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百四十五章:老魔
    ???????“好!来得太他娘好了,师兄,我这就去把他们一锅端了!”我是又气又恨,刚才外婆那事情我心里就无名火冒着。来到小义屯才得瑟了一下,就看到师兄给人揍了。
  
      他娘的这王家和吴家胆子够肥的。居然敢联合一群人进小义屯来找我麻烦,我还想去找他们呢!
  
      “一天呀,快跑吧…;…;我就知道你躲在小义屯了,可人太多了,有两个高手,很厉害,我也是拼命到这里来给你报信的,你打不过他们!咱们现在逃,逃到了引凤死镇就好了!他们肯定不敢去的。”海师兄一听我要报仇,立马急了,呲牙咧嘴痛得爬起来,老泪都急得飙出来了。
  
      海师兄拉着我的手准备来个难兄难弟大逃亡。
  
      “师兄!你放心吧,我不弄死几个下阴司就怪鸟了。”自己人给打成这样,一会哪个打的我得打回来才行。
  
      “哎呀,师弟呀。听师兄一句劝…;…;现在我们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师兄挣扎要起来,结果我把他按回了床上。
  
      他估摸着我还是前段时间给世家追得满地乱窜的夏一天,却不知道我已经去了死镇一遭,把鬼将们全部升了一级。现在还有眉黛这大后期的鬼将,王家和吴家的人来了还能走,那我也太弱了点。
  
      我把门带上,带着黛眉就准备出了门,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屯口那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大晚上的安静,我想师兄肯定是趁着夜色跳河的。毕竟白天众目睽睽他也逃不了。
  
      “军师大人。外面有一大堆人进来了,是要赶出屯还是?”黛眉有些疑惑,刚才她是没进去看海师兄伤势,不知道外面的人是来干什么的。
  
      “杀了,一个不留,都丢水里喂鱼!”我杀气都冒了出来,招出了陈善芸,自己就上了轿子。
  
      有五鬼搬山,我行进速度很快,陈善芸飞似的连寻常路都不走就直接下了山坡,害得我赶紧的抓住扶手。
  
      外边,代表王家的一些高手都来了,估摸着是没了月俸才来找我算账的,而吴家因为吴正华的事情,是找四小仙道观麻烦的,抓到了海师兄后就进了小义屯。
  
      一行人有八个,有一个我认识,居然是外面守备队的黎云山。
  
      “黎云山,好你个云门大弟子,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带着这么多人来找我,是想找死的么?”我远远的就喝道。
  
      黎云山一看我跟阵风似的从山坡上冲下来,吓得脸都白了。
  
      他在外边守备队那待的时间长,也亲眼见过一两次进来冒险的人给五鬼抬走的,但眼前这五鬼比一般五鬼要厉害多了,不但长得标志,连轿子都大大不同。
  
      关键是后面还跟着个大后期的鬼将,这鬼将一副银光铠,要说不是擅长战斗的,他自己都不信。
  
      “夏一天?我只是带个路!这些人和我可没多大关系!”黎云山看我带面具,还听我专门寻他来的,赶紧撇开了所有的关系。
  
      “谁有份打我师兄海老叔的!都给我站出来!”我坐在五鬼搬山上,指着王家和吴家的人。
  
      吴家和王家的人都皱起了眉,其中两个果然跟师兄说的一样,阴阳眼望去,浑身都是浓烈的气浪,看来有点本事。
  
      “有点意思,你就是夏一天,早前就听说在大龙县不顾世家规矩,为所欲为,今天一看,确实是这德行,带鬼面,坐鬼轿,养厉鬼,好厉害嘛,整个一魔头,真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吴家的一位老者站了出来。
  
