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六百七十九章:蛊惑
    pwttttt中年人是最强的?另一个悟道气势却没那么强?而余下的四位悟道期弟子和之前给打残的‘林师弟’差不了多少。

    “今天?我沈光带众位师兄妹来取你项上人头!”中年人的剑深红如血。让我有了一丝压迫感。

    “惜君?对付那个女人。王胭?剩下的四个是你的对手了。”我不敢轻敌?一出手就把惜君和王胭都叫了出来?并且给他们加了血衣。

    “年纪轻轻?就得了夏老魔的称呼?一出手就是血云棺和吞神鬼帝?不过今天我们师兄们靠大阵?必然将你斩杀在此!为道门除害!”中年的女道士狠狠的说道。

    “为道门除害?能对凡人动手?也配说这话么?罗天簌虽说残忍狠戾?但至少都比你们还好点?还能说出自己脱离了道门?也算是个宗师了?你们身为道门一份子?却用凡人来威胁我?真不觉羞耻!”我反唇相讥。

    “呵呵。夏老魔人人得而诛之?不管用什么方法?也都是迫不得已?怪也就怪夏老魔名头太大。靠威胁和欺骗能办到?我们何乐而不为?为什么还要用强?你若是正义之士?刚才乖乖投降不就好了?”唐珂的声音继续在周边传出?似乎在外面维持大阵。

    这几个清虚道的人不知道是受了什么蛊惑?竟然这么相信唐珂。

    “清泉翠壁飞天际?闲云古树断连延?清虚道!飞流断泉!”为首的沈光手中长剑稳稳地递出了一张黑纸。并把他自己的手指咬破?连续在剑上写了好几个小字?道法就宣告施展成功!

    清虚道的道法很讲究意境?一出招就能感觉到其中的诗意?不过毕竟是杀人的剑?再华美的剑招?也是危险无比的?剑招一出。苍穹天际仿佛暗淡了下来?周围雪花席卷?冰冷彻骨!

    “龙魂御身!”我召唤了黑龙铠?同时也拿出了纸符?快速念起咒语:“落日断鸿歌声响?故月衰草何时穷?天一道?剑破日月!”

    除了抽出了黑龙剑?把剩下的剑背回了身上?纸符祭出霎那?剑气立即翻云覆雨一样从黑龙铠中衍生而出!漆黑的铠甲已经不止是透明的了?而斗篷更如实质一般?配合黑龙剑?说不出的华丽。

    剑招施展而出?层层叠叠的剑气相聚形成残阳?但这残阳红中在这黑?交替闪个不停?剑响紧凑至极?如同只听到嗡的一声?就毫无征兆的形成了破碎日月的剑气?劈向了天际中冲我卷来的绿色光泉!

    轰隆!两招道法几乎是同时撞击在了一起?我整个人如同给卡车撞击了一下?连续后退了好几步?身上的护体剑罡直接给震成了碎片!尽亚岛才。

    黑符施展的招数都玄妙而威力巨大?不是死磕?谁又肯轻易去尝试?

    看到自己除了震得头脑发昏外?并没有收到什么伤?而看向了沈光?我不禁冷笑出声?这家伙直接给我剑气轰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挣扎的爬了起来!

    “怎么可能?!”沈光脸上全是写着不信?因为在他想来?我对付罗天簌?又在阴间大战田友东等三位太上级别的高人?应该强弩之末了才对?再能恢复?肯定也难以施展全力?况且他一个中期的悟道期修士?再差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初期的?

    “没什么不可能的!再来!别路青虹天外小?荒剑流影血中迷?天一道!血影迷天!”我的黑剑再次指向了沈光?脚底下的能量再次抽入身体中?而黑龙棺的法力也源源不断的输入我身体里!

    沈光挣扎爬起?这次不敢轻敌了?吞服了一枚朱红色的稳定疗伤的药以后?也同样施展了剑法?这次他的眼神却有点躲闪了:“一别连枝几断魂?秋风又念华池原?清虚道!断魂秋歌!”

    雪花倏然就以他为中心旋转了起来?冰凌也在秋风中组成了一支支冰锥的龙卷?在他挥剑下形成了七八个龙卷风围向了我!

    周围的战局也在不断的变化?有了血衣的惜君对付那女道士的时候?也渐渐占据了上风?如果再继续打下去?很快就会给惜君干掉。

    王胭还在靠血云棺迎敌?不过她这次本事有点特殊?拿着的锥子?神出鬼没的竟然施展了清虚道的道法?惊得一群清虚道道士还以为遇到了自己同门的攻击。

    冰龙卷很快朝着我袭来?而我整个人仿佛都弥漫在血影之中?一股浓烈的黑色剑气朝着沈光扑去?路过撞上龙卷时?发出了恐怖的剑啸声。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碰撞?最弱的一方势必会招来覆灭?神光消失在了血海之中?再次出现时?已经浑身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痕了。

    几个清虚道的人看到沈光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表情里全是震惊?到了真正要拼命的时候?谁人会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其中一个对付王胭的清虚道的弟子立马后退?在打散了几个鬼王的追击后?逃入了林子里。

    其他的几个清虚道弟子面面相觑?都有了逃跑的想法?只有那位和惜君斗法的师姐还在负隅顽抗。

    “受人蛊惑?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不觉得悲哀?付秋生根本就是唐珂杀的?却仍帮着她来杀我?真不知道你们修炼到悟道?有什么用!带着这两人?滚吧!”这里还是清虚道的底盘?孙心平他们都在清虚道?罗天簌那边还好说?她已经脱离了清虚道?可这些清虚道的弟子却是正儿八经的道门人士?要真全杀了?后面还真不好交代了。

    “夏一天!别以为放过了我们?这事情就是你对了!进入了我们北方道门?你绝对出不去了!”女道士阴沉着脸?整个人嗖一下就往后退走了?避开了惜君的攻击?没入了丛林中。

    沈光和刚才的阴鸷中年人倒在血海中?仍然剩下一口气?我也不打算理会了?一会清虚道的人自然会回来。

    收回了惜君和王胭?我召唤了天棺疾行?往林海雪原前进。

    到了市郊那边?韩珊珊他们已经在路边等着我?见到她们的一刻?我松了一口气?毕竟危险总是随时随地?清虚道势大?悟道期就不知道有多少?如果全部出动?我恐怕不好带她们逃走。

    “南方道门的人接触过我们了?章素离章掌门的人就在市里面等着我们?让我带你去见她。”韩珊珊和我说道。

    “嗯?那最好了?有人接应?至少不怕清虚道的人再偷袭。”我说着?拍了拍臂膀上的血花。

    “你刚才又遇袭了吧?身上都红了?有没有受伤?天哥。”郁小雪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担忧?她还是那个可爱的郁小雪?样子根本没什么变化?可衣服有点像道门的衣服?很有古韵。

    “小雪?你变漂亮了。”我笑着调侃道。

    “天哥逗我呢。”郁小雪可爱的一笑?拉着我的手要让我开车。

    苗小狸还没从莫师兄他们的事里走出来?眼中还带着一股惆怅?这次出来也算是散散心罢了。

    一路和郁小雪ぼ韩珊珊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一栋三星级的酒店?到了那边?两个太青门的入道期弟子接引了我们?说章素离和孙心平很快就会赶来。

    我感激的同时?心道这恐怕不是什么好事?说明南方道门已经岌岌可危了?他们的话不抵用了?要不然也不会亲自前来?估计这次是要我亲自去对账才行。

    “母亲去了哪里?”我问起了郁小雪。

    “不知道?这趟我是一个人来的。”郁小雪眼神游弋了下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