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三十九章:困龙
    pwttttt“主公!走吧!有什么东西启动了!我们必须走了!”江寒着急的背起了我?但我却全然没有了反映?惜君渡劫失败死了?我心中空牢牢的?她就跟妹妹一样一直就在我身边。然而眼下却再也没有她的音容相貌了。

    宋婉仪也跟着江寒飞起来?而刘小喵和王胭也追在了后面。

    轰隆!

    一口巨大的盘龙柱子猛然间从我们很前面?大概三四里的地方忽然升起来?江寒一看这情况?立马转道往没有柱子的地方逃去!

    结果又是一声巨响?盘龙柱再次升了起来?吓得几个家鬼都惶然不已?因为这盘龙柱太过巨大了。最少有好几十米的高度?而一旦这第二根柱子一起?前面那根立即有一面透明的墙体连接起了新窜起的柱子!

    “不好!好像是困龙阵!这老头是要设阵抓龙的!我们快往西边!”宋婉仪惊呼出声?结果江寒刚准备逃亡西边?忽然狂暴的大风吹了起来?飓风交杂着雪花?毫无疑问就是那老头本人正使用泼天葫芦攻击我们!

    “老贼!我们定然与你誓不甘休!”江寒大怒?继续背着我前进?而刘小喵在前面开路?可还没冲几步?大风雪停了下来。我们大家往前面一看?那边一根盘龙柱也轰然蹿升起来了!

    这一下三口大柱相连?形成了三角形的大阵?直接把大家困在了里面。

    “你们看好主公!我去破阵试试!”我浑浑噩噩的恢复了精神时?江寒已经到了盘龙柱的围墙那。他把我放下后?大吼一声?气息顿然暴涨。随后往着外墙撞去!

    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江寒惨嚎一声后?给直接弹了回来?强攻完全没有作用?不仅如此?他浑身如同灼烧?受伤不轻。

    “这里不是你们能对付的?都回来吧。”遭遇的事情太多了?眼睁睁看着许多伙伴死在我面前?我不能再继续沉溺在悲伤里。若是不然?很快就会有其他伙伴继续死去。

    把家鬼全收回了魂瓮中?包括胭儿也没有留下?我看着这方圆近乎四五里的大阵?快速的念了句咒语?缩地术准备逃亡外围?结果嘭的一声?我撞在了大阵的边缘处?一阵剧痛传来?我在地上打了个滚?方才灭掉了火势。

    “小辈?这三生锁龙阵不好受吧?就知道你舍不得那小凤妖?老夫才摆下这么大阵仗?啧啧?不过也让老夫见识过了凤凰涅槃这等天下奇景?倒也不枉费了这么大功夫?可惜了?凤凰涅槃失败?未见真凤临世?要不然这一界可就又多了一道气运对抗浩劫天灾了。”老头的传音入密再次进入我的耳中。

    我扫了一眼?他腰间挂着个葫芦?站在了大阵外面?手中多了一样东西?这东西长得奇形怪状?仿佛是一堆铁丝圈绕起来的?不过却又洁白如玉?宛如龙骨白石。

    “惜君不会死?凤凰涅槃?是要时间的!”我低声的说道?但说出这话的我看向了之前的灰烬?心中失落再下了一重。

    “唉?老夫也可惜的很呀?你这小辈气运可不低?既有祖龙眷顾?又得小凤妖这等天生神妖?真是命好呀?老夫虽然自认也是幸运之人?但和你比起来?可还差了不是一点半点!”老者在那拨弄手中的阵眼?滚龙柱隆隆的转动起来?一层层的开始缩小了!

    “师祖?他的气运也差不多用完了?祖龙也不是随意驱策的?带给他气运的同时?一样有无穷灾难等着他!”老头说完?后面好几个地仙出现。

    我一看这几位?脸色也不好看了?这几个里面?除了跑去后山传讯的何渊青?莫同丽?李七霏?还有四五个同样是三才境的地仙。

    果然不止是老头一人?仙门地仙?还是有许多顽固分子的?至少我要灭了仙门?这件事恐怕不容易?接下来?很可能就该换成仙门无穷无尽的反击了!

