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四十九章:仙棺
    **vvvvv大家也不好在城外盘桓说话?就在一干大臣的带领下?我和云清并排进了新海城?城中商业十分的发达?细看之下。和天一城居然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看向了左臣和魏子灵?这两位都在笑不露齿?鼻子却哼哼的吹阴风?一副鼻子都松透了的傲气劲。

    我也不去夸奖了?一路就只是微微点头?反正是抄袭天一城的?像是像极了。但创新方面还差点?不过天一城在黛眉和齐暖暖的管理下?又有无数的精英在?各部门都已经成熟无比了?想要超越还真不简单。

    当然?一路上也不是无话可说?云清也是善谈?和我低声的讨论着目前海底的局势?还有目前遇到的阴气块缺失的窘境?因为之前给师父留下的几百块阴气块和仙气块?很快又分完了。现在也只有某几个干将才有机会得到。

    阴气块是战略物资?大家都伸着脖子望着?不过供应上也不宜说给就给?只不过我最近也缺货?心中也底气不足。看来黑瞳那边还是要尽快交流才行。

    知道我要来?当然数不清的文案都要过我的眼?看着一大堆的文书。我心情郁结?但这都是我不在?天一城系留下来的决策?还真需要我来看一看。

    不过有美女云清在旁边帮忙?这些文书决策做得还是很快的?等到通知晚宴开始的后?也决策得差不多了?我就和云清相约前往这夜宴。

    “夏皇?仙棺已经送到新海城了…;…;这次一共是三副。”云清在即将和我出御书房的时候忽然的提起。

    我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鬼仙棺送来这里?实则也是作为备用的?毕竟有过黑毛犼和倒霉熊的前车之鉴?对于重要人物的保护?还是需要全力以赴的?一旦鬼仙棺住进了家鬼?我会带走藏于一处安全之地?如此一来即便是遇到一些不可逆转的生死?还能将他们重生过来。当然?我还不知道云清现在提起是什么意思?毕竟现在英灵殿还在黛眉的牵头下?让心腹偷偷建设?所以鬼仙棺的事情并没有提上日程。

    “先去夜宴吧?这事情稍后我会提出来?毕竟不是万不得已?我终究不想禁锢大家的本尊。”我摇头无奈的说道。豆斤何巴。

    “呃?怎么会呢…;…;”云清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就不说话了。

    夜宴上?果然是美食美酒?而我和云清并列在王座上?受到一群官员的迎逢?随后当然是海底的特色歌舞表演?尚且还有一些舞剑什么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当即就海底的一些棘手事情?还有新鲜之事聊开了?宾主尽欢?到了最后?喝到大臣将军都走了?只留下了云清和魏子灵ま左臣三位在我旁边陪酒?当然?宋婉仪和江寒ま刘小喵也都在旁吃喝聊天?好容易敞开肚子吃东西?江寒自然是放开了架子?一手肉一手酒吃喝不停。

    我看着胃口也跟着上来了?连连对各位劝酒?宋婉仪坐的位置远?还很不高兴?频频抛来媚眼?要让我把她喊到王位那边侍酒?我只当没看见罢了。

    云清看我很高兴?又把鬼仙棺的事提了出来:“夏皇好容易来新海城?而天一城的重宝仙棺既然送来?本王想着?是不是让夏皇颁布下谁能够有资格进入仙棺?大家觉得此提议可好?”

    魏子灵一听?顿时认真无比的站了起来:“海王殿下?仙棺重宝?不是只有夏皇妃子才有资格进入其中的么?这些事?你们俩私下聊就好?拿出来现?老魏可就羞了。”

    云清一听?顿时两眼发直?脸唰一下都红了?手中的酒杯都洒了不少?她忙道:“不对…;…;我听黛城隍说…;…;”

    “哎?殿下?是就是了?这都鬼尽皆知了?还害羞什么呢。”都喝了不少酒?连左臣都起哄了。

    “老魏?老左?你们俩家伙?这是埋汰我呢?”江寒嗖一下就站起来?掳了袖子就要上去。

    魏子灵顿时吓得连连摇手?左臣也缩了脖子?我扫了一眼?神色阴沉了下来:“没上没下了么?可见你们平日里如何的跋扈!都看不上云清了?你们哪个不知道仙棺这宝物是为了防止大家遭遇不测的救命法宝?前车之鉴历历在目?是能够用来开玩笑的?”

