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月底了,求点钻石了,不然也要清零。
    ?1ooooo无论我渴求的是什么?想要得到什么?媳妇总能在不言语时?或许不经意间给与我更多?小时候给与我安全感。长大了给我延命?现在替我保驾护航。

    若妻若姐的她总能把我照顾得很好。

    我却还是那个孩子?胆敢说要为她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可她从来就没说过?也没有对我有过誓言决心?没有过多的解释?默默做了我做不了的一切事情?还一直做得很好。

    梦方歇。回响不绝。

    我不知道媳妇姐姐缺什么?因为她从来没要求过我?而我却只知道要求她给与我更多?遇到危险时?也总会第一个想起她?嚷着她现在在哪?当她出来时我就会热血沸腾?哪知道背地里她却总是暗自承受…;…;

    难道下一次我撞南墙而头破血流的时候?再喊着她的名字?让她出现给我打扫残局么?

    指尖凝固的血迹让我沉默了?我得想办法把媳妇姐姐从魂瓮中放出来。而不是等待ゲ期待。

    “张家是怎么回事?”

    未接来电里有张小飞的?但我特意没有回过去?就是想问问江寒到底怎么回事。

    鬼将江寒立即拿来准备好的茶水?开始在地板上快速的写着他去往张家后得来的过程。

    原来柳凤依给抓去后?确实经受了抽魂夺魄之苦。凄厉的鬼哭声连附近的生人都不敢靠近了?不过柳凤依不是寻常的厉鬼?已有灵智。深知把鬼娃喊回来自己的下场会比现在恐怖。

    所以纵然被张家百般折磨?她也不打算让那鬼娃从张大飞肚子里出来。

    事情无法解决?张家也不敢剖腹娶子?一剖腹就是鬼娃发狂之时?因此这事也就僵持了下来。

    江寒数次想要去救下柳凤依?可对方请来的外援实在厉害?远远的也只能看着?实在没本事闯进去。

    他是智将?本来智商就不俗?要不然就不会来找我了。所以他这次已经是第五次来求我?当然?如果不是我在睡觉的话。

    “看你对自己的爱侣拼了死命?我也不会对你要求过多?虽然我不能保证帮你救出来?但我想我会尽力的。”我跟他说道。

    “如能尽力?所允之事?无需改日?今可兑现?如需珠宝?立可取之。”江寒看我吭声答应?立即就写了这些字。

    “好?你倒是爽快?如果不是你有爱侣需要保护?我真想把你拉入我的阵营中?为我征战。”我觉得这鬼将品格倒是和活着的时候一样?敢作敢当。

    江寒也有些悸动?毕竟看过我挤出的精血?纯净无暇?一滴就能把力量提升到当前境界的临界点?这得多诱人?

    不过他想起了柳凤依?就打消了要加入我阵营的念头。

    “阴阳眼开?此事既定。”江寒写道?实际他书写的并没有标点符号?所以我知道这后面应该是问号。

    因此我点了点头:“我只答应你?在保全自己生命的前提下全力去救援?但能不能救出来?这也只能看天意了。”

    江寒断然的点头?没有拖沓就飘了过来。

    惜君嗤着牙拦在了我面前?不过让我抱到了一边?宋婉仪倒是毫无戒备?这江寒她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品格她还是信得过的。

    鬼借身是很危险的?稍微不留神就会给夺取身体的控制权?不过我并没有这个担忧?两个等级跟对方同等的鬼护法?现在刚刚喂了血食?精力强大不是一般游魂野鬼可比的?况且这江寒来去不知好几回?原来储蓄的力量早就亏了不知多少了?现在让他对付惜君或者宋婉仪其中一个?就算拼命?能不能逃还是个问题。

    就算出了问题?惜君和婉仪也能很快的解决掉对手?虽说我气血肯定会大亏?但小命丢不了。豆妖丸技。

    而且媳妇姐姐没有预警?对江寒还是能信任的。

    江寒借身借得很容易?直接把手变成透明后就穿进入了我身体?他并没有敢夺取我身体的控制权?只是接管了双眼的功能。

    我觉得两眼一黑?前面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经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我才恢复了视力。

    恢复视力的瞬间运起目力?我感觉世界多姿多彩起来?阴阳眼的妙处是能看到以往看不见的东西?包括鬼身上的独特力量。

    好比惜君?身体外充盈着红色的能量体?就跟燃烧的火苗一样?很是漂亮。

    而宋婉仪是青蓝色的?跟水一样?同样是能量不低?比惜君还要浓稠一些。

    至于鬼将江寒?虽然还能看见一层绿色的辉光?但显然一副羸弱的样子?青黄不接?现在不用他去战斗?恐怕风吹一会他就能直接报销掉?看来这两天以来?他真的是精力憔悴了?加上给我开阴阳眼?已经是油尽灯枯。

    我内视了下自己本身?也看到了一层黑蓝的能量在身体外流转着?能量相当的充沛?我不知道当时赵茜为什么说是淡蓝的?但现在显然我看到的不一样。

    难道是因为我不但继承了养鬼道的道统?还继承了阴阳家的道统的原因?

