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九百八十九章:沮丧
    ?1ooooo那厉鬼叫声越来越低?却也悲鸣得越来越惨?看她形态扭曲魂体不稳?朦朦胧胧的像是要消失的样子?我赶紧装着叹了口气。

    “唉。孽缘?既然都哀求到这份上?媳妇姐姐?还是留她一条小命吧。”我老气横秋的唉声叹气道。

    没想到媳妇姐姐不卖我面子?干脆就冷哼回应了我。

    那小厉鬼已经吱吱呀呀起来?黑色的眼球我怀疑她如果能翻白早就翻白了?怕是随时都能魂飞湮灭。

    “我说媳妇姐姐?你就…;…;”叼东坑弟。

    “你说请。”

    “请?”我愣了下。才想起外婆每次对媳妇姐姐都是恭恭敬敬?凡事无不说‘请’?立即才想起了这媳妇姐姐的架子老大了。

    暗暗压下心中的不甘?低声说:“媳妇姐姐?请…;…;还请您高抬下手?放过这小鬼吧。”

    “叫九公主。”

    “是?九公主…;…;请您老高抬下贵手?就放了这小鬼吧…;…;”不是?我说这…;…;你老脾气再大可也是我媳妇?怎么欺负起我来了?

    “哼?也罢。既然连他都请我手下留情?我就不难为你一介区区小鬼?不过你也好自为之?但又异动?或有刚才那一丝半毫行径。我便让你魂飞天外!”媳妇姐姐毫不留情的警告小厉鬼?言语中的狠意让我鸡皮疙瘩都冻了出来。

    小女鬼立即害怕的不停嘀咕?对我又磕起头来。

    我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对现在小厉鬼近乎奴才一样的恭谦完全抖不起半点的威风?咱俩可都是苦命的人和鬼呀。

    “你那点阳寿还不足以让我真身停留阳间多久?你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么?”媳妇姐姐仍旧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我想看你一眼?就一眼。”既然时间不够?那千言万语倒还不如一次相见?我很好奇这古装打扮的媳妇姐姐到底长着什么样。

    “三十年阳寿?你可愿意?”

    她直接丢过来一句?言语的寒冷?仿佛不是那个整天偷偷拉我衣角的媳妇姐姐。

    三十年阳寿就看一眼?我说九公主呀九公主?你这可不是敲诈勒索抢劫了。这是要命呀!

    “好。”我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有今天没明天?我现在摊上了大事?外婆都说我九死一生?加减乘除算下来也就剩那么几年?三十年算什么?我有就拿去吧。

    “你…;…;三十年阳寿换我一次真容相见?值么?”媳妇姐姐沉默了下?似乎对我的答复有些错愕。

    “呵…;…;从小你就看着我长大?二十年来?你保护我无数次逃过死劫?光是这样?三十年又算得什么?倘若我一生里?连见你一面的机会都没有?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洒然笑了起来?电视剧里怕都是这么演的吧?我算是给自己冷到了。

    我说完?媳妇姐姐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然而在我快确定她不会回头时?她回头了。

    恍若漫长的一刹那转身?她让我生出了世间的一切女子都不过庸脂俗粉的错觉。

    我不知道媳妇姐姐现在年纪多大?不过看起来?她年纪绝不会超过我。

    没有刻意的打扮?薄施的粉黛就让人觉得她风华绝代?甚至连鲜血点缀的红唇都像要出尘脱俗了一般。

    让我在意的是?闭起的双眼她看起来反而很宁静?很祥和?仿佛之前刻薄的言语都不是从她口中说的。

    你这还是鬼么?仙女吧?

    我自惭颜形?三十年阳寿换来的这一眼?也不算白看?雍容华美的气质不是厉鬼能够拥有的?恐怕她本来的身份就不简单?也怪不得外婆凡事无不说‘请’了。

    深吸一口气?我想要和她说些什么?可结果?媳妇姐姐却露出寂寥的笑容?如蒸汽般散开了。

    我的眼前只剩下一片的血雾?到最后?连血雾都没了。

    收拾了心情?我找到棺椁里绘制无数咒印的魂瓮?觉得这应该就是小女鬼的栖身之所。

    “进去。”我用命令的口气让她回到巴掌大的魂瓮里?随后手指按住了魂瓮的盖子?照着之前看过的书?拿竹签捅破了中指?缓慢鬼画符起来。

    我是美工出身?但仍画了好久才把咒文写出来?这是养小鬼的最初步骤?因为我也曾经幻想过封印小鬼?所以是我小时候临摹得最熟悉的一步。

    在魂瓮上满满的画好了咒印?我来到了外婆的卧房?反锁上门?然后找来了符纸?以四面八方的鬼神和鬼王名字为主?写好了十二支纸符?以主次在案台上摆好?然后点燃了三根香烟?插到了祭放魂瓮的灰盆里。

