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六百四十章:僵持
    “王珞婴!你这蛇蝎女人!拿命来!”我冷冷的轻喝,黑符祭出,体内的能量飞快的运转起来。
  
      “哼!真是没趣,今天太扫兴了。”王珞婴冷笑起来,跟着也施展起了剑法。
  
      “血萍飘沙未遇时,此剑并无故人知,天一道!无穷剑灭!”我大喝念出剑诀,一瞬间就,黑剑前端剑气纵横,快剑度快如流星!七倍的剑气压倒性的轰向了王珞婴,几乎漫天黑影,无穷无尽!
  
      “运剑不觉秋叶落,残梦时见巻云飞,九剑道!晓梦飞剑!”王珞婴也跟着运剑如非,无数剑气朝我飞盾而来,剑气打在我的剑罡上,全都给震成了烟雾!
  
      王珞婴冷笑出声,晓梦飞剑越来越多,周围密布的剑气冲向了我,这是同归于尽的剑法!
  
      砰砰砰!
  
      龙魂铠甲全数抵御了剑气的攻击,而王珞婴却没能抵御住我的无穷剑灭,表情一怔,顷刻就给弹飞了出去,浑身是血的倒在了墙上!
  
      “你……”王珞婴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中仍有不信我会一招之内把她打成这样!摇摇欲坠的王珞婴浑身是血,连脸上都划满了剑痕,那副妖娆的形象已经全然不见,剩下的是恐惧和害怕。
  
      “你杀我师兄!我岂能不杀你!”我看着两个血液刚刚流停的头颅,眼中的愤怒如同火焰一样熊熊燃烧,一步步的走向了王珞婴!
  
      王珞婴在在愕然之后,嘴角又划过一抹冷笑,长剑仍准备蓄势劈来:“夏一天,我知道你悟道后我就打不过你了,不过打不过你不代表恶心不了你,你借刀杀人玩得不错,但利用我,总要付出代价的,呵呵呵……哈哈……”
  
      “为什么……你为什么知道他是我师兄……”我摇摇头,看着袋子里的熟悉面孔,脸上挂满了悔恨。
  
      “很简单……你师兄正好撞上了我,我假装和你认识,很快帮着他,把你的师姐也都找齐了,怎样,我很聪明吧?我还知道有个苗小狸的丫头,可惜我杀死的人太多了,就只能杀九个而已,太可惜了……如果能杀死你的妻子苗小狸,会让你承受更大的痛苦……”
  
      “你这畜生!猪狗不如!”
  
      嘭!
  
      我拍开了王珞婴绵软的剑,一声闷响就把黑剑扎入了她身体里!
  
      王珞婴呆愣了下,并没有立即死去,嘴角冒着血泡,惨笑道:“当时他和他的伴侣说起你和苗小狸的……时候,还说了好多你们当时在……苗寨的趣事……嘿……”
  
      “死!”我拔出了长剑,一剑劈掉了她的头颅!
  
      王珞婴死后,魂体冒了出来,我一摸魂瓮,把惜君叫了出来,不需要命令,惜君已经飞向了她,快把她吞入了腹中!
  
      这一刻,惜君浑身如浴火凤凰,火焰熊熊燃烧,已经达到了鬼王大圆满的她,此刻忽然的晋级鬼帝了!
  
      庞大的力量让惜君瞬间长高了一些,原本还圆润的稚嫩脸庞开始渐显出动人的容貌,我没有心情去看惜君晋级,缓步走向了莫师兄和莫师姐,心如滴血。
  
      “莫师兄……莫师姐……”我低声的呼唤了下,看着俩老睁大的眼睛,心情的悲恸难以掩瑜,他们只是入道中期的虫师,本来该在苗寨中颐养天年,但却为了我和苗小狸,不远千里的来到了这里保护我们。
  
      当时莫师姐去了南越那边寻找蛊虫,去了好久都没有回来,而莫师兄应该是先打了电话到雷家院子那,担心之下,当然只身前来。
  
      我不知道随后是怎么和王珞婴联系上的,最后竟让她混入其中,在找到了莫师姐后,竟砍下了师兄和师姐的头颅……
  
      所以两人面容才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谁能想到跟着自己那么久的同伴,竟是九剑活杀会的杀手?
  
