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九十四章:居士
    `gddddd小苗女看起来清纯,可居然敢对刑警下手,胆子不是一般人该有的。
  
      不过我看在她似乎没打算继续逗留这里,也就不打算再追究。说到底,错还是在韩珊珊不该扯了她姐姐。
  
      “夏哥小心!她说要放什么…;…;”其中一个刑警似乎听得懂小苗女的方言。
  
      话没说完。小苗女转身时,媳妇姐姐就忽然的拉了我的衣角。估住亩扛。
  
      我脸色也就不再那么好看了:“找死。”
  
      黑毛犼咆哮一声就从魂瓮中跑了出来,庞大的身躯直接挡在了我眼前。
  
      宋婉仪侧坐在黑毛犼上面,看着一堆的虫子撞到狗的身上,最后掉下来后,原本平静的脸变得冷漠了下来。
  
      黑毛犼爪子裹着一层阴气,直接就踏住了虫群,踩成粉碎。
  
      小苗女震惊之下,惜君也扑了上去,把她按倒在地,张开血盆大嘴,一口就想把她的魂吃进肚中!
  
      “惜君!住手。”我把惜君喊住,生怕她真的要动手毁了这苗女。
  
      “养鬼的,你确实有那么一手,但欺负我一个弱小女子。不觉得很难看么?”
  
      面对惜君的尖牙利齿,小苗女又气又怕,却仍然不依不饶。
  
      “我欺负你?你转身就放了蛊虫出来,以为我看不见么?”其实要不是媳妇姐姐提醒我,我真的没发现这群细如毛发的虫子。
  
      别看这小苗女青春。惹了她就跟刺猬一样炸了毛,居然转身都要放蛊虫来阴我,这些个玩虫子的比玩鬼的有时候还要狠。
  
      “你怎么推倒我妹妹呀!”那个胖苗女看小苗女倒在地上,就跑过来要扯我,结果韩珊珊身边的刑警就拦住了她。
  
      另一个瘦的没敢跑过来,她显然知道自己妹妹倒地的原因,是有些什么不可抗拒的东西在背后作祟。
  
      “我什么时候放蛊虫了?是什么形状的你能说清楚?”小苗女精明无比。她自己都看不见。当然不会认为别人能看见,这些蛊虫撒出去时,在阳光下就跟空气一样。
  
      正当我们僵持住的时候,不远处背着个破行囊路过的老太太折转了路线走过来,她上下打量了小苗女一眼,又打量了惜君一眼。
  
      最后老太婆兀然平伸出一只手,连续画了几个咒符,紧跟着一张黄符就出现在手里,迎向了惜君!
  
      我一看,居然是符箓!
  
      轰!
  
      阴阳眼里,一阵诡异无比的蓝光炸出,惜君直接就给弹开了!滚在地面时,卷起一团的阴气。
  
      气愤之下,惜君也不顾会不会伤到人,张开口一道极光就喷向了老太婆!
  
      这老太婆怎么忽然就攻击起我来了?
  
      老太婆面对极光,二话不说,双手交叉,快得离谱的又是连续在符纸上点出法诀,两张黄符仿佛飞在空中一样,混杂在一起,一掌就给她打向了极光!
  
      轰!
  
      红光撞到了黄符,居然消失不见了!
  
      “慢着!老婆婆!我是哪招你惹你了?”我急忙退了两步,这老太婆怎么回事?忽然出来,忽然就用符纸来攻击我们。
  
      我的话刚落音,老太婆就拉起了地上的小苗女,哇哇的指着我,似乎跟我说着什么。
  
      那小苗女看到有人救她,立即就双手装作抹泪的哭起来:“老婆婆,那大哥哥打我,好像还放出了什么东西,忽然我就跌到了地上,呜呜…;…;”
  
      “你妹的我什么时候打你了!”我对那小苗女气是不打一处来。
  
      可一看老太婆缺得很严重的牙板,以及断了半截的舌头,我火着的脾气就跟浇了凉水一样,一下子冷了下来。
  
      这不是在市场里卖朱砂那位哑巴阿婆么!
  
      不带这么玩我的吧?
  
      “喂!苗女!你血口喷人呀!别以为刚才阿婆没看见,你就敢乱说,你刚才可是要放蛊虫害我吧!”我指着这阴险的小苗女陈述了事实。
  
      我一看阿婆就知道是世外高人,不能没事就去招惹她吧?
  
      “阿婆!我们是警察,可绝不会骗你,这小伙子说的可没错呀!你别糊里糊涂就以为自己阿婆救美了!那装着清纯的小妮子可是毒蛇呢!”韩珊珊气呼呼的说道。
  
      老太婆也不是笨蛋,看到我叫住了惜君还有黑毛犼,没有直接攻击过来,她皱了皱眉,看向了那小苗女,随后上下打量起来。
  
      那小苗女哪还敢久留,马上就说道:“谢谢阿婆救我!大恩以后必报,后会有期了!”
  
