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一十六章:逍遥 为‘罗罗鸟反杀’的皇冠加第五更

第八百一十六章:逍遥 为‘罗罗鸟反杀’的皇冠加第五更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想的便是如此,这真没想到秦老邪这老货居然这么能逃!骆青姑颇为恼怒,的看着秦老邪等人逃离的方向,说道:魔仙已经开始插手这件事,恐怕这一路都不会太安静了。丁老也是因为这个来接应我们的么?
  
  给骆青姑一提醒,尹逸桦也看向了丁辰,不过目光中闪过了一抹异光,弟子要么失踪、要么都死光了,若非联络,方圆数百里哪有这么容易找到人的。
  
  丁辰也察觉到了两人怀疑的目光,但仙门的人大多疑神疑鬼,轻咳了下说道:咳咳。我在上一个接应点遇到了魔仙的偷袭,林绮道友撤回了仙门报信,我沿着这条道一路过来,遇到了这位胡清雅胡道友,凭她特殊的本领,找到了和秦老邪斗法的陈道友。
  
  哦?特殊本领,这位胡清雅胡道友可真是年轻......而且气息有些诡异,难道......阁下是妖仙!?骆青姑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半眯着眼看着胡雅馨。
  
  道友何必这么带有敌意,仙门难道最近来连妖仙都不能共事合作了么?我这可是作为友好一方来接应的。况且我还要同你们去仙门一趟,转达长辈一些事情。胡清雅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似乎别人都冤枉她了。
  
  这倒是没有,眼下魔仙想要强夺这气运之子,我们自然是要谨防其他势力也搀和进来,胡道友,您说对不对?尹逸桦解围道。
  
  胡清雅摆摆手,仪态清雅的说道:算了,反正一路上我早就听说这事了,你们精神紧张也是正常,不过还是要分清谁是敌是友的。
  
  道友勿要见怪。骆青姑虽然有些不大喜欢眼前妖冶的女妖,不过仙门和仙门之间的合作,总不能因为一些小事而破裂,大局观还是要有的。
  
  好了,既然现在魔仙暂时撤退,那我们是继续走阴间还是转道走阳间?为骆青姑问道。
  
  你们没事的话当然是走阴间,毕竟有些事还是需要顾虑到的,好比如今暴露了目标。我们当然是要尽快赶回仙门,而阳间路段蜿蜒曲折,我们顾虑凡人的活动范围,势必用时比平常久,到时候形成合围,大家都逃不掉了。胡清雅不客气的说道。
  
  呵呵,胡道友,我们倒是没什么事,来个同阶,有的是办法能够对付。尹逸桦笑道。看向了骆青姑。
  
  深吸一口气,骆青姑皱眉说道:道友关心好自己就行。
  
  胡清雅嘿嘿一笑,脚尖点地,人就飘了出去,姿势好比仙女一般好看。
  
  狐媚!骆青姑低声骂了句,人也跟着冲到了前面,她用的是仙门的飞仙步,以天地气息托升身体重量,让自己整个人轻盈飘逸,动作说不上大开大合,但却有种道门霸气在里面。
  
  尹逸桦摇摇头,随后也跟在了骆青姑后面。
  
  老祖婆和丁辰互相打了声招呼,似乎眼神之间有了什么交流,老祖婆嘴角动了动,而丁辰这老头以人难察觉的动作点了点头。
  
  这让人都看不出的交流都落在了我眼中,我觉得这丁辰或许就是老祖婆的神秘组织接应者了。
  
  老祖婆很快就跟不认识我似的追着尹逸桦而去,留下了丁辰等着我。
  
  我丢出了一张黑符,翻身上了天棺疾行,并且把胭儿抱上了棺椁,而紫衣脚尖一点就飘逸飞到了我身后。
  
  丁老前辈,我们也该走了,要不然可追不上了。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路上还有不少事,到时候仙门撂了担子,我给魔门抢去可就不大好了。【△網WwW.】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已经半仙了,我有你这年纪的时候,也不过入道而已,气运之子,大有不凡!丁辰笑呵呵的说道,背着手,整个人跟挺尸一样往前飘,吓得我脸都白了,心中不禁暗道这老头的移动方式真是骇人。不过我坐在六爪棺材上,半斤总不能说八两如何。
  
  丁辰和我的距离保持是最近的,只有的大概七八米左右,知道自己是仙门要找的人后,我警惕性也放低了不少,要有危险也是到了仙门才知道,现在他们这些小人物保护我都来不及。
  
  丁老,你这虚无剑是挺不错的,还有这挺......这步法,也着实了得,要快就快,要慢就慢,能不能教教我?我当然不会错过求学问道,大法术当然威力恐怖,一击能要人命,但这等仙家小法术,有时候确实能救小命的本事。
  
