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七百九十二章:罪念
    ???????“我愿杀光他们!”我双目瞪着那双漆黑的眼瞳?恨意已经达到了极致。

    “呵呵…;…;好?若留一个?我便拿旁边六个抵数?你快闭上你的眼睛。”那恐怖的声音大笑起来!

    我犹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就算是把灵魂卖给恶魔?我也别无选择了?他们不死?师父就会给他们杀死?如果黑瞳能够给我力量?那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下一刻?我双目感到了一阵撕裂?仿佛让什么东西给填充和占满。而浑身上下?也开始调动起了庞大的力量!这股力量强大得离谱?就算是眼前的地仙显露而出的力量?怕也没有这么强大!

    “喂?冷非鱼?那小子入魔了!你看你办的好事?真麻烦。”其中一个修士皱起了眉?指了指我的方向。

    冷非鱼回过头?皱起了眉:“奇怪?他的力量…;…;”

    “别扯?那不是入魔。入魔会是这样的瞳孔?连眼白都没有!这是什么!闻灼师兄…;…;”一个女修脸色有了变化?连忙问起了为首的道士闻灼。豆匠尤弟。

    “哼?类似神将的招数而已。”闻灼冷声说道?随后拔出了手中的宝剑。

    “呵呵…;…;该轮到我了吧!就这样把你们都杀了!”我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将清虚道剑也拿了出来。而取剑那一刻?忽然天空猛然降下了一道天雷!

    轰隆!

    我身体如同过电?力量毫无疑问的又暴涨了起来!

    “仙…;…;老子要成仙…;…;杀光了你们这群畜生!连畜生都不如的仙!哈哈哈!”这股忽然而来的雷霆力量何等熟悉。仿佛原本就是属于我的!我高昂起头颅?伸出了双手迎向了雷光!

    “天劫都引来了!这小子要逆境成仙么?!”

    十几个仙门的全都围了过来?然而眼里并没有太大的震惊?毕竟我这样逆境成仙的并不是独有?历史上还真是不少。不过他们仍对我眼珠子全成了黑色感到一丝的不悦?这恐怖的迹象说明的东西会很多?若是入魔?或者是神降借身。

    力量疯狂灌体?一切都来的无比自然?仙门的人终于移动了。但为何速度何等的缓慢?恍如拖慢的长镜头一样!

    我全身就跟羽毛一样的轻快?这股力量就好似奔雷?我脚尖轻轻一点?就到了刚才那个叫冷非鱼的面前?手递出?然后砍下?对方的手竟缓缓的掉落了下来。

    啪?我的眼中?他的手在落地了?慢慢的゜轻轻的弹了两下?再抬起头时?冷非鱼的血水才从创口处喷溅而出?而他的惨嚎?就跟拖长的音调?无比的动人…;…;

    “快点…;…;再快点?你们倒是快点呀!”我疯狂的笑了起来?对?这双眼睛太强大了?一切都看得那么清楚?连他们衣角的飘动我都都能够看到!

    叫做闻灼的伸出了手?轰的一下又扫了一道剑光过来?剑带雷光?卷成了锁链一样的鞭状劈向了我!

    然而?这还是太慢了?慢得我都想要吐槽了?修炼了这么久?难道就练成了慢动作么?

    我怒喝一声?恍如雷霆穿过静止的树林?一下就到了闻灼的眼前?在他愕然的目光下?把他的双腿劈了下来?如同冷非鱼的手一样?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也会折断。

    “啊啊啊!!”闻灼倒在了地上?双腿的消失?让他痛得表情狰狞。

    “我以为你们都练成了无血无肉无情了?想不到却没有?真是令人遗憾。”我摇摇头?我的速度已经超越了一般的仙?就连对付两仪境?也如同暴雨劈打在树叶上!

    “你…;…;闻灼师兄!你…;…;”那女修士一边问?一边却疯狂的退后?可见自己的命还是最重要的!

    “大卸八块吧?都死了才好?都要给我的鬼陪葬!”我嘴里不停的呢喃?这些话全都脱口而出?可怕的是?这就是我想要去做的!

    那魔道女修跑了几步?整个人却栽倒了?身下一滩的血!两条腿还在那往前踢着?身体却一分为二。

    剩下的都还想要逃?结果我的双眼忽然一阵烙热?一道黑色的能量忽然从眼中狂喷而出?射向了跑得最快的两个鬼修?直接将对方打成了魂灰!

