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五百一十二章:乌龙
    ??-----关键是我的血云棺现在往哪逃都不是了,原本还是海对面的,现在如同一连串的炮仗,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竟有十面埋伏的迹象!
  
      我吓得面色铁青,刚才海底追逐的时候。海面上追踪的门派弟子也早就远去了许多,看到鲁定天的信号弹,只要回头包抄我就足够了!
  
      看着无数的信号剑花绽放在天空中,我这次也有了无力感,找了个剑花最少的地方,命令王胭往那边逃。
  
      至于鲁定天,我现在根本不能期待打败他或者怎样,毕竟包围圈现在还很大,再犹豫可就跟收网一样,口子越扎越紧了。
  
      一路的飞奔,我冷汗如雨下,这次是给孙婆婆害惨了,居然给一个门派围攻,真不知道能不能逃出去。
  
      跑出了好几里远,我拿出了几个魂瓮。在血云棺上画了大阵,把鬼全招了回来,至于那条大黑鱼,因为隔着太远,已经失去了联系了。
  
      家鬼一一归位。我心中放心了下来,看前方有不少是剑花空档很大的地方,我并没有去那边,因为那里指定最有可能遇险,反而剑花不多不少的地方应该是最为安全的,那边才是寻常的弟子。
  
      诚如我猜测,前方四朵剑花升起的方位。四个鬼王后期的男女弟子迎面朝着我而来。他们全都拿着宝剑,立马将我团团围住!
  
      在岸上对付四个鬼王后期根本不是问题,我冷笑一声,伸出了夹着蓝符的手,直接用了控鬼术,四个鬼王男女弟子都愕然当场,最后成了我的眷属,尾随我逃离。
  
      “你们是何门派的弟子?”我随口问了身边一位女弟子。台央吗巴。
  
      “南仙派!你这恶魔,居然知晓如此歹毒的法术,控制我们的身体!我们南仙派的长老们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问起了门派,女弟子气焰就升了起来,看来这门派还真是厉害得不得了。
  
      “啊?南仙派?”我顿时愣了,南仙派好像在哪听过呢?
  
      “我们确实是南仙派的弟子,你把我们的深海珍珠偷走了,罪该万死!”男弟子大骂起来。
  
      “哦…;…;也不至于要死的地步吧?不过是榨油的玩意,为这个还能杀人?”我奇了,顺便探讨起了这深海珍珠来。
  
      疾行海面,后面又传来了一**汇合时的剑花,我这边四个鬼没回去,势必引来追击。
  
      不过拉开这么大的距离,足够我逃回岸上了,问罢情报,我还可以隐介藏形。
  
      “什么榨油!深海珍珠是我们师祖用来炼制高级法器的!培育了数十年呢,你居然全拿了精光,深海里可没有你这样的贼!”一个怯懦的女子也不禁的对我鄙视了起来。
  
      我这下明白了,孙婆婆骗我是拿来榨油,这下好玩了,原来这玩意是和师父的紫竹差不多的宝贝呀。
  
      “可珍珠不是我拿的呀,对了,你们门派在这十方大海里是好还是坏呀?”南仙派名字倒是不错的。
  
      “我们南仙派当然是名门正派!而且难道还有谁自称自己是坏人的么?”男弟子恨恨的说道。
  
      我一想糟糕了,而宋婉仪很快在魂瓮里敲着要出来,我赶紧放开她。
  
      “主人,你看看,我们好像办了件…;…;蠢事。”宋婉仪拿出了师父标注的地图,递给我一看,指了指上面赫然出现了的南仙派名字。
  
      这下我也愣了:“南仙派…;…;”
  
      “对呀,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路上我都和你提过了!”宋婉仪连忙解释起来。
  
      我暗道不妙,莫名其妙就给孙婆婆忽悠了,简直是大忽悠呀。
  
      “几位师兄师姐…;…;其实我说了你们别笑,我好像给一个鬼婆婆忽悠了,好心办了蠢事,其实…;…;其实我是和你们师祖认识的,你们看,我这还有一封信,是介绍我去找一个门派的厉害大人物的。”我谄笑起来,从单肩包里拿出了一封信件。
  