      吴家和王家没点本事就不会跑进来寻仇了,敢把海师兄这关系网庞大的散修打成这样,也不是善茬。
  
      “老匹夫,就是你打得我师兄?”我咬牙切齿的问道。
  
      “是不是我打的有什么关系?亮招吧,我们这趟来,就准备把你在这办了!”老者伸出了手,吐了口长气,拿出了蓝符。
  
      “海老叔是我们打的,你拘了我们王家两个人的魂,没打死算便宜了!”王家的人里,一个年轻人站出来,亮出了刀子。
  
      “铁血门的,来替香主报仇的。”铁血门的人都来了,这一趟是纠结了不少玄门的勇士。
  
      看来,来的人里不全是纯正的玄门中人,连半玄门半黑道的都混了进来。
  
      “惜君,宋婉仪,江寒,黑毛犼都出来,除了那边的那位黎云山,其他人全拘魂了。”我也不跟他们废话,把所有鬼将都叫了出来,同样拿出了蓝符和法盐,顺手把血衣给鬼将们加持上。
  
      一群的鬼将实力猛地蹿升,惜君和黑毛犼立即就加持到了鬼将后期,而宋婉仪和江寒虽然效果不明显,但也无限接近后期了。
  
      看起来最威猛的当然是江寒,银枪鬼盾,站出来就吓得一群人倒吸冷气。
  
      刚才还以为只有一个鬼将在身边,可现在一下子就来了十个鬼物,各个都是鬼将级别的,这些人脸都变色了。
  
      “打完丢思桥下就行了。”我看着这些人的表情,阴恻恻的冷笑起来,一扫这些日子里的晦气。
  
      本来还以为引不来世家的人,结果这些人纠在了一起来了,正好给我几个鬼打打牙祭。
  
      惜君给关了大半天,已经有些不高兴了,看到一群人又是借法,又是抹血的,阴惨惨的就扑了过去,那老者还没来得及借法,就给他抽了魂,灵魂还给一口咬去了大半。
  
      黑毛犼有血衣加持,提升到鬼将后期,实力飞速增长,奔跑时就跟长了翅膀似的带着几道的红光,一巴掌就拍飞了拿刀子的青年,那青年撞到了村口矮墙上,眼看着气都没了,阴阳眼里看不到他还有魂存在。
  
      黛眉虽说不是我的鬼将,但之前习惯了听我指令,也一起帮着忙,十数道红光射出,打得一群正在借法的玄门法师连法都没借到就魂飞魄灭了。
  
      黎云山吓得逃到了一边,生怕这群鬼将杀得兴起,把自己搭上了。估尽岁巴。
  
      虽然五鬼因为抬我没有参与战斗,不过光是惜君他们四个和黛眉,就足够把这些人打死了。
  
      我回过头看向山腰,海师兄站在上面,眼都瞪大了,才几天的功夫,我就成长到如此程度,把自己打成这窘迫的样子的家伙们,居然在我手底下走不出几个回合。
  
      半盏茶不到的功夫,这群人就都成了没魂的尸体,黑毛犼一个个叼起来丢入了思桥底。
  
      我对这群人的死并不感到内疚,哪个混玄门的手底下没几条人命?况且还有黑道的混淆在其中,这些人为虎作伥惯了,一边收王家的钱,一边报私仇,还敢进小义屯来杀我,就应该有自己的觉悟。
  
      海师兄在上面也看得是害怕,不知道怎么接受现在的境况。
  
      可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如果不来一次狠的,世家不会知道害怕。
  
      就算以后有人称呼我为老魔,估计我也不会反驳,谁来杀我,我就杀谁。
  
      渐渐的,我也明白外婆为什么被人称为周老魔了,因为看黎云山现在的目光,我和魔头根本没什么区别。
  
      “黎云山,你怎么看这件事?”我皱着眉,盯着黎云山,我和他无冤无仇,不过我杀了这么多人,也不想满世界给人去宣传。
  
      “夏…;…;一天,这件事我什么都没看到,他们着了魔,自己跳水里的,我根本没来得及拦住,唉,您也知道,小义屯现在有瘴气,他们进来也不做好防范措施…;…;您说对吧…;…;”黎云山神色慌张,生怕我连他都杀了。
  
      “好,才一段时间不见,你就已经成魔了,夏一天,养鬼为祸,罪恶滔天,今天不杀了你,他日为恶人间!”屯口,一个黑影背着长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