    养小鬼是很严肃的行为?过程里我谨言慎行?不敢做错一个步骤?甚至念错半个咒语。

    “出来?血食。”做完了法事?朝着地上的魂瓮喝到。

    魂瓮不规则抖动?很快盖子咔的一声打开了。

    小女鬼这时才缓缓从魂瓮里伸出脑袋?她漆黑的眼球以常人相反的角度?从下方盯着我?然后以不快不慢的速度扭着头?咔咔的骨头响声这让身为她主人的我?此刻也被吓得心惊肉跳。

    她伸出了舌头?在我还未干涸结巴的中指上舔了下?似乎发觉确实是她想要的血食后?露出了骇人的尖牙。

    我这时才想起她并非个人类小女孩?而是真正的厉鬼?不过为了让法事成功?我冷眼的看着她?并不制止她接下来的动作。

    她咬了我一口?尖利的牙齿划破我的皮肤?阴冷之极?我感觉到精血的流逝。

    嘭?忽然?我听到卧房外面起了动静?这心中一急?手就猛的一缩?然而小厉鬼像是没察觉一样仍咬着我不放?让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令止!”着急外面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觉得就算之前给媳妇姐姐折磨得够呛?她吸了这么多精血?差不多也够了?立即就喝止了她。

    她也停止了吸食?用冰冷的舌尖轻轻舔砥我的伤口。

    虽然在一瞬间我因为被她舒服的舔砥有了快感?但很快我就告诉自己?我是在喂食小鬼?而且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此快感直接给我打消得烟消云散。

    “你吃了我的精血?往后便受我制衡?由我驱使?我也会定期给你血食?若你我反悔?便受四方鬼神?八方鬼王索魂?可明白?”我再次快速燃香?插在了祭拜四方鬼神ゲ八方鬼王的案台上。

    我养的是小鬼?因此拜的不是神?而是鬼?

    小女鬼猛然的点头?对此没有异议?她给媳妇姐姐折磨了一顿?别说定下契约?就算没定?我说什么她也不敢反抗了。

    厉鬼不像阴魂?她也有一定的思想?所以害怕更为厉害的鬼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十二支香烟如同有人吸食一样?亮起了起来?很快就下去了老大一截?这说明四方鬼神和八方鬼王同意我定下的契约?如果反悔?我们都会给鬼王索命?不得好死。

    我急匆匆的收起了巴掌大的魂瓮?我也没敢朝里面看?因为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这小厉鬼身上的一截骸骨?那是养小鬼的必然手段。

    打开了卧室的门?郁小雪仍然昏迷不醒?我提着的心放下可大半?可看向张一蛋这边?我心中又是一凉?这哪里还有张一蛋的影子?就连原本躺在不远处的周璇尸体也不见了!

    我拍醒了郁小雪。

    郁小雪回过魂来时吓了一跳?因为她最后看到的是厉鬼从棺材里出来的一幕?难免惊魂未定?不过见到我安然无恙?她很快放下了心来:“蛋哥呢?”

    “我刚才去了趟外婆卧房?出来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们这就去找他。”我赶忙的说道?就拉着郁小雪出门。

    郁小雪才醒来不久?跨过门槛时没注意?差点摔一跤。

    我赶紧扶住了她。

    少女柔软的胸脯擦过我的手臂?饱满的肉感让我就把持不出的胡思乱想起来:这可是十七八岁的漂亮女孩?我也是正常男人?如果不垂涎三尺?那干脆别养小鬼了?改练葵花宝典就好。

    可正想着?我发现后面阴风吹了起来?立即让我打了个冷战?放开了郁小雪的手臂。

    看来媳妇姐姐虽说消失了?但善妒的表现可是实实在在的。

    郁小雪刚才昏过去了?所以对我不明所以?还认为我是谦谦君子?小手掌忙扇着脸上冒着的热气轻喘?很快脸绯红一片。

    我看了一晚上给吓得苍白脸色的郁小雪?这粉扑扑的模样还算是首见?表面我没说什么?一路上对这经历过生死的女孩心中涟漪丛生。

    张一蛋是和周璇一起不见的?我觉得应该是他带着周璇去了小义屯外面?或是想埋葬亡妻吧?因此我直接带着郁小雪赶去了村口。

    然而?到了村口后?我却怔在了当场。

    郁小雪也是瞳孔放大?捂住了小嘴?说不出话来。

    坟地里?周璇不见了?张一蛋胸口却插着一把剪刀?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面带着诡异的笑容?死了。

    我双目霎那就红了?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他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叫张一蛋?张元义的好兄弟!

    “张元义!张一蛋!”我失魂落魄的跑过去?看着当年就贱兮兮爱耍人的家伙?摇了摇他逐渐冰冷的尸体?试图觉得他只是捉弄我而已。

    可惜?他现在圆睁着的双目已经淌着黑血?就连连耳朵?鼻孔都是?还带着诡异笑容?死状可怖。

    剪刀是杀死周璇那把?也是他孩子抢走的那把?他给他的孩子杀死了。

    父杀母?子杀父?猛鬼的债?他的鬼娃白日里弑了父?要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