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三百一十五章:活阵
    pwttttt整个湖心岛地动山摇,以美妇人为中心,地面陷入了熊熊火海,死在地上的黑兽也烧着了起来。厚厚的鳞皮裂开,射出了一道道的火焰。随后动弹了下,居然复活了过来!
  
      但美妇人怀中的小小惜君却仍然死气沉沉,美妇悲伤下双眸啼血,金黄色的翅膀嘭的一声炸了出来,火焰烧到了十几米开外!
  
      “吼吽!”小山一般,浑身燃烧的巨兽狂暴起来,飞扑过来直接拍死和烧死了一片的敌人,凶猛之状比黑毛犼更甚。
  
      包围着母女的兵将惊恐的看向了黄袍中年人。
  
      中年人皱起了眉,沾染了小惜君金色血液的长剑一挥,兵将结阵,飞向了天空!台叨以弟。
  
      美妇徐徐的飞起,站在了巨兽的身上,双翅展开,那巨兽跟长了翅膀一般,远远看去。如虎添翼。
  
      那巨兽发狂的喷吐着凶焰,一群的兵将也开始抵御起来,而黄袍中年人始终不动弹,整个人如同透明的一般,水火不入。但那群兵将却抵挡不住,不少人给烧成了灰烬,掉落了湖中!
  
      巨兽猛然冲击湖心岛,整个岛屿也因火势凶猛而引发了火山爆发,熔浆跟着喷发了出来,树林也付之一炬。
  
      我拉着疲倦的惜君站在了熔浆上,却不觉得烙热。怔怔看着这一幕幕的发生。心情难以言喻的苦涩。
  
      黄袍中年人缓缓的飞起,朝巨兽开始发动了进攻,一黄一红的两道光芒冲撞了起来,打得昏天暗地,旁边跑来支援的兵将就倒了血霉,悉数都给美妇人的漫天翎羽扎成了筛子!
  
      先前的惜君妈妈举动温婉动人,但此时却跟杀神一样的凶恶,用杀人如麻也不足以形容,成百上千的士兵就这么陪葬在了湖中,我也能想象出她如今多么的愤怒。
  
      自己的骨肉死在了怀中,悲愤之下谁都要失去理智,况且是如此爱护自己孩子的母亲。
  
      绝望的惜君妈妈抱着死去的孩子,原本的花容月貌早就消失不见,此时只有狰狞恐怖的表情,欲化身成魔,杀尽天地间能够看到的生灵。
  
      浑身燃烧着烈焰,如涅槃的凤凰烧尽所有,不顾一切。
  
      黄袍中年人从原来的理解,到最后的厉喝,最终仅剩的愧疚也消失殆尽,他结了无数的法印,在空中一路飞过,留下了悬浮金色的字体!
  
      随后,云端破晓,黑夜变成了金黄色的,一座巨大得让我嘴巴都吓得合不拢的棺椁从天而降,斜斜的朝着惜君妈妈撞去!
  
      望着那座宏伟的棺椁,杀尽所有兵卒的惜君的妈妈惨然一笑,看了眼怀中死去的女儿,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红灿灿的圆球,放入了孩子的额头。
  
      随后她浑身上下开始燃烧起了火焰,随着巨兽ぼ棺椁一同坠入了湖中。
  
      惜君妈妈坠入湖中后,湖水瞬间蒸发干涸,浓烟滚滚,而我在这诡异的云雾中再也看不见东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出现在了阴间的地界,我左右看去,惜君仍拉着我的手,只是脸上多了两行泪水。
  
      巨兽的鼻息喷出了一股浓烟,就躺在了旁边,这时表现得奄奄一息,或许是因为重现幻想而费劲了能量。
  
      明知道给黄金的棺椁砸到阴间的就是惜君母亲,但我不知该说点什么,该怎么安慰她们,这就是惜君的身世吧,我想。
  
      惜君转过了身,挨靠在了我身前,伸出了双手索抱,我蹲到了地上把她抱了起来。
  
      轰隆隆!
  
      正当我想着怎么解决眼前的事情时,我脚底下的地界就震动了起来,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而那虚幻着身影的巨兽警惕了起来,大嘴一张就把我们吸入了口中,快速的逃离了这里!
  
