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三十二章:浑天
    ·°33333“看来这次除了点意外呀?连天狂都给你击杀了?气运之子?能够说一说?你杀灭我仙门这么多的弟子。是为了什么?”那中年的男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角处难以置信的划过了一抹笑意。

    我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疯子?仙门给我灭得逃的逃?死的死?整个地方已经形同虚设?一个人都没有了。

    “祖龙剑呢?”我低沉着声音问道。

    “气运之子?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祖龙剑在哪么?”中年男子哈哈的笑起来?仿佛很得意的样子。

    “你是谁?”我看他似乎很厉害的样子。而那三个去了后山的也没见再回来?恐怕是从另一条路跑了。

    “李山河?仙门的守护者。”中年人微笑说着?伸出了手?忽然一阵能量的汇集后?一个紫色的罗盘出现在了他手中?这罗盘精致绝伦?上面的刻度指针径自旋转?仿佛里面有电动马达在转动一般?不过里面却有着天地的气息在里面?让我拒绝了自己的想法。

    “这又是什么?”我伸出了手。一直巨大的龙爪直接抓了过去?想要拿过来看看是什么货色。

    结果那男子嗖一下就不见了?我皱了皱眉?果然没错?这不过是个幻影!

    “这是浑天罗盘。定仙门气运?由此物在?你再也走不出这里了。即便你祖龙附体?而我李山河?也会不停不断的消耗你的祖龙之力?直到你恢复原来的样子。”李山河的声音冲我背后传来。

    我转过身?他果然站在了那里?而眼珠子里?一颗黑色球体已经占满了他的左眼球?这一霎那?我知道这家伙眼中竟如同李断月一样?植入了一枚剑丸!

    “李破晓和李断月是你叫来的?”我脱口而出。祖龙会不会消失我不知道?杀了这么多的地仙?我早就不关心这个了?我只知道祖龙之力到目前为止已经绵绵不绝。

    “你居然知道他们?”李山河皱起了眉?而那枚准备疾射过来的黑光有了一丝犹豫。

    “你以前是乾坤道的人?”我问道?这李山河年纪不过中旬?却有如此高的修为?简直难以想象。

    “乾坤道?好像是。”李山河想了想?然后问道:“你难道是他们的朋友?”

    “你滚吧?今天我不杀你?但若为恶作怪?休怪我不放过你!”我阴寒的说道?如果是李破晓和李断月即将要见的乾坤道前辈?我若是这么杀了?恐怕连朋友都没得做了?毕竟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要来进修的。

    “呵呵?你说不杀我?真是可笑。”李山河忽然一怔?但很快就笑了起来?又说道:“狂妄的孩子?然而我却要杀你?毕竟你将仙门破坏至此?无论是个人还是门派?我都有将你灭杀的责任?况且?你不觉得如果我将祖龙的气运抽取了?重建仙门?这会很有意思么?”

    我皱了皱眉?手一下子伸出?抓住了李山河?一瞬间将其捏爆!

    嘭?一团烟雾从手中喷薄而出?而我身后?再次传来了一阵笑声:“哈哈哈…;…;作为仙门的守护者?手中还有浑天罗盘?无论你再强大又如何?无处着力?无法逃离?等待你祖龙之力消失?自己不又陷入了原来的境地么?天地悠远?正反两极?阴阳扭转?皆有两面性?你认为你能够打没了仙门?还从这里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么?”

    我勃然大怒?仰天长啸?猛然间天地的云彩从天而降?噼噼啪啪砸落下来?一瞬间?楼阁セ树木全都一片片成为梦幻泡影?整个土地都化作了白地!

    然而笑声还是没有止歇?仿佛我根本打不死他一样。

    嗡嗡!

    正在我轰击周围的一切的时候?声如震雷一样的剑响忽然四面八方而来?这枚黑色的剑丸果然发动了!

    我如临大敌?这是乾坤道在仙门中的前辈?就算和海天狂一个等级?但有浑天罗盘和剑丸在?恐怕厉害得难以想象!

    轰隆!

    一道雷亟瞬间从黑云雷电铠中飞出?打在了我后面那枚飞来的黑光上?瞬间让这枚剑光停滞不前!

