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百四十二章:外婆
    y~}}}}}黑色的迷离夜,无边的重墨涂抹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漏出半点,死镇的街道像一条波平如波的河。笔直的摆在两旁废弃的房屋中央。
  
      那些因风雨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忆回途。落叶归根。
  
      红色的棺椁宛如我在周善幻境里看到那副一样,可更加的巨大,由十六个鬼王扛着,一步一步,稳如泰山。
  
      一路过去,血海飘香,鬼气冲云。
  
      抬棺者,八男八女,男三十死,女二八亡,全都是这个年龄段精心挑选的精壮,远远看去,就是一群俊男逸女。
  
      我绝不会看错,那就是十六个鬼王,他们的眼睛有着纯血的颜色。是鬼王的象征。
  
      想想也觉得正常,外婆的身份如此不凡,也只有鬼王才能配得上抬她,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十六个鬼王,但这样的阵容。还是强大到远超我的想象。
  
      悲哀的歌声幽幽穿透人心,鬼王扛着外婆的棺椁走过街道,就是有点智商的人鬼都不会敢靠近!
  
      棺椁之后,一群的鬼跟在后面,陆陆续续就跟送丧的一样,这些都是鬼将,我从棺椁后面看去。这群送丧的挑选得也恰到好处。都是接近鬼王的层次,年龄也比外婆小得多。估台在血。
  
      就和人间送丧的人似的,一定要比死去的人年纪小。
  
      鬼王抬棺,鬼将送丧,数百鬼的恐怖队伍,他们扛着黑色的招魂大旗,白色的招魂幡,招摇过街,一路的抛洒白色冥纸。
  
      咚。
  
      咚。
  
      丧鼓声声,催鬼上路,哭号连天,撼动心灵。
  
      我不知道是媳妇姐姐扯了我衣角,还是黛眉扯的我衣角,总之,我在阵前第一次恍惚了。
  
      “军师…;…;别!别过去!你醒醒!”看我要走向鬼王抬棺,黛眉拉着我不放,这实在太过恐怖,随便一个抬棺鬼王,都有可能把我们轻松的灭杀。
  
      “黛眉,你先逃吧,去小义屯,我走不了了…;…;我外婆就被人关在棺椁里…;…;”我泪眼朦胧的望着数百鬼的队伍迎面走来,浑身打着哆嗦,我看着自己的手在颤抖,心中的惊慌难以抵御。
  
      周善凭着一己之力,终于完成了活棺的一步。
  
      他以一本古籍,引来无数鬼将争相为血云棺布上大阵,争相去寻找合适的祭品,也争相去战斗,去厮杀。
  
      甚至还引来了三个县城的城隍正规军,为了血云棺大打出手,还以鬼气,引联军打入了血云大阵里,紧接着在特定的时间发动大阵,用近万的阴兵鬼将血祭了血云棺!
  
      他养成了前所未见,空前恐怖的古怪东西来!最后他自己飘然消失,不知所踪。
  
      我不知道血云棺是一件事,还是一场戏,或者是一个悲剧,还是一样的物品,但这代价实在太过可怕了,这些阴兵鬼将或多或少都生出了灵智,也是宇宙中的一种灵物了,就这么化成血气,成了血云棺的滋养。
  
      至于给挑选出的合适抬棺者送丧者,等级都飙升到了大后期,甚至达到抬棺鬼王那个级别。
  
      王跃说,棺椁是活的,一旦给它关了魂的人,就算远在千里,死了的人都会自己跑回棺椁里,棺开的时候,有多远就跑多远,就是摆在你面前,也拿它没办法,它除了有棺椁里面人的各种本事,还能指挥周边的阴魂厉鬼来攻击靠近的人。
  
      可不知道还有没有自由的思想,可如果还有自己的想法,那制作他的人还制作它干什么?
  
      “外婆!”我仍忍不住喊了一声,跪在了当场,见亲人棺椁过街,不跪者是否不孝?何况是对我有救命之恩,再造之恩的外婆!
  
      她现在给人关入了血云棺,给一群鬼物抬着招摇过巷,我能不伤心悲愤?
  
      就算在棺椁里我看不到她,可我对她的思念依然,就算我触摸不到她冰冷的身躯,可我对她的怀念依然。
  
      “外婆!我是一天呀!我来了!来引凤镇看你来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外婆可能听不见,也可能听得见。
  
      黛眉吓得魂体波动,要把我拉起来逃离这里,但我却甩开了她,她还想用强,却给我瞪了一眼。
  
      “走呀!”我吼了她一句,眼前棺椁越抬越近,无奈之下,眉黛只能飞离这里。
  
      魏子灵可能死了,左臣也可能死了,熟悉的面孔历历在目,这些家伙或多或少都和我有着交集,我不想再让黛眉陪着我送死。
  
      咚!咚!
  
