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七百九十一章:杀念
    ???????天坑周围?只有仙级的敢呆着了?而我身边有宋婉仪ビ江寒ビ刘小喵ビ黑毛犼ビ大狗熊。师父和南宫师叔ビ韩瑶ビ茹雪凝ビ陶风杰ビ百顺爷六个鬼仙。

    不过这群仙级太多了?而且全都不像是混元境的?因为我听说过只有两仪境以上才能进入仙门。

    “都是两仪境的。看看他们想要什么?一切都好好和他们商量?万万不要激怒了他们。”师父跟我们说道。

    我点点头?如果不这样?大家都有可能会给对方拖累?现在不能硬处理?在实力面前?只有拳头硬的才是道理。

    十几个仙级落地了。我们一干人等全都惊讶住了?这些仙级里也确实是什么角色都有?有看起来矮胖的?也有瘦的跟竹竿的?还有和尚ビ道士ビ儒生ビ老人?然而却又有他们的共同点?比如有的表情冷漠?如看待地面的蝼蚁?有的傲然的而立?仿佛一切事物皆和自己没有关系。还有冷笑斜眼?一副鄙夷的模样。

    仙门无情一词。在他们的身上最能印证。

    “一个阴间城隍?居然有如此势力?六个鬼仙?一个妖仙还呆在城中?这世道。还真是奇妙?何人主事?站出来。”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嘴角微微启开?如电一般的双目扫过了师父和一干的鬼仙。

    “我是主事。诸位前辈不知道来此有何贵干?我们没来得及迎接?还请诸位恕罪。”我上前两步?看着为首男子像是道门中人?就行了道门之礼。

    “呵呵?你是主事?那他们是谁?”站在为首道人旁边的儒生苍白的脸上带着一抹病态的微笑。

    “区区一个悟道期的小娃子?也敢来诓骗本尊?真当我们是来这里逗孩子的么?”一个妖修脸色不悦的怒目看向我。

    感觉到了威胁?众家鬼怒目而视?黑毛犼和倒霉熊更是发出了低声的咆哮?无数的战斗过后。他们已经不在畏惧更高层次的对手?甚至越级斗法也早就成了常事。

    一群的仙门?现在全都联合在了一起?想要的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天坑里正丝丝冒出来的仙气!

    “你是主事?”为首的道人再次确认?却完全不理会旁边的妖修和儒生?只是脸色的冰冷更甚方才。

    “正是在下?我就是整个天一城的城隍?请问前辈有什么吩咐?”我赶紧的回答?其他的仙级恐怕都要听这地仙的?他似乎才是领头。

    “悟道期领导七个仙级?呵呵?说出来你能信么?”旁边的儒生又冷笑着和其他几位仙级说道。

    “闻师兄?这小子忽悠人的吧?”另一个穿道袍的女子阴恻恻的笑起来。

    为首道人的冰冷远比任何仙级的师兄弟更残酷?不客气就说道:“把这里方圆百里的后山清空?带上你的家当?马上滚吧。”

    我咬咬牙?这和抢劫有什么区别?难道就是看到这里有仙气?

    “前辈…;…;如果喜欢这片地方?我们是可以腾出来?不过后山整个门派因为弟子众多?搬迁可能要花点时间?如果只是方圆三十里?那诸位前辈大可以随意使用?我们绝不踏入方圆三十里内?并严令弟子遵守。”别人就是明抢?不过我总不能就这么认怂吧。

    “仙门征用此地做大本营?为的是天下生灵利益?你却在这啰啰嗦嗦的坐地起价?凑巧?我们什么都没带?要么你滚?要么…;…;嘿嘿。”一副和尚打扮的修士冷着脸看我。

    “哼?要好处?”为首男道哼了一声?脸瞬间阴沉了下来:“我们仙门这就给你!”

    忽然间媳妇姐姐猛然的拉了我的衣角?我双目瞪大?立即准备逃离?而师父这个时候?仿佛要张口提醒我逃开?而韩瑶和茹雪凝等鬼修也几乎在这个时候惊呼起来。

    轰隆!

    我只觉得眼前一白?瞬间失去了观察能力?而周围雷声隆隆?震得我耳朵刺痛?随后耳垂下粘稠一片?应该是血从耳蜗里流了下来。

    好一会?我的视力终于恢复了过来?我摸了下耳朵?确实全是血了?而对面?十几个仙级的有的人惊讶?也有一副果然如此表情的?但无一不纷纷交头接耳?而那为首的道人双目凝视?眉心轻微的皱了起来。

    我看向了脚下和眼前?地表犹如给滚雷灼过后刨出了深深的沟壑?而我因为身体吸雷的缘故?除了耳朵听不见?没有半点的问题?媳妇的预警我没有躲过?对方的雷亟太快了?如万马奔腾从我身上碾过去了!

    扭头看向师父和南宫师叔?他们双目欲裂?震惊无比?而紫色的双眸也代表了自己现在的愤怒。

    他们愤怒什么?

