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书名更改的重要通知二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前往扛龙村的路上,有海老的帮助,我们虽然再遇到了一些阴魂,都能前行无忌,它们就像看不到我们一样怔在原地而已。
  
  直到了赵茜风水罗盘的位置,我们才打醒了十二分的精神,那个地方,就是阴兵过境的位置。
  
  “哟,这不是赵茜你的风水罗盘么,怎么掉这了”海老笑呵呵的说着,指着远处的罗盘。
  
  赵茜顿时大窘,跑过去捡了起来:“阴兵过境,差点没跑出来。”
  
  “呵呵,不打紧,那些个阴兵其实也不是针对你们的,只是它们奉命守在这里而已,而且数量虽然多,但也是蛮有限的,对我不算问题。”海老乐道,随后在登山包里拿出了一大叠的纸人,我看着也不知道有多少。
  
  海老经验非常的丰富,遇到这些阴兵,对付的方法也十分聪明,他在纸人上逐个都写了几个字,看着差不多以后,就大咧咧的走到了阴兵那头去。
  
  “看着吧,我一路上从死镇过来,也不知道遇到了多少队这种阴兵,都这么过。”虽然他遮住了自己身上的阳气,不过一群阴兵仍打算要过来盘问他为何一介阴间的小鬼会在这里。
  
  结果海老直接就把一堆纸人都洒向了悬崖边的河中,然后念起了咒语。
  
  远处的阴兵立即就误以为有人越境,所有的阴兵一呼而上,直接就放过了海老,下河去抓纸人了。
  
  我看着这种异术,羡慕得不得了,觉得是不是能够让海老传授个几招,以后遇到厉害的厉鬼,纸人一丢咱逃命就好了,不过想想,那是不可能的,毕竟是别人吃饭救命的招,哪能说传授就传授的。
  
  “行了,我们快走吧,这个时候正是阴阳交接的时候,阴兵脑子转不过来,不会理会我们几个隐去阳气的人的。”海老招招手,呼唤我们过去。
  
  我们都不敢久留,就撒丫子的跑起来,赵合背着霍大东这么久,也不见多累,跑起来也是飞快。
  
  就这么的,我们出得扛龙村,也就入夜了。
  
  “我们原本觉得千难万难的东西,海老叔几个纸人就搞定了,太厉害了比咱爸厉害多了”赵合感慨不已,脸上满是崇拜。
  
  我深深对海老生出敬佩,同时也想到连这样厉害的老人,现在都要跟丧家之犬一样从死镇逃出来,要是换成我进入死镇去破血云棺,那会是什么一个光景
  
  估计没到镇子,就死上一百次了。
  
  “赵合赵茜,你们是要回家还是要怎样啊对咯,我好像还没问你们到底去小义屯做啥呢。”海老问道。
  
  “回县里呀,我们是家里让我们来请周仙前辈的,结果就遇到这些事情了”赵茜说完,随后看了看我,问道:“一天大哥,您是要回县里,还是有其他打算啊如果回县里,不如和我们一辆车吧”
  
  “家里来请”海老皱了皱眉,觉得既然不方便说,也就没多问。
  
  然后赵茜指向扛龙村里停着的一辆车。
  
  奥迪的q7越野车,对我而言算是豪车了,毕竟好几十上百万的大家伙。
  
  我拿着外婆的皮质行李箱,背着旅行袋,站在黑夜中的扛龙村,觉得在这里留宿虽然比较便宜,但明天还要赶早去县城,山路蜿蜒,路费不便宜,如果有顺风车,当然好极了。
  
  而且郁小雪现在看着这豪车,两眼早就都发光了。她就是一学生,平时就没机会坐过豪车,现在估计我拉她,她也不想走的。
  
  我只得说道:“我们也去县里吧,雪还在县里读高中,现在小义屯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要多久才会有人进去查询境况了。”
  
  “呵呵,应该会在入口处举个牌子,然后说要建个什么垃圾处理厂,核电站什么的,禁止人进去的。”海老很有经验的说道。
  
  “雪的父亲凶多吉少,大家的遗体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唉,只能看看县里怎么说了。”我叹了口气,看向了郁小雪。
  
  却发现她已经稀罕的去摸那辆越野车了,根本没听到我们商量什么。
  
  我松了口气,想着这或许也是好事吧,人们常说,没有消息,那就是最好的消息。
  
  如果以后我能够独当一面了,我一定会带她重返小义屯,调查出遗体的去向。
  
  “那太好了,那咱们一起走吧。”赵合高兴得很,就要拉着我上车,有了之前海老说的那段故事,他好像对我有了很大的改观。
  
  赵茜数了下人头,很快就发现多了个人,就说:“哥,你开霍队的车吧,我们这么多人坐不下的。”
  
