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零九章:睚眦
    没想到到了上界,还是有道统存在的,果然印证了我之前的想法,这个世界还是存在真正的神只的,要不然哪来的沟通天地力量?谈什么借力而行逆天之事?
  
      龙玄天手起剑落,如劈开六道轮回的大门。一剑劈下,外婆的身影也不免一分为二!
  
      然而这黄泉杀道威力太过庞大,轰隆一声就炸开了整个界内封界,前方山岭都夷为平地,三道鬼已属于九阳境巅峰,几乎冲到十方境,给蕴含的鬼道之力冲击融合后冲击出去,威力自然是惊天动地的,龙玄天宝剑落下的时候,外婆整个身体也同样消失了!
  
      我前面很快什么都没有了,陷入了一片的血海汪洋中!
  
      狗皇帝的气息消失了,外婆的气息也一闪即逝,我深处一片红中,难免吓得高声叫起来:“媳妇!”
  
      毕竟突然就进入了这么一个空间。应该是给什么东西包容了起来,要不然在这股庞大的浩劫下。势必我已经陨落了。
  
      就在我迷惑的时候,一股香气钻入了我的鼻尖。我深吸了一口气,却感觉到了红云动了下。
  
      “不要吸气,也不许叫。”媳妇的声音有些不满,而话音落下时,我已经出现在了另一处平地中,而媳妇这个时候,已经是身穿一身天一道道袍的小女居士了。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那小女居士脸上有些微微的绯红,表情有些尴尬,我不明所以看向了周围,发现自己竟来到了之前的那片坟地。
  
      好端端看外婆和龙玄天斗法,媳妇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媳妇,你带我来这做什么?我们赶紧回去,免得不知道战况怎样,天一道的同门还在那边。”我提醒道。然后迅速的拿出了一张缩地符。
  
      其实回想刚才那香气,应该是媳妇的气息,一时让我魂都酥了。还是第一次这么接近她,并且感觉到她淡淡的体香。
  
      媳妇脸上有些迟凝,似乎并不打算和我走,而是看了眼前面无数的坟墓,往西边的一座荒坟走过去:“你挖开那座坟。”
  
      “挖坟?”我吓了一跳,怎么那边还在打仗,这边忽然就让我挖坟了?
  
      但基于对媳妇尊重,我还是把胭儿叫了出来,并且派了两三个送丧鬼帮忙,用那把掌门金剑跟着挖了起来。
  
      “用手挖。”媳妇命令我。
  
      我想了想,把剑丢到了一旁,用手挖了起来,没有多深,也用不到一小会功夫,忽然一张草皮出现在了我手底下,这草皮由许多的草叶堆积起来,密密麻麻的,底下还往上传来冰冷无比的气息,我不知道下面藏着什么,看着天黑漆漆的,本能就惧怕了起来。
  
      黑夜,挖坟,这闹的哪样呀?别到时候挖出具腐烂的尸体才好。
  
      我把草席的头部清理出来后,后面三四个送丧鬼也把另一部分给清理出来了,我伸手探入了草垛里,空的?
  
      扫了一下,我发现这堆草是个架子,我连忙准备让送丧鬼帮忙抬起来。
  
      “来啦……”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我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恍然了:“外……外婆?”
  
      “嗯……”外婆的声音很虚弱,我吓了一跳,难道这是她的本体真身?
  
      那刚才的外婆就是物外神游了?我忙抬起了架子,而底下,外婆正躺在黑的,画满了咒符,贴满了咒纸的坑中。
  
      我找了个地方落脚,把外婆抱了起来,这一触碰她的身体,一阵冰冷传来,看来还真是外婆的本尊。
  
      把她扶好后,一阵空腹声把我惊到了,我知道外婆是饿坏了,拿出了矿泉水还有一些饼干给了她。
  
      外婆嘴唇干裂,什么都没说就喝了半瓶矿泉水,随后才缓慢的把饼干吃下肚中。
  
      “很好,总算是干掉了那狗皇帝,不过不能大意,这家伙本领不小,居然差点就灭了我的神游之体,好在我反应快及时收手。”外婆轻叹一口气,然后哆嗦的站了起来,并且往前面走了几步。
  
