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五十三章:逆流
    ¢¥|||||风和日丽?碧空如洗?上千的观礼队伍全都给李破晓和李断月吸引去了目光?唯独没给我这一身道袍?背着单肩包的青年吸引住。

    杜古剑杀我恩师时。把他的肉身都毁了?提着头颅来追杀我?要不是老祖婆疾行千里来救?我恐怕早就没命了。古时就有快意恩仇的说法?今天?我地仙而来?势必以同样的方式诛此老贼!

    “剑来!!!”我大喝一声?手指朝其中一个弟子所背的剑匣猛然点出。仙力所动?嗡嗤一声?在那弟子尚惊愕时?碧色长剑已然落入了我手中:“杜老贼!头颅拿来!”

    所有人顿时看向了我和杜古剑?杜古剑脸色惊愕?我出手拿剑那一刻?仙力惊动了他。

    “来的好!原来是地仙了!怪不得如此嚣张!今日就拿你血祭我九剑道开坛布道仪式!”杜古剑横眉冷对?眉心拧成了一道缝隙?一张银符很快就拿在了手中:“血萍飘沙…;…;”

    “血萍飘沙未遇时?此剑并无故人知?落日断鸿歌声响。故月衰草何时穷!”我冷声念咒?同样拿出了一张地仙符?他怎么杀我师父?我就怎么杀他!

    见我同样念咒?而且速度更快。杜古剑脸色一变?往手中怒视后?中指就给剑气划破。两道血从指尖喷出?染红了一金一银的宝剑。

    “天一道?无穷剑灭!”我大喝一声?阴阳流转?两仪境的仙力在顷刻间血海沸腾?红雾翻滚?剑气就跟滚雷一样隆隆作响?狂射而出!

    轰隆!

    血海飘萍?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眼中怕都是红光一闪?眼前就会陷入一阵赤红之中。杜古剑到了这个时候?桀骜不驯的面色中才露出了恐慌?无论是念咒速度?法力的强弱?威力的大小?都无法和我相互抗衡?剑声嗡嗡乱响?如绝望的哀歌?周围气息也全都絮乱起来?地仙以上者?都会为这个力量所慑!

    红色剑海潮涌而过?杜古剑表情一凝?脖子以下全都砸碎成了血花?飙溅到台上各处?而他的衣袍?前面的法坛?砾石碎屑?尽数随着剑潮声湮灭不见?除了红色?已然不剩任何东西。

    咕咚?黑色的头颅和两把纵横人间的宝剑掉落在地?而杜古剑的灵魂依然逃不了这攻击?千苍百孔的化作一缕残魂?往山下逃窜!

    “老贼!留你残魂便是要无穷无尽折磨你!还由得你逃么?”我阴沉一笑?伸出手立即将杜古剑的残魂捏住?双目圆瞪的和那苍白的鬼魂脑袋怒视。

    “当众杀人!还有没有国法了!”聂正国大吼一声?一脚就踩在了太上?瞬间踩塌了前面的木板。

    好几个的地仙嗖嗖的下台?眉心都拧成了川字?显然我的行为对官方而言?已经是极端的挑衅了?无论我实力如何?为何能够一击杀死杜古剑?这都让他们忽略不计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蚂蚁足够多了也能咬死大象!

    “小子?想不到才数个月不见?居然已经成了气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两只手插在袋子里的女子伸出了手?一双黑色的手套带到了如玉一样的手上?顷刻之间?她身上的仙力竟全然爆发了出来!气势沉稳而决然。豆扔华扛。

    这个女子我熟悉之极?是官方的喻沉香?号称神拳无敌。

    而继她之后?那背着琴的姚中熙也缓缓的拿出了一尾古琴?盘膝落定?只待一声命令?立即就能弹出波涛如潮的杀人琴声来?这人沉稳冷凝?一旦杀机生出?同阶里恐怕都少有敌手。

    当然?既然是为了围堵我?地仙决然不会这么少?只是这两个是所有混元地仙的代表而已?四周又站出了好几个地仙?或有穿着平凡打扮的老者?或者是身背长剑?头发盘起的道士?甚至西装笔挺的都有?足有七八人之多。

    聂正国往前走了两步?方才怒气不休的气势已经冷凝了下来?双目阴沉的看着我:“夏掌门?我倒是想过好几个你登场的场景?但却没有一个是这样的?两仪境?十步杀一人?杜古剑杜掌门几乎是混元境无敌的存在?居然一招都挡不住?瞬间就剩下大好头颅一枚?啧啧?你这么拿着这枚头颅?不知在这场九剑道成立的观礼大会中?还要发表什么养惊世骇俗的言语么?”

