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三十章:齑粉
    ???????“我没事?看看这孩子做的事情?简直匪夷所思。”那叫海师兄的老头扫了眼我来的地方?偌大的渡劫台都给劈成两半?一半还滑落了山底。这本来也算是仙门的地标建筑了?如今惨状难免引来大家的愤慨。

    “何方来的魔修!居然坏我渡劫台?杀我一干弟子?毁我山林!此刻到来?难道还想灭我仙门么!”一中年女修长剑一指?一道剑光嗤一声就飞了过来!

    我身上的雷云铠甲忽然放出了一道雷光?嘭的一声就把剑光打灭了?而去势未停。传导到那中年女修的身上?瞬间要将其打成了飞灰!

    那黑剑老者长剑一划?一张剑网立即兜住了我的雷光?随后引导到了地面?再次把地表炸出了深坑!

    中年女修脸唰一下就白了?这庞大的威力?一般的三才境地仙根本就接不下来。

    又有几十名两仪境的弟子从下方的阁楼中飞出来?好些来势汹汹?一副要将我碎尸万段的模样?我扫了一眼?瞬间把四五个地仙给定格住了。

    “阿母。师母…;…;大家?一天给你们报仇来了…;…;今天?仙门需全死?一个都不留!”我低沉的声音响彻整个天地?阴冷而绝情的目光。连那黑剑老者也不得不全神以待?我的目光移动到了哪儿?他也跟着看到了哪里。

    黑剑的老头叹了口气。随后清淡的说道:“若为江湖仇杀?劝君莫为?岂不知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仙门之地仙?作为此位面最高存在?皆不问世事?只为苍生社稷?你的朋友?师母?以及你想要替他们报仇之人的死?想必都非我仙门之整体意愿…;…;”

    “你!你!你!还有你!都给我站出来!”我打断了老头的话。伸手指向了之前来夺祖龙剑?并杀死了阿母和孙婆婆的地仙?双目整个都赤红了。

    阿母救我?护我?都历历在目?孙婆婆帮助?临死的绝望?都在我脑海萦绕不去?这些鬼都是好鬼?可偏偏就没能活下来?这些仙家神人?如今看来?全都面目可憎?无一例外!

    “海师兄?是上次负责去取剑的几个师弟妹?他们去了一趟?死了两个师兄弟?不过却带着祖龙剑回来了?杀的几个鬼都上报了?未曾有其他疏漏?而这位是气运之子?想必和祖龙剑有关?之前便是他手握祖龙剑?我们以为?祖龙剑缺失的祖龙魂就在他身上…;…;”过来和黑剑男子说话的老妇人平静的说道。

    几个两仪境的男女冷冷的看着我?仿佛那姓海的黑剑男子?以及前面四五个牛气哄天的长辈还能护着他们?竟站在空中翘首以盼?全无任何惧意。

    “原来你就是气运之子?当时留你小命?你不感激便是罢了?如今却跑来仙门撒野?老实束手尚且有救?若再呱噪?仙门将是你最后停留的地方!”仙绝魂剑的中年女子阴寒的说道。

    我还记得那把剑?便是它把孙婆婆的魂给灭了?我仍记得孙婆婆在我眼前消失的一幕?这些畜生?已经视天地万物皆为刍狗!豆尽协圾。

    “呵呵?一群游魂野鬼?生前怨念祸乱人间?死后在阴间也是为恶多端?杀之方可后快?如今居然还有为她们报仇者?不觉可笑?你杀我们两个师兄弟?现可曾有人来找你报仇?这便是规矩!而不知规矩ろ不知所谓者?死了便是死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另一个给点到名字的也阴沉笑起来?眼睛的青芒一闪即逝?随后说道:“区区一个混元境的地仙?尚且敢来仙门撒野?如此大不敬?我贺方归恳请几位师祖将其灭杀?还我仙门安宁!”

