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四百八十九章:泉水
    ?o11111不是自家不知道别家的事,看着战局发展,我发现王胭已经表情有些狰狞了,看来除了面临突破。她已经无法吸收更多的鬼将。
  
      而周璇也因为兵马给吞了一千几百,惊怒过后。也开始亲自跑去对付血云棺,她已经发现我这个血云棺并非是大的那个,并不算多逆天的玩意。
  
      好在几个鬼将从冲过去援助,才挡住了周璇。台欢见才。
  
      周璇大军少了一半,当然给打得措手不及,好几个阵营指挥不上,竟有了退兵的意图。
  
      阮秋水打得窝囊,指挥哪个兵团,就给王胭吞去哪个,小孩子总是会先入为主的,她就是不喜欢我刚才调戏阮秋水。
  
      我念了几句血云棺控制的咒语,把王胭叫了回来,看到她还在那气鼓鼓的,我只能是好生安慰起来。
  
      两千精锐对上一千残兵,虽然这群残兵等级高了很多。但我的鬼将里,江寒ケ宋婉仪ケ惜君ケ大狗熊都是中期的强大鬼王,打起来根本就没什么压力。
  
      很快,阮秋水自知讨不到便宜,不顾周璇愤怒。鸣金收兵了。
  
      这一战因为血云棺的强大,直接就把对方的军团从中央瓦解,恐惧之下兵马互踏,阵形什么根本没什么用,又碰上我摆下的雁形阵,他们只有后退一条路。
  
      因此阮秋水顺势而为从缺口那退兵,也可以说后退得顺风顺水了。
  
      我派兵一路追杀逃兵。把周璇直赶到大龙县城隍门口才班师回朝。
  
      “这一次大败。周璇怕不敢轻易派兵而来了,至少在想到要对付血云棺之前。”我刚说着,就感到血云棺一阵阵的抖动,心中顿时惊讶起来。
  
      “只是消化了一些,其他都是没办法消化的。”王胭说完,手指一点我手中的血云棺,一大群阴兵都出现在了周边。
  
      我的大军消耗不多,一下就围住了他们。
  
      现在王胭等级不高,能抓住的都是喽啰,阴兵还想要反抗,但一个招鬼术,就让他们全都老实了,大军的威压,再用城隍身份,这群阴兵全都投降了,少数顽固分子不买账,都给斩杀当场。
  