    这七八个地仙来了以后?又有十多个两仪境的地仙陆续的到来?大都是之前逃走的地仙?眼下却不知为何?竟给这些三才境的召唤了回来。

    而其他混元地仙就更没得说了?或多或少都是两仪境的弟子?如何会不来?豆休团血。

    “呵呵?困龙局一出?祖龙之魂又再次回到仙门了!你是不是觉得?仙门已经给祖龙毁了?其实不然?我们仙门屹立世间无数岁月?即便有凋零?即便有过低估?但何曾有灭亡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山门被毁?内门败落?渡劫台给劈成两半?那又如何?只要底子却仍在?我们可以在后山继续开山立派!”老头笑了起来?而后面的弟子都是一副傲然的模样?仿佛仙门根本没有半点损失一般。

    我脸色巨变?三四道虚无剑打了出去?全轰到了大阵上?结果虚无剑四处会弹?差点反打到我身上!而大阵依旧缩小?我只能步步后退?最后这大阵居然缩小到了几十米的大小!

    不敢再放虚无剑?这大阵不但带有反弹?似乎还有灼魂的效果?只要合并到足够小?他们想要把我怎样都没问题了!

    “师叔祖?这小子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为师父报仇雪恨!”

    “不错!抽取龙魂?再将其魂髓打灭!”

    “呜呜…;…;我定要割他血肉!拿头颅祭典师父!”

    一群我不认识的弟子全都嚷嚷着要杀我?不过老者立即摇头制止了:“你们这样的感情要不得?祖龙便是浩劫之因?我们引来了浩劫?不小心又引燃了它?归根结底也是我们的问题?罢了?将祖龙之魂拿到手?把这小子驱逐进雷霆海?便算了?终究不过是个运气好点的人?阴差阳错灾难和福运临身而已。”老者淡淡的说道?又扭动了一下大阵?这几十米的大阵再次缩小?我急退之下才到了中心?这下子上天入地都难了。

    这么多的仙门地仙围在四面八方?我根本无处可逃。难道我要给剥取龙魂?赶入雷霆海?

    “不用赶他进入你们雷霆海了!也轮不到你们这群自诽北极仙翁们乱来?我们昆仑山才是正经的仙门?都滚!滚开!没看到我秦老邪来了么!”一个声音震得周围的地仙都是愕然?全都往对面看去。

    “行了?小秦?这里轮不到你发声?你修为太低了?尽管用的你两只金爪子破阵好了?这摆谱耍威风的事?还得我踏云追月的冯瑞月本尊上场才能镇住场面!”一个陌生的声音穿透云霄?而天上?一人踏云浪而来?长发飘然?真如仙家一般!

    “啧啧?都出风头?一个不过三才境?一个不过两仪境?这不是让这群北极的老东西给小瞧了么?都站住!我水从风来也!”一声剑响?天空飞来一剑?此剑巨大无匹?一路破风砸向了老者?老者大怒?打开了泼天葫芦?风雪一开?直接顶住了天空的大剑?最后因为引力?那大剑直接摔在了地上?发出了哐当的声音。

    这三人一来?旁边又有一大堆不满的声音响起?看来皆是昆仑山魔仙门的地仙?此时此刻是来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

    “好了?你们三个师兄弟就不要闹了?我们来这里是救气运之子的?不是由着你们胡来的?也不怕让长孙德?长孙先生笑话了。”一个稳重的声音顿时压住了全场?所有声音都安静了下来?而这人瞬息而至?一下子就到了我面前。

    中年男子蓄着小胡须?身穿一身漆黑的道服?却不背剑?而头上盘发?看起来四五十岁?却面带沧桑感?一看就是得道高人?他看了我一会?说道:“我是何奈天?昆仑山的道士?全姑娘很好呀。”

    中年人话刚落音?云雾中已经出现了许多的黑衣地仙?数量非常的多?少说也得三四十个。

    我顿时想起了全婵妤离开秦老邪时?提起的那位叫‘何叔’的人?原来竟然是他。

    “夏一天!一天!”远处?全婵妤的声音也响起了了?而她后面?除了老祖婆?还有丁辰等人ぼ骆青姑ぼ尹逸桦等地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