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四十七章:兵解
    ???????我连发三道虚无剑?几道冰晶瞬间飞出?仿佛连过程都没有?三个半仙全都人头落地了?招鬼术之下。残魂根本无处可逃?全给我收入了碧玉命牌中。

    九剑活杀会的人?不需要问因果?逮到杀了就对了?他们各个戾气冲天り欺善怕恶?留着都是祸害。

    眼看这里气息阴沉?林中黝黑看不清任何东西?我放出了感应。准备去查询李牧凡的气息?结果一路感应?却仍然没找到李牧凡的身影。

    皱眉细想?我发动了招鬼术?几乎把方圆数十里的厉鬼都召唤了过来?大概十多分钟后?我总算在其中一个鬼将级别的鬼口中得到了疑似李牧凡进入山坳一个窄口山洞的事。

    我立即带着那名鬼将来到了山洞前面?随意给了块阴气块?那鬼将千恩万谢一遍?这才离开了?我下了天棺疾行。就准备进入山洞里。

    把江寒叫了出来?让他往前面探路?毕竟我的身体还是很脆弱的?在危险的地方总要小心谨慎点。

    江寒一路疾飞?很快先我折转回头。看来山洞并不深?不过我看他面色有些不好看?心中一时担忧起来:“李牧凡呢?是不是在里面?还有没有救?”

    “呃…;…;主公。李牧凡死了…;…;”江寒有些发虚的说道?然后带我进入里面?并且在一处空旷的淤泥里?发现李牧凡死在了那里。

    我立即准备索魂?然而这附近根本没有半个鬼的踪影。

    “看着像是自己兵解的?唉?这可真是愁死人呀?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我叹了口气?自己来的时间已经很快了?可实在没想到李牧凡会在伤重的时候兵解。

    摸了下尸身。已经很冰冷了?死去很久了?头颅掉在了地上?而宝剑扎入了岩石中?附近没有打斗的痕迹?灵魂脱体离去了?砍去头颅?是怕给别的鬼觊觎?最后阴差阳错成为行尸?这没什么问题?应是他自己飞剑砍去了自己的头颅。

    周围阴森得可怕?看来鬼差来过了?但兵解之人已经做好修鬼仙的准备?岂会轻易让鬼差捉到?所以李牧凡的魂还是在的。

    想想李牧凡死在这里?我也不能不给他个安歇之所?就让江寒轰开了淤泥?将李牧凡的尸身整理了下?埋入洞**的一处隐秘地方?因为要去追踪李牧凡的魂?所以时间非常紧?我自己率先就出山洞了?留江寒一人处理这事情。

    然而刚刚出了门口?两道气息已经急速飞来?仙力强大之极?我面色一变?毕竟江寒还在山洞中处理尸体?所以就等在了门口?毕竟如果是仙门的人?江寒一个鬼仙是对付不来的?况且我在敌人面前逃跑也并不困难。

    约摸两三个眨眼的功夫?来人就站在了我面前。

    “你为何在此。”一身深蓝道袍的李破晓面色冷凝?一只手放在了背后。

    “一天?”李断月眼睛再次缠上了绷带?但这次眉心也有些轻轻蹙起?显然也不明白我为何来了。

    “找你们师父?他已经兵解了。”我简单的说了一句。

    “兵解?”李断月有些吃惊和难过?我看到她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显然师父之死很让他意外。

    李断月快速的飞进了洞**中?而李破晓站在了原地?死死的盯着我?双目中透着一丝不信。

    其实也说的过去?李牧凡和自己两个弟子的关系非常好?而且都是他收养而来的孩子?从小带到大?感情非常的深厚。

    李断月嗖然进了洞**后?才过了两个眨眼的功夫?忽然的噌一声!李破晓的剑飒然动了一下?我双目半眯起来?这家伙动了杀机?可为什么?

    “主公!主公救我!”洞口那里?江寒大声喊了起来。

    看到江寒冲出来后?李破晓的剑果断的就出鞘了?只听到轰的一声?我前面就划开了一道恐怖的剑痕:“夏一天?你敢欺我乾坤道!”