  入仙后,仙气成为了所有仙级修道者的绝对瓶颈,像是念出长长一段咒语,用尽大部分的能量,施展一击必杀敌人的悟道招数,是一去不复返了。而先驱者们就集省力,大威力于一体,研发了无数性价比很高的法术,能兼顾自保的同时,也可杀人于无形,好比丁辰的虚无剑就是其中之一,这些小法术启动速度极快,连咒符都不用,讲究迅速毙敌。
  
  而除了这类杀人的小仙术,还有步法也很重要,我的缩地术虽然不错,但终究免不了念咒的过程,学习一些飞仙步之类的小仙术也就成必然了,丁辰的步法移动时是难看了点,但胜在无声无息,速度可快可慢,收发自如,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小法书。
  
  无妨,我这虚无剑,是年轻时纵横无敌的同阶小剑法,以初期凝水气成剑,到中期的凝气成剑,再到大后期的虚无成剑,可说是博大精深,我如果猜得不错,你是擅长阴气的吧,那凝聚水汽不难,我可从我入道后的修的虚有冰剑开始教你,逐步到你入仙后,再教你我现在施展的小虚无剑,如何?丁辰介绍起来,至于步法他倒是还没说,毕竟老人家总是一步步来,一个个问题慢慢解决。
  
  好呀,丁老肯教,小子怎么都会学的,不过丁老,我要不要拜你为师?毕竟无名无份就学去了你的招数可不好。我本来不过是开玩笑而已,没想到丁辰居然有心要教,心中顿时高兴起来。
  
  嗯,那也是,不过拜师可就不用了,跟气运之子沾上,老夫这小命可保不久啰。丁辰摇头笑道。
  
  哈哈,也是,跟着我的人都很倒霉,非死皆伤。我自嘲的笑道,然后又问起了丁老的步法,毕竟我更在意逃跑的步法,看着之前莫景然他们都会飞仙步,倒是羡慕死我了。
  
  我这个步法?那叫逍遥行,若说我这虚无剑在小法术中是名列前茅,排第三第四我都不会反驳,毕竟仙门还有几种更厉害的法术排我之上,但若说我的逍遥行排名要次于飞仙步,那我可不愿意了,我这法术虽然不易学,但绝对的是第一,它施展起来悄无声息,慢时清风拂柳,快时迅如雷霆,岂是其他步法可比。一说到自己的招数,丁辰是如数家珍,恨不能把其中的好歹展现我面前。豆岛反划。
  
  挺尸步居然有逍遥行这么嚣张的名字?我看他施展一点都不逍遥,这满是老人斑的脸,还有枯瘦的身形,看起来更像是僵尸夜行。
  
  不过这并不重要,我倒是觉得他恐怕还不是仙门中人,毕竟在我印象里,厉害的人都不是来至仙门,而是散修,所以我旁敲侧击问道:丁老可是散仙出身?
  
  丁辰皱了皱眉,看了我好一会,嘴角微微一斜,问道:你哪看出来了?
  
  哪都看出来了。别说丁辰一身仙门的衣服,光看他奇怪的招数,我就猜个八九不离十,不过他好像不喜欢自己散修出身。
  
  哼,我确实是散修出身,不过加入仙门,也是好几十年的事情了,我虽然自认为我是仙门中人,也以仙门之人的方式行事,可惜呀,外来者无论待多久,都还是外来者,绝不会成为仙门中人的。丁辰摇摇头,一副失望的样子,恐怕在仙门还遭受了有别仙门弟子的待遇。
  
  不过想想也是,在意自己不属于仙门的人,无非是想要找归属感,只是缺个承认而已。
  
  而向丁辰这样兢兢业业在里面呆了几十年的老人,仙门却还不承认是他们的人,再能隐忍都受不吧。
  
  既然他不喜欢讨论外来者的话题,那也不好再说下去,我当即转移话题,开始跟他请教起了虚无剑和逍遥行的修炼法门,一聊起法术和招数来,老头也就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了。
  
  其实这类小法术施展事看似简单之极,实际上每一种法术的博大精深和复杂程度都不是以前我学过的法术所能够比拟的,这导致了我一天一夜下来,才把两种法术的这纲要和法诀背诵下来,距离使用,恐怕还有一段时间呢。
  
  PS:
  
  今天是国庆节,我会尽快早更完,让大家都有时间去玩。
  
  然后大家国庆快乐。
  
  顺便说一句,到这就为罗罗鸟反杀皇冠加更结束了hellip;hellip;浮梦弱弱问一句hellip;hellip;还有么hellip;hellip;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