    而她说的那层金光呢?我立即看向了背后?金光淡得几乎看不见?难道媳妇姐姐又开始进入休眠状态了?

    看来她传给了我道统?已经休息去了吧。

    宋婉仪看我老是到处乱看?就写了几个字给我看?看完我赶紧减轻了眼力?把阴阳眼给解除了?宋婉仪说这阴阳眼消耗并不小?以我现在的实力不是随时随地乱用的。

    我觉得?颜色的区分是人和鬼身上所表现出来能量体属性不同而不同?大概就是金ゲ木ゲ水ゲ火ゲ土几种属性?至于能量偏向哪一种属性?也就表现出哪种颜色。

    惜君热情如火?所以是红色?婉仪跟水一样的柔和?也就是蓝色了?江寒则是木属性的绿色?他们都比较纯粹。

    只有我比较奇葩?居然是偏深蓝色?估计是道统杂交后的产物?实在不知道什么属性了?回头得问问海师兄?毕竟我刚刚继承了养鬼道的道统?没准两种道统汇合产生了异变就不好玩了。

    有了阴阳眼还得懂法术?没有破解之道?也就谈不上什么了。

    我拿出了海师兄的那堆阴阳家书籍?一一摊开来?足有十几本之多?道统之驳杂难以想象?其中囊括阴阳星相?奥秘算学?法术道术之类的东西?大部分我翻进去全是古文?标点符号都没有?只有两本是鬼画符?我就挑了这两本法术道术?其余全部放回了外婆的箱子里。

    箱子里的鬼面还躺在那?诡异而带着一种恐怖氛围。

    我关起了箱子?开车出门?用导航地图寻找这小萱萱茶楼。

    “你的事情先拖上一拖?我先去和师兄见上一面?没准能够以他的名望让这事兵不血刃?如果不行?我再想其他的办法。”我和坐在后座的江寒说道。

    现在虽然是白天?但对江寒这类鬼物没有多大影响?而且就算难受?现在他也会撑到事情的结束。

    江寒也没其他办法?一切都仰仗于我。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导航指定的位置?我四处找了下这属于老城区的位置?愣是没给我找到小萱萱茶楼?只得打了个电话给海师兄。

    结果给他说了一顿?亲自跑出来接我了。

    直到我们绕了半圈拐进了一条小巷?我是一阵鄙夷?果然看到了小萱萱茶楼。

    茶楼可不好找?里面人也不多?似乎还有包厢存在。

    我给海师兄带进去时?外面只有俩桌子的人?一桌里有四个男的?一个女的?大致都是五六十岁的年纪?有位则有七八十岁了?这几位或是红光满面?或是脸色苍白无血?要么眼睛贼亮?都不大平凡。

    海师兄在这里面当然也不正常?他虽然长相平庸?却是公鸭嗓。

    我看向另一桌?却只坐了两人?扫了过去后吃了一惊?是我认识的人。

    林飞瑜和王诚。

    林飞瑜倒是算了?我的老熟人了?大家一起去跟吴正华斗过法?交情算是过命。

    王诚就不友善了?在太平间给他儿子驱过身上的厉鬼?不过他仍对我是赵家帮手这件事抱有敌意?加上赵合出来这件事?他一看到我就是一阵哼哼。

    估计不想和我坐在一桌?就自己开了一台?而林飞瑜就不用说了?肯定是给我说情的?要不然王诚直接就翻脸了。

    我没理王诚?要是激起他的高血压?没准又让他去一回医院?到时候王家不得跟我拼命?

    “林老?王老?各位前辈。”我笑着给几位打招呼?这几位除了王诚?其他的倒是抱以微笑?忙让我坐下。

    “老伙计们!这就是我和你们说的?我的师弟!夏一天!哈哈!哈哈哈!”海师兄高兴坏了?一把扯过了我就拉我坐下?然后大笑着介绍起来?也不管对面几位的眼神。

    “好?年轻有为?阴阳家道统算是有了传承呀。”其中最老?最瘦那位老头点头先吭声?看来是这里最说得上话的了。

    “老李?往后可得照应着点?那可是我师弟!不是那些什么徒子徒孙什么的!”海师兄立即说道?然后跟我介绍起来:“这位就是李瑞中?城西李家的。”

    一听李家?我暗吃一惊?怪不得师兄说是大事?他没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