    “呵呵?有意思?我如果欺负你们乾坤道?恐怕你也不会站在这里了?早下去和周璇做鬼夫妻了!”我冷笑一声?背在身后的两只手已经凝聚了虚无剑。

    江寒几乎不要命的飞了出来?两道剑光齐头并进?瞬间就追到了他的后面!我回过头?虚无剑如同活了一样劈开了两道红色的剑光!

    李破晓顷刻也动了?手起剑落?直接在我刚才站着的位置轰击下来?而我虽然出现在了洞口附近?但看着一道狰狞裂痕?还是惊叹这李破晓的厉害。

    两仪境!

    而李断月同样也已经是两仪境了?这两人修为增长迅猛?几乎不亚于我?可想而知当时扫荡仙门的时候?他们一定有奇遇了?要不然也不会找到镇妖石?而这么久才跑到这里找他们师父?也有一定可能和他们修为进境有关。

    “信与不信都随便你们!我没杀你们师父!”我皱眉说了一句?看向了江寒。

    “主公?李牧凡的尸体?我照你说的处理了!”江寒喊冤道?脸上全是苦涩。

    李断月已经飞了出来?怒目看向了江寒:“一天!你到底有没有杀我师尊!”

    “我没事杀李牧凡做什么!他自己兵解的!”我皱眉说道?我瞪了一眼江寒:“你怎么处理的?”

    “我冰冻?然后震碎了!再准备往尸块那堆土的时候?这小妮子就进来了?之前李剑臣那事主公可记得?我这也是安全起见!”江寒连忙解释起来。

    “啧。”我轻啧一声?念咒把江寒收起来?我可不能让江寒给这俩愣头青打灭了?到时候我生气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嗡嗡!

    李断月双眼泪光盈盈?控制剑光立马朝着我打过来?而李破晓这次也不听我解释了?那把飞剑在他双手一合之下?竟浮空而起?见他两指一点?立马飞了过来!

    两枚剑丸?一把飞剑?这是乾坤道目前最厉害两人了?如果有可能?我还真想和他们打一场?但此时此刻?我还是要悠着点的好?这事情是阴差阳错给撞上了?要不然不至于此。

    “你们在打下去?难道就不怕李牧凡的魂…;…;”我正准备警告他们李牧凡的魂可能在给鬼差追索?如果迟了晚了给抓回阴间?亦或者逃得无影无踪?那可就真不好办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李断月的其中一道剑光中?一位身穿深蓝衣服?手持长剑的女子忽然就这么凭空出现了?提剑迅猛无比的朝着我刺来?速度比原来剑光快了不是一点半点!

    我牙齿紧咬?目光露出了杀机:“狗改不了吃屎?乾坤道真打算这么下去么!”

    “追仙锁!”大手一伸?身后无数的锁链冲了出来?数量多得吓人?顷刻间就撞到了李断月的剑光上!

    砰砰砰!

    那剑光也是犀利?直接扎断了十几道追仙锁?到了后面?总算去势颓然?最后给李断月再次召回?然后又放了出来?再次流行追月的蓄势再攻。豆木池扛。

    李破晓那边同样给我的上百道追仙锁围攻?这家伙剑气非常可怕?一剑就劈开了我的追仙锁?逼得我不得不施展另一招对付他。

    “李破晓?真当我绣花枕头么!”我顿时拿出了六道盘?在眼前一晃?轰隆一声?一道黑光嗖一下从六道盘正中心射出!

    李破晓剑光一档?整个人撞毁了两颗大树才停了下来?他衣服给黑光射中后?仍然因腐蚀而损坏了一部分?露出了扎实的肌肉来。

    这明显是魔气攻击。

    六道盘经过丁辰和老祖婆的研究?还有研究所的精工改造?与之前林正义变化而成的魔晶组合后?成为了我的新法宝?现在能够以仙气填充其中?以六道盘的自身功能进行转换?放射魔气攻击敌人。

    而一旦我找到其他的晶块镶嵌进剩下的五个晶石槽?还能转换成该属性晶块属性的攻击?可谓非常的厉害?当然?这东西也有吸收和反抗的能力?当时令狐然就用它来反弹敌人的大范围能量攻击?反而将对方轰死了。

    而李断月的剑光再次飞来?我脸色阴沉:“我不知道这位乾坤道的剑奴前辈是谁?不过李断月?我真没想到连你也这样!乾坤道?我看被定性为魔道也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