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四十八章:女王
    ??????“你知道什么!我们乾坤道行的端正?多年来除魔卫道人所共知!岂是你随意说了算的?是魔道还是正道!我们心里有数!夏一天!你杀我师尊?我与你誓不罢休!”李断月气得银牙紧咬?催促两枚剑光朝我射来。

    “呵呵?端正?人死留魂。为何不先问问令尊师再来杀我?”要不是我底子深厚?以两仪境对抗李断月的剑丸?还真可能斗不过她了?况且还有个李破晓在一旁助阵?这两人一起就更加难缠了。

    “如果是兵解?那你毁我师父尸身作甚?难道不是毁尸灭迹么?”李破晓撕毁了上半身给腐蚀烧毁的衣物?嘴里念了几句咒语?居然拿出了地仙符来。这是要和我死磕了。

    我虽然不怕他?不过现在和他死磕?却有李断月的两枚剑丸在?打起来很吃亏。

    想起当时三才境都给她半仙期吓了一跳?更何况现在我和她同阶?这逆天的剑丸?我想我的护身罡罩决然撑不住一击?所以只能说道:“我也是来救人的?来的时候他已经兵解了?眼下他去了何处?我怎么知道?我的家鬼并不懂此事。只是怕他尸身给人缝合利用?故而毁他尸身。”

    两人顿时半信半疑?毕竟这事情实在太大了。

    解释困难?我已经有了离开的心思?但还没动身。就忽然感觉好几道气息忽然往这儿过来?我皱眉施展了招鬼术?立马把这几位鬼帝拉了过来:“哪来的野鬼!都鬼帝还敢来阳间晃荡!”

    李破晓和李断月全都看向了那个方向。但他们感知没有我强烈?毕竟我实力七倍于一般的同级地仙?所以他们同时都对我抱以犹疑和警惕。

    而不一会?四个打扮成鬼差的鬼帝?就从森林中陆续给缉拿了过来。

    我一看这四个都穿着天一城的鬼差头领服食?脸色都是微微一滞:“吴金川?吴大哥?是你们?”

    “一天!?哎哟?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你怎么在这里?”吴金川一看到我?本来惊吓过度的面容?这下顿时好了起来:“都地仙了!?哈哈。好!”

    “参见夏皇!”剩下三个鬼帝不知道谁人手下?也不知道谁调教的?当场就跪在了地上。

    看我轻皱眉心?吴金川挥挥手就把他们赶了起来:“胡乱叫什么?你们女王可以这么叫?但你们不能乱喊?知道?”

    “是。”三个鬼帝当即站了起来?对我和吴金川又是一阵的谄笑。

    吴金川是我的老朋友了?当年是玄警的一方头目?我和李庆和他们都给他救过一命?所以他死后?我一直都对他很照顾?阴气块也足够他修炼用的?他在阴间当鬼差头子?前段日子随魏子灵和左臣调到了十方大海管理海底新城了?而他口中的女王?当然是海底皇族海王的子嗣云清?现在登基为王?而她是我亲自捧上王位的?所以她就自作主张叫我夏皇。

    “别提了?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的问话暂时制止住了李破晓和李断月的进攻?他俩全都皱眉看了过来。

    “唉?这不是收到了下面的消息么?说是有个半仙李牧凡在阳间兵解?让我们去拘魂了?谁知道追了上来?那家伙厉害得很?不但甩开我们几个兀自逃了?还逃得无影无踪?我们一时难以寻回?所以才沿路折返?准备再回头找找?实在找不到就只能回阴间随意交差了。”吴金川叹了口气?看向了李破晓和李断月?那当即拿出了一个本子?随后皱了皱眉:“哎呀?啧啧?这两个好像是他弟子呀?一天?要不你和他们说一声?让我们四个跟着他们?没准还能抓到这家伙…;…;”

    “好了?吴大哥?你还是下去交差吧?这人你抓不到了?如果他有意投胎转世?我会亲自送他下去。”我笑了笑:开玩笑?这两个差点要杀了我?要不是你早来?恐怕就要有人受伤了。

    “啊?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先下去吧?唉?大神打架?哪有我们什么事?对了一天?你一会可是要下阴间的吧?过家门而不入可不行?好久不跟你喝酒了?对了?云清这孩子很想你呀?阳间的好酒可时常备着?你作为我们大家的领头羊?怎么都得下去劳军下吧?就不怕云清一时想不通反了你?”吴金川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几个鬼帝顿时吓得脸都绿了?其中一个连忙站出来:“老大?您万万不能这么说呀?我们女王对夏皇那绝对是铁了心的服从呀?我上回还看到女王面对天一城方向长叹呢?肯定是思念备至?绝不是老大你说的那样有异心…;…;”

