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狂医 > 第1728章 阶下囚
    readx;>,!

    以智脑的强大计算能力,计算机领域几乎没有什么能瞒得过智脑的追查,司徒薇能追查到马家势力的资金流动向,叶无天一点也不意外。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看来马锋终究还是选择了和毒影门合作。

    “爷,要不要对马家和毒影门的资金下手?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慢慢的将他们的资金流蚕食。”司徒薇露出。

    叶无天想了想道,“之前抽取马家资金的,应该是楚刹,你顺着痕迹,查查她掌控的资金都去了哪里,至于马家和毒影门,你也先留意,若是有必要,给他们来个湖底抽薪。”

    “我知道怎么做。”司徒妖精点点头,这种事情不用叶无天吩咐。

    ……

    ……

    当头上的面罩被人扯开的时候,骤然而来的光亮让朱剑显得有些不适应,好一会才睁开眼睛,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个蒙着面纱的少女。

    看到这少女,朱剑的瞳孔马上收缩了下。

    哪怕她戴着面纱,朱剑也认得。

    “看来你认出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楚方。”

    楚方戏谑的看着被绑住了手脚的朱剑,说道,“真是可惜了,原本你是一枚不错的棋子。”

    不掩饰的轻蔑,让朱剑气¢∧,..的不行,怒道:“你想对我做什么?你毒影门厉害,可我朱家也不是好惹的。”

    楚方站起身,迈着小碎步走到朱剑身前:“看来你还没有认清楚你的处境,朱剑,你失算了。”

    朱剑心里一个咯噔,内心隐隐不安。

    “有一句话叫自毁前程,朱剑,你太过天真,原本你是叶无天最好的兄弟,可惜,现在你什么都不是。”

    楚方的话,让朱剑愣住。

    “你最大的筹码或者是底牌,其实是你和叶无天间的情谊,可惜你自己亲手毁掉了这段情谊,朱剑,你让自己贬值了,现在的你,在我眼中,不过是个瘪三而已。”

    朱剑脸色难看到极点,也气到极点。

    马锋这样说,现在连楚方也是如此。

    “其实你真的很可惜。”

    朱剑不明所以,“什么很可惜?”

    “可惜了你跟叶无天的兄弟情,或许在你看来,那得来太容易了,可惜,你太不珍惜。”

    朱剑心里被打击的够呛,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叶无天。

    现在他有些后悔了,说到底,还是他太过天真,不仅仅找错了敌人,更找错了队友,以至于落到了如今的田地。

    “你想怎样?”朱剑不想再谈叶无天的事情,死死的盯着楚方。

    “放心,你暂时还死不了。”楚方打了个响指,立刻有两个美貌的侍女走出来。

    “好好伺候,让他领略一下我们毒影门的风情。”楚方的笑容很邪恶,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

    朱剑被两个女子扶着,闻到女子身上的丝丝清香,他开始意乱情迷,再无法清晰的思考。

    “叶无天,你的好兄弟在我手上,接下来,你会怎么处理?本小姐真的很好奇。”楚方喃喃自语。

    朱家,叶无天站在门口,仰头凝望着大门好久。

    “小天?你怎么在这里。”朱龙军从屋里出来,看到叶无天站在门外时感到意外:“为什么不进去?”

    “朱叔。”叶无天打招呼。

    “今天休息。”朱龙军上前拍了下叶无天的肩膀:“嗯,比上次精神多了,你来找朱剑?”

    叶无天讪笑了笑,说道,“朱叔,其实我是来找你的。”

    朱龙军意外一怔:“找我?”

    叶无天一般不会找他,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都会通过朱剑。

    朱龙军敏锐的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那好,进去再说。”朱龙军笑了笑,将叶无天带进去。

    进去客厅后,叶无天拿出马锋交给他的那个微型平板:“朱叔,这东西我觉得你该看看。”

    朱龙军疑惑的接过来打开,很快,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他脸黑了,杀气腾腾,浑身颤抖。

    愤怒!

    绝对的愤怒。

    “砰!”

