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三十一章:仙灭
    -a?????“之前你可想过?有一天我会这么站在你面前!”我低着头看着这惊恐的女地仙?脸上露出了狰狞?伸出手?一只星光和雷云组成的祖龙之爪形成。一瞬间就把剑刃抓在了手中。

    “这把剑杀了孙婆婆?我现在用它来杀你?如何?你让她死前受尽痛苦?今日?我也用这剑来让你受尽凌虐!”我嘴角泛起残酷的笑意?龙爪一剑劈了下去?这地仙惨嚎一声?手顷刻就飞了出去。而雷云铠跳出了一道雷光?直接打在了断臂上?将其打成了飞灰。

    那女地仙目中闪过的是对生的渴望?这让我莫名的忽然愤怒起来?龙爪稍微一用力?嘭!这把仙绝魂剑立马断成了几截!

    “好脆弱的剑?之前不是厉害到不行的么?现在怎么和纸花糊的一样?”我笑了起来?想不到这把剑之前给孙婆婆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可现在居然连一下都没撑住?直接断了。

    身后?媳妇姐姐突然的拉了我的衣角。结果好几道雷电从雷云铠中飞了出来?把朝着我飞过来的攻击全都打灭了?而雷光不停?直接追了过去?将这些光的主人全都打成了灰烬。

    那女地仙这下惊得面色都惨白了。绝望的看着后面一群的同伴全都给轻易打灭?她能够想象自己到底会有什么下场!

    地仙若是绝望?很可能就会引爆自己的灵魂。所以我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星辰龙爪?爪尖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点?瞬间招鬼术的法门就映在了她的身上?她惊狂的喊了起来?并状若疯狂的从袖中拿出了一把匕首?在身上乱屠乱割?不一会?整个人身体没有一块地方是完好的。

    控制的是她的魂体?而她自己本人毫无疑问是清醒的?在自残的疼痛中死去。这才是她的下场!我冷笑的回过头?看向了一同和女子前往夺取祖龙剑的两名地仙?我记得其中一个?叫做贺方归!

    两个地仙看着女地仙的死法竟然如此残酷?也不禁满面苍白?冷汗淋漓。

    “住手!真当我们仙门是随意让你放肆的么?魔头!束手就擒!”之前飞往后山的老头捧着一个盒子匆匆而来?双目如电的看着我?以及看着我身后正在劈砍自己的女地仙。

    “宝物带来了?”我看了一眼那口漆黑的盒子?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

    这东西古朴无比?盒子纹路就像是汉代漆器?老头打开后?里面一方印玺就这么拜访其中?这东西黑如深渊?散发着可怕的气息?我紧皱起眉心?嘴角不知不觉就这么发出了低沉的吼声。

    “冥顽不灵的魔头?今日便将你镇下雷霆海?永世不能超生!天尊安镇吾告天灵?稳固社稷何能妄为?尊天有命?镇此妖魔于雷霆!”老者身后立即几个师兄弟站在了后面?双手一抵他背后?瞬间就无数白光降下?而那块恐怖的镇妖石猛然间如见风就涨的气球?一下就增大起来!

    黑色的印玺体积一路猛增?本来拳头大小?顷刻就有人大小?而随着这群老者输送的力量越来越大?这印玺也更是巨大起来!

    这么一看?印玺的模样已经清晰无比了?上面一只巨大无比的狰狞巨兽盘踞印玺上?而底下一方雕琢镇妖两个大字?当真是气势可怕?我毫不怀疑换成别的人或者妖物?恐怕这一砸下来?神鬼都要灭亡的?镇压下雷霆海就更不用说了。

    “小子!还想要抓我?如今你嗑药完了?镇妖石一出?一旦你给镇压下雷霆海?不过是海中的一抹粉尘!历数无数世代?也不知道有多少和你一样的天才?疯魔跑到我们仙门来撒野?但现在呢?浪花淘尽?看看我们仙门!依然的屹立在天地之中!而那些妖魔呢?不过是雷霆海下挣扎?最终自取毁灭!”

    “囚牛!”我一声怒吼?星光一样的双目瞪了一眼高高在上在哪乱爬的似龙非龙的怪物?这怪物一听?凑过脑袋来要看我是何人?结果一只巨大的祖龙之爪一下从我手中显现?一抓就捏住了它狰狞长嘴。

    那囚牛想要吼?但吼不出?我看着它滑稽的表情?放声的大笑起来。姓海的地仙和后面一群地仙全都惊恐起来?自己招来的镇妖石?竟是这般下场?简直匪夷所思!

