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解梦
    “‘奶’‘奶’、‘奶’‘奶’,我知道了,他们肯定是夫妻对不对?要不然他也不会单枪匹马,闯了这么多关去救人!”珑竹高兴的说道。
  
      “我看不像,此人獐头鼠目,目光游走不定,一看就知道不像是心思稳定之人,必然是三妻四妾,处处留情之辈!”南宫幻皱着眉瞪着我。
  
      我心中苦笑,我虽然不像孙重阳长得倾国倾城,但也不能用獐头鼠目来形容吧!
  
      结果我还没说点什么,这珑竹就嘟着嘴说道:“好啦、好啦,‘奶’‘奶’说是獐头鼠目,那就肯定是了!我保证以后都不会找这样的人做丈夫就是了!”
  
      “对,这才是‘奶’‘奶’的乖孩子。”南宫幻顿时高兴的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但珑竹却说道:“那‘奶’‘奶’,我们还跟他打赌么?反正等一会,这位姐姐也会死的,要不我们等一等吧,我想看看他要怎么破我们的幻术!”
  
      “这……听‘奶’‘奶’的。事出反差必有妖,这小子如此反常,绝非正儿八经的好人……”南宫幻自然不愿意,可珑竹顿时不乐意了,起脚就把海水踢飞了一泼。说道:“可我总是什么都听‘奶’‘奶’的,‘奶’‘奶’总是什么都让我听你的,却不听我的一回!我不乐意!”
  
      “啊……”南宫幻一听孩子生气了,顿时蹲下来轻抚她的头,脸上道好:“好好好。那‘奶’‘奶’就听珑竹的,想要怎样都行好了吧?不要生‘奶’‘奶’气了好不好?”
  
      “‘奶’‘奶’最好了!”珑竹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要看我怎么破了这幻术。
  
      “那‘奶’‘奶’就等他!”南宫幻看了眼周围,发现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使诈的地方后,就开始死死盯着我。
  
      得到老太婆的答应。我还是觉得不够靠谱,随手召唤出了疾行鬼,把云冰心放在了棺材板上,这一幕让南宫幻轻咦一声,问道:“你是鬼道的传人?”
  
      “如果我回答你,再给我多半个小时!”我回了她一眼,结果她轻哼算是拒绝了,我笑了笑,这南宫幻除了珑竹这孩子,还真是油盐不进!
  
      ‘摸’了‘摸’云冰心的身躯,发现她已经满身是汗了,而不仅仅只是额头而已,显然她现在正在经历着恐怖的梦境,不断的引她消耗大量的仙力,我没有犹豫,再次拿出了一枚秘制金丹,将其塞入她的口中,暂时稳住她即将衰竭的力量,然后念起了咒语来:“天载其苍,**八荒。天一道!天‘荡’!”
  
      这招‘阴’阳法术,当年就是用来破解幻境用的,效果虽说对现在来说不算得太好,但本着等待大狗熊的时候,我用来拖延时间也是不错的选择,一旦大狗熊来了,我要逃过她们就不难了。
  
      果不其然,天‘荡’对着云冰心施展后,完全没有任何作用,一层白‘色’的雾气立刻就把我的法术隔绝在了外面,不甘心我又连续施展了两次,可发现云冰心反而越来越难受后,我只能放弃了再用天‘荡’,看来南宫幻这法术本身,也自带着防御抵抗别人的法术reads;。
  
      她说这一界无人可解。似乎也不是夸张之言。
  
      人为幻境这东西,多是‘阴’阳‘混’‘乱’所致,我无处可解,是因为修为实力不够,如果是我达到更高的境界,那当然能够解除,甚至到了化神境,可能轻松就解除了也说不定。
  
      那现在也唯有用领域的力量加强法术本身,再倾注进入云冰心的体内,方能解决对方的招数。可我怎么倾注她体内,这又是一个问题,这南宫幻的幻青烟似乎已经填满了云冰心体内,虽然不会传染,但却是牛皮糖一样的难缠,我的力量不够,是会给‘逼’出来的!
  
      想了几种方案,结果因为时间越来越近,而大狗熊却迟迟未归,我额上不禁汗津津起来。
  
      而大狗熊还没来。好些个修士的气息,却出现在了断海牙的附近!
  
      “‘奶’‘奶’,这是不是他们的援兵?”珑竹指着我目力极致远处的几个黑点说道。
  
      我一看之下,夏瑞泽、任之、黑子、宫美琴、西王母等两股势力都从不同方向赶来了!
  
      “都是远处等着吃残羹剩‘肉’的豺狼!不用理会他们!”南宫幻连头都懒得回,现在她的目标显然只有我一个。
  
      而夏瑞泽他们在断海牙的入口那边远远的看着我。都给眼前一幕给镇住了,显然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隐世老怪物就这么等我全力施为救云冰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我忙着把天‘荡’的力量,尝试以领域注入云冰心身体的时候,她竟忽然开始挣扎起来,这让我脸‘色’微变,之前可没出现过这种状态!
  