    朱龙军一拳打在沙发上,那套古色古香的古木沙发被他打得凹下去。

    “这事我会查,如果是真的,朱家会给你个交待。”朱龙军知道,现在说再多都没用,重要的是给叶无天一个交待。

    闻言的叶无天便没再说什么,今天来的目的已达到,至于朱家会怎样处理,他等着就是。

    叶无天相信朱家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甚至他已作好最坏的打算,哪怕朱家不给他任何交代,他也不在乎。

    “马锋现在和毒影门合作。”多余的话叶无天没再说,朱龙军是个聪明人,相信这样提醒就足够。

    马锋跟毒影门合作,而朱剑又跟马锋走得很近,朱龙军肯定会联想到很多东西。

    “谢谢你提醒。”朱龙军一直不知道这事,叶无天能现在过来提醒,算是给足朱家面子,没人知道朱剑陷入多深,但是,迟一天知道,朱剑的危险就会多一分。

    “说到底,那件事我也有责任,怪不得他。”朱剑前女友的死,算起来的确跟他叶无天有间接关系。

    第二天,楚方看着昏迷不醒的两个侍女,以及地上那本是绑着朱剑的绳子,小脸冷的吓人。

    “小姐,奴婢该死。”负责安全的婢女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

    “立刻追查,如果查不出来,你自裁吧。”楚方说道。

    那婢女连忙磕头谢恩:“谢小姐开恩,我这就去查。”

    看着那婢女离开,楚方脸上的寒冰慢慢散去,换作以往,楚方已经毙了婢女,如今人手紧缺,楚方才生生忍住。

    “为什么要救我?”朱剑怎么都想不通,救他之人会是许影。

    朱剑意识到,自己小看了许影的实力。

    “你不该背叛叶无天,更不该拿我妹妹来威胁他。”许影冷笑。

    又是叶无天,朱剑的眼睛都红了,怒吼道:“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围着叶无天转?我是朱剑,我不是叶无天的附庸。”

    “朱剑,离开叶无天,你算什么?”许影很不客气的讽刺道。

    朱剑受够了,想要挣扎,可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力气。

    半个小时后,车子开出京城,驶进郊区的一座庄园里面。

    马锋接到楚方的电话,得知朱剑被人救走,气的狂砸东西。

    “怎么会这样?”沮丧的马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马锋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少爷,叶无天来了。”一个下人敲门进来汇报。

    马锋愣住,叶无天来干什么?

    客厅之中,叶无天悠然的喝着茶,看到马锋出来,并没有动怒的意思,这让马锋松了一口气,连忙笑道,“叶少,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可叶无天此时却真有抽马锋的冲动,这家伙太阴险了,而且很不地道。

    “马锋,你应该知道我的来意。”

    马锋苦笑着问,“叶少,我不是很明白。”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叶无天抬头看了一眼马锋,继续喝着茶,然后才说道:“你先告诉我朱剑背叛了我,然后却在朱剑对付我失败之后,先我一步将他带走,你真以为,你做的事情,能瞒天过海?”

    马锋额头冒出冷汗,“叶少,你肯定是误会了。”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马锋正要解释,突然手机响起,歉意的看了叶无天一眼后接通电话,下一瞬间,马锋脸色大变。

    挂掉电话,马锋盯着叶无天:“是你?”

    叶无天玩味的笑着:“虽然不知道你说什么,不过感觉应该是刺到你的痛处了,马锋,你是聪明人。”

    马锋眼中满是惊恐,他不明白叶无天是如何做到的。

    就在刚才,他得到消息,所有与马家有合作关系的公司,都受到了打压,而且资金莫名其妙的周转不灵,马锋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等待马家的将会是什么。

    马锋握紧着拳头,很想一拳砸碎叶无天,一旦资金链断开,以马家为核心的利益集团,绝对会崩盘。

    可马锋不敢动手,论打架,根本不是叶无天的对手,只能是自取其辱。

    叶无天这一手打在了七寸上,马家背后的利益集团,除了马家少有的几个嫡系之外,少有人能摸的清楚,叶无天却清清楚楚。

    对这个问题,马锋始终想不明白,叶无天是怎么知道的。

    “你想怎样?”马锋沉声问,早已没了刚才的笑容。

    “马锋,我能给你机会,已经是看在马老爷子的面子上。”

    马锋怒火中烧,却不敢妄动。

    深吸了一口气,马锋终究是妥协了,说道:“朱剑不在我手上,你来晚了。”

    叶无天一怔,分析着该不该相信马锋的话。

    马锋说道:“没骗你,朱剑被人救走,现在下落不明。”

    “千真万确。”马锋又是一句。

    “你所说的,我会查清楚,希望你没骗我。”一番分析过后,叶无天最终还是选择相信。

    目送着叶无天离去之后,马锋发现自己背上尽是冷汗,刚才,他真的有种面临死亡的感觉,那么的真实。

    老宅中,马老太太坐在佛堂念经诵佛,自从被马锋软禁,老太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再理会俗事,倒是面色红润了许多。

    “马老太,你的老朋友让我来看看你。”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