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黑壶


    cpa300_4();    。

    “救……救命……命!”一群人当场叫了起来,我叹了口气,捏起咒语,直接把生门框了起来:“不要越界,笔直下山就会没事,不要乱跑,乱跑必死无疑。”

    一群弟子这才明白我是来救人的,但我懒得搭理他们,径自往山上奔去,不一会,我来到了幽冥鬼道后山腰的小型休息坪那里。

    整个休息坪此时此刻静谧无比,一个人都没有了,毕竟不是谁都知道该怎么往下笔直走的,稍微有些乱了思绪,很可能就会逃往别的方向,最后却反而化作血水消失。

    我继续往上面飞奔,结果刚走到了休息坪的的正中央,就发现一个稍瘦的身形,正瘫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在这片安静而空旷无人之地,一个老者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广场上,确实很诡异,但我眼前就这么出现了。

    我放缓了脚步,而媳妇着飘在了我身后。

    不知道是媳妇惊人的容貌,亦或者是什么,让这本来瘫坐在凳子上的老者,瞬间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老者颤颤巍巍,战战兢兢的看着媳妇儿,随后不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浑身发着抖走向前几步,最后噗通的跪倒在地:“弟子不肖,背弃鬼道,如今亲见至尊临世,弟子却已不是鬼道之身……忽想起弟子前生后世,皆悔不当初……”

    咚!

    咚!

    咚!

    磕完三个响头,那老者仍匍匐在地,抱着颜面表示自己无言去见鬼道至尊,但嘴里却说道:“然……至尊……弟子虽悔不当初……但今却有一事非行不可,望至尊……”

    “周善,有话快说,有屁就放,你既然都脱离了鬼道,还在这假惺惺拜什么!?怎么不拜你那天邪鬼去!”我怒喝一声,当场就发飙起来。

    老者缓缓的抬起了头,面具底下不知道什么表情,但显然看到我不会有多高兴就是了,至于刚才对媳妇的崇敬到底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

    “一天,为何至尊在此,你还能如此放肆?也不怕冲撞了尊驾了?”周善有些不满我呵斥,站了起来,随后拿下了面具。

    苍老的容颜亦如下界时候的他,只是更加的笃定了许多,仿佛凭空多了坚毅不拔似的。

    “呵呵,早死早超生,你害死的人还不够多么?为什么还要拦在这里?”我怒目瞪着他,而周善却缓缓的摇摇头:“一天,什么都不用说了,大舅公和你的恩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来,这次大舅公也不说原因,也不会再逃,我们俩痛痛快快的斗一场法术,你若是打赢了我,就往前迈过去,如果输了,就哪里来哪里回,怎样?”

    “这倒是稀罕,你也会有不怕死的时候么?”我心中一滞,难道这周善有什么后手不成?我刚才确认过了,这里是可以使用鬼道法术的,毕竟大阵外围才是天邪鬼的领域才对。

    “哈哈哈……如果死能解决一切,死又何妨?来来来,让大舅公看看,十倍道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周善大笑起来,随后掏出了一件壶类的宝物,这壶黑漆漆的,上面纹路不是很清晰,甚至有些粗糙的感觉,但周善却轻轻的抚摸,如若至宝:“不怕告诉你,你大舅公这件宝物,有毁人一门之威,今天拿出来,就是专门为了对付你这十倍道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