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欺师
    看着夏瑞泽瘆人的微笑,我咬咬牙,知道他这次不会轻易让我去找任之麻烦,但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他们两人。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永远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夏瑞泽忽然拔出仁道之剑后,冷不防一剑扎入了任之的后心!一刹那,黑光如焰火一样迸发而出,这一剑快得出乎意料,从冷笑到拔剑到刺入任之身体,不过是一转眼的时间!任之甚至连只反应了过来!毕竟如果不是太过亲密,谁会把自己后背交给对方,还是这么近的距离?
  
      “你……”我愕然而本能的说了个你字,而这时候。夏瑞泽淡淡一笑:“师父,瑞泽对不起你,截教我会好好给你打理的,这天下,我无法容忍有人对我指手画脚。”
  
      任之的手本能的抓住了夏瑞泽那把黑剑。但夏瑞泽已经开始用这把剑搅动了起来,仁道之剑扎入心脏那一刻,就破坏了任之的仙体,而他最擅长的,就是将剑扎入人心!
  
      缓缓回过头。任之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这倒是让夏瑞泽双目微凝起来,不知道任之到底为何不恨,反而会是这表情!
  
      “为师……早知道会这样……你性情内敛……手段雷霆……从来都是做大事者该有的……只不过是我始终不愿……相信……”任之缓缓摇摇头,身体如金粉飞花,在夏瑞泽剑下,恍然飞散,看着自己已经说不全一句话,也再也没有任何道别机会,任之洒然微笑:“瑞泽……要为了截教……”
  
      “好。为了截教!”夏瑞泽吐出了这几个字,随后仁道之剑一震,任之的仙体顿时成了一片片的能量碎片,而一缕神格之光,骤然开始冲入他的身体!
  
      我见过神格转移,而眼前的情况,和当时周其平杀死自己的子孙后辈周峰一模一样,很快,夏瑞泽继承了神格,随后看向了正在施法开棺的我。
  
      “畜生!”念咒的我,忍不住蹦出了两个字,但夏瑞泽仿佛完全没听到一般,眼睛直勾勾的看了下那口即将开启的葬神棺,随后毫不犹豫朝着刚才逃离的方向急速遁离!
  
      “站住!”我大喝一声,催促葬神棺冲向对方,结果夏瑞泽速度之快远超我的想象,嗖一下就遁入了云海之中!
  
      “葬神棺!开!”棺材嘭的一声打开,浓烈的黑云冲了出来,一个身材瘦弱,身高却高了我一个头的老者从棺材中飞了出来。他双目带着诡异的黑光,死气沉沉的,一出现,就低着头看向了我,并且脸贴得很近:“你……是谁?”
  
      “神仙,我是召唤你的人类,想请你别杀刚才逃跑的人类,我会送你入六道轮回。”我依言说道。
  
      “哦,原来是个人类,好,开启了葬神棺,有点意思,不过你要我杀的人类跑得无影无踪了,我要是杀不了,怎么办?”那老者反问起了我来。
  
      神有神位。封神即魂不灭,葬神可剥夺其神位,灭其神躯,使其神魂受尽折磨,最后消失于此葬神棺中。而鬼道修士,嫁接天地之桥,招葬神棺而来,力量越强,招来的葬神棺越厉害。当然,里面所葬神鬼则越厉害!想到这,我心中一抽,而媳妇姐姐轻轻扯了我的衣角。
  
      我双目瞪视这老者,说道:“难道阁下还没享受足够的痛苦,还想要回到葬神棺里受难么?那就进去!”
  
      这次招来的神似乎问题多多,之前就有预兆了,看到不对劲,我怎么还会让他继续说话,所以连忙开棺把他关入里面,毕竟保险起见才是最安全的!
  
      否则招神反噬,贻笑大方。
  
      哐当!
  
      结果葬神棺刚合上,棺材板就发出了一阵的巨响,棺材盖子直接震得露出个开口,这老者枯瘦的手重里面伸了出来:“呵呵……召之即来。呼之则去,有趣,还没人敢跟我古邪如此……”
  
      “我将你招来,不是没有代价的!若是帮不上忙,就趁早回去!”我心下大怒。心道这神仙果然也有恶神,听着这叫古邪的名字就感觉不是什么好神仙,没准还是什么恐怖的邪神都不奇怪!
  
      “招来了就招来了,可就没那么容易回去了!”古邪阴阳怪气的笑起来,随后轰隆一声,把我的葬神棺盖子瞬间震开!
  
      我目瞪口呆,从来没见过这种不按剧本的邪物,我招鬼术立即启动,把他制住一瞬,旋即葬神棺毫不容情的将他再次镇压棺材中,并且施展了巢祖法术,强加了一层封印!
  
      然而,还没等我松一口气,媳妇就轻扯了我的衣角一下,兀然的,我感觉到了背后一股气息高速的朝我飞来!
  
      我还没回头,囚牛就爆射而出,哐当一声就命中了对方,但我却在这个时候,只能缩地术飞离,原因无他,对方打飞了囚牛!
  
      泰阿剑指着古邪,我首次察觉到了这葬神棺的不靠谱,这次气运实在差了点,居然招来了这么可恐怖玩意!
  
      “有点意思,不过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换个平凡者把我召唤下来,我也不会相信。”古邪阴沉的笑起来,随后伸出手,朝我抓了了过来:“成为你的木偶,替你做你想做的事,这一点不好玩,我倒也想看看,把你弄成我的傀儡,让你给我供应余下的力量。会不会更点?”
  
      媳妇姐姐又拉了我的衣角,预示我这看似遥远的攻击,实则也是有威胁的,这让我脸惨白,连忙朝着李太冲和南宫幻战斗的地方飞去!
  
      古邪的手仿佛有什么魔力似的,明明没看到飞来,我刚才站着的地方,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沉沉的凶光里了,我吓了一跳,现在不但没拦住杀了任之的夏瑞泽,反而还惹了一身麻烦,简直让人郁闷!
  
      那古邪疯了似的来抓我,不过拥有葬神棺的我却有绝对的优势,一次不行,自然再管他一次。而一旦古邪的灵仙之力耗尽,再关他就容易了!
  
      结果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快要到李太冲和南宫幻那边的时候,这邪神忽然鼻子嗅了嗅,然后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啧啧……我就觉得这里有点不一样,原来是在净界战之中,呵呵,那就是说……我也能补充到仙灵之力,拥有无穷的力量?”
  
      我脸上发寒,这古邪断然不会是好神了。一定是邪门得不能再邪门的东西!
  
      “哈哈哈……我今天心情很好,放心,孩子,你若是老老实实的停下来,以后乖乖的听我的话,在这一界,我保证没有人敢欺负你!还是你召唤我下来,就抱着只用一次的想法?当然是多多利用才对?”古邪大笑起来,速度感觉比李太冲还要快!
  
      不属于这一界的邪神,居然阴差阳错给我招了下来!
  
      老实说。我现在也给自己的气运玩懵了,毕竟还没从任之的事情上缓过神来!
  
      任之也是悲剧,成了这一界里第一个陨落的化神境修士,我不知道他为何会受伤,或许是朱兴霸、南宫幻,亦或者轩辕如馨三个合攻,也或许有其他人的加入,但受伤躲过一劫的他,居然没躲过自己弟子夏瑞泽的反水,也是悲凉。
  
      而他临死前,对于截教的耿耿于怀和执念,也让我觉得无言,不知道他真心到底如何,但眼下此事已经成了定局,不知道欺师灭祖拿到了神格的夏瑞泽,会不会依照他师父的遗命,让截教在九州中站稳脚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