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待价
    结果去了那三个修士给的坐标点,除了一片废墟,已经什么都不剩了,但我并没有失望,作为神格拥有者,自身就是一大仙灵之力的来源,怎么可能随时给人随便杀死?
  
      ‘抽’出了一张符纸,写了问了两个神格鬼修的位置,我点燃后发给了情报组,不一会,胡清雅就反馈了消息回来,还附带了另一条消息。
  
      附带的消息是之前送两片净世青莲叶的池风还活着,也给人救回了小天庭那边,目前昏‘迷’不醒,至于叶子归属,并没有说起,而我反倒觉得叶子不重要,只要没死人,它落入谁手里又能怎样?没有作用的东西,怎么比得上中州情报头子池风重要?
  
      “又是观‘潮’山。”我叹了口气,这片地方真是英灵的沉寂之地,这两个神格鬼修运气可不是很好,居然逃入了这里。
  
      不过想想也正常,观‘潮’山这地方仙气氲氤,要恢复伤势和仙力消耗是中州首选,而且到处都是‘迷’雾,海市蜃楼,进入其中后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又让人难以分辨,躲在里面正好喘一喘息,毕竟谁也不能长时间在外面奔逃。
  
      荆云牺牲于观‘潮’山,夏瑞泽和任之一路南下追这两个鬼修,居然追到了观‘潮’山,真是意料之外,那正巧,我这就进入里面,给荆云报仇去好了!
  
      有了目的地,我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恨不能立即就到那边,这夏瑞泽现在已经跟我势不两立,不杀他,我已经无法面对中州千千万万生灵了!
  
      也不知道几天之后,我来到了那片荆云葬身的土地上。←→xuu小说网
  
      夜里,柔弱的月光和浓雾融合成一片昏暗的天地,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的,这让我不知不觉放缓了前进的步伐。
  
      漫步云雾之中,我沉‘迷’云海,环顾转望,仿佛一片片黑暗朦胧中,荆云正带着一群追随着他的将士渐行渐远,走入那茫茫雾海之中,三个月过去,我从南方到西北,再回到这里,形成了个三角形的回路,也更让我心中对这位兄弟生出无尽思念来。
  
      “荆云,你这是要把夏瑞泽和任之招来这里,好让我帮你复仇,是么?”我抬起头,望着无尽苍穹,两手紧握,旋即往这观‘潮’山内部飞去!
  
      观‘潮’山人迹罕至,因为进入里面的人会经常‘性’的海市蜃楼的出现而‘迷’路,加上土地多以山石矿物为主,植被稀少,所以动物都不轻易跨入其中觅食,导致了荒无一物,若是常人进去‘迷’路久了出不来,很快就会饿死其中,就是修士,也会因为误闯一些有剧毒气体的矿山,吸入毒气而导致气息絮‘乱’,所以观‘潮’山风景磅礴瑰丽,可也算是一处有名的死地了,如果不是有人追杀,谁会闯入这片地方?
  
      因为轻车熟路,所以我很快就进入了里面,而且立即就往最可能匿藏人的地方飞去,这一路进去,我把天眼开到了极致,果然发现了不少的修士,只不过发现这些修士多是落单的散修,将他们拦住问询,得到的有用信息却不多。
  
      这片观‘潮’山何等的巨大,常人怕走个几年都未必能够走完这片地方,而修士因为要顾虑颇多,又怎么可能以全速奔行?
  
      不过终于在凌晨的时段,让我截住了一个外逃的散修,显然她是遇上了危险了,要不然她逃什么?
  
      拦在了瑟瑟发抖的她面前时,我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修罗场……死了很多人……”那‘女’修士害怕的说道,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发现她应该是隶属于上三州的仙路‘门’的。
  
      “你是仙路‘门’的修士?来这里干什么?”看到我声音柔和,她的情绪也不再起太大‘波’动,说道:“前辈,在下正是仙路‘门’的修士,这次是随师尊前来夺取上三州落在中州神格的。”
  
      “哦,两个神格拥有者,可还在里面?”我又问了起来,心中却暗道这上三州果然是来了,那现在在里面的势力就有夏瑞泽和任之的截教,上三州的三教,甚至还可能有内仙海的大妖,毕竟之前一路过来,兽‘潮’已经突进到了第二大州,云州兵目前也不敢抵抗,自作聪明的开始要引兽‘潮’进入小天庭。
  
      而小天庭那边有江寒主持防守,我倒也不会担心,而这云州兵想要祸水东引也不容易,毕竟内仙海的大妖和他们可没什么‘交’情,如果和我猜得不错,他们是万妖谷一伙的,那恐怕云州兵要自保都困难。
  
      上三州野心勃勃,想要的可不只是神格,地域的扩张,对他们而言也无比重要,那代表了资源。
  
      “都在里面!不过这么多势力现在你争我夺,我不知道现在怎样了!我和师父走散后,就飞到了这里!”那‘女’修说道。
  
      “你们上三州三教,云州的祁良,还有截教的夏瑞泽、任之,内仙海的一些妖怪,还有哪方势力?”在争夺神格上,狗咬狗再正常不过了,眼下复杂的情况下,才造成了前方变成一片修罗场。
  
      我现在没有立即进去,正是因为不确定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人,所以让他们最好足够的内耗后,我再进入里面查探情况。
  
      “还有澜州……澜州的修士,中州的修士,越州的也来了人,都在里面‘混’战,很快就会扩散到这里的……”那‘女’修士惊悚的说道。
  
      “为什么会‘混’战?难道他们现在不应该去找神格拥有者么?”我连忙问道,这情况比较诡异,正常情况大家应该满世界找神格拥有者才对,怎么会没事在这斗法?
  
      “正是因为大家抓到了一个拥有神格的‘女’鬼,分赃不均,所以才大打出手的,虽然在外围,但我也知道一些情报,各大势力都要神格,一言不合斗法也是正常……我也不知道怎么的,里面大战后,在外围的我就吓得逃了出来。”那‘女’修士说道。
  
      “那谁掌握了那位‘女’修,而还有一个鬼修呢?”我连忙问道,抓住了‘女’鬼左怜而不夺取神格,也出乎我的预料,很可能待价而沽前,热闹了一些大势力,所以里面大战的原因一定很突兀。
  
      “是鬼教的周教主抓住了‘女’鬼!在那要各种条件,几个厉害的妖修不肯,就大打出手了,对了,还有一个鬼修还藏着,但那周教主很厉害,招招手就把‘女’鬼抓住了,想来那男鬼修也不会太难抓住的。”那‘女’修和盘托出。
  
      “周其平?”我恍然大悟,这周其平是鬼修,招鬼术当然是出神入化,加上有天鬼道的至尊撑腰,他还不逆了天去,这回麻烦了,他不知道冲入了化神境没有?我一个人进去,岂不是要遭殃?
  
      有周其平这大敌,我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担忧,只祈祷他还没冲入化神境了。
  
      “对呀……”那‘女’修点点头,我又问了一些里面的事,结果再深一些的情况这‘女’修也就说不出来了,无奈之下,我只能将她放了。
  
      一路追过去,遇上的逃命修士不少,我随便抓了个仙路‘门’的长老,剥了他一身衣服,就隐迹藏形的闯入里面。
  
      而越到里面,这战斗的氛围反倒是越诡异,外面逃得厉害,里面却安静了起来,原先的一些爆炸声,还有斗法的迹象,也渐渐消失了!
  
      我心中惊疑,暗道难道是神格归属已经决定了?这周其平有那么好说话?他有天鬼道至尊在身后站着,没有足够的条件,光凭借抢,谁能从他手底下把左怜抢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