      丧鼓声越来越近,我跪在街道旁,看着棺椁到眼前,眼眸里只剩下对亲人的哀伤。
  
      “外婆!”我又叫了一声,看棺椁不停,我也有些着急起来,难道这棺椁看不到我么?
  
      媳妇姐姐没有预警,这说明血云棺对我好像没有危险,可这恐怖的东西,你说没有危险,谁信?
  
      没准黛眉刚才多呆一会,就会给吃掉也不一定。
  
      棺材继续的给抬着,快到了我跟前,强大的压迫感压得我头都低了下来,我浑身血气翻滚,就跟入了魔障一样的难以控制自己。
  
      “给我停棺!”我吼了一声!
  
      棺椁仍未停下,继续朝着我走过来。
  
      我浑身颤栗,身体都打着抖,几乎被压到了地上。
  
      “停…;…;”
  
      “停!!”
  
      而在我感觉脊梁骨都压断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紧跟这个声音的,是另一个洪亮而恐怖的声音。
  
      听到前者,我热泪盈眶,外婆!外婆还活着么?
  
      可后者,却让我震惊得难以自抑,这声音根本不是人的,到底是谁在发出命令?
  
      “外婆!我是一天!我知道你还活着!外婆!你还活着是吧!”我赶紧的叫了起来,死命朝着棺椁爬过去。
  
      “有恩说恩,有仇说仇。”恐怖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的蹦出了这话,吓得我额头上汗津津的。
  
      “你他娘什么东西?就是你关了我外婆!”我扫了一眼棺椁,却找不到半个人影。
  
      “若无余愿,挡棺者死!”恐怖的声音再次传来,而周围的鬼开始扭过头来看向我,嘴角露出妖异的笑容,男鬼獠牙伸长,女鬼嘴巴都裂到了嘴角,偏偏他们所有眼珠子还是愤怒的。
  
      我表情僵硬,给一群的鬼看笑,这太过凄厉了点吧?
  
      “你敢!”棺材里,外婆喝了一句,就听到棺椁里咚的一声,似乎是外婆火了。
  
      我一听,心中激动无比,外婆居然这么厉害,还能在棺椁里拍板。
  
      那恐怖的声音估计是血云棺发出来的,血云棺要杀我,外婆当然不乐意了,外婆真没死?可为什么出不来?
  
      媳妇姐姐没有预警,也是因为外婆活着,我没有危险么?
  
      一连串的考虑,我对这血云棺生出了无限的关注,它诡异的样子,花纹,都和当时周善的幻境里一样,我怀疑周善之前是见过血云棺,要不然也模拟不出来,而它藏身的地方也是那个四周都有墙壁的地方,血云棺由那血阵疏导血液流入血云大阵。
  
      而到了关键的时候,那近万的阴兵鬼将的血气也会经由大阵转入血云棺,最后完成激活。
  
      但周善得到了什么?我虽然不清楚,但对方无疑能从中得到巨大的利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这周家之主,一个步步为营的老狐狸甘冒奇险来启动血云棺。
  
      “璇…;…;来了么?”
  
      当我站起来去观察棺椁的时候,外婆忽然在棺椁里传来微弱的声音。
  
      “周璇?周璇没死?外婆!她在哪?我没见着她。”我心中一震,璇?周璇?周璇不是成了怨尸,魂体给封入了封魂符么?怎么外婆突然问起我周璇来?
  
      “没来么?算了…;…;”
  
      我听着,知道外婆很难过,其实我也很难过,周璇是张一蛋的婆娘,也是我的表妹,给人做成了怨尸,外婆够伤心的了,要是知道周璇肚子里孩子还成了鬼娃,这么凄惨,外婆该如何自处?
  
      “诸多琐事,当断不断!”恐怖的声音再次传来,后面兀然有鬼出列,猛然朝我扑了过来!
  
      这血云棺直接说杀就杀,太过凶悍了点,我急退几步,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摸向了牛皮单肩包。
  
      “血衣!”
  
      让我惊愕的是,外婆念了两个字,抬棺的一个鬼王突然也在这时候愣了下,然后浑身就赤红了起来,仿佛血衣加身,嗖的就飞了出来,大手一甩,一道赤红长鞭甩过,噼里啪啦的骤响,直接把一排送丧的鬼扫成了灰烬!
  
      那鬼王大吼一声,浑身炸响,最终才摆脱了外婆的强行控制!
  
      抬棺者少了一个,棺椁不禁的倾斜下来,我能想象得到那血云棺得多郁闷,同时也对外婆的法术惊讶得哑口无言。
  
      她瞬间强行的控制了鬼王,还顺手加了血衣,就这一手,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想不到同样是鬼道,她玩得比我厉害不知多少倍,连鬼王都能控制。
  
      “一天,跑。”
  
      还没等我来得及高兴,外婆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而棺椁也开始剧烈震动了起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或许外婆惹怒了血云棺,对方已然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