    剩下两个当然又是一通的好话?吴金川嘿嘿笑起来?显然刚才不过是开玩笑而已。

    “好?我去寻找下你们找的逃魂?若是找不到就下去了?会直接去新海城那里的?对了?把魏哥和左帅都叫上了。”我笑道。

    “没问题?我先让他们准备好你能吃的食材?到时候我们几个老人好好聊聊?我们这就先下去了。”吴金川说罢?也不再久留?直接就下了十方大海。

    “你们现在知道了吧?你们师父绝非我所杀?毁他尸身?也不过是为了预防之前像你们师祖一样的事情再发生?为今之计?大家还是一起去找找吧!”我说道?但看了一眼李断月的剑丸?仍心中堵得慌?又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子?又是一个天生剑体的剑奴成了剑丸?只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了李断月的剑丸上?难道剑丸还能够传承的么?实在匪夷所思?而看这剑光的犀利程度?应该是早前最先开启那枚?这么说?在李断月有剑丸开始就有了这位剑奴?那她到底是谁人?

    “我师父尸身被毁之事?随后我再追究!”李破晓性格刚烈?不过他和李牧凡的师徒感情倒是极深?虽然没有落泪?但双目已然微红?可见伤心不流于表面而已。

    李断月听闻自己师尊是兵解死的?两行清泪落下?却不见哭出声?只是袖子拂去眼泪后消失于密林之中?是分头去寻找李牧凡去了。

    看李破晓从之前吴金川来的方向去寻找李牧凡?我也不愿意和他同路?就说到:“如果找到你们师父?希望能够以信号符联络下?如果找不到?三个小时之后?想来也找不到了?各奔东西就是?不需另行通知了。”

    两个愣头青也不说话?但我当成了默认?自己往另一方去寻找了。

    说来也怪?这李牧凡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我在十万大山中兜兜转转?用招鬼术找了三四个小时都没找到?到了凌晨的时候?我除了佩服?也只是无比失望的下了阴间十方大海?准备发动阴间势力继续寻找。

    至于李破晓和李断月?目前因为证据不足?实在不好分辨对错?暂时让此事冷一冷吧。

    穿上避水衣下了十方大海?还没等我拿出海图?远处就来了一队列的海底鬼差?感应到我的气息?就指引我前往新海城。豆木欢血。

    既然到了阴间?家鬼终归是要活动活动的?宋婉仪和江寒ら刘小喵都出来了?跟着我一同下了海底?而师父和海师兄那边的南仙剑派因为还有一段路程?所以我打算过了今天?再行顺路前往拜见。

    海底新城建设比天一城快得多?看着崭新的城市在海底这么磅礴兴起?我对云清的管理颇为满意?刚只是看到城市的全貌?好几道身影就从城中飞了出来?后面还有无数的兵将。

    云清看到我到来?很是高兴?过来就行朝见礼:“云清参见夏皇。”

    “不用多礼?也不要叫我什么夏皇?叫夏大哥或者天哥就好。”我听着称呼怪怪的?当即纠正过来?不过还别说?云清一身海王红袍?不但雍容华贵?还衬出了自己的绝美容颜?加上打扮上颇为出众?可见对我的重视和吴金川说的只多不少。

    “云清岂敢?”云清脸顿时红了?她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神态完全和女王搭不上边?不过是我没法启用劣迹斑斑的云淡?而让她代自己弟弟登基海王罢了。

    吴金川在队伍中朝我挤眼?一副‘看到了吧’的神情?云清当然是以尊位领衔其他主官?而在后面的是魏子灵和左臣他们?再后面是海底的文武百官。

    我扫了一眼?云清的弟弟云淡也在其中?而此时这孩子修为涨的不多?依旧是悟道期?还有些酒色过度的痕迹?这使我不禁皱眉?只是没说什么。

    “一天!嘿嘿?总算是等来你了?这可是怎么回事?都地仙了!云清和我?还有左臣可等你好久了?我们都要渡劫鬼仙呢?一直都找不到你不是?”魏子灵连忙过来跟我勾肩搭背。

    “嘿嘿?好…;…;总算来了呀。”而左臣在旁边也是兴奋?见到我仿佛自己都已经是鬼仙了一般?眉开眼笑的?差点牙都笑掉了。

    我开了地仙眼?果然三鬼都冲击上了半仙?只差临门一脚了。

    云清不愧是女王?这阴气块果然是没停过?之前离开的时候不过鬼帝?这才多久?就一路蹿升上来?都和魏子灵以及左臣这两位左右实权者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