      “哼!不要胡说八道了,凭你这修为也敢说和我们师祖认识?看你最多是和我们同辈,你师父也就是和我们师父差不多!”女弟子气呼呼的说道。
  
      “偷了我们东西,现在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谁相信你!小辈!”另一个女弟子也一副的不乐意。
  
      “不要以为我们好欺负,我们师父和师叔他们也要来了,这次你逃不掉!”男弟子跟着帮腔。
  
      我想了想,这趟逃了,指定就再也不能去南仙派了,但去了,会不会因此落入虎**?
  
      看了信件上的‘南宫瑜亲启’,我深吸一口气,因为信件没有封口,我抽出了一截来,扫了一眼内容,里面确实有‘南仙派’几个字,南宫瑜的确是师父南仙派的道友呀。
  
      “我找的是南宫瑜前辈,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他?在门派中单人的可是师祖级别的高人?”我连忙问道,刚才说是师祖,好像也有点先入为主了。
  
      “南宫…;…;这…;…;”
  
      “你们看,这确实是我师父的亲自手书,我师父是丘存之,不知道你们认识么?”我连忙拿信在他们眼中晃了晃。
  
      这下子,几个弟子都惊愕当场,有些不知道此事该如何解决了。
  
      “信了没?信了我就放了你们,然后你们带我去一趟南仙派如何?”我觉得应该不会出问题,冒险去一趟南仙派,如果出问题,我可以挟持他们的一个弟子,再用阴阳令回阳间。
  
      孙婆婆太不靠谱了,不过正好让我见到师父的故人。
  
      “好,你既然敢单独前往我们门派,想必此信件是真,当然,我可要提醒你,如果不是,哼哼…;…;”女弟子当即警示起我来。
  
      “没事,我就挟持你先吧。”我笑了笑,拿出了碧玉命牌,念了几个咒语就把她抓进了命牌中!
  
      三个弟子大惊失色,顿然有些投鼠忌器起来,不敢多说什么。
  
      我立即控制三个弟子带我回头,才走了一会儿,就撞上了鲁定天,以及和他修为一样的一男一女鬼道士,三位后面,是将近两百多的鬼王弟子,这恐怖的一幕,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喘,要真打起来,瞬间我怕就要给他们鬼海淹死了,师父的道友的势力可真庞大。
  
      控制了一个男弟子前去和三位领头的说话,一阵的解释以后,三位都对我抱着怀疑的态度,不过我扬了扬信件,那男弟子赶紧又刻意的说明了起来。
  
      看我修为都比他们三位要低,三位就命令一群鬼王就把我远远的围在了中间,押往南仙派,而别说是四周了,连海底都有十几个弟子看着我,跟押犯人似的。
  
      我这里除了王胭和小血云棺,还有两个女弟子给我控制着,命牌里还有一个,他们虽然愤怒,但也不敢乱来。
  
      沿着刚才来的地方回去,花了好半天的功夫,这才看到了一座海底矗立上来的巨大海岛,这海岛除了大山,地面还是众多的森林,而悬崖峭壁上,果然吊着好几根锁链,这位置还十分隐秘,如果不是孙婆婆带我来偷过,我还真不知道有那么个地方。
  
      上了巨大的岛屿,锁链的坐落位置是个小院子,上面有盘轮,转一转就把铁链收上来了,还有不少高阶的弟子正在商量对策,看到我们来,就一路跟上,几个领头洽谈了以后,他们一群鬼就带着我奔走在树林里。
  
      路过了一个集镇,我以为是到了南仙派,可根本不是,两个弟子的对话里得知,这南仙派是坐落在山上的,这集镇只是附近海域的一个大的交易场,我好奇的同时,不禁的还想以后要去逛逛才好。
  
      山顶上,数不清的房子就坐落在那里,山门上写着‘南仙’两个大字,气势恢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