      我朝着透明的巨兽后边看去,巨大的城墙忽然不断的变化,一堵接着一堵的移动,似乎变得更加的结实和紧密,最后层层叠叠,形态再次变化,包裹得更加的严谨。
  
      惜君或许知道了些什么,不再闹着我要我去救她的母亲,而是乖乖的让巨兽带出了狂风地带,跑出了引凤镇底下的世界。
  
      等到我们出了外面,那黑色的巨兽渐渐消失不见,我和惜君兀然落地。
  
      城墙看不到头,也一望无际,还是活阵,不断的变化封锁的位置,里面给围困的看来是惜君母亲无疑,而要知道更多的信息,或许只有从惜君口中得知了。
  
      因为幻境里他们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懂。
  
      惜君委屈的不想说话,一直的哭,我也不好问她,就抱着她离开这地方,召唤来所有的鬼将,交代了陈善芸回之前小义屯的记录点,我用阴阳令借道回阳间。
  
      一阵青烟过后,我出现在了小义屯的思桥上,结果还没站稳,突然就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一个站不稳就摔在了地上,抬头一看,我脸色骤变!
  
      小义屯四周都是红色的光芒,浓烟滚滚,撞到我的是几个逃命的尸兵,我召唤出了所有的鬼将,想也不想就要逃出小义屯。
  
      “夏一天!你这混账东西!敢陷害我们!”不远的地方,齐夫人的声音传进了我耳中,可想而知她如今多么的气愤。
  
      我回头去看时,齐夫人已经领着许多将领往思桥这边逃亡。
  
      见过这些迷雾的我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下阴间的短短数个小时里,外婆的血云棺来了,把一群尸兵打得大败,追得满地乱跑。
  
      齐夫人和阮玫已经到了我旁边,而郑轻灵却不见踪影,我心中担忧,立刻问了起来:“轻灵呢?”
  
      “你还知道问!还在里面和尸王们断后!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本夫人不会放过你!女儿!快回来!别斗了!斗不过的!”齐夫人一边跑一边的惊叫起来!
  
      我心下恐惧,血云棺忽然到来,恐怕外婆凶多吉少,但凡遇到了生灵,血云棺都会吞噬殆尽吧?
  
      血云棺的哀歌遍野,我脑中乱作一团,恐怖的血云棺走不出这里,但同样没有人能够进入此地,这片地方包括小义屯在内,已经成了禁区了。
  
      “快随我进入阴间!”我大吼一声,找了个地方念咒语借道阴间,在小义屯的地界,无论是哪个地方都鬼气冲天,要借道太容易了。
  
      开了阴界的大门,尸兵一窝蜂的在阮玫和齐夫人的带领下钻入了阴间,陆陆续续的尸兵进入里面,我也不知道有多少,直到阴门关闭,我给冲撞掉下思桥都没让尸兵全部进入。
  
      我稳住了身形,再次开启了阴界大门,几个尸王也知道逃命要紧,指挥尸兵扛着牧王的巨大棺椁逃命,都纷纷跑进了阴间。
  
      到了后面,已经没有尸兵跑来了,我松了一口气,差点因为我不在,这群重要的援兵都要给血云棺吞噬了。
  
      但才放下心一瞬,小义屯却又传来了阵阵的哀歌,齐夫人担忧无比,大声说道:“还不快点陪本夫人去救女儿!你这杀千刀的坏人!”
  
      我恶寒一阵,叫了陈善芸,带着齐夫人飞速进了小义屯。
  
      屯中雾气很浓,我吓得面色苍白:“外婆!外婆!别打了,这些都是自己人呀!”
  
      里面继续喊杀连片,我四处里带着齐夫人寻找,这屯子这么小,可我却鬼打墙一样转了好一会都没找到血云棺。
  
      到底出了什么事?
  
      “母亲!”
  
      差点放弃的时候,郑轻灵快速的跑向了我们,我心惊胆颤,怎么没看到血云棺?
  
      “怎么回事?血云棺呢?”我跳下了轿子,把小女尸王抱了上来。
  
      而其他尸王也一个不见了,这就奇怪了,难道血云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