      罢了,小苗女用极快的速度跑得没烟了,她的两位姐姐一看妹妹都跑了,也就追了上去。
  
      结果胖的那个因为腿短没跑掉,直接给韩珊珊给逮住了:“站住!还想逃?身份证!我怀疑你们就是通缉犯,别想走了!”
  
      “警察同志!我们不是通缉犯呀!”那胖苗女脸一垮,哭着鼻子拿出了身份证。
  
      那老太婆眼看真是警察,自己好像帮倒忙了,连忙不好意思的摇摇头,然后哇哇的说了什么,摆手示意自己不是有意的。
  
      “阿婆,我们怀疑她们就是以苗疆蛊术作为幌子,进行一系列诈骗活动的通缉犯,你看你,让一伙通缉犯给跑了!”韩珊珊虎着脸说道,旁边两个年轻的刑警面面相觑,连忙的点头称是,看起来配合这韩珊珊可不是一两次了。
  
      这警察还能骗人?我算是服了韩珊珊了,但我也不能说破不是。
  
      老太婆给韩珊珊唬得一愣一愣的,连忙拱手作揖,怪是可悲。
  
      “珊珊!那是我师父!你怎么记不得她了!”
  
      正当我不知道这其中混乱情况到底该怎么算的时候,赵茜从车子里跑出来了,一把就抓住了老太婆的手,哭得跟泪人似的:“师父!是茜呀!”
  
      眼看自己师父没反映过来,赵茜哭着连忙又做了几个画符的动作,结果这阿婆偏了偏脑袋,看了良久,终于眼中清明了些,似乎认出了什么来。
  
      韩珊珊看了好一会,双眼最后瞪得大大的:“怎么可能…;…;真是居士?可…;…;怎么会?不,不可能呀!她的牙齿…;…;舌头!”
  
      “怎么了?你知道些什么?”我扭头看向韩珊珊。
  
      “那就是茜的师父呀!我之前没认出来呀,可她现在怎么会那么狼狈,舌头…;…;牙齿都…;…;”韩珊珊眼泪也掉了下来。
  
      “什么?她是赵茜的师父?女居士?”我震惊得难以言喻。
  
      卖朱砂的老太婆居然就是赵茜失散了的师父,头脑不清明的女居士?
  
      而听韩珊珊言外之意,之前居士虽然头脑不清,舌头却还是有的,是失踪后才给割掉的?怪不得赵茜哭得稀里哗啦的了。
  
      高中的时候遇到的女居士,现在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因果的关系真让人感到难以预料。
  
      “师父!你的舌头怎么会…;…;”赵茜在那哭哭凄凄,泣不成声。
  
      那女居士只是摇头,摸着她的脑袋,咿咿呀呀的不知道是安慰还是什么。
  
      眼看本来安静的街道,因为我们这么一闹,人越来越多,就提议先把老居士带回去再说,赵茜没意见,我们就上了车。
  
      “今晚再去看居士,我先去看看林老怎样了。”韩珊珊还要去医院看林飞瑜,就让两个年轻刑警把胖苗女带回警局去了。
  
      我对那三个苗女印象不好,看胖苗女给带走,情绪半点波动都没,开了车直接就回到龙渊小区。
  
      因为不认识女居士,赵茜又有很多事情要和女居士说,我就没有再打扰两人,准备上道场去做法让江寒进入魂瓮,真正成为我的鬼将。
  
      江寒的实力和宋婉仪伯仲之间,他的加入对我而言十分的重要,况且现在和世家闹得不愉快,我也得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在道场上,我详细的问了江寒的实际能力,结果他给我的答案让我喜忧参半,他不是惜君那种近战型的打手,也不像宋婉仪那样能够发出风刃。
  
      更没有黑毛犼那种能一爪子拍死鬼将的实力,他是名守将,他只是不怕打,能抗,对玄门布下的大阵有很强的免疫力,所以历次给张家围困,陷入必死之局他都能逃出来。
  
      就是逃跑能力很强的意思,上回鬼抬棺也是,扛着我就跟飞一样,要不是来去自如有城隍诏令,没准就让我逃了。
  
      所以要打架不怎么用得上,关键的时候能保命,也多少算是个好鬼将吧,我心里这么想着。
  
      江寒看我有些看不起他,对我又是一阵眼泪巴拉的哀求,我觉得他可能表述能力不行,没把自己的特点说出来,或许不只是抗打能逃这么简单吧?
  
      因此也就答应了下来,豢养的法事进行的时间并不久,时间也进入了傍晚,看着离入夜也差不多了,我就提了一堆书籍和外婆的箱子放入了车里,准备回四小仙道观。
  
      可刚搬完行礼,雷青就打电话过来了:“天哥?您今天怎么都没打电话给我呀?我等了你大半天了,眼看着要晚饭时间了,要不吃个晚饭?我这有件急事呀,真的很急!人命关天呀!”
  
      我听完,想起了医院门口的时候,确实曾经答应中午要跟他一起吃饭的,结果因为太累,就把这件事情忘了。
  
      但现在马上要入夜了,城隍爷会不会要来拘我?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