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八百六十章:决死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事我的确有错在先,未曾考虑周全就到了你乾坤道后山,不过就这么想要杀我,也有点这过了吧,顶多我家后山让你也逛一圈好了。犯得着这么不依不挠么?我虽然想要和他死战一场,不过无论如何,我也不能仗力欺人吧?要打以后有的是时间,想到这,我按捺下自己的战意,转身就用逍遥行踏云而行,准备下山。
  
  然而我不战,李破晓却不打算放过我,释放了恐怖的乾坤正气后,他浑身就跟绕着剑光一样。金属性的力量震得周围空气嗡嗡的响起来。恍如怒雷在云空徘徊不去一样可怖。而就在我准备把剑丢还他后山之时,嘭的一声,李破晓脚尖处山石崩落,踏山追来!
  
  呵呵,何须这样?我冷笑一声,要比速度。谁能比得过的缩地术!
  
  缩地直接下了山门,我看了一眼手中的那把李破晓给我的宝剑,心中不禁一阵的唏嘘,这乾坤剑果然威力恐怖,居然在几招之内,就把这把剑震得到处是痕迹,若不是我护身两仪罡气的强横,剑气都要突破罡罩,直达我的肉身了。
  
  嘭,宝剑一半扎入了地上。
  
  然而这个时候,山上忽然一点金光出现在我视线中,这金色的点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在我反映过来那一刻,它就形成了李破晓的样子。随后一声怒吼,我几乎在这个时候同时窒息了!
  
  太快了!
  
  逍遥行一转身形,我飒然掠出了十多米,可停住身形那一刻,腰间位置忽然感觉一凉,道袍竟这个时候划开了一道口子,若是慢上一分,恐怕半条小命也要没了!
  
  这乾坤正气居然这么厉害?
  
  我皱眉看着李破晓,只见他浑身上下闪烁着细微的金沙,这些金沙随着他的移动,不断的跟随着,我能够猜测是一种奇怪的金属性物质,正是这种东西,让他速度暴涨。【△網WwW.】
  
  而刚才他踏足之地,已然凹陷了下去,可见他现在不但身体重逾千斤,还力量大得惊人!
  
  噌!
  
  李破晓的乾坤剑一伸,挑起了山门前我掷入的那把剑,打回来给我:夏一天,就在今日分个胜负吧!
  
  李破晓,到底和你是绕不开死战,来来来,不打服你,还是各种纠缠,真以为我夏一天好说话了。我阴沉的接过了宝剑,心中也怒意勃发,今天特意换上了赵茜做的衣衫参加这次的观礼大会,准备原样换下的,现在好了,居然划开了这么大的口子,这二愣子不战则以,一战必然要分生死,像是我这样要逃的,他不追到天涯海角才怪了,也好,今天打残他就是。
  
  方才的大战已经惊动了周璇和李断月,一鬼一人飞速下山。
  
  夏一天?李断月惊呼出声,站在一旁有些迷惑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向了李破晓,李破晓道袍上很多口子,上面沾满了鲜血,她自然是忧心忡忡。而看向我,我腰间也多了一道口子,露出了苍白的颜色。
  
  在互为朋友的阶段,李断月和我关系挺不错,在我怀中渡劫了,后简称我叫一天,甚至也不排斥跟我说话了,这是友情的证明,但经过了她师父李牧凡的事情,从称呼上我就能知晓我们的友情又回到了原点。
  
  夏一天!周璇有些怒意,她虽然还没晋级鬼仙,不过却对我没有半点害怕,原因很简单,一向我们俩就不和睦,要不是有外婆在,我分分钟让她转世投胎了!
  
  破晓,你为何和夏一天兵戎相见?李断月心中疑虑要不要出手,如果是平时,或许她根本不会犹豫就放出了剑丸。
  
  他不但毁去我师肉身,今日会上又构陷我乾坤道于无义,夜里闯入门中后山禁地,偷窥隐私,跟踪罗织罪名,这般处处针对我乾坤道,所谓事不过三,若不正我乾坤道之名,今日之后乾坤道何以立足天下道门?李破晓言辞犀利,表达了自己对我的忍无可忍。
  
