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零九章:大湖
    ?ì?????我也是首次面对青天卷?这个时候才看清楚了此宝展现的恐怖异象?包括我在内?包括的谢缪在内?我们大家都给青烟给裹了起来。这些青烟无处不在?几乎就是从地上冒出来的!

    而青烟之中?老祖婆后面还有一天巨大的青烟?我听之前骆青姑说是座很大的山?我不是地仙?看不出这其中真味?只能想象这片迷雾之中?确实潜藏着一座恐怖的仙山!

    偏偏除了这个。老祖婆所漂浮的地方前面?还悬空漂浮着一团绿蒙蒙的东西?这玩意大概有一个屋子大小?不断的盘旋?仿佛是个什么东西?是大石头?还是什么?

    有时候看不见?就无所畏惧?而谢缪看到这东西?两眼发光:“啧啧啧?跟道友相处几天?还是第一次看到道友青天卷中的鼎。真是犀利!”

    “还行。”老祖婆淡然的回答?然后看向了我。

    我咽了口唾沫?老祖婆该不会是不认识我了吧?这青天鼎砸下来?我岂不是要玩完了?老祖婆呀。你可悠着点。

    “臭小子!你等死吧!青天卷一出?岂容你再逃!兜兜转转又是一座山?反反复复皆是一口鼎!”谢缪得意的说道。随后果断念咒?飞剑顿时嗡嗡的朝着紫衣那边飞去?紫衣避之惟恐不及?连忙用八道绳索挡它?结果噼噼啪啪一阵乱响?绳索全都给打飞了!

    好在胭儿也是聪明?让血云棺直接就挡在了飞剑前面?可一声嘭的巨响!血云棺就给撞飞了?棺身上出现了一枚深坑?居然差点就给击透了!

    要不是紫衣先挡了一下。恐怕血云棺就要给打漏气了。

    轰隆!

    这还没等我和紫衣他们反映过来?又是洪钟一样的巨响震得我两耳鸣响不停?猛然看过去?谢缪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砰!砰!

    高高飞起的谢缪撞弹到了地上?又复滚了几圈?直到趴在地上时?才一口血呕了出来?挣扎动了一下?手指着老祖婆?两眼翻白:“你…;…;你…;…;道友何故砸我?”

    “你想杀我曾孙?我岂能留你。”老祖婆微抬白首?神情冷凝得跟一汪静湖似的?气魄十足。

    谢缪翻白又转黑的眼珠惊愕的等着老祖婆?然后哆嗦着手准备拿出救命的丹药?老祖婆根本不容他服下?又用青天鼎狠狠的砸了一下!而整个地面立即凹陷了下去?这下谢缪不死也丢了大半条命了。

    “炼化了!”我立即说道。

    紫衣八条绳索顿时卷了过去?把谢缪直接拉扯过来丢进了血云棺中?胭儿也开始努力的运转消化起来。

    “哥哥!胭儿想要那剑丸。”胭儿吃够了剑丸的苦头?知道这东西的厉害?难免想要炼化谢缪的同时?把他整个也复制了?而一旦复制?那剑丸她要控制自然是没问题的?毕竟有谢缪的气息在里面。

    我当即念起了咒语?而紫衣也把手放在了棺椁上?急速把谢缪转换成仙气块!

    棺椁顿时剧烈的抖动起来?毕竟这血云棺还不是仙级的宝物?两仪境的修士?即便是半死也不是很容易炼化?首先**就不同凡人?常年浸**仙气?早就有些能量化了?不纯粹是血肉。

    我对老祖婆当然是十分感谢?当即想要跟她道谢?并好好的唠叨两句?聊表下思念的感情:“老祖婆…;…;”

    “别说话?人来了。”老祖婆当下就制止了我说下去?我回头一看?完全没看到有什么?但老祖婆说什么我当然要照办?而转换了一会之后?果然看到远处迅速的来了好些地仙!我不禁对老祖婆的实力佩服起来。

    “陈道友?这是怎么回事?谢道友呢?”骆青姑有些奇怪?扫了一眼左右?又看到我不断的转换出仙气块来?面色骤然一变。

    “谢道友应该是和陈道友一起的吧?这是去了哪里…;…;”后到的尹逸桦也是好奇了?看着我正在转换什么?连忙走了过来:“小子?里面装着什么?不要告诉我你又做了什么坏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把谢缪炼化了而已!”我冷笑出声?然后扫了一眼所有地仙?而就在这个时候?血云棺也是剧烈的抖动起来?抬棺的鬼魂体一阵飘摇!