    “仙门存在?不知多少世代?敢踏剑而来着?可有谁人能活?!”听了两人说话?一群地仙就没那么好脾气了?其中一个踏前一步?长剑瞬间离手而出?直接扎向了我。

    眼睁睁看着这剑到了我眼前?忽然嘭的一声应声而断?随后天空一道雷霆打下来?那人直接就给打成了灰烬!

    “白师弟!”旁边几个地仙看向了黑沉沉的天空上雷霆如龙行滚动?吓得面色大变!

    风雪骤然又起?仿佛跟着祖龙的脾性起伏而停不下来?天空的雷霆给引来?全因祖龙的缘故?这一阵天罚难免成了祖龙的个体行为?但凡它觉得该杀的?会毫不犹豫一道天罚之雷落下?没有丝毫的犹疑!

    轰隆!

    又是一道的雷霆劈落下来?几个刚想冲出来报仇的都给灭杀掉了?雷霆再次跟方才一样不停咆哮?不停的落下?十几个两仪境的地仙全都给劈死了?灰飞烟灭?一个都不剩!

    姓海的老头目瞪口呆?看着天雷?看着我?脸色骤然大变:“好…;…;好…;…;你这孩子居然如此的歹毒?与魔有何不同?简直就是恶魔!我若是不杀你?仙门必然湮灭你手中!请镇妖石!”

    “布下剑阵?拦住此魔!让海师兄请镇妖石!”几个仙门地仙大怒?手中各种兵器和法宝全都取了出来。

    后面的两仪境和三才境的修士全都飞开了?把我团团围住?一时间?所有人无一例外的念起了咒语?准备朝我释放过来。

    姓海的老头有师兄弟帮助?立即就飞往了后山?准备请出杀手锏?结果轰隆一声?一道天雷就劈落了下来?不过老头似乎并不惧怕天雷?那雷霆砸到他头顶?竟滑过他的护身剑罡?砸落到了地面!

    老者回头看了我一眼?继续飞往后山。

    弟子们一道道青红蓝绿的各色攻击手段全来了?不过雷云星铠仿佛就是刺猬?在我咆哮一声后?无数的雷霆闪电全都沸腾了起来?噼噼啪啪的打得这些法宝全都毁了?一些等级只有两仪境的?连人都给电浆打成了飞灰?有的剩下半付残躯?直坠落地?随后天雷一闪?顷刻化作尘烟!

    所有仙门的人都震惊了?本来除魔卫道?如今在祖龙御身的我面前?连蝼蚁都不如?十成不见了三成?好几个地仙见势不妙?立即遁逃?根本没什么团队意识!

    轰隆!

    我伸出了手?一道巨大无比的雷霆就狂奔而出?从这些人身上扫过?把他们彻底打成了飞灰!

    “吼吼吼…;…;”我低声的咆哮?双目却由不得我的看向了天空?这一扫过去?感觉全都是注视的目光?不过这次的雷霆也懒得清理了?就算是清理掉又能如何?还是有各种各样的关注?这世间太过神秘?总有各种各样界面的力量关注着。

    仙门给我打成这样?妖仙ろ魔仙ろ鬼仙?各种界面的强者已经没有任何顾虑?肆无忌惮的把‘眼睛’伸了过来?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这有什么用呢?仙门想要把我招来?不就是想要把我抽魂?或者做成某些渡劫的人棍法宝么?我为鱼肉?他们是刀俎?要杀要剐?皆是强者的权利?只是如今逆反过来了而已!

    轰隆!

    雷霆暴怒?祖龙再次爆发了无穷无尽的未能?天空的云层一下子就压了下来?我身上的雷云暴涨了无数倍?周围形成了一条条黑色的带子?如同祖龙的触须?一路延伸?不停不断!

    而能量也顷刻就染得到处都是!周围如同置身黑色的云层中?云层里则全都是跳跃不停的雷电和星光!

    噼啪几声?刚才围攻和叫嚣最厉害的人直接化成了齑粉?我脚步一挪?顷刻就到了拿着那把仙绝魂剑的中年女子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