  你师父肉身之事我处理上确实失误,你乾坤道有没有道义,天下道门难道没给你们定义么?还是觉得天下人皆错,不理解你乾坤道所谓的大义?我闯入后山禁地,皆因周璇以鬼身忽然出现后山,你乾坤道自称杀尽天下厉鬼,却在后山出了这么个鬼来,我为安全探查一二,难道有错?至于跟踪罗织罪名,呵呵,子虚乌有的事情,亏你想得出来!我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怪不得这愣头青要杀我。
  
  夏一天!平素里你在阴间仗着势力欺负我就算了,如今你还仗着自己本领高强,在阳间吃得开,却处处欺负乾坤道,不觉得过分了么?周璇顿时气道,大有帮着情郎的意思。低大记划。
  
  周璇,你喜欢张元义我不反对,甚至举双手赞同,因为你们本来就是夫妻,我甚至还会帮你们,但你现在觉得眼前的人是张元义?呵呵,那是李破晓!我回过头怒目相对。
  
  夏一天!我明确的告诉你,他就是张元义!周璇也怒了。
  
  好,你要张元义是吧?等我打飞了李破晓的魂,就还你张元义!我阴沉着脸,对李破晓的讨厌,我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恨不能立即将之杀灭,既然知道有张一蛋的魂在里面,我便抽魂试试!
  
  不行!你若敢对破晓这般!也休怪我无情!李断月一听我的话,立即跟炸了毛的母狮,两眼都红了,而两道光芒瞬间出现,漂浮在她身边!
  
  断月,你放心吧,我并不会毁了他的魂,只是将他抽离我朋友的身体,不会牵动你的诅咒。我皱了皱眉,认真的看着李断月。
  
  那也不行!已然夺舍过,融合而分离,破晓的魂必死无疑。李断月断然摇头。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的,剑丸之事,实际上我可管可不管,我大可以让道门直接介入此事,彻底将乾坤道抹去,但正是因为和李断月曾经互为生死之友,所以才会亲自处理,然而如今朋友反过来以剑相对,实在让我心寒。
  
  试都不许试!我不容你拿他的生命开玩笑!李断月爱李破晓之心不容置疑,她宁可自己死了,都不允许别人动李破晓,在她的世界里,正是有这一点支撑着。
  
  周璇,你一边去,李断月,你也不用插手,你和他差距太远,而我,和他之间也必有一场死战,就在今夜!李破晓倒也光棍,直接屏蔽了周璇和李断月跟我死斗。
  
  周璇点点头,很听话的就到了山门后面。
  
  而李断月却没有走开,很明显纠结着要不要出手,之前在渡劫台上的一战,大家本应该不是这个发展的格局,但如今兵戎相见,都出乎了大家的预料。
  
  星云漫天,弦月如挂桂枝,光照下来,把乾坤道山门前的宽阔全都显露了出来。
  
  李破晓把金属性的乾坤正气提升到巅峰,身后全是无穷无尽的金色粒子,整个人如长了一层巨大的披风,如梦似幻,仙力之庞大,连我都不禁也皱起了眉,这家伙,爆发后,简直是恐怖分子!
  
  碧云青天十万影,浩瀚丘歌九天闻,金沙寒河曲连处,道将飞剑蔽纷尘!李破晓抽出一张银符,划破的手指快速的写出了一大堆的咒字,然后一字一句念出咒语,脚踏北斗七星!
  
  骤然间,剑气沸腾,那道符纸诡异的漂浮在了空中,放射出无穷的剑光,而李破晓自己,纸上仍然快速写咒,最后落款四个字正气飞扬顿然让我浑身战意冲天。
  
  静夜里,李破晓念起咒语,而我,同样没有半分的犹豫,接下来这一招,是七倍道统之力!
  
  我几乎在同时拿出了一张写好天一道咒语,沟通天地道统的纸符,也熟练无比的划破指尖,写下了属于我自己的咒语。
  
  同生寸心凉秋雨,千念悲风成片云,故欲脱凡无情世,剑魂幽毒伴沧零!七倍道统之力,让我指尖接触符纸那一刻,仙力迅速给抽走了,我只觉得身体至少有一半的力量就这么狂暴的消失,当然,它同时也在以另一种能量,以地仙符作为媒介疯狂放出!
  
  那可怕的青烟,正是我地仙之后的必杀之术!幽冥毒剑!!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