    所有的地仙都深吸了一口气?连骆青姑也一时有点不相信?甚至不知应对起来。

    “什么?!”尹逸桦顿然大惊?然后迅速的跑向了血云棺?准备进行救人。

    “慢!慢着!尹道友!”骆青姑连忙叫住了尹逸桦。

    毕竟是同属一个仙门?而谢缪不过是散修?尹逸桦顿然停住了脚步:“骆道友?何故拦我?”

    “我们何不先问问陈道友怎么回事?毕竟事出必然有因。”骆青姑看向了老祖婆。

    “谢缪要强迫他要仙气块?不允?两者大打出手?这孩子引来天雷?逼谢缪生了杀心?我无奈只能以大局为重?大家都是地仙?尽可去详查地情。”老祖婆面无表情的说道?说完还让这骆青姑和尹逸桦自己去看地面的情况?以及周边气息的归属。

    对地仙来说?琢磨和重建周围的环境和打斗场面?根本没有多难。

    我不禁对老祖婆的神机妙算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一开始她马上加入战斗?那就太明显了?但现在一场复杂的斗法下来?她成了无奈之举?我就成了正当防卫?那是老祖婆老谋深算呀。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你们几个?认真复杂重建战斗过程!”骆青姑当即命令弟子前往探查?自己也着重看了几个重点位置?不时点头和摇头。

    “要不将谢缪从棺中放出问话?”尹逸桦小声的和骆青姑说道。

    看我冷笑?骆青姑瞪了尹逸桦一眼:“你问他肯么?”

    尹逸桦只能苦笑摇头?他哪敢跑来问我?明知道我不会答应?所以只能眼睁睁看我把谢缪就这么炼化了?变成了十多块的五重仙气块。豆纵引技。

    骆青姑和尹逸桦盯着我的仙气块?眼中觊觎极深?但偏偏没办法?因为怎么说我都不会给的?这一逃起来?还追不上?没完没了的大家反徒增消耗。

    检查和复核完战斗的过程?大家不是亲眼看到?根据现场的情况也都信了大半?不信的也就细节而已?看我炼化完谢缪?就准备启程了。

    “哥哥?你看?好好玩?这个叫疾煌剑哟!”胭儿檀口张开?吐出了一把如同小飞针一样的明晃晃飞剑?在我眼前晃悠?时快时慢?变幻万千!

    我怔了一下?而骆青姑和尹逸桦全都面面相觑?眼中多了忌惮之意?这把疾煌剑?不是谢缪的本命飞剑还有什么?

    剑丸除非死前就拿出封印留给后人?否则操作的人一死?此物就会化作凡铁淤泥?要不也就不叫做剑丸了?而像是王胭那样炼化控制人?还将剑丸收归己用的?大家均未曾见过!

    剑丸这等宝物?只要一把就够了?至于其他宝物有没有已无关紧要?因为剑丸收藏更方便?威力还大得可怕?还无视防护罩?一旦给它追上?小命不保?威慑力在所有宝物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一般地仙都很难拥有一把。

    血云棺经过自我修复?原先给扎陷下去的地方又恢复了过来?看来还不至于就此毁了?以前传说还缺了个角?但现在也没看到。

    胭儿把玩着飞剑?而我却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了宋婉仪和江寒他们的气息在不断的变化?我摸了下鬼仙棺?说道:“两个选择?一是走阴间?二是原地等我一天?想必大家都累了吧?”

    “仙门任务不可拖延?就是背你也要背回去?休息就不要想了?走阴间!”骆青姑冷冷的说道。

    老祖婆没意见?尹逸桦皱了皱眉?说道:“也好?省去不少事?在阴间没那么多限制?不需要绕道?只要你能受得了。”

    我对阴气早就免疫了?呆个几年都没事。

    骆青姑和尹逸桦都是仙门中人?别说阴间了?他们连阳间都要靠门下带路?所以在阴间时都继续往北行进?走了约摸半天时间?一个巨大的内陆湖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谁知道怎么走?此湖如此阴森?恐非安全地界!”骆青姑当即看向了旁边的所有人。

    “我知道怎么走。”老祖婆这个时候说话了?我心有灵犀?暗道老祖婆是要启动坑人模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