      毕竟是战时,悠游寡断是大忌,必要的杀伐对军纪有强化作用,所以我也不介意这些将领所为。
  
      把兵马平摊给各个鬼王后,由黛眉和其他大将进行必要的重整和打乱,我就带着惜君和王胭回了洞府,准备给惜君换个魂瓮,顺便提升王胭的等级。
  
      血云棺里消化掉的,并不像惜君那样,能给王胭吸收掉,成为自己全部的力量。
  
      而是先储存在了小血云棺里面,加上她如今仅仅鬼将中期,只能吞噬比她低级的鬼将,所以消化起来十分的困难。
  
      她现在也没有大血云棺的力量,还要靠我经过血祭来转换血云棺里存储的力量。
  
      我摆下了血祭的大阵后,把血云棺放置到了中间,让王胭坐在了其中一个阵眼里,然后调整血炼的强度,给王胭源源不断的输送力量。
  
      毕竟血云棺就是她自己做主魂,我不血祭,她也能凭借自身获取一部分的力量,不过因为太少,成长就不是很明显。
  
      包括大血云棺也是同样的道理,不回到祖云放止血云棺的阵眼,它也不能直接升级,结论来自我经过炼制了小血云棺后得出。
  
      因此之前师父建议我炼制好了小血云棺才去打大的主意,也就理所当然了,只是他也不知道我如此疯狂,直接就把外婆救出来了,算是始料未及。
  
      经过一段的传送能量,王胭等级迅速的成长起来,显示鬼将中期冲击后期,随后又冲击了巅峰,而里面的能量虽然只是几百的鬼将,但全部炼化后,给王胭冲击鬼王都足够了。
  
      可因为连续冲了两级,王胭似乎有些无法承受的样子,脸色涨红,有些迷糊起来,跑过来说困,然后就倒在了我怀中。
  
      我收了小血云棺,查看了她的气息,只是给庞大能量冲昏了头,就将她抱上了床。
  
      看惜君两眼还发亮,就拿出了上古魂瓮,准备给她进行转换,给她个新的容身之所。
  
      上古魂瓮和一般的魂瓮不一样,似乎能够自我吸收阴气,转换的过程依然顺利,就是对调一下罢了,但目前还不知道这魂瓮除了高级和自我吸收阴气,还有什么特殊的用处。
  
      不过外婆既然给我了,我给惜君应该也是她意料之中,因为外婆的想法和我的十分接近。
  
      做完了转换工作,惜君陪王胭睡觉去了。
  
      时间到了第二天,我忽然想起了齐暖暖,就出了洞府,看向了她的那件小房子,发电机是停的,门也是关着的,不由有些担心起来。
  
      她带着郑轻灵ケ廖氏兄弟去了麻林村的牧王宫,也不知道情况怎样了,好像也过去两三天了,按理该回来了。
  
      我去了军事统制所,里面将领陆陆续续的出入,见我来都纷纷打着招呼,在我的带领下,大家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以大将都是很服我的,都过来找我说话。
  
      黛眉看到我来,赶紧帮我解围,以为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就问起了齐暖暖那边的情况,还有这两天好像不见黑白无常了,这俩鬼,难道又跳槽去了?
  
      “齐夫人回来了呀,带着轻灵回来的,好像是你刚回洞府那会,我亲自接待她们的,还带了好多的家什呢,在房间里捣鼓了一阵,现在刚安静下来,许是累了,刚关了门,廖氏兄弟都在还阳道,韩珊珊帮着研究带回来的金莲泉水。”黛眉看了一眼齐暖暖的房间,指着门:“还开着,城隍大人若想她了,直接见她一面就是。”
  
      “哦。”我看黛眉有些撇着嘴,也不介意,我这就是关心属下,况且齐暖暖还是洞府的金主呢。
  
      到了齐暖暖的房间,看门掩着,我就敲了下。
  
      里面齐暖暖有些不悦的问起了我是谁,我觉得是不是唐突了,就说了是我,如果没什么事,我这就走了。
  
      结果齐暖暖的似乎口气立马好了一百倍,让我进来。
  
      准备进去的时候,看到新建的城墙那头,郑轻灵可爱之极的正追着蝴蝶玩耍,我不禁展露笑颜,原来早就回来了,倒是我没注意。
  
      也没多想,就推门进去了,这一进去,里面没开灯,有些昏暗,摸了摸周围的灯光,却给一只手抓住了。
  
      我颤了一下,这手软若凝脂,显然是齐暖暖的,没法子,只能是开了阴阳眼。
  
      这一看,我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齐暖暖这时正穿着一层薄纱,一副刚准备沐浴的样子呢。
  
      旁边还有个很大的古代水桶,里面还有许多金色的液体。
  
      “哼,刚才我换衣服前怎么不进来,这趟换完就来了,现在却要开灯看,不行。”齐暖暖嗔道。
  
      我脸色尴尬无比,退了两步:“不是…;…;我真不是故意的。”
  
      “别人故意我还不肯呢!你可有什么事么?若非急事,想来也不会找我,快说罢!”齐暖暖瞪了我一眼,手遮在胸脯前面,我没看个真切,但凹凸有致的身材在薄纱里衬得明显。
  
      “没…;…;没事…;…;”我当即推说轻灵这孩子还在外面,怕摔着了,得出去找她才挣脱离开。
  
      这盛唐的女子呀,太过开放了。
  
      出了门,我肯定不是去找天真活泼的郑轻灵,而是要去看看廖氏兄弟他们研究那什么金莲泉水怎样了,能不能对赵昱那蚩尤炼尸有助力。
  
      可还没到那边,两个黑白影子就摇摇晃晃的从阳间道飘来了,难道又出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