  赵合本来还想着上了车要跟我拉拉近乎,记过给自己妹妹赶去开警车了,颇有微辞,但也不好说出来,只得扛霍大东丢到了警车上。
  
  “我也去坐警车吧,那个能闯红灯,快,哈哈。”海老笑呵呵的,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赵茜,我不明所以,只道他人老心不老,要不然也不会跟个年轻人一样背个登山包满世界乱跑了。
  
  等他上了车,我发现他还拿出了平板电脑,这让我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就暖和了起来,看来他还很赶得上潮流。
  
  这么一来,也只有赵茜和郁小雪,还有我三个人坐那辆奥迪越野车了。
  
  “一天大哥,您会开车么山路我有点开不习惯。”赵茜客气的跟我说。
  
  还真别说,和郁小雪这没心没肺的天然呆比,赵茜有种大家庭里才有的秀气,一切事情都做得尽量的井井有条,她应该是照顾我的面子,毕竟女人开车男人舒舒服服躺着这算什么回事呢。
  
  我觉得如果谁娶到这样的女子,估计就省心多了。
  
  “会,以前在市里面开过面包车。”我笑了笑,意思是豪车真没开过。
  
  “哦,原来这样,不过我觉得开面包车技术也蛮好的,要不您来开”赵茜一脸的笑意,却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
  
  “我技术一般,这个车是自动档吧我可能不大会开,还是你来吧。”我推迟道,开玩笑,这车得百来万,我哪敢乱动,要磕着碰着我赔不起呀。
  
  想一想,这趟回家除了车费,现在卡里面的存款也就一千五百多了,郁小雪家里也穷,这趟出来估计口袋是空的,街坊邻居的,去县里我还得养着她呢。
  
  “呃好吧,那就我开吧。”赵茜月眉微微弯了下,有点为难的样子,不过见我一再坚持,也就上了车。
  
  郁小雪看到车子后座的豪华内饰,立即就坐到了后面到处摸起来。
  
  我本来想和郁小雪一起坐后面的,可才一个眨眼的功夫,郁小雪就横着睡着了,而且睡得很香的样子,看来两天两夜熬下来,她是累坏了。
  
  我只得到了副驾驶座上看着赵茜开车。
  
  结果盘山路上我差点没给赵茜吓死,她那也叫开车
  
  就是老大一块石头,她也是直接的碾过去,车子跳得老高,连我的心脏也跟着跳到了喉咙了。
  
  这路边都是悬崖,如果不是越野车,估计就下山喝茶去了,怪不得刚才海老跑都来不及了。
  
  最后我赶紧的把赵茜叫到副驾驶座。
  
  赵茜很尴尬,脸红扑扑的,双手拍了拍脸颊,才松了口气:“其实我驾照是买的往常也开得不多,都是我哥司机。”
  
  “看出来了。”我拍了拍额头有些无语,女人果然很可怕,买的驾照她都敢上路,开车眼睛还不带眨的。
  
  不过后面还有个更厉害的,这么颠簸都能睡得跟死猪一样。
  
  “一天哥,我想问您个事,不知行不”看我开得平稳后,赵茜开始说话了。
  
  “问吧。”我也好奇赵茜为什么来找外婆。
  
  毕竟外婆不喜欢管闲事,做这些事情也不为了赚钱,手不会没事伸到县里,因为几十万人的县里也有道行高深的人,越界了就不好了。
  
  “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赵茜问道。
  
  “别您呀您的了,我也没大你多少,不用这么客气的,叫我天哥就行,要是你叫不顺,叫我一天我也不介意。”我笑着说道,这小丫头就是道理多,太过礼貌的人会让我无所适从。
  
  “哦,好的,天哥。”赵茜脸上又是一红。
  
  我一阵无语,这丫头还真叫了,不过叫什么是她的自由,看她这么有礼貌,她性格真的挺不错了,之前也以为大家族里的孩子拽得二五八万的。
  
  “其实我现在只是无业游民,刚被老板炒鱿鱼了,正瞅着快混不下去了,琢磨奔丧完,就去县里找份扫地传菜之类的工作,然后想办法调查小义屯的事情。”我自嘲的说。
  
  “啊刚让老板炒鱿鱼了那太好了”
  
  没想到赵茜居然兴奋的拍起手来,这让我更是一阵的无语,这丫头怎么缺心眼呀给老板炒鱿鱼了她还说好
  
  难道和郁小雪接触了小半天,就给传染了天然呆的病
  
  看到我不善的眼神,赵茜意识到说错话了:“不是我是想说,您被辞退了这事不是很好”
  
  我已经不打算搭理她了,只是认真的开着车。
  
  “那天哥,您缺钱不”赵茜又问起来。
  
  “有什么直接说,拐弯抹角干啥呢”我觉得这丫头估计是丢魂了,尽是问些没营养的话:“难道你家里想请个长工呀”
  
  赵茜一愣,想着长工的意思,回过神就认真的对我猛点着头:“嗯。”
  
  我眼眉一挑,乐了,逗她道:“去你家是要洗碗还是搬砖呀”
  
  ...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