,不逼着我进入体制,你若是真这么干,我非得跟你拼命不可。”
  
      “瞧你那点出息,行吧,明天见。”叶无天鄙夷了朱剑一下,走出了包间。
  
      当门关上的时候,朱剑的脸色慢慢的变得严肃了起来,聊了那么久,他丝毫都没有探到叶无天这次来的目的,更让他不安的是,马锋不按照常理出牌,没跟他打招呼就过来了,这让他很是不爽。
  
      而就在他心中有所担忧的时候,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只见许诗诗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看到只有朱剑一个在,立刻去推了洗手间的门,发现里面没人之后,才吼道,“我姐夫呢?”
  
      朱剑一时没反应过来,问道,“谁是你姐夫?”
  
      许诗诗气急,“就是那死没良心的叶无天。”
  
      朱剑心中一动,指了指门,“刚走不久。”
  
      许诗诗当即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留下朱剑若有所思,随即露出一丝奇怪的笑意,“许影?”
  
      当叶无天来到卓老头办公室的时,卓老头正老神在在的喝着茶,看到叶无天进来也不惊讶,直接就当了空气。
  
      叶无天一看卓老头神态不对,当即陪着笑,“卓局,我来看你老来了。”
  
      卓老头冷哼一声,“你还知道来?”
  
      叶无天知道自己不厚道,也知道卓老头为他收拾过很多烂摊子,没敢和卓老头计较,讨好道,“您老有召唤,我怎么不敢来?卓局,郑主任说你有事情找我?”
  
      “没事就不能找你,你小子好歹也是国安的人,怎么就没有点自觉?还是你觉得我们国安这座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的大佛?”
  
      “嘿嘿,我错了,你老消消气。”叶无天笑着赔罪,但脸上却没一点知错的意思。
  
      “你还知道错?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卓老头沉着张脸坐在那冷嘲热讽。
  
      和叶无天认识的久了,他也知道这小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之所以给点脸色叶无天看,也是为了他好。
  
      “卓局,我这人一般不惹事,但若是有人来惹我,想让我做孙子,我可做不来。”叶无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是原则,不能破,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自然要让那些人知道什么是代价。
  
      从卓老头办公室离开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卓老头的谅解,让叶无天心情不错。
  
      刚走出国安总部,叶无天就看到一身淑女裙装的许诗诗,亭亭玉立,让人眼前一亮。
  
      许久没见,叶无天才发现,当初的小丫头,已经初长成了,看到许诗诗,叶无天不免的想到了许影,不由得心中一叹。
  
      “跟我来。”许诗诗看到叶无天,许诗诗直接开口,语气冷冰冰的。
  
      “诗诗,好久不见。”叶无天稳住脚步开口说道。
  
      貌似自己此趟京城之行很低调吧?怎么弄得像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似的。
  
      “我姐要见你。”许诗诗并不吃叶无天那套,仍旧冷冰冰的,仿佛欠她几千万。
  
      “诗诗,我和你姐姐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能了,有时候,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叶无天平静的说道。
  
      “你这是人话?我姐姐为了你都快变成木头人了,你怎么能那么狠心?你就去看看她,又会怎样?”许诗诗发着小脾气,大声质问道。
  
      叶无天为难的看着许诗诗,良久才说道,“诗诗,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孩子不懂,你以后经历过就会知道了。”
  
      许诗诗不乐意了,挺了挺已经很有规模的饱满,骂道:“呸,小不小你不知道?”
  
      叶无天顿时恶寒,这小妮子还是彪悍的不像话。
  
      “诗诗,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姐姐应该明白的,我跟她之间,真的已经不可能了。”叶无天只能无奈的说道。
  
      对许诗诗,他黑不下脸来,对不起她。
  
      “你真不去?”许诗诗恶狠狠的威胁着。
  
      叶无天有种不妙的感觉,惨痛的经验已经告诉了他,小看任何一个女人,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连忙道,“你可别乱来。”
  
      “你若是不跟我走一趟,我就喊非礼了。”许诗诗一脸的不怀好意,不是拿眼睛瞟向门口守着的警卫。
  
      叶无天连忙拉着她就走,“你喊没用,不如我们找个没人的角落,我教教你什么是非礼。”
  
      许诗诗懵了,连忙一把推开叶无天,气呼呼的道,“你混蛋。”
  
      叶无天笑了,这小女孩家家的,到底脸皮薄,可就在他以为过关的时候,许诗诗犹豫了下,扭捏的开口道,“姐夫,你若是真要那样才肯跟我走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的。”
  
      叶无天:“……”
  
      面对许诗诗的死缠烂打,叶无天最终还是心软。
  
      再次见到许影,叶无天发现许影消瘦了许多,虽然用妆容遮掩,可那深陷的黑眼圈却是如此的明显。
  
      许影神色复杂,没想到叶无天会来,伸手想要去摸叶无天的脸,却停滞在中间。
  
      叶无天稍稍点头:“很好,好久不见。”
  
      曾经和许影经历过许多,叶无天都不知道如何去判别这段感情,如今再见,很有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慨。
  
      轻叹了声,满腹幽怨的许影苦笑了笑:“是啊,好久不见。”
  
      叶无天无言以对,对许影,他自认为已经不再拖欠,可此时看到憔悴如斯的许影,叶无天却难免心中难受。
  
      “诗诗,你先回去吧。”许影看向许诗诗,犹疑了下,说道。
  
      有许诗诗在,他们都不会自在。
  
      许诗诗嘟囔着嘴,有些不开心,不过看许影如此,也不忍心,当即瞪了叶无天一眼,“不许欺负我姐姐。”
  
      叶无天摸了下鼻子,难道自己长的就像是坏人?
  
      “诗诗她不懂事,你不要在意。”许影尴尬的笑了笑,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叶无天。
  
      “我没在意,许影,你应该有自己的新生活,看到你这样,说实话,我心里也不好受。”叶无天叹息一声,想当年的许影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而现在。
  
      “新生活?对我来说,没有你的生活,注定都是残生,我不怪你,我只恨我自己。”许影眼中含泪,埋头痛哭。
  
      叶无天有些烦躁,想要伸手安慰许影,却又不知道是否合适,僵持在一旁片刻之后,叶无天伸手拍了拍许影的肩膀。
  
      许影抬头,看到叶无天递过来的纸巾,有些意外,也有些开心。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以后,还是少见面吧。”叶无天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许影连忙抓住叶无天的手,低声的哀求,“陪我吃个饭,好吗?”
  
      叶无天犹疑了,他并不觉得这有必要,何况,他也不想将许影带进麻烦之中,正想着如何拒绝,许影再次恳求道。
  
      “求你了。”
  
      那哀怜的面容,让叶无天无法拒绝,抽出手,叶无天苦笑一声,“你这是何苦。”
  
      隐蔽的会所中,朱剑死死的盯着马锋,脸上带着一丝怒意。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何招呼都不打,直接去找叶无天。”朱剑非常不爽,要不是他反应的快,怕是都要露陷了。
  
      “别紧张,你不是做的很好吗?叶无天来了京城,我要是不去照一下面,反而会显得奇怪。”马锋浑然不在意。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