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甘泉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媳妇儿……”我心中欣喜,她原来还在等我回来,看这时间,也得天亮了,让我莫名有种感动,仿佛回到了下界醉得烂醉如泥之时。
  
  “喝了那么多……”媳妇儿嗔怪的飘过来,把我从黛眉和齐暖暖手中接了过来。
  
  我趁着酒精的作用,搂住了媳妇细细的小蛮腰,脸上洋溢着甜蜜,我从未能够这么大胆的抱着她,而她却没有丝毫要制止我的意思。
  
  黛眉和齐暖暖相视苦笑,随后和媳妇儿道别后,分别往两个方向飞去了,她俩一个是丞相,一个是财政大臣,自然不住在一个方向,倒也不是什么奇事。
  
  “仙家酒也是会醉的,虽然高兴,却怎可乐不思归?”媳妇儿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笑了笑,说道:“远道而来,亲朋需尽欢,岂有不欢而散的道理?”
  
  “喝多了也贫嘴得很。”媳妇嗤的一声笑了,扶着我进了门。
  
  寝宫不愧奢华,和下界皇宫不一样,这里金色占据了大部分,红色却不过点缀,所以称得上富丽堂皇,至于雕梁画栋,不过只是点缀而已,更多是属于仙家的神妙气息,包括窗外,也是楼阁台榭,连墙接栋,让人目不暇给,真是内外尽是一片的豪华,然而就算是奢侈如这里,也曾经不过是龙玄天的一处寝宫,尚且还有好几座分布在小天庭的皇家园林里面!
  
  这随意选择的一座行宫,也是有意防备龙玄天的偷袭,毕竟谁都不知道大晚上的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海师兄,今晚跟许多修士都滴酒未沾,正是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除了嘴……手也是有……点的。”我笑了笑,几乎是半推着媳妇到了寝室里面,媳妇的半推半就,更让我心中砰砰乱跳,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怎么能放过了?
  
  “你别乱动乱摸,先坐好,容我给你洗把脸,这手,怎么油腻腻的就往我身上抹呢?刚才是否抓了扣肉了?”媳妇儿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映入我的眼帘,我心中生出了无尽的蜜意。
  
  无论是谁,都无法比拟她的神采,就是一眸一笑,都如同神仙一般,不过这神仙,不正是媳妇儿么?
  
  把我按在了椅子上,媳妇拿来了干净的湿毛巾,细致的帮我把脸和手都擦拭了个干净,我心中感动无比,说道:“本应是我该服侍你……才对,却让你至尊之……身份……给我洗……脸……”
  
  “说的什么话?我又不是你的至尊。”媳妇儿伸出手,啪的一下弹了我的额头,我却未曾有半点清醒之感,反而越发的怦然心动了。
  
  “不……你是的。”我淡淡一笑,双手捧起了她娇嫩的脸颊,然后轻轻的亲了她一下,媳妇儿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把毛巾放回了脸盆,准备端着盆离开,然而这举动在半中途就给我破坏了。
  
  我一把将她的柔润的手拉住,顺势将她拉入了怀中,媳妇有些措不及防,倒在了我的怀中。
  
  “好重的酒气,可难受么?”媳妇伸出了手,轻抚我的脸颊,关切的问起了我。
  
  我却没想到这次她竟没有半点的挣扎,这顺理成章的举动,让我有了更进一步的侵略,所以下一刻,我迎上了她娇润的嘴唇。
  
  这一刻,算是让我报了当年桃花树下,她强行亲我的举动。
  
  良久,我从她素齿朱唇中离开,不禁才怔怔看着她出神。
  
  她的眼睛很亮,犹如金色的月光,眼帘那一抹金色,让人魂牵梦绕,而跟她的脸靠很近时,我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她的表情并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而我想,我们的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怕是唯有双唇慢慢贴合在一起,才能了解彼此心中的激情。
  
  再次的相溶,让媳妇儿的娇躯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脸上泛了红云后温暖的体温,鼻尖渗出细小的汗珠,都无时无刻不在触动着我进行下一步的举动。
  
  她的嘴唇微微张着,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我难以自抑不低头含住她的红唇舌尖。
  
  如此的情感交融我何曾有过,即便是在那次澜州回来,路经云海苍茫之时,也未曾有此热烈的回应,而这一刻,我的心已经除了她的浓烈爱意,再容不下任何,撑起了最后一丝力气,我将她缓缓的抱起,几乎是一摇三晃的到了红床上。
  
  “都醉成这样了……”媳妇儿的声音如娟娟泉水般沁人心扉,又如百雀羚鸟般婉转,让人激荡莫名。
  
  将她抱上了柔软的床榻,我一边轻抚她额上的长发,一边缓缓的亲昵她的额头,而沿着鼻翼,直到嘴唇,接着轻咬住了她的耳垂。
  
  耳垂在口里如水化冰一般的冰灵,媳妇儿忍不住发出了一丝娇声细叹。
  
  这更让我春心萌动,手也变得不守规矩的从额头上渐渐的往下滑落,又到那精致到绝无仅有的脸庞那里,直到娇小脖子,又直到那交领掩裳际处,方才停留下来。
  
  “媳妇……”我轻轻在她耳边低语,而媳妇娇躯因为我的手滑落到衣襟位置而发颤,估计心中也紧张莫名了,以至于小嘴轻启,发出了轻微的喘息声。
  
  酒意的上涌,使得我昏眩其中,却又如化入云天,这种微妙神奇的感觉,正是仙翁倒的奥妙所在,它和人间的酒一样,催人柔肠。
  
  媳妇伸出了双手,轻轻的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几乎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我……我未经此事……接……接下来却要如何……”
  
  我淡淡一笑,用力的摇了摇头,手往下一扯,媳妇儿那件红色的衣衫,就让我扯下来不少,露出了一片凝脂雪白。
  
  我亲她的脖子,一直往下,而这时候,因为羞怯,她搂的我更是用力了。
  
  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恢复了精神,只发现我醒过来睁开眼的时候,媳妇就跟抱着枕头一样的抱着我,那温润如玉的体温,让我心中如饮甘泉。
  
  她还是一身红妆,狭长的睫毛,微微的闪动着,似乎我醒的那一刻,她也醒来了。
  
  “我昨晚……都做了什么……”我脸上微微一红,把身上的被子往外一掀,结果身上寸布不沾。
  
  “我干了什么……我怎么记不得了……”我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旋即看向了媳妇儿。
  
  “怎么了……”媳妇儿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却看着我把被子掀开而身无寸物,也是有些惊讶,而发现自己的行为不端,连忙缩手缩脚的翻身而起,扭过了头:“你……流氓。”
  
  “我没流氓呀!”我本能的反驳,而很快,外面忽然急促的敲起了门,我连忙问道:“少梓,怎么了?何事惊慌?”
  
  “师父!不好了!我们不知现在身处何地了!你快起来看看呀!”少梓的声音传来,把我吓得连忙把衣服穿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