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722章 圈套 二

  
      朱剑仍然不爽,“你说的倒是轻巧,要是他发现我们之间有牵扯,那就得不偿失了。”
  
      “你觉得叶无天这从来京城,是想要做什么?”马锋没有纠缠这个问题,而是很审慎的问道。
  
      好好的东城不待,偏偏突然来了京城,叶无天的想法让人难以捉摸。
  
      “你的意思是?”朱剑早有怀疑,只是一直不确定而已,现在马锋也如此说,那就显得不一般了。
  
      马锋很是恰意的喝了口红酒,啧啧嘴唇,玩味的说道,“他肯定是有目的的,这个目标可能是毒影门(,也可能是我,甚至是你,所以,弄清楚他的目的,才是关键。”
  
      朱剑心中骇然,“你怀疑他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
  
      “不要忘了,叶无天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刚出东城的叶无天了,在这京城中,如果说没有叶无天的眼线,我是不信的,何况,他还是国安的人。”马锋提醒。
  
      “所以你当着我的面出现,就是为了试探他?”朱剑有些理解了,可仍然不爽,“你就不怕弄巧成拙?”
  
      “没那么多怕不怕的,如果他早知道,那么我去不去都是一样,相反,若是他并不知道你我之间的事情,那我的出现就很有必要了,最起码,我可以吸引他的注意力,而你,可以更方便的弄清楚他的意图。”马锋苦笑着说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需要去揣摩叶无天的意图了,在以前,都是别人来揣摩他的意图好不好。
  
      虽然不想承认,可马锋却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叶无天,和自己之间的地位,真的已经调转了过来,甚至他的处境,比当初的叶无天都更为艰难。
  
      至少当初叶无天我行我素的,而他却需要考虑太多。
  
      “你认为他是为什么而来?”朱剑沉吟片刻。
  
      “猜不透,这就要看你的了。”马锋看了朱剑一眼,“你准备怎么接待他?”
  
      朱剑笑了笑,“自然是先礼后兵,对他,用强不行,但软刀子还是可以的。”
  
      马锋先是一愣,随即就嘲笑道,“叶无天有你这样的兄弟,还真是他的悲哀。”
  
      “这话我权当你是表扬了,但我不希望有下一次。”朱剑盯着马锋,脸色不善。
  
      京城郊区,一辆商务小车缓缓驶入别墅园区,片刻之后,车子开进一栋别墅的车库。
  
      司徒薇走下车来,懒散的伸了伸小蛮腰,“京城,总算又回来了,你们先准备一下,尽快开展工作。”
  
      叶无天并不知道司徒薇暗中跟了过来,此时他正头疼的看着许影,一餐晚饭,许影喝了酒,已经醉的趴在桌子上,叶无天知道许影心中难受,喝酒是为了发泄,可现在难受的是他,他是该送许影回家呢,还是去开个房间呢?
  
      像许影这样漂亮且成熟妩媚的女人,若是以往,叶无天二话不说就会将她带去房间,但经历了那么多,他和许影之间,却已经不可能了,这要是被误会了,岂不是糟糕。
  
      心中纠结片刻,叶无天才扶起许影,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手感,还是原来熟悉的味道,许影靠在他身上,几乎都站立不稳,被他抱着走,前面左转是大门,右转是酒楼的房间。
  
      叶无天左右为难,眼看许影已经失去知觉一般,叹息一声,抱着许影往右。
  
      身后不远处,许诗诗鬼鬼祟祟的走出来,看着叶无天抱着许影的身影神色很是复杂,最后猛地跺了跺脚,“色狼。”
  
      片刻之后,叶无天在服务员暧昧的眼神之下,带着许影走进了最好的套房,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叶无天没有来的心中颤动了下。
  
      将许影放下后,叶无天替她盖好被子,神色复杂的瞟了许影一眼便转身离开。
  
      刚开门,就见许诗诗气呼呼的站在门口,让叶无天一怔。
  
      “诗诗,你来得正好,你姐喝醉了,你去照顾一下。”
  
      许诗诗答非所问:“为什么要走?”
  
      叶无天好笑:“为什么不走?诗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影对他完全是不设防的,他知道许影的意思,可他不敢,也不愿意继续和许影之间有什么瓜葛,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是心眼小不小的问题,而是适合不适合的问题。
  
      酒店楼下,一队警察突然闯了进来,带队的人亮出了警官证,“三防严打,突击检查。”
  
      酒店的经理连忙出来,赔笑道,“警官,我们这里一向都是正规经营,可没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啊。”
  
      “少废话,有人举报你们这里有客人在做不法的行为,我们是奉命检查,让开。”
  
      酒店经理一看对方是铁了心了,当即也不敢阻挠,只是急忙去打电话了。
  
      那警官也不理会他,手一挥,带队直奔上面的客房。
  
      上了三楼,那警官煞有介事的让人一个个房门敲过去,自己却带着两个警察直奔叶无天所在的房间,却老远看到叶无天与一个女人站在走廊之上。
  
      警察的出现让叶无天眉头一跳,意识到了什么。
  
      “你们在这干什么?为首的警察上前问。
  
      叶无天打量着对方,反问道:“你说呢?”
  