      我不知道里面到底还生了什么,但显然王珞婴赢了,这个任务,也彻底的结束在了这里。
  
      二师父给杜古剑所杀,莫师兄、莫师姐给王珞婴所杀,无论哪一笔深仇,都足够让我誓将这邪恶的团伙除尽!
  
      查看了下人头,好几个连我都已经认不出来了,**得很严重,而没有腐坏的,并不是我的至亲好友,这是让我庆幸的。
  
      召唤来吞天大鬼,大鬼收到我的命令后,将人头如同糖果一样吞入了腹中,包括王珞婴的躯壳也给吃了干净,随后才返还了回去。
  
      我拿起了王珞婴的剑和行李袋,把师兄和师姐的人头放入了袋中,将已经晋级鬼帝,浑身散淡淡金色光芒的惜君收回魂瓮,就借道回了阴间。
  
      把守还阳道的鬼看我突然出现,立刻高兴的打着招呼,然后去奔走相告。
  
      我一句话都不说,提着行李袋面色苍白,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苗小狸了。
  
      韩珊珊拉着苗小狸出来了,见我提着一袋子的东西,还以为是什么礼物,笑着要来抢。
  
      我心中一揪,把实情告诉了两人。
  
      韩珊珊直接愣住了,而苗小狸两行眼泪嗖嗖的掉下来,摇头说我说谎。
  
      我叹了口气,径自走向了洞府后山那边二师父的墓地。
  
      一群家鬼都放了出来,他们都知道上面的情况,把事情逐一告知众鬼。
  
      众鬼都相互沉默,默默随我前去墓地。
  
      “往后或许你们也不希望我回来了,每次回来……都……”我叹了口气,心情压抑。
  
      众鬼一阵沉默,不知该如何回答我。
  
      “我们这边并没有收到莫师兄和莫师姐的魂,会不会是荆云驻守的大龙县带走了?可派鬼差联系下。”黛眉说道。
  
      “唉,你们不知道这冥河古剑的厉害。”宝剑挂在我背后,它并非是鬼器,暂时我还没想过交给谁。
  
      众鬼又是一阵摇头。
  
      在阴间的地界,一切从简,烧香洒了纸钱后,众鬼也都离开了,只有苗小狸还呆在那不愿离开。
  
      我劝了好久,才将她带了回去,可我知道,最少一段时间她心情都恢复不过来。
  
      送走了苗小狸和韩珊珊,我意兴阑珊的去了军事所,因为荆云和赵昱那边的情况还是有必要听听的。
  
      “赵昱这些天一直驻守在海边,暂时和夏侯彻僵持着,牧王郑翰的大军仍在深海收拢残部,听说下面不知怎么的,这些日子又乱作了一团。”黛眉汇报了赵昱的近况。
  
      “荆云那边呢?上次不是拿到了攻打大城隍的军令么?”我也颇为担心荆云,他现在带了几十万的大军,应该开始攻南市城隍了吧。
  
      “大军连打几天,已经拿下了南城隍那边,不过大城隍的援兵已经到来,现在四十万阴兵集结南市,荆云陷入了胶着状态,久攻不下,似乎还有退军的打算。”黛眉继续说道。
  
      “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海底那边周善的情况呢?这家伙不可能没动静吧?去彻查下周善现在在哪,我要找他。”我皱了皱眉,周善手里的血云棺是我目前想要的。
  
      “听说这次海底搜刮了不少宝物,不知道胃口是不是够大,可能还要往我们这里展,现在我很担心赵昱那边的情况,如果郑翰的内乱解决,恐怕下一步就会从赵昱那边上岸!”黛眉有些担心的说道。
  
      “他们那什么内乱?”我有些疑惑,内乱从上次就出来了,却一直没解决,实在意料之外。
  
      “就是……”
  
      黛眉正准备说话,外边一群将领哗然而来,我瞅了一眼,是一群赶来急报的斥候。
  
      “城隍大人是否回来了?我有急事要报!军情紧急!”
  
      “没看到城隍大人正在和黛夫人说话么!”外面两个尸兵连忙拦住这群斥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