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二十九章:仙魔
    ???????罗锐惨嚎大叫?在地上滚来滚去?而双目瞳孔剧烈的收缩?可见已经惊恐交加了?但偏偏自己**却不受控制的给自己凌迟。这种感觉?他总算是体会到了!

    一男一女的地仙从刚才就一直飞在半空中看着眼前的一幕?包括我在地上打滚?痛苦的哀号?也无动于衷的看着?仿佛要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等到了他们想要的结局?却才想着要来收场?要来救自己的罗师弟。我也算是见识了仙的无情?在这里?只有实力的强弱?还有对于他们而言?谁会更有利益!

    或许留下罗锐?对他们是绝好的?此时此刻救了罗锐?会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对他们好?实在可笑。

    “呵呵?我让他站住了?但他为什么就是没停下来?”我走到了罗锐的面前。脸上的冷意更是兴奋?仿佛因为他和我之前的同刑而兴奋。

    “你…;…;气运之子?你可知道罗锐师弟和海棠师弟是谁家门下么?两位的师尊都隐居后山?是令人敬仰的前辈高人?如今既然海棠师弟已死。倒不如就把罗锐放了如何?你不也是安全的站在了这里么?我们现在应该想的是怎么解决这个烂摊子吧?”穿着白色道袍的中年女子站了出来?并且走向了我。

    “我哭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你们在哪?有谁来救我了?”我仰望天空?晴空之上?仿佛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然而?我完全无动于衷?到了现在?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怒火!

    轰隆!

    白色的天空闪过一片的滚雷?上面噼啪一阵的乱响?什么眼睛?什么监视。全都清静了?我仰天大笑:“不是要看么?瞎眼的东西!”

    逼得媳妇也哭了?我必然不会放过这些仙门地仙?看着两个地仙?我也莫名的厌恶?能救而不救?这就是仙门?没有情感?只说利益?这就是仙门!

    中年女子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眼后面那位男子?那男子往前走了一步:“未到救你之时?自当不救?若到救你的时候?当然会救!”

    “哈哈哈哈!那你们觉得罗锐活该死么?”我大声的笑了起来?阴沉的看着两个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霎那?黑色的云层忽然的卷动了起来!

    周围的地仙全都往后退?包括老祖婆和丁辰ろ胡清雅都退开了很远?李断月已经醒了过来?扛着李破晓站在了渡劫台上?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一次?两人都沉默了。

    男子一边走?一边要走过去救罗锐:“我觉得不该死?我就这么和你说罢?其实…;…;”豆台状圾。

    轰隆!

    又是一道雷霆溅射而来?那男子话都没说完?就成了飞灰?这次真的什么都没了。

    “你!这是丹仙的弟子…;…;你就这么…;…;”女子惊恐了?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而罗锐还在内脏凌迟之中?但这一刻?他却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呵呵…;…;丹仙的弟子…;…;你都劈…;…;呵呵呵…;…;”

    轰隆隆!

    天地怒吼起来?这个时候?万里晴空已经不在?黑压压的云层开始聚集?一大片一大片的乌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相聚而来?周围的大树全都吹得东倒西歪?风雪也跟着呼啸不停!

    天阴沉沉的?雪花不停的乱飞?刚才我劈开的雷霆海?现在无数的雷霆从里面跳动出来?一阵阵的可怕黑气正疯狂的冒出来!

    噼啪!一阵雷电从天空打落了下来?旁边的大树直接给劈成了飞灰?所有的弟子全都惊恐看向了天空?也不知道是谁?忽然大声叫了‘天灾’两字?一群人尽皆惶惶!

    剩下的那个和罗锐一起的女子惊愕了?脸上尽是恐惧?忽然她转身就逃?我冷笑一声?结果一道雷霆下来?她也给劈成了飞灰?这天象之下?就是四象境都无法存活!

    “既然来了?都得死!”我嘴里发出了低沉声音?但也让所有人都一字不漏的听到了耳中?最先逃跑的?是之前跟着萧睿子的一群地仙?一边的怪叫?一边的逃命起来?结果我扫了一眼?雷霆顿时胡乱的劈落下来?将他们全都打成了灰烬!

    这几乎可以媲美星辰的力量?让我顷刻间有种如置梦境的感觉?我真的逆天了?成仙的同时?将祖龙御身的力量直接置于身体中!这毁天灭地的力量?就是整个仙门都不是我对手!

    轰隆隆!

    无数的雷霆从我身上雷云铠好天空的雷电中释放乱劈?把一群逃跑的地仙全都电成了飞灰?只有一群不明真相的地仙不敢动弹?蹲在那瑟瑟发抖。

    老祖婆拿出了青天卷?瞬间把这群人全都收入了卷中?而自己也悄然的消失在青山绿水里?我看了一眼?强烈安奈住劈向青天卷的心情?伸出手?把雷霆全都挥向了已经失去意识的罗锐!

    一瞬间整个渡劫台崩塌了?仙门用来渡劫的地方?因为被我集齐了所有的雷霆攻击?直接毁于一旦?这块庞大的黑色陨石在这一击中?断开?噼噼啪啪的慢慢沿着我雷霆攻击的位置裂成了两半?最后一半落入了大山之下?而另一半倒塌在了半山腰上!

    “哈哈哈!毁了!我要毁了你们仙门!什么都别想留下!无情无义的仙门!就这么毁了吧!哈哈哈!”我疯狂的叫嚣起来?脚步一点?整个人腾空而起?随后在雷霆和飓风中?我的逍遥行几乎达到了缩地的速度?顷刻数十里?一下子就飞到了几乎内门的地方!

    咚!

    咚!

    咚!

    天地的异象?已经惊动了仙门内门的老怪物?整个仙门顿然大乱?一连串的钟声仿佛有谁在胡乱敲击?把声音震得天上地下全都听到了?一群群的弟子集结?连后山那里?都升起了好几道的光柱!

    而两拨弟子在地上往我这看过来?我阴沉的瞪了一眼?雷霆顷刻砸落?一大片的森林直接承受了天地雷霆的力量!

    “对?你们要的天灾?自己来了!”我冷冷的说道?再次发笑起来?脚步一踏?只听到耳边风声一响?立即就举步十数里!这可比缩地术不知快了多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媳妇的预警来了?我的衣角就在这个时候给她拉了一下?我皱起了眉?伸出手往前面一扫?巨响过后?前方一片的雷霆如同巨网兜向了眼前!

    就在我皱眉想着前面有什么的时候?一把黑晶色的飞剑冲着我而来!而这道光剑的后面?站着一个白衣的道士?这道士满脸的洁净?胡须长的几乎到了肚脐?两只手很大?此时此刻正捏着什么奇怪的法印。

    “禁步?不管你为何而来?都要在这禁步?落地吧孩子?这里不是你能前进的地方。”老者大手往我的方向一招?那把黑晶色的飞剑嗖一下就回到了他手中。

    又是一个挡路的石头?我不禁笑了起来?而老怪物的后面?又有几道光飞来?应该全都是应援老者而来!

    我站在了树顶上?而老头也站在了稍微矮我一截的树梢上?彼此直视。

    轰隆!

    我身上的黑云凯猛然的放射了雷光?直接劈向了老者?老者皱了皱眉?没想到我连话都不说?直接就攻击了!

    嘭!

    剑顿然生出一道护罩?把那道雷霆挡住?引向了地面!

    雷霆落地?炸出了一个好几米的深坑?几颗大树直接就毁灭了?地上光秃秃的一团!

    “海师兄!你没事吧?”几个地仙快速的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