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六百六十三章:接洽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既然夏施主不想解决,那贫僧只能自己动手解决了,我佛慈悲。福真说罢,就过去准备帮李破晓解身上的外毒内蛊。
  
  我心中冷笑,别说是四象境。就是五行境、六合境来了,都未必能解这蛊毒,李破晓这趟要不完蛋,我夏一天也白混到地仙两仪境了!
  
  你不许走!李断月两行清泪落了下来,瞬间踏步向我,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我不能就这么让他受苦,夏一天,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就解了他的毒,他会努力的解除乾坤道的诅咒的。破晓很强。他就算不用剑丸都很强的。你相信他好不好。
  
  对,他很强,而如果由你成为他的剑丸,他会更强,难道不是么?我苦笑摇头。
  
  你若是这么说,你何尝不是为了私怨?你就是怕他比你强!所以你才这么做不是么?李断月揪到了我言语中的尾巴。
  
  呵呵。你说是私怨就私怨吧,我不在乎,你也不用为他洗地,我要杀他不过跟捏死只蚂蚁那么简单,至少把他打成飞灰也没有你想象那般困难。我冷笑说道。
  
  若不给破晓解毒,不是私怨还有什么!既是为了私怨而让破晓死,就算你到了天涯海角,我都会尾随而至,除之后快!李断月狠狠的说道。
  
  我无所谓,既然说出来让你报仇的话,就不怕你找来。我冷然看着她,和福真、圆慈道别后甩袖而去。
  
  福真神僧还真的去救李破晓了,但我知道自己的幽冥毒剑是什么,所以也就没打算再看,而是走出乾坤道的密林。
  
  招来了天棺疾行。我一路飞驰在树林中,心中却思考乾坤道的定位问题,如今乾坤道仍然是道门的一员,但对道门却几乎没有了贡献,剑丸的问题引来了大家的热烈讨论,反对者非常多,打算扶乾坤道一把的,却寥寥无几,大多还是当年受过乾坤道照拂的。
  
  这件事不能用感情来衡量对错,乾坤道不愿意公示这件几乎相当于魔道行为的事,对道门而言,是谁都不能接受的,月底天一道开坛布道时,看来就是乾坤道给定义为魔道的那天。
  
  叹了口气,心中不禁觉得反差太大,乾坤道由原来的除魔卫道,到现在的魔道,着实让人唏嘘。
  
  天棺疾行本来就是悟道期的法术,地仙之上,还有个叫仙棺疾行,可进行短暂的飞行,不过因为太过骇人和耗费法力,我一直就没有打算使用。
  
  即便不是仙棺疾行,但这古怪棺材速度仍然飞快,一路都没有丝毫停歇就进入了大龙县境内,但即将要到内门的时候,我就给圆慈那家伙追上来了。
  
  地仙之后,圆慈的速度见长,连天棺疾行都甩不开他了。
  
  大和尚,你的肉身铜佛呢?我看着圆慈并没有背着他师父来,心中一阵的惊疑。
  
  圆慈大气不喘,笑呵呵的说道:一天,别这么生疏嘛,咱们俩都谁跟谁了?铜佛已经丢在了乾坤道,师父也暂时因为破晓的事情留下了,你弄出的毒可真心厉害,居然能够挫骨销魂!
  
  哼,不装了?我皱了皱眉。
  
  哪能呢?师父在我当然不好说话,现在不是不在了么?圆慈呵呵一笑,然后和我并行起来。
  
  挫骨销魂都便宜了他!李破晓你也不是不知道,就是个愣头青,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次和周璇兜搭在了一起,我不过因为鬼气去他后山看看,结果居然跑来杀我,现在想来,还觉得是这家伙老羞成怒多些。我摇头苦笑,李断月太惨了,爱却不得所爱,结果给个鬼抢走了。
  
  哈哈,你还是不待见破晓呀,不过说实话呀,你后宫都那么多美人和美鬼了,还在乎一个李断月么?你想想,人家破晓就一个女鬼和一个美人,多磕碜,这你还忍心去兜搭人家一个,不杀你才怪了!圆慈哈哈大笑,全然没有节操了。
  
  住口,我和李断月是生死相交过的朋友,不容你这么玷污她,况且我和我的朋友、家鬼更是这样,和李破晓不同!我瞪了他一眼,又道:乾坤道在收天生剑体的剑奴之时,会在她们身体内或种下了剑丸,一旦剑奴修炼有成,或者因为死去,就会成为剑丸,最终给乾坤道主炼制成有魂剑丸,你不觉得太过可怕了么?
  
