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七百六十二章:亲我
    }zyyyyy“会像是姗姗姐ぱ小狸那样的想我?对么?”赵茜背着手?长腿轻轻踢着地上的雪?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想了想点点头。赵茜虽然和我的关系很亲密?但我并不能给她任何承诺。如果她和郁小雪那样喜欢上了别人?我一样是祝福她们?却不会去为了她们而争夺什么。

    得到我这样的回答?赵茜低着头默默的走了一会?最后抬起了头?说道:“就算是我和小雪那样喜欢上别人?你也不会因为是我?而制止对么?”

    我怵然一惊?一瞬间甚至误以为她学会了读心术?怔怔看着她美丽的容颜?心中莫名生出了一丝恐慌?是呀?如果她因而喜欢上了门中哪位年轻帅气的师兄ぱ师弟呢?我是否会失落?会感到心痛?

    赵茜怅然若失?半响低声说道:“我知道了。天哥?我只是逗你的?我不会再喜欢任何人了…;…;”

    “你不要胡思乱想?你和她们不一样。为了我做过很多事情?如今记忆犹新?心中也已割舍不了你?我也答应过女居士?不管多远都会去保护你的…;…;”我是挺喜欢赵茜的?温婉贤淑?但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段感情。

    “如果不是师父…;…;你会不会也这么保护我。喜欢我?无法割舍我?”赵茜忽然停了下来?挪步到了我跟前。

    我站在了原地?看着她秀眉舒展?青衣道剑?一派脱尘?心中不免微动:是呀?就算没有女居士。我不也一样想要保护眼前的她?喜欢她?甚至无法割舍她么?

    她不止是人长得美?连心灵也是纯净的?一心一意的待我?可换来的却是和我一别再别?这真的值得么?

    “会。”我点着头?却有些不敢看她。

    正茫然间?赵茜往前又站了一步?把我抱住了。

    我心脏不禁跳了起来?而感受她胸前的柔软部位?也发现她跳得厉害?我本能想要脱开?但却发现想要从这段暧昧中脱困?实在太难了。

    “天哥…;…;我喜欢的只是你…;…;”赵茜轻声说道?把头埋入了我的肩膀?在冰冷的下雪天?她的娇躯格外的温暖?仿佛抚慰和溶化了我这段时间接连不断打击带来的情感冰封。

    万籁寂静?除了飘然而下的雪?茫然的原野中只剩下我和她站在那儿。

    似乎离别在即?赵茜仍不打算放开怀抱?而我?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媳妇是高高在上的媳妇?赵茜却不同?她看得见ぱ摸得着?温暖的怀抱开始把我冷漠多时的心灵溶解了…;…;

    “天哥?那我走了…;…;”并没有过了太久?赵茜松开了我?手放在了我的胸襟上?帮我整理我穿着的那身道袍:“天哥以后也能这么穿就好了?很合身哩…;…;”

    “嗯?以后都这么穿的。”平时我并不穿天一道的道袍?全因今早的道门和儒门的正式非公开会议?才如此隆重打扮。

    整理完我道袍上的褶皱?赵茜含情脉脉的看了我好一会?不舍的说道:“我自己先回去了?天哥你再回去?现在你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毕竟是太青门的女弟子?给人发现?总会给你引来流言蜚语。”

    “我送你回去吧。”我并不在乎这些言论?毕竟给人黑的多了?根本不会惧怕什么负面新闻。

    “不用了?我给你添的麻烦太多了?你现在在男女关系上太不靠谱了?不能再增加我这别派女弟子了。”赵茜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又俏皮的看着我。

    顿然想起之前好多别派的家伙总拿天一道全是女弟子说事?心中也有些醉意?真应了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的话。

    我站在了雪原里?望着青衫道袍的少女消失在茫茫大雪中?心中多少是不舍的。

    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现在等着其他门派的消息?到了夜晚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要遁入阴间?从那回到天一道?毕竟多少还是忌惮些官方的截留的。

    而且今天刚刚破坏了聂正国的滚雪球计划?现在官方没准把我当成头号钉子户了?恨不能铲除后快。

    “你喜欢的是她这样温婉的女子么?”