    我伸出了手?龙爪猛然就抓了过去?一把将剑光拿捏了过来!

    眼中的这团黑光不停的激进?因为人为的控制?不停的剧烈抖动?似乎随时要突进穿刺进我的眼珠?然后从后脑勺那贯通离去。

    然而祖龙的力量何等的强大?即便是剑丸?竟也能轻松捏住半点都寸进不得。

    “看来这枚黑玲珑剑丸还是不够强?没有绝强的剑魂在里面?终究不能成为超越凡品法宝的存在?重制剑丸呀…;…;若是能在你之前拿到他们的剑魂?恐怕这一刻?你的脑门已经开花了吧?”李山河叹了口气?仿佛对自己这么剑丸十分失望的样子。

    “什么?”我皱起了眉?这枚叫黑玲珑的剑丸难道还不够强?动肆风云变化?周围全是剑声?他李山河居然说还缺乏剑魂?

    这剑魂是什么东西?豆尽叼亡。

    “呵呵?我乾坤道厉害和奥妙之处?恐怕连你也不知?你知道我们乾坤道里?剑奴是拿来做什么的么?”李山河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身前?一副摇头的样子。

    “拿来做什么的?”我隐隐觉得一种会让我无比愤怒的事情将要从他的口中吐出?但一时又不敢相信自己的想象。

    “哈哈哈…;…;在你死之前?我倒是不妨告诉你的?其实?乾坤道传承有多少年?早就无从考究了?不过相信如果两个孩子都是你的朋友?你应该知道?他们之间?剑奴是要比主人强?因为剑奴皆是从世间的孩童中?选择出来的最优秀最纯粹剑体!他们努力刻苦的修炼?即便主人行走天下?他们也甘心的在门中修行?所以无论是修为?无论是剑意?皆远超自己的同辈主人!”李山河笑起来?见我似乎也听得懂?他继续又问我:“那你知道为什么?乾坤道主到了最后得证剑道后?却又远胜天下使剑之人?甚至当时的同辈剑奴都不可比肩一二?”

    “因为你们这些乾坤道主也有了剑丸?”我摇摇头?但目光变得得不善起来。

    李山河笑了起来?而看我似乎明白?又不明白的样子?冷笑着说道:“不错?我么也有了剑丸?好比这颗叫做黑玲珑的剑丸?就是我的剑奴炼制而成?她生前叫做李玲珑?给我炼制成剑丸后?我亲切的叫她黑玲珑?她是剑丸的魂?她能让我的剑丸比别人的力量更加的庞大?更有智慧?甚至不用我的控制?都能够行动自如?并且还能够自行修炼?有自我的意识!是我乾坤道比其他大道更加强大的奥秘!”

    “你…;…;你把自己的剑奴?一个叫李玲珑的人练成了剑丸?”我愕然了?想不到这枚黑色的剑光?里面的剑魂居然是个人的!

    “少见多怪了吧?不止是我?乾坤道主!皆要将自己的剑奴炼制成属于自己的剑丸!”李山河站在我的前面?拿着浑天罗盘一转?之前所有给我毁灭的楼阁?树木?一切都恢复了过来?仿佛完全没有给我毁灭过一样!

    我对这浑天罗盘惊讶之极?居然能够把一切都恢复回来?那只能是两个可能?要么刚才我毁掉的都是假的?要么?这东西逆天了?能够恢复这周边的一切?让时间扭转。

    “我再问你一句?你之前召回李破晓セ李断月两人?是想要帮李破晓修炼?直到他证得剑道?然后把李断月炼制成剑丸?”我咬牙切齿?心中不禁对乾坤道产生了愤怒?乾坤道在我眼中?剑奴和道主之间情同手足?现在内幕却包藏如此背弃**?背离情谊的始末?这般邪道?留存何用?

    “呵呵…;…;这对你而言重要么?届时?你不过也就是我仙门的一件能够改变天下气运的超级宝物?统制天下地仙?抗衡寰宇界面!”李山河阴沉沉的笑起来?将这个事实说出来?似乎并不怕我说出去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媳妇姐姐猛然的拉了我的衣角?我脸色骤然一变?而眼前的那枚黑光果然起了变化?如同拥有了灵魂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