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燃烧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夏皇……你就是夏皇?”那青铠修士高大健硕,他那手提着荆云,就跟提着个小鸡似的,而听说是我来了,他非但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是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網WwW.】
  
  那笑容是残酷的,这是究竟杀伐,从未遇到对手的修士才会露出的表情!不过也怪不得他会这样,十重仙化境,九倍道统,还有领域在身,不管是谁,他不给面子都理所当然!
  
  在强者面前,一切弱者都得匍匐在地!
  
  “你是中州之皇,那你知不知道,在你的中州对岸的遥远雷州,也有个雷皇?”韩子中冷冷的看着我,双目中带着一丝睥睨。
  
  “马上就没有了。”我脸色阴沉,而化妖丹,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十重仙化境,十倍道统的我将化妖丹引爆,这一刻,我身体禁不住这股力量的爆发,所有的力量开始从身后溅射,形成了晶莹剔透的黑色羽翼!
  
  这时候我的修为也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只感觉到周围一切都清明起来,仙气所见的范围十几倍的提升,甚至能够看到林疏影那边的战况,我想,这应该是天眼因为仙力的凝聚爆发,从而拥有了更强大的力量!
  
  现在我的修为,已经突破了十重仙的程度,然而,我却因为没有真正的仙灵之力支撑,修为并没有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化神境!
  
  但谨以此,这股力量也恐怖得让让眼前的韩子中脸色发白了,加上泰阿剑三重变化后的可怕样子,我恍如成了黑色的恶魔,眼前无论存在什么,下一刻都将会给毁灭殆尽!
  
  韩子中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脸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的轻佻,而是把荆云丢向了一边的大将!
  
  我冷哼一声,瞬间就到了那边的大将跟前,从中把荆云接在了手中,随后一剑把身后要抢人的大将劈飞!
  
  看着荆云浑身是伤,我立即拿出了秘制金丹,直接塞入了他嘴里,随后一股气息冲入了他身体里,替他稳住魂体的挥发。
  
  我救不了他,但现在减缓他的魂体消散并不困难。
  
  心中的愤怒已经不言而喻,我看着韩子中,瞬间就到了他的面前,无声借法的可怕就在这里,我可以没有任何动静的就进行缩地术,而敌人根本侦测不出我的念咒。
  
  所以往往到了他们面前,将剑扎入他们的胸膛时,他们才会发现自己上了当,而眼前的韩子中正是如此!
  
  我一剑轰出,时空剑气把眼前一大片的区域打成了空地,后面的敌人,显然都给这一剑轰得什么都没剩下了。
  
  而韩子中因为修为的强大,瞬间就移动到了另一个方向,只不过当他停下来的时候,忽然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给轰飞了!
  
  实力本来就差距很大,即便是领域,也有其强弱之分,现在我达到了半神的修为,领域更不是一个十重仙可比的!
  
  “时空之力?”韩子中咬咬牙,看向了身前身后,旋即叫了起来:“都愣着干什么?布阵!杀敌呀!”
  
  “有点本事,这一击居然没把你打成飞灰……不过,绝对没有下次了!”我脸色阴沉,瞬间再次出现在韩子中的身后!
  
  这一剑,再次轰向了他和一群飞过来的妖修!
  
  眼前一剑,再次有黑色的雷光闪烁,韩子中一看这一剑仍不弱于方才一剑,甚至犹有胜之,顿时双目欲裂,惊恐的看着我大声叫道:“慢着!前辈饶命!我有话要说!我雷州妖族……愿降!”
  
  轰隆!
  
  剑气沸腾,雷光闪耀,这一击的出现,完全没有任何的悬念的把重伤的韩子中和他身后的一切击毁!
  
  一群刚飞过来的修士,瞬间愣住了,没有任何的交流,他们全都本能往后面逃起来,毕竟面对能够使用领域力量的韩子中,我只用了两剑!至于他们这些连领域都施展不开的人,又怎么能对抗?
  
  “降者不杀,逃者杀无赦。”我淡淡的说道,泰阿剑指向了逃亡的妖修。
  
  一些妖修停了下来,另一些妖修还不顾一切的逃走,我再次缩地术到了他们面前,直接劈飞了逃得最快的几个,余下的总算安静下来了!
  
  但一些士卒却没命的继续溃逃,因为面对我这样的恐怖敌人,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的面对了。
  
  “寂灭仙踪!”我咒语念罢,红线连接得到处都是,一群刚要逃命的妖修,很快又倒下了一大片,这次的寂灭仙踪无论是数量还是力量,都远超我之前用过的,所以地面顿然留下了一堆的尸块!
  
  “还有谁要逃的?”我冷冷的说道,然后一步步走向了荆云,而这个时候,虽然能够控制妖族修士不敢逃亡,但敌军外围我看不到的地方,却都开始四散而逃了!
  
  不过很快,一群修士从一个逃亡缺口冲过来,一路上杀死了不少的逃亡士兵,我看着这些修士,一眼就从人群里认出了朱辰志。
  
  “夏皇!我们来了!”朱辰志大声说道,直接为了过来,而因为韩子中之死,敌军溃逃,林疏影的鼓声也停止了,带着一群将领往我这里来。
  
  “老大!”赵昱的声音也从另一个方向的天空传来,毕竟我们找过来的时候,基本就是敌人聚集的方向,所以到达这里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飞向了荆云的位置,看着他奄奄一息,我很难受。
  
  这次来得还是迟了一些,荆云身受重伤,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即便是秘制金丹,现在他魂体挥发的速度仍然很快。
  
  “杀我兄弟!我操你们大爷!”赵昱看到荆云此时状态,双目血红,泪水涟涟,他现在逮到妖族就杀,完全就跟疯了似的,一群部将在后面拖住他,一拉就是一串。
  
  “赵昱你住手!都是降兵!”我怒喝一声,这才让他停止了杀戮,而一群降兵看到他都瑟瑟发抖起来。
  
  林疏影也飞落了下来,她的修为在下界的时候就不低,来到这里,同样也拥有很强的实力,但眼下,她却跟无助的小女孩一般,哭成了个泪人。
  
  跪坐在了荆云的身边,她伸出手,把自己的丈夫抱在了怀中:“云哥……是我……”
  
  “疏影……别担心……夏皇来了……你们母子都没事了……”荆云双目闭着,生命已经快要燃烧殆尽。
  
  我想我可能再也看不到那精神奕奕,炯炯有神的双目了,毕竟能强撑着一口气说话已很了不起,要知道秘制金丹对这种仙力消逝,而魂体燃烧的情况显然用处微乎极微。
  
  “可是你……我不详让你死……你真不能死……呜呜……我们孩子还小,你还要传授他武艺,还要传授她兵法……你说过的,我叫他做人,你叫他骑马打仗……”林疏影摇着头,泪水断线珠子一样掉落下来。
  
  而这个时候,孩子似乎也感应到了自己母亲的抽泣,跟着嚎嚎大哭起来。
  
  赵昱站在一旁,不断的摇着头,咬着嘴唇,喃喃说道:“荆云,你可别死,你家老婆孩子都还在呢,我赵昱不让你死你知道么……你可别学童三斤,这小子死了一次都没入过我的梦中,死了都没良心的……妈的,你别死了!”
  
  我拍了拍赵昱的肩膀,说道:“你别说话了,让他和女人孩子多说说话吧。”
  
  赵昱顿时是哭号起来,而一群的大将也跟着落泪,身经百战积累起来的友情,总会让无数的英雄哭成泪人,只因伤怀念旧。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