    “这…;…;这不可能!怎么能够呢?”姓海的老头顿时放出了剑光?劈向了我的龙爪!

    结果嗡的一下?这锋利无比的剑光一下子劈开了龙爪?但却无处着力的又回到了他那儿。

    至于那只镇妖神兽囚牛?它仍然给祖龙捏着嘴巴?在印玺上张牙舞爪?无法动弹!

    “滚!”我怒喝一声?龙爪一动?直接甩飞了印玺?这印玺失去了能量的灌输?飞上天空时越来越小?最后打回了原型?轰的一声砸到了对面很远的一处雪山上?再也不见了。

    这囚牛应该是龙脉中的一员?而祖龙是所有龙的始祖?自然是不想难为它?所以让我产生了将其打飞了事的念头!没有了镇妖石?一群地仙全都惊恐难当?我看向了下方的仙门楼阁?好些地仙已经逃走了?这群还敢和我对战的地仙?只要给他们更多的资源?仍然会再创立这么个无情的仙门。

    “祖龙剑呢?”我伸出手?直接用龙爪捏住了刚才闹得厉害的贺方归。

    贺方归吓得面色恐惧?立即想要灵魂脱壳逃离?结果龙爪中雷霆一闪?我感觉到了手上一空?这贺方归已经不见踪影了?显然给打成了灰烬。

    我回过头?看向了海姓的老头?以及还存在的三四十名地仙?面带质问之色:“祖龙剑呢?”

    “魔头?祖龙剑岂是你可以染指的神物!布剑阵!仙门不能让这妖魔给毁了!何渊青?莫同丽?李七霏?你们三人去后山请老祖宗来!说山门已破?镇妖石已毁?我仙门危在旦夕?快去!此地由我海天狂挡着!”老头大怒?一挥手?给叫出名字的三个男女立即飞向了后山?这三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表情都很凝重?实力也有四象境了?逃命时?速度好比奔雷。

    我伸出了手?顷刻间雷云集结?无数的雷光从天空滚过?下一刻?云层下来后龙蛇乱舞?搅得前方一片凌乱?这股恐怖的光芒把我的眼睛全都遮住了?等到光芒不见的时候?我手中只剩下海天狂在手中了!剩下的地仙?全不知到了何处?我想他们都给祖龙的雷霆全都打灭了!

    祖龙一怒?仙门根本无从抵挡?这一界气运级别的愤怒?终究不是一个仙门能够承受的?所以还未到浩劫天灾?仙门已经毁了大半。

    小天劫给仙门自己惹来了?也是仙门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结果?世间万物?物极必反。

    “祖龙剑呢?”我依然冰冷的问起来?这把剑的气息?祖龙并没有探查出来?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给封印到了某地?或许藏到了哪里。豆尽贞号。

    不过既然没有交上去?那肯定会给大能力者封印起来?否则上面自然会探查出来?所以祖龙找不到祖龙剑也正常得很?而这把剑我一定要拿回来?毕竟是属于我的东西!

    “呵呵…;…;呵呵呵呵…;…;妖魔?再说一句?祖龙剑不是你能够染指的?仙门也不是你说要灭它就会灭亡的!”海天狂这老道怪笑起来?随后空出的手往我身上一指?飞剑立即朝着我飞来!

    嘭!

    一阵的血花飞起?海天狂化作一滩血水?而那把黑晶色的飞剑直接坠落向地面?龙爪随手一抓?把这剑抓在了手中?轻轻一捏?咔咔的几声?一团碎屑纷纷而下。

    大风夹着白雪呼啸而下?天应该已经刺骨冰寒了?然而我没有感觉到半分的寒冷?在雷光中脚步一点?转瞬间就站在了仙门之中!

    楼阁林立?红墙绿瓦?翠石遍地?四处虽然在飘雪?但这片仙境中依然不乏花草绿树?地面上仙气也如烟升起?就好像真的仙境一般。

    可在我看来?这里和阴间藏匿恶魔之地没什么不一样?邪心?恶念?无情?背信?弃义?这里恶念群集。

    至于礼仪ァ仁义ァ信念等好的一面几乎全都缺?他们唯独不缺的就是仙?那些自称为仙?却行魔之事的地仙!

    我已经分不清?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好是坏了?我茫然四顾?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抵抗者全都给屠杀殆尽?少部分逃走了?使得门中空荡荡的?安静的出奇。

    不?尚且还有天上的雷霆依旧咆哮不停。

    仙门?灭了。

    我走在了仙门的碧石小道上?想要到后山看看。

    而这个时候?空着双手的男子从延伸后山的小道那朝着我走过来?他表情平静?面如铁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