      对方脸色一沉,显然是对叶无天的这个回答极不满意:“身份证。”
  
      “证你大爷,滚。”这些人必定是冲着他而来,对此,叶无天从不知客气为何物。
  
      对方闻言,将右手移到腰间,手握着枪柄,一副准备拔枪的动作。
  
      “我再说一次,滚。”面对威胁,叶无天压根没在乎。
  
      “别动,举起手来。”觉得被挑衅的警察拔出枪指向叶无天。
  
      一再被剌激,叶无天恼火不已,瞪着对方问:“你确定自己想要找死?”
  
      “铐起来,带回局里。”对方答非所问。
  
      叶无天站着没动,冷冽的眼神盯着对方:“谁让你来?”
  
      对方一怔,眼神底下闪过一丝惊慌。
  
      见对方如此,叶无天就更加确认,眼前这些人必定是受到谁的指使。
  
      敌人太多,叶无天猜不出这些人到底是受谁指使。
  
      “慢着,你们不知他是谁?”一旁的许诗诗意识到情况不太对劲,这些人真是针对叶无天。
  
      “法律面前,是谁都不重要。”对方避重就轻回答。
  
      许诗诗见状也就懒得再说什么,直接掏出电话准备搬救兵。
  
      叶无天拉开许诗诗,掏出一本证件递向对方:“我很想知道,等会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对方接过证件,只是看到国安两个大字,就吓的有些脚软,差点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现在,你确定还要抓我?”叶无天戏谑的笑。
  
      “对……对不起。”颤手将证件奉还后,对方哪还能不清楚?自己被别人当枪使,想到这,他就莫名愤怒。
  
      “谁让你们来?”收回证件的叶无天沉声问,这些警察明显是有备而来,借着扫黄名义而来。
  
      若是真扫黄,应该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可偏偏他们没有,叶无天还是站在走廊上,并没在房间里头,按说跟别人没半毛钱关系,就算这样,都还要被查。
  
      他与许影一起,并没告诉任何人,到底会是谁?
  
      “首长,我们也只是按命令执行。”那警察说道。
  
      叶无天笑了笑,没再继续盘问,心知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挥挥手,示意对方离开。
  
      很快,那伙鸟兽四散,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谁知道你跟我姐一起?”许诗诗问,她意识到什么。
  
      耸耸肩的叶无天表示不清楚,这个问题他都想弄清楚。
  
      “看好你姐,她喝多了。”叶无天交待几句就准备离开。
  
      许诗诗不满叶无天这个态度,当下极为不满的瞪道:“你就真不能再给我姐一个机会?就算她犯了死罪,你也不至于如此吧?”
  
      叶无天苦笑了笑,颇为无奈道:“诗诗,事情不是如你所想那样,很多事情过了就是过了,没办法再回头。”说到这,叶无天稍稍停顿小会又接着道:“何况,那样对你公平吗?”
  
      许诗诗怔住,估计是没想到叶无天会这样问,俏脸胀红的她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甚至不敢与叶无天的目光相对视。
  
      “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你们的事。”俏脸通红的许诗诗低头说,却不知为何,她说这话时有那么点情绪不高。
  
      小丫头还是在乎他的。
  
      这么久以来,也没听到她有男朋友,这就很说明问题。
  
      “别扯到我身上,姓叶的,你对不起我姐,就该给她一个交待,而不是说我。”许诗诗说完就绕过叶无天走进房里去照顾姐姐去了。
  
      离开酒店后,叶无天抬头看着漆黑的天际,心中在想,看来有些人已经开始坐不住。
  
      “你们非要逼我,就不能怪我了。”叶无天喃喃自语,收回目光后掏出手机快速拨通一组号码后将电话放到耳边。
  
      “烟姐,我在京城,你现在方便吗?我帮你复查一下。”拨通电话的叶无天笑道。
  
      闲聊几句后,叶无天收起电话,嘴角上扬的露出一丝玩意的般的笑容:“这就是你们想要看到的吧?”
  
      叶无天正准备扬手拦出租车,前方却有辆黑色商务车缓缓停在叶无天面前。
  
      “有空吗?咱们聊聊。”车门打开后,里面的人问道。
  
      本書源自看書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