    我回过头?看向了原来站着家鬼的位置?脑子嗡的一声?几乎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

    宋婉仪呢…;…;

    江寒呢…;…;

    刘小喵呢…;…;

    我伸出手?摸了摸宋婉仪她们的鬼仙棺?感应到微弱的主魂气息?心中稍微的安慰了下?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可硝烟之后?玄铁棺静静的躺在了地上?而江寒的铠甲ビ宋婉仪的法杖ビ刘小喵的剑?全都粉碎掉了一地。

    黑毛犼ビ倒霉熊呢?

    “小黑…;…;熊哥…;…;”

    噗通?我跪倒在地?宋婉仪ビ江寒ビ刘小喵他们都有鬼仙棺?可黑毛犼和倒霉熊却没有…;…;

    我快走两步?几乎连滚带爬的到了玄铁棺面前?想要找到它们或许还存在的残魂?可拿出了原来的魂瓮?念了几次招鬼术咒语?却半点魂迹都没有招来?顷刻?我前所未有的绝望了。

    “小黑…;…;熊哥…;…;呜呜…;…;”我呜咽的摸着那口冰冷的玄铁棺材?眼泪控制不住的流淌?它们或许有着动物的外表?可对我而言?和人有什么区别?

    黑毛犼背我上山躲避敌人的雷亟?不离不弃的陪我闯引凤镇…;…;路过的艰辛和困难?多得难以举例?甚至数次为了救我几乎到了魂飞魄散的边缘…;…;

    想起初遇的倒霉熊?我总能笑出声来?可现在念起?却只剩悲哀无尽?它带给了我无数的快乐?我却没能给它带来什么?明知道自己很怕死?但每次为了保护大家?它总会用巨大的身体?抱着玄铁棺挡在所有鬼面前?但现在?却给人一击打没了…;…;豆匠页技。

    啪。临时魂瓮也碎了?告诉着我黑毛犼和倒霉熊已经彻底消失不见?悲哀的我的失声痛哭?心中的失落和绝望?让我涕不成声…;…;

    只差一点时间?只是差一点时间他们就能进入鬼仙棺?至少再也不用担心魂飞魄灭了?可偏偏造成了这种后果!看着两个家鬼消失?师父老泪纵横?熊和他的关系很好?就算吃了他的紫竹?也没受到多少责罚?而小黑以前更是天天在他身畔?安静的趴在教室中?感情深厚。

    看我抱着一堆碎瓦片恸哭?一群仙级的修炼者却在对面冷笑着?我对整个仙门已然绝望。

    “死了一条狗和熊?至于哭么?”一个男修到了我的面前?伸出了枯瘦的手?把我从地上拎了起来?将我放在了他面前。

    看我身体瘫软要倒下?这男修目光里带着不屑?伸出手?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

    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却还没能从悲伤里走出来。

    “喂?都吐血了?毕竟不过悟道期?别打太狠了?他刚才避开了闻师兄的煌天雷?说明他的确能躲天雷。”其中一个女修冷冷的说道。

    那男修根本没听到似的?又给了我一巴掌。

    我浑浑噩噩?而师父却冲了过来:“动我弟子?我丘存之和你们拼了!!”

    男修阴笑一声?手掌伸出?强大的能量聚集后外放?迅猛的云团顷刻就撞开了师父!

    师父魂体顷刻淡薄?几乎给他一击打灭?我清醒了过来?可却没来由的想笑:这就是仙门?为了修炼的资源?为了得到有利的一切?他们早已没有了人性。

    “你笑什么?你师父给打成这样?你却还能笑出声?不会是傻了吧?”男修怪笑着看我。

    “你最好现在就打死我?不然…;…;”

    “呵呵?终于有点骨气了?不然如何?”那男修再次抽了我一巴掌。

    “我若成仙?必杀光你们这无情仙门!”我两眼露出了杀意?辱我可以?但若辱我恩师?我就是死都要杀他一门!

    “呵呵?杀光我们?凭你?”男修皱起了眉?以为我真给他打傻了?后面的十几个仙门的人全都哄笑起来。

    “仙门何其庞大?覆盖何其之广?六道内外?哪里没有我们的影子?也只有无知无畏者方能如此胡言?好了?冷非鱼?你莫要真把他打疯?赶紧处理了这些小辈?办正事吧。”为首的道人冷冷说道。

    “哼?也是?一个连地仙都不是的小子?我倒是和他置什么气?杀了这老头就好!”男修回答了后面的人?然后扭头看向了我:“这是你自找的?我且先杀你了师父?这总不会有人出言救你了吧?哈哈!”

    “我不死?却总有成仙一刻?你敢杀我师父?与你们有关的一切?我全都毁了!”我牙齿几乎咬出血来。

    我的话再次引来了嘲笑?没有人肯相信我?而我的怒火却无力发泄。

    然而?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双漆黑的眼瞳出现在了我眼前?它没有任何眼白?黑如深渊的死死的盯着我。

    “你若想成仙?我现在就让你成仙?可愿杀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