    魏子灵和左臣一听?脸色顿然都难堪了下来?两人得到我诏令?接管海底各项大事?确实照我的意思把云清架空了?可久而久之?这土匪的性子难免就来了?看不上这傀儡海王了?要不是有我这层关系?恐怕云清的话他们一句都不会听。

    “一天?魏哥也是一时失言?你也别生气了?唉?小黑和大熊的事?我没忘?当时如果不是没有仙棺?它们岂会死?我别的话也不说?自罚三杯!”魏子灵也光棍?站起来就倒了三杯酒?一饮而尽。

    “一时高兴?酒后失言?我左臣领罪也罚三杯。”左臣也跟着站起喝酒。

    “都是我之前提起这事?我也有错?不关魏大哥和左大哥的事。”云清脸色苍白?两行泪花掉了下来?很是委屈。

    “好了?仙棺的事情?渡劫后再说罢。”我叹了口气?又安慰了下云清?毕竟剩下的都是自己人?吵吵两句?不一会大家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喝了也不知道多少酒?左臣这家伙就死命拉我要去渡劫?我拧不过他?只能带了缚仙神雷罩?到了海面上招雷来劈他?这家伙一路给雷劈一路狂啸?黑山老妖的性子有来了?也不考虑我就在他身后?听了一会还没看他成鬼仙?真心想两耳瓜子抽过去让他消停下。当然?这也是喝多了才这样。

    左臣趁机偷渡成仙后?魏子灵当然也跃跃欲试的要渡劫了?他倒是安静很多?过程憋着一股劲?到成仙的时候才仰天大吼?搞得海面乱抖?引来不少围观的群众。

    最后要渡劫的当然是云清?她喝得微微有些醉意?脸红扑扑的?虽说年纪轻轻?但我也猜不出她几岁了?但肯定是成年鬼无疑。

    渡劫也按部就班开始了?左臣和魏子灵在旁边也不敢看着?也是为了避嫌?就下海底去斗法切磋了?想要尝试下成仙后的招式什么的?当然免不了还要去一趟南仙剑派?毕竟鬼仙后?还是需要前辈指导?稳固修为的。

    看着周围只有我和她?云清趁着醉意说道:“尊上…;…;云清害怕…;…;”

    我这一听她换回以前的称呼?浑身都酥了?这小姑娘可也真是能折腾?按捺心中的躁动?我严肃的说道:“云清?你可准备好了?天雷可要下来了?切忌调集全身阴气…;…;那个?嗯?要记得转换好天地仙力?你可…;…;”

    云清看我没有多大的反抗?顿然抓住了我的袖子?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尊上?云清是知道渡劫的…;…;但就是怕?要是灰飞烟灭了可怎么办…;…;”

    “不会的?放心吧…;…;”我轻咳一声?只能详装不知?用仙力控制缚仙神雷罩招来了天劫。

    可这天劫一下来?轰隆一声落到了云清身上?吓得她直接就把我死死抱住了?我还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真那么怕?但眼下可不是分心的时候?别一不留心?真让小姑娘灰飞烟灭了才好!

    可这云清怎么回事呢?关键时刻居然忘了调集天地气息?我连忙提醒:“你倒是引天地灵气呀!”

    “尊上…;…;可你还没有像魏大哥和左大哥那样摸我的后背呢?我以为没开始呢。”云清一副愕然的看着我。

    我差点给她气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