    正当我想着道门的事物时?一个淡然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媳妇?

    我猛然间回头?媳妇姐姐正闭着眼睛?面对着赵茜的那个方向?而一身的红衣却已经不见?换成了太青门的道袍。

    绝世无双的容貌?匹配着简约的服饰?竟也能美得如此致命?我不禁深吸一口寒气?这让我脑中清明?想不到褪去了古典高贵的血衣?换成了平凡衣物的她竟是这个样子。

    “媳妇…;…;你真美…;…;”我呢喃的说了句?目光再也移动不开了。

    “是么?”媳妇平伸双手?悠转半圈?露裸袖子外的纤细的手指?窈窕动人的身段?白皙无暇的肌肤?让人见之都魂牵梦萦?除了完美?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了。

    “方才与那抱得的温暖?现下里可是退却了?”

    还沉浸在她惊人容颜里的我听完这句话?顿时跟一盆冷水浇到了头上一般:好吧?给了糖果来大棒槌了?家有娇妻不自怜?外有野花非要摘。

    “这…;…;媳妇?你听我说?赵茜那个不一样?我把她当成是妹…;…;妹一样的宠着?倒是没其他非分之想。”我连忙解释?实则我确实也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呀?但如果要把赵茜拱手让人?可又做不到怎么办?

    “哼哼?你如果说谎?半句我就能知道?何须解释?”媳妇根本没打算信?当场就驳斥了我的解释。

    “我…;…;”我顿时噎住了?不过现在的媳妇看起来很不一样?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一样不同?处处不同?穿什么实在是像什么呀!

    “平时决断未见你拖泥带水?换成了感情之事反而纠结难决?可知道这般对她反而是祸事?女子投入的情感?你又怎忍心随意拖着?”媳妇责怪的说道。

    “这事我始终很难决绝…;…;”这份情感在我心中纠结也不是一两天了?现在面对媳妇姐姐?心中很是歉然:“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为何如此问我?”媳妇一副愕然的表情。

    看她这样我也是愣了?有时候和古代女子聊天确实有种无力感?她这么问我?难道我说我也不知道么?

    “这…;…;好吧?媳妇?你怎么忽然想到要换身衣衫了?”我只能转移了话题。

    “我已能随意进出?为何不能随意换身衣服?”媳妇自然是有些不高兴的?要不然干嘛非要换和赵茜那身一样的衣服?

    “哦…;…;哦?当然没问题。”媳妇虽然闭眼?却能看到世间万物?这点应该是毋容置疑了?毕竟的看不见不可能连颜色都能复制?而且最近预警的范围也大了很多?我渐渐习惯了战斗中有她的帮助。

    “媳妇。”

    “嗯?”

    “你现在换成这身衣服?是不是不用回我身体里了?陪我一起在世间行走不好么?”我建议道?和她走在雪地里的感觉很美妙?她跟人一模一样?软软的十方布鞋能在雪地上踩出淡淡的印子。

    “不好?我又不是紫衣。”媳妇表面很平静的说道。

    我顿时又噎住了?还能不能愉快的交谈了?你这小媳妇很能吃醋呢!

    “我不是怕你在我身体里闷着无聊嘛?如果能出来走走那多好呀?无尽的飘雪?漂亮的星空?明媚的阳光…;…;”我形容这我所觉得美好的一切?希望她也能够感同身受。

    “我与你便是一体?你看到的世界就是我看到的世界?你既不无聊?怎知我无聊呢。”媳妇回过身?静静的站在我跟前?似乎茫然我竟不知道这件事。

    有时候看到她朱唇轻启?我总忍不住想要靠上去亲吻一下?但她长得太美?我并不忍心亵渎?而这种感觉每次都强烈到让我心跳加速?几乎想要就这么跳出来。

    “你心脏跳得很快?比刚才要快很多?你看?我不是就看见了么。”媳妇并没有睁开眼睛?但却像是洞穿我的心灵。

    “那是因为我…;…;很爱你。”我重重的吸了口气?这话说出来我老脸也不禁微红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媳妇抬起头怔怔面对我好一会?忽然问道:“你想亲我?”尽央亚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