  呃......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不太熟悉他门中之事,破晓这人还是不错的,至少和我交流时并没有太多障碍,说起来,他最是防备你了,这可能和他小时候的遭遇有关,你知道么,南方养鬼之事盛行,他小时候就是亲眼看着自己父母死在别人豢养的鬼之下的,因此无论如何,这都成了你和他的友情里唯一无法共存的原因。圆慈解释道。
  
  呵呵,倒好,现在和鬼捣鼓在一起了,讽刺。我反讽道,这真是复杂的关系。
  
  圆慈愕然,不过也没打算给李破晓解释点什么,反而问起了一件事:对了,一天,我跟你打听件事哈,最近听说你去过仙门......呃,有没有看到我妹妹呢?我一直想去寻找仙门存在,可冲击成地仙后,却没人来接引我,而师父是个苦行僧,对仙门又不大知道,而且你知道的,他尸仙之身实在尴尬得很。
  
  你妹妹......我想起全婵妤来,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但圆慈见我沉默,连忙又追问起来:夏一天,你消息灵通,我就知道你知道我妹妹在哪!
  
  这......你妹妹......我咽了口唾沫,看他目光热切,知道瞒不住,就说道:她在我后山......
  
  啊?你!你......圆慈震惊得难以附加,手指着我,肥嘟嘟的脸上皱成了虎皮:夏一天!你不会也把我妹妹收进你的后宫了吧!
  
  你简直混账。我啐了一口,然后说道:我天一道男的你无话可说,女的倒成我后宫了,你是世俗走多了,脑子给污染了吧?
  
  别别别,这不都开玩笑么,哈哈。圆慈一听不是,摸了摸光头,顿时高兴起来,不过转眼又狐疑道:你后山地仙可多么?不会就我妹妹一个吧?
  
  你!再来这些问题,就赶紧的滚吧!我就不伺候你了。我一边骂道,一边也随口解释一句:圆慈,不止是你妹妹如今进入了我天一道后山静修,还有其他的前辈高人,而你妹妹不但跨过两仪境,如今都三才境了,你一混元地仙还是不要去找不自在了,免得她出手杀你,我也拦不住。
  
  圆慈眼珠子轱辘一转,就说道:那我更要去看一看了。
  
  我轻哼一声,圆慈狡诈无比,刚见面时就骗了我不少钱,这样的人岂会给我轻易糊弄过去,不过这家伙也该是挨揍,就让他妹妹教训他一顿也好。
  
  圆慈跟来后,我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所以到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到了天一道的后山:青天山。
  
  这座山和当时夏家的后山几乎一模一样,洞府极多,还有青天鼎坐镇,关键是云雾缭绕,常人甚至看不到这座仙山所在,也只有修玄者运极目力,才能看出一些端倪,但也是见山而入,却不知此地居然是青天卷所化。低双何圾。
  
  啧啧啧,这手笔,动了真功夫。圆慈赞道,不请就自入了。
  
  我无语摇头,也跟着他进去了,这圆慈进了山,四处开始晃悠起来,而我在后面,已经察觉到了几股气息朝着我这边而来。
  
  什么人!?一声女子厉喝,几十把飞针就嗖然飞来,速度快得离谱!
  
  我皱起了眉,全婵妤姑娘也是暴脾气,明知道是自己哥哥,还问什么人,这么一来就能当成是擅闯后山的地仙,先打一顿再说了。
  
  哎哟!是我呀!婵妤!圆慈连忙往旁边一跳,躲过了十几把飞针。
  
  我一看这件宝物,材质就很特殊,看起来金光璀璨,应该是引凤棺的材料制作而成,和当时在四方道门大会时用的那几套法器一样,可见她已经掌握了一些炼器的手段,虽然还不到法宝的程度,但材料特殊,也拟补了炼器手段的不足,改天倒是可以让韩珊珊帮帮忙。
  
  刚想着韩珊珊,她就从云雾中和苗小狸一起现出了身影,看来,她们已经是互相的成为好友了,没准这飞针还是韩珊珊帮忙弄出的半成品呢。
  
  什么是我!?不认识!全婵妤根本不管圆慈解释,连续的发动奇袭,攻击圆慈。
  
  后山来人,所有地仙必然倾巢而出,毕竟有一些要事急需相商,所以丁辰就带着四象境地仙池天生为主的一干新来地仙到了后山门见我。
  
  看到这么多地仙,我表情一怔,我记得没那么多人才是,等到丁辰和池天生他们站定,我细细一看,原来这批来人里,还站着一位已经十分熟悉的地仙,何奈天!
  
  昆仑山的魔仙门,居然也来人了,速度果然够快的。
  
  夏掌门,那日一别,时间飞逝,好久不见了。何奈天拱手笑了笑。
  
  何奈天屏蔽了气息,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实则六合境这等高人,去到哪不都是可怕的存在?但反过来一想,其实他亲自来天一道也是给足了面子了,只是不知道他来干什么?
  
  就算带上使节团,也不至于用到他这镇门的老怪物来呀。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