      “呵呵,时间马上到了,忘了跟你说,幻境中的景象会越来越可怕,而消耗仙力也会逐步剧增,可不是你预测多久就是多久,有时候如果中幻术的修士太过‘激’进,在里面来个‘玉’石俱焚都有可能!”南宫幻‘阴’笑说道。
  
      “‘玉’石俱焚……会怎样?”我脸‘色’惨白。如果在幻镜中跟攻击自己的怪物‘玉’石俱焚,那环境外的本尊能好到哪儿?
  
      “你第一天修炼么?”珑竹一副天真的反问我,却也回答了云冰心最后结果。
  
      这下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来还想等大狗熊来救命,可现在就算大狗熊来了,怕也用不了半个小时,云冰心也死透了!
  
      “喂喂,别这样好吧?小姑娘,难道这大姐姐长得不够善良么?看起来心肠不好么?人也跟你一样的标致漂亮呢!也温柔可人,你就那么忍心看着她死去?”我连忙看向了珑竹。
  
      “我才不是小姑娘!我现在就会找个‘奶’‘奶’看得上。我也看得上的人入‘洞’房,怀上他的孩子,带上神界,而且‘奶’‘奶’说了,这天下间,除了她之外,没几个是好人了,所以都死了才好呢,这净界之战,就是上天惩罚坏人的战争,所以反正你们都要死,我也看习惯啦!”珑竹完全不天真的说道。
  
      这话把我说的张口结舌,这婆孙二人果然不正常!
  
      看这情况,云冰心连一分钟都撑不住,无奈之下。我拿出了通神符,咬破手指,连划几道,把我的名字和云冰心的名字写在了一起,并且贴在了云冰心额头上!
  
      霎时间,我脑海一阵的空白,仿佛思绪从我指尖‘抽’出,沿着云冰心的额头进入了她的‘精’神世界里面!
  
      轰隆!
  
      睁开眼的一刹那,一声巨响就把我震飞了出去,我抬眼一看。天空中,云冰心正咬牙力战我!
  
      对,和她大战的,正是一身黑‘色’气焰,全盛时期的我!只不过也有一些奇怪的变化,那就是那个‘我’头顶两只犄角,双目呈现的是全黑‘色’,看起来妖异无比!
  
      而眼下,云冰心恍如进入了最后的阶段,面对那个在她心目中冷笑的我。她似乎生出了怒意:“夏一天!你入了魔还不忘嘲讽我长得丑!修为低!我!我跟你拼了!”
  
      本来还正儿八经的想要大吼一声去打破云冰心眼前的幻影,给她这么一吼,我差点没摔地上爬不起来。
  
      “云冰心!我什么时候嘲讽你长得丑了?修为低了?!”我看不过眼了,只能大声喊了起来!
  
      想一想也是,无论是人也好,妖也罢,甚至是活着的动物,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既然是梦,多数也是一些不合理组成,要不然怎么叫梦境呢?
  
      听到我一声大吼,云冰心‘迷’茫的转过了头,然后怒道:“你……你,你怎么……”
  
      “你对面的那个不是我!你仔细想想,我从来没嫌你丑。也没嫌你修为低!”我连忙解释。
  
      “真……真的?”云冰心听罢,脸上都红了。
  
      “当然是真的!”我不明她这表情代表什么意思,但我现在靠通神符硬撑,而时间也所剩无几,只能先回答她再说,然后问道:“你是不是带了梦仙草?在哪?”
  
      “在……在衣服兜里……”云冰心把手放到了‘胸’前,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嗔怪的道:“你……你问这干什么!”
  
      “没干什么!你先拖延住敌人,不要跟他死拼!尽量不要消耗仙力!一定要拖到等我回来!”我说完,立即退出了云冰心的梦境!
  
      退出云冰心的梦境,我看着她本来殷红的脸‘色’逐渐缓和,甚至嘴角还带着一股莫名笑意,心下顿时稍安了!
  
      可接下来,当我看向她微微起伏的‘胸’膛时,心中又陷入了挣扎!
  
      这下子可真是难办了,众目睽睽之下袭‘胸’?但不袭‘胸’,怎么拿出梦仙草救人?
  
      时间所剩无几了,那婆孙二人跃跃‘欲’试的要杀我,大狗熊这货,关键时刻抓鱼去了吧?怎么半个踪影都没有!
  
      我咬牙切齿,这该怎么办?
  
      梦仙草是能做上十年好梦的仙草,不曾存在于这一界,而我进入她梦境观察后确定,如果猜得不错,梦仙草正好能够对付代表噩梦之境的幻青烟,因此机会就在眼前,我不能不试!
  
      “对不住了!云姑娘!平心而论,我这也是为了救你!”我大吼一声给自己壮胆,手里涌现出一股仙气,立即往她‘胸’衣里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