    “呵呵…;…;这头颅可不错?看那血声点滴?何等的壮观!”我咬牙冷笑起来?看向了杜古剑那头颅摔在地上?颈部断口处?血管中的血滴答而下?狰狞而残酷。

    “两仪境?对付三位混元地仙已然吃力?于今这里地仙不下十人?你当如何?”聂正国再次大怒?怕也未曾的见过我这么残忍的人?现在怕也是首见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还带讥讽而谈论的。

    “杜古剑不过一老匹夫?杀我师父墨长恭?提其头颅杀我?你们官方管不了?你们官方的道门更是要为他正名?大肆邀请天下同道给他们洗白?可笑么?这里怕有点资历的?都心中有数这九剑活杀会是什么东西吧?如今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之?那又如何了?”我眼中含霜?为师父墨老死得不值?他的死?就跟生老病死一样的平静?无人追究?无人为其伸张正义?若不是我实力冲击到地仙两仪境?这桩血案不就成为了历史么?

    “那也不能当场杀人!拿下这罪魁祸首!”聂正国怒道?随后大手一挥?所有的地仙顿时全都发起了进攻!

    十个地仙没有?七八个是有的?但这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因为该注意到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姚中熙?一个喻沉香!

    “谁敢过来?生死无怨!”我冷冰冰的看着这群发动攻击的地仙?逍遥行往旁边移动?鬼魅一样的闪过了一个道士模样的地仙最先发动的攻击。

    嗡!

    一道虚无剑转瞬而至?无声无息?直接击倒了那个道士?道士捂住胸口跪下?血从指缝中喷出来?生死不知。

    好几个念咒的地仙怔了一下?犹豫之时?又是一个地仙倒下?依然是虚无剑无声无息的击中?这剑道没有预兆?打到**挫骨?威力猛烈而神出鬼没!

    “追仙锁!”我冷喝一声?背后数百道孩童手臂粗大的锁链噌噌窜出?直奔所有的地仙?这追仙锁的厉害?恐怕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了?其中蕴含的仙力绝非一般地仙能挡?就算是姚中熙和喻沉香都法宝在身?恐怕也不是对手!

    仙门封锁了消息?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北极仙门给我毁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跑来激怒我了?这叫做不做死就不会死。

    “真还当我是以前给你们追得满山乱跑的夏一天了?说过生死无怨?今天攻击我的人?等同和杜古剑共谋!黄泉路上?好走不送!”

    砰砰砰!

    手中拿剑的?法宝的?冲到前面的率先给我打飞?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把金色长剑嗡嗤一声飞来?将我的追仙锁一击全都截断了!

    我扭过了头看向了李破晓?阴沉的说道:“李破晓?难道你也要凑这热闹么?”

    “快意恩仇?何须牵带旁人?”李破晓皱眉说道。

    “说的也是?快意恩仇?何须牵带。”我扫了一眼这群惊恐的地仙?把目光移向了聂正国:“聂老?这次我可不是不给面子?杜古剑杀我师父?我只杀他一人?带走他的头颅?至于魂怎么折磨?我是阴间授印明文册封的城隍?我也无需和你多说?至于你们之前怎么打算的?现在咱们倒是可以进入商谈了吧?是要收拢我天一道?是要倾尽官方玄警和道门之力覆灭我天一道?还是如何?我倒是很想洗耳恭听。”

    聂正国浑身气得发抖?刚才那一招追仙锁?别说是个八个地仙一起上?就是再多来几个怕都有去无回?姚中熙和喻沉香刚才蓄势待发?结果还没动手?漫天遍地的追仙锁就飞过来了?挡着睥睨?他们脸色到现在都苍白之极。

    几个地仙正在抢救前面给虚无剑打伤的地仙道人?也都是心有余悸?眼下是不敢再乱来了。

    “好!一朝得道?竟这般嚣张?老夫确实拿不了你怎样?倒是想听听你夏掌门想就此事怎么个说法!”聂正国也是个老光棍?做事老辣?说退就退?知道打不过?当然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邹之文和沈冰莹ギ陆成山三人给胁迫站在了余天孝的后面?此刻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就好像给大石头压在脊梁骨几百年的孙悟空?这个时候终于翻身做主了。

    “我夏一天?既然是南方道门的一员?也是天一道的掌门?做事不会不顾虑后果?哼?杀杜古剑也绝非想杀就杀?今天就先揭了这九剑活杀会的皮?让大家看看里面都藏着什么好了!”我正气十足的说完?两张玉牌一晃?之前杀死李牧凡的四个九剑活杀会半仙就出来了。

    这四个半仙给封印在玉牌里?早就浑浑噩噩了?此时此刻的四鬼看着一大群人?还想要分道逃离?然而给我招鬼术顷刻就困了个结实。

    “呵呵?南方道门?这里可已经没有什么南方道门了?只有我官方道门?你区区一个人?区区一个野门野派的掌门?就想要逆潮流而动?你且问问邹之文?他是不是愿意并入了我们官方道门?”聂正国半眯着眼看我?抛出这事?当然是要制止我继续说下去。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