      我拿出了几枚仙气块,给了外婆。
  
      “仙晶?成不错,看来这里泄露的仙气,很快你就能将它们转化了。”外婆说完,握着两枚仙气块,很快一阵彩烟雾就给吸入了她体内,彻底转化成她的法力。
  
      “外婆,师父和祖师爷……”我看着外婆,想起了祖师爷和师父,他们两老居然都在这一战中陨落了,而且战争似乎还没有结束的样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唉,外婆都看到了,修道之路坎坷难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陈玄机前辈其实对这一战也并不存能逃离升天的想法,即便当时说起如果我手握金仙棺,他也未必有上界的心思,可能他的心早就死了,如此没有生气,就算上去了又能如何?”外婆目光带着温柔,然后又道:“你师父给抓去,我却没能赶来救他,实在是人生遗憾之事,他毕竟屡次救外婆于水火……外婆有负他之恩。”
  
      “师父是好人,一生正义,成了鬼修,依然不忘初衷,但没想到还是给有心人利用了,外婆,这个仇我一定亲自找祖星海清算。”我咬牙说道。
  
      “外婆本意是拿到了金仙棺后再收拾他,毕竟金仙棺只要是完整的,就有千里拘他的本事,他现在正是虚弱之时……”外婆淡淡的说道,似乎有什么秘术能够拿下祖星海。
  
      但现在外婆来对付祖星海并不解我之恨,或许一辈子我都不能接受祖星海好死的结局,所以当即打断外婆的话,说道:“外婆,这件事交给我就好,我不会让祖星海蹦跶下去,这个仇,我要亲自报!这一次,我必将把他们全都一网打尽!”
  
      “嗯,我看你魂骨已经九阳境,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已经有九阳境的实力,一时掉了等级?”外婆伸出手,一股气息直接探入了我的身体中。
  
      我惊讶外婆的眼力,也任由她探入其中。
  
      “魂体生机断绝……”外婆两眼睁大,把气息缩了回去。
  
      “祖师爷让我去南极阴阳居废墟,说是有机会治好,但可能机会不大。”我的魂体是给活活用四根凤金石阵旗撑大的。
  
      要知道我的修为原来像是一块实体泡沫,无坚不摧,但因为强行突破九阳境,而忽然发成了海棉般壮大,这壮大虽说是够大了,加入了能量,千真万确也是九阳境,但难免是千苍百孔的海棉,装得多是多,但过多的话装多少漏多少,九阳境往上肯定是没办法了,这简直就是奇葩之极的伤。
  
      “一天,你知道外婆的计划么?”外婆眼眶一红,有些难过起来。
  
      “夺取金仙棺,带大家上界。”我平静的说道。
  
      “嗯,为了追逐你外公的脚步,外婆已经豁出去了,唯独你,外婆是最担忧的,外婆想要带你上去,带大家都上去。”外婆说道,看向了天一道方向:“带上大家一起,远离这片土地,因为上面才是我们玄修该待的地方。”
  
      “外婆,我不上去了,我知道留在这里很难,但我愿意承受该承受的一切,毕竟就算上去,我也不过是个废人罢了,我在这里就算九阳境,也能解决很多问题,我继承了师父和祖师爷的意志,除了解除天灾和维护天下的职责,我同样会惩恶扬善……”我笑道,上界的情况我不知道,但狗皇帝的魂降已经这么厉害,我一个九阳境上去干什么?也得解决自己的问题啊。
  
      外婆像是猜到了我的想法,手轻轻拭去要掉下的老泪:“你应该知道那狗皇帝是什么样的脾性,就跟他那头龙一样,睚疵必报,你和璇儿留在这里,外婆会很担心。”
  
      “周瑛,如果是他,你还不至于太担心,该担心好你自己。”媳妇那扑闪的大眼睛里透着一股自信,看着外婆的时候,就跟看一个孩子似的。
  
      外婆连忙退了一步,双手合十一拜:“是,周瑛明白的。”
  
      “明白就好,没有你们,他会更放得开。”媳妇说完,整个人又消失不见了。
  
      外婆缩了缩脑袋,连忙四下里看,发现媳妇没了踪影,苦笑道:“你这孩子,就知道你古灵精怪,连这位都忽悠得这么护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