    一群仙门修士全都惊恐了?这残酷的力量?直接瞬杀了好几个仙门修士?两仪境的?居然走不出一回合!

    嗡!嗡嗡!

    剑光连续在我手中发出?几个本能想逃的仙级修士全给砍去了手脚?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砍断他们的手脚?而不是把他们的头颅劈掉?可这不是单纯得很快乐么!我心中忽然的想到。

    “有意思呀…;…;太有意思了?刚才不是很能干么…;…;”场内妖修゜鬼修゜地仙?全都给我干脆利落的砍得失去了战斗力?一个都没剩下?断肢和血水如残羹烂菜一样摆在地上?场面一片血腥。

    “有时候?仙术又有什么用?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呵呵?是不是呀?小家伙?”我踩在了冷非鱼的胸口?他的手脚都在身畔?但全都分离了?而连念自爆兵解的咒语都来不及念出?下巴就给砍成了碎块。

    “一天…;…;你…;…;怎么了?”师父呆呆的看着我?这忽然鬼魅一样连续砍倒了所有两仪境修士?说什么他都不信是我干的。

    “一天?你的醒醒?这不是你!”南宫师叔也叫了起来。

    “我很清醒!”我回过头?本来想要平静说的一句话?却忽然把声调抬高了?而手中的剑也指着他们两位。

    我愣了下?想要把剑收起来?但手却没有半点听话的意思?而是缓缓的扎入了冷非鱼的胸膛。

    “我…;…;开膛破肚…;…;”我冷汗忽然冒了出来?黑瞳显而易见的在控制我的意志!

    轰隆!

    又是一道天雷砸落了下来?我浑身的力量再次提升到了极限?刚才消耗的部分?也恢复到了全盛的时期?我冷然笑起来?因为我挑出了冷非鱼的心脏?那还在跳动的心脏?就这么摆在了我的面前。

    “住手!士可杀不可辱!一天!你入魔了!”师父大声的呵斥道。

    嘭!

    心脏给我一脚踩成了碎块:“对!所以我已经杀了!”

    师父愣了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冷非鱼的魂总算是脱离**狂奔而出!

    地仙之魂何等的速度?然而在我眼中?就跟一个两三百斤的胖子用狗爬式游泳一样?动作那么的可笑和笨拙!我伸出手?一道黑光瞬间贯穿了他的身体?直接就把他打灭。

    回过头?我已经出现在了闻灼的眼前:“小家伙?轮到你了?凌迟?车裂?还是碎成一块块的?不?这都不够?我要把你血肉都吃了?在腹中消化掉!方才解我心头之恨念!”

    我浑身一颤?心口剧烈的颤动起来?我能感受到媳妇姐姐正在扯住我的衣角?但我偏偏不受控制的兴奋?就好比是看到剥光的女人一样。

    我仍忍不住的把剑扎入了对方的伤口中。

    而剑尖的雷电之力顷刻让闻灼感受到了猛烈的剧痛?忍不住怒吼和咆哮了起来!

    但没有引来我的同情?清虚道剑极为锋利?一路滑下来?将他胸口一块结实的肉给割了下来!

    “好…;…;好结实…;…;新鲜而美味?啧啧?闻着我就很想吃了…;…;”我嘴角微微的发抖?手将血淋淋的肉拿到了嘴边?轻轻的嗅了一下:“杀我家的狗和熊的时候…;…;你可想到会给我吃掉?仙…;…;其实也不过是贱命一条?尚不如我的狗?不如我的熊…;…;嘿嘿?你杀它们?我吃你…;…;这很公平?我吃你的时候?也会让你看着自己给活生生的吃掉!”

    把肉放入了嘴里?我卖力的咀嚼了起来?满口的血腥味让我恶心透了?可偏偏心底的兴奋难以抑止。

    “住手…;…;一天!你还不快点住手!难道就这么让魔给吞噬?给天收了么!”师父在旁边着急的跺脚。

    “一天!”茹雪凝也在这个时候飞过来?想要扯住我?我愤怒了?伸出了剑指着她?几乎有了将她大卸八块的想法。

    看我咀